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五章 三刀六洞

第三十五章 三刀六洞

  几个老家伙可能都知道老鬼的脾气,不会撒谎,所以老鬼斩钉截铁的确定自己的话,他们立即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彼此对视了一眼,神情变的很不自然。我在后头看到他们的表情,心里越发对天崩感觉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事?让这些早年间提头泼命的草莽汉子都忍不住变色?

  “大哥,这个事情要是真的,你这次出来,打算怎么办?”宋百义又问道:“大掌灯,按理说应该是你做的。”

  “老子不做,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老鬼瞥了瞥他,道:“怎么?老子说话是不是不算了!说了,老六的孙子来做大掌灯!”

  老鬼一发脾气,几个老家伙就都不敢出声了,但是宋百义身后的两个孙子却有点不服,瞥瞥嘴,其中年纪稍大点的那个忍不住插嘴道:“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什么大掌灯小掌灯的?说出去也不怕人家寒碜。”

  老鬼的目光立即就转到那个说话的人身上,听人说过,宋百义三个儿子,只有大儿子家里养了两个男孩儿,其余的都是闺女,所以宋百义对这两个孙子宠的厉害,宋家捞财神,一般的人不愿招惹,两个孙子年轻气盛,平时跋扈惯了,他们没有阅历,可能总觉得老鬼老了,不把他放在眼里。

  “大武!给我闭嘴!”宋百义当时就慌了,赶紧劝老鬼。这些年七门一盘散沙,早年间的规矩丢的差不多了,若真是过去门规森严的时候,就凭宋大武两句不干不净的话,就得拖出去打个半死。

  “现在的娃子,都这么没规矩?”老鬼看看宋百义,又看看其他三个老家伙,道:“你们的儿子孙子,是不是也这个样?”

  “大哥你不要恼,下头的娃子们还小,不懂事的,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消气,消气......”宋百义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劝,老鬼不高兴,但还是收回了目光。

  “我说的是实话,现在黄河滩外头是什么世道,你恐怕不知道吧?”宋大武一点都不胆怯,坐在宋百义身后的椅子上,道:“改革了,世道早就变了,你还在这里搞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老黄历,谁会买账?”

  “混蛋!”宋百义刚把老鬼劝下去,没想到自己的孙子又开始大放厥词,他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更怕老鬼突然暴怒,一转身,抬手啪的抽了宋大武一个耳光,道:“给我闭嘴!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这一巴掌抽的很清脆,但我在后头看的清亮,宋百义是在演戏,他当年也练过功夫,一巴掌下去看着抽的结结实实,其实自己孙子脸上连红印都没留下一个。

  “怎么的!我说的是实话!”宋大武也恼了,呼的站起身,他身旁的宋小武也跟着站起来,兄弟两个都炸毛了,几乎扯着嗓子喊道:“说规矩!那就先说说,七门的老黄历,别以为我不知道,七门镇河,各家换班之前,那是要起香案拜老祖,七门七家一起点头,正经把接班的人送到河边,没祭祖,没接班,擅自出河,该怎么办!”

  宋大武说的话,我略微知道一些,过去七门鼎盛的时候,规矩很多,尤其是镇河,那是一等一的大事,隆重的紧,拜祖祭祀,七门过场,有一套交接仪式。老鬼一直都在镇河,五十年无人顶替他,这次因为大事才不得已出河,虽然拉了我爷爷去顶班,但从根子上来说,还是不合规矩的。

  宋大武这一嗓子喊出来,其他几个老家伙就不说话了,悄悄的望着老鬼。我看着就心里冒火,他们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话说了吧?”宋百义第二个孙子也在旁边冷笑道:“自己不守规矩,还给别人立规矩?谁会服气?”

  “别再说了,大哥是长辈!不许顶撞他!”宋百义呵斥两个孙子,但是他一开口,立即就把老鬼逼到了绝处。

  “我是个女人,也是唐家的外姓,本不该插嘴的。”屋子里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这时候站起身,道:“五十年没人去镇河,谁先乱了规矩,还不好说。”

  “既然知道自己是外姓,就不要乱说话!自己没本事生儿子,让唐家断后,这就是罪过!还好意思在这里打圆场!”宋大武牙尖嘴利,咄咄逼人:“断后的,从七门里清出去!”

  “是嘛,要讲规矩,先把规矩撕扯清楚,免得有人不服。”宋小武也在旁边不阴不阳的拉偏架,我越看越气,很想揪住他猛抽几巴掌。

  老鬼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脸前这些神态各异的人,许久都没有说话。我怕他一发脾气又要搞的鸡飞狗跳,就想轻声劝他,不要和这帮人一般见识。

  “他们故意气你,想把场面搞乱的,别理他们。”我小声道:“这个大掌灯,我不做了。”

  “不,我说要你做,你就做,谁也挡不住。”老鬼摆手止住我的话,看着前面的人,慢慢道:“老子是七门的人,坏了七门的规矩,谁都不能例外,擅自逃河,三刀六洞!来!拿刀!”

  “现成的刀子,拿去用。”宋大武抬手就扔了把刀过来,那是村里乡间平时常用的杀猪刀,名字虽然不好听,却锋利异常,刀身差不多一尺长,三指宽,锋利的刀子扔到老鬼面前的桌子上,寒光闪烁。

  “扯淡!”我赶紧就去拦,老鬼说的三刀六洞,是七门过去一种对待门人的惩戒,刀子从大腿捅进去,要一刀捅穿,一刀两个伤口,一共要捅三刀。

  “老子坏了规矩,三刀六洞,应得的。”老鬼拦住我,他很有力气,一条胳膊一挡,我就怎么也挣脱不了,他另只手慢慢拔下桌上的刀,抬起右腿踩到椅子上,一尺长,三指宽的杀猪刀抬手就捅到大腿上,力道十足,刀子没腿而入,一下子从另一边露出刀尖,鲜血淋漓,顺着伤口哗哗的朝外冒。

  “你们他娘的还是不是人!”我看着老鬼腿上还没有拔出来的刀子,当时就急的脑子一片空白,挣扎着想跳出来,冲着那些人喊道:“他今年七十四了!替你们几家镇河,一镇就是五十年!腰上刚受了伤!你们逼他立规矩!还有没有良心!”

  “是他自己坏了规矩,怨的了谁?”宋大武显然没想到老鬼真的会三刀六洞,语气已经不自然了,气势明显蔫了一截,但仍然不肯嘴软,嘀嘀咕咕的说闲话。

  “大哥,算了吧,小辈不懂事,您犯不上的。”

  老鬼不理会任何人的话,唰的拔出刀子,眉头都没有皱一皱,第二刀跟着就捅了下去。我甚至能听到刀刃穿过皮肉,跟骨头摩擦出来的那种让人压根发痒的声音,我眼睛一酸,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镇住了,老鬼还是当年的脾气,时间,能磨灭一个人的生命,但磨不掉他的风骨。我流着眼泪拼命想拦住他,但是老鬼不肯。

  接着,老鬼又拔出刀子,那是划皮见血的刀,活生生割开皮肉,痛楚之极,但是老鬼始终没有出一声,没有皱眉头,第三刀捅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生生的哆嗦了一下。

  他也是个人,他也知道疼。

  捅完第三刀,老鬼随手丢掉刀子,鲜血已经流了一地,他的身子轻轻一晃,嘘了口气。我扑过去,拼命捂住他腿上的伤口,眼泪止都止不住,一个劲儿的朝下流。我把身上的伤药撕开,哗哗的倒在伤口上,伤口太大了,血流的太快,药粉刚撒上去,就被冲到一旁。老鬼扶着我的肩膀,重新坐下去,低头止血上药。

  “你何必这样!”我哭着对他道:“我不做什么大掌灯,你和他们争什么!”

  “水娃,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老子坏了规矩,不自罚,怎么堵人家的嘴。”老鬼头上的汗顺着已经白成一片的头发里一股一股的流到脸上,对我道:“老子钢筋铁骨,这点伤,三五天就好,不算什么。娃子,你要记住,男子汉大丈夫,得站着活,被人戳着脊梁骨,那滋味比三刀六洞更难受。”

  我呜咽着,眼泪不争气的一直在流淌,我根本不想做什么大掌灯,此时此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让这个镇河镇了半辈子的老头儿能多活几年。

  三刀六洞,无声却又充满了震慑,老鬼丢下刀子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宋大武的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什么,但是老鬼已经做到这一步,即便胡搅蛮缠,对方也没有理由。

  “老子犯了规矩,已经自罚,现在,该说说你们几家的事了。”老鬼慢慢裹着伤,头也不抬的道:“老子二十四岁镇河,十年之后该谁接班?二十年后该谁接班?轮到自家镇河,畏缩不前,有意逃脱,该怎么说?三刀六洞都是轻的!谁犯了规矩,自己站出来!”

  几个老家伙顿时脸色发绿,谁都不敢再放一个屁,老鬼并不想真的捅谁几刀,看着一群人都不敢说话,接着道:“老子是七门长门,现在说话,作不作数?”

  “大哥,作数的,肯定作数。”宋百义和其他几个老家伙擦着脸上的汗,争先恐后的点头,唯恐自己会慢一点。

  “那就好。”老鬼停手起身,把我朝前面慢慢推了一下,道:“老六的孙子,陈近水,七门大掌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