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七章 恶鬼压身

第三十七章 恶鬼压身

  看着七七眼睛里的泪,我难受的说不出话了,却不想让她哭,我勉强打起精神,道:“不哭,爷出门去办事,过段日子就回来,昨儿个他跟我说了,叫你好好吃饭,养的白白胖胖的,你听话不?”

  “听,听,七七听话。”七七赶紧就点头:“听爷的话。”

  “那就好,不哭了。”

  老鬼走了,我的心里顿时空荡荡的,当我带着七七回村的时候,就看到宋大武兄弟两个抱着胳膊站在村里那条路上。老鬼在的时候,这两个人不得不夹着尾巴,但老鬼刚刚一走,他们就开始神气。

  “现在的大掌灯好他娘的滋润。”宋大武嘴上挂着怪笑,看着我和七七道:“做着事还得带个娘们。”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听着就火了,本来不想理他,但是扯到七七身上,本来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可怜丫头,我呼的转过身,盯着他道:“再不干不净,我抽你!”

  “你敢!”宋大武腾的就走过来,站在我面前,胸口一挺:“老子就站在这儿,你动动试试!老子说了,你做事带着个娘们!怎么了!”

  我一时火大,抬手就是一巴掌抡了过去,宋大武身上有功夫,但是根本没想到我会说打就打,匆忙中一躲,脸颊就被几根指头扫了一下,我用了很大的力气,这一下在他脸上留了几道红印子。

  “你作死呢!”宋大武火冒三丈,抬手揪着我的衣领,另只手高高扬起来:“打死你!”

  “你打!”我冲大吼了一声:“长门还没有走远!要不要把他喊回来评评理!”

  一句话立即把宋大武说蔫了,巴掌举的很高,打也不是,放也不是,样子很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闪了几下。

  “哥,算了算了。”宋小武阴森森的在旁边拉架,拦开我们,道:“谁也不能让人护着一辈子的不是?是黑是白,以后走着瞧呗。”

  我整整衣服,瞪了他们两眼,拉着七七就走。走了很远,我回头看了看,他们兄弟两个还站在原地,冲着我们的背影嘀嘀咕咕,我心里开始犯愁,老鬼走了,宋百义他们几个顾忌着年龄身份,或许不会把我怎么样,但下面这些王八羔子,该怎么对付?我很想撒腿就走的,然而身上担着大掌灯这个名头,做事不可能那么自由。

  “哥,别跟他们生气。”

  “不生气。”我笑了笑,心中本来犯愁,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瞬间就想起老鬼远走时的背影。

  他老了,却仍然是条汉子,他交代的话,我不能忘记,男人,要站着活。

  老鬼吩咐要宋百义他们跟着我去巡河,我找过宋百义,他说这几天水实在太大了,船也开不动,等等再说,让我和七七在村子里安心住上几天,身子养好了,再说别的事情。在这个鬼气森森的村子里,人完全没有什么心情,我也不想看见宋家的人,整天就闷在屋子里。

  大概住了六七天,我等七七睡着了,然后回自己房里。每天不做什么事,困劲儿就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了夜里十二点多钟才勉强睡着。不过那个年纪太贪睡了,一睡就死沉沉的。

  按往常来说,这一睡肯定要睡到天亮的,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从睡梦中苏醒了一些,那是种很奇怪的状态,没有睁开眼睛,脑子里却像是有了点意识。我感觉浑身上下都是汗水,身子仿佛被压着什么东西,沉的要命,压的我不能动,气都喘不上了。

  那感觉非常难受,我想翻身,想喊,然而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恍惚中,我感觉身上压着的东西在动。

  可能完全是心理上的恐惧,让我突然生出一股力气,身子一翻,意识更加清醒了。我没有睁开眼睛,却像是能看到周围的情景,这一刻,我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直直的竖了起来。

  我看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白影子,头发很长,却没有脸。这个白影子死死的趴在我身上,来回晃了几下。我真的是怕极了,但真的没力气翻身,也没有力气挣扎。

  那影子就在我身上来回的晃,我的意识仿佛完全清醒了,只是眼皮子很沉,沉的睁不开。

  “说......”

  朦胧中,我好像听见一道飘飘渺渺的声音,一丝一缕的钻进耳朵里,听的很清楚。

  “说......续命图,在哪儿......”

  我感觉那道影子已经贴到了我的脸前,我甚至能感觉它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在不停的打晃。我根本说不出话,就想拼命的摇头,想把这道影子赶走。

  “你爷爷,没有告诉过你么......河凫子,有两条命......说吧......续命图,在哪儿......”

  “啊!!!”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死沉死沉的眼皮子随着这声大叫而猛然睁开了,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道影子不见了,我满头都是汗水,大口喘着气,在屋子里左右看了几眼。屋子很正常,什么都没有。一直到我醒来的时候,那道飘飘渺渺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回荡。我听的非常清楚,续命图,它说到了什么续命图。

  我真的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个梦,还是自己被鬼上身了,总之后面半夜时间再也没有睡着,提心吊胆的熬到天亮。天色一亮,我赶紧去找七七,她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好像夜间没有遇到什么事,我就稍稍放下心。

  这件事让我心神不宁,总感觉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这样清晰的梦。照例吃过早饭,宋百义就跑过来找我,两个人聊了几句,他说,日子差不多了,汛期期间,河滩上的水不可能会落,老鬼交代的事情也不能不做,他就问我,要是休息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做事了。

  “可以。”我点点头,这个事情是老鬼交代的,而且,我还是想找到爷爷。

  “长门吩咐过的,叫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跟着你。”宋百义苦笑着,道:“你也看到了,几个叔爷上了年纪,走路都打晃,要是跟着你上百里上百里的巡河,可能吃不消。”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我道:“要我自己去吗?那也成,给我弄条船吧。”

  “不是不是,长门的话说的那么清楚,我们都是他兄弟,敢不听吗?”宋百义赶紧就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叫下头的年轻人跟着你一块去,实话实说,宋家脱离七门好久了,常年捞财神,下头的儿孙们没有巡河的经验,正好也跟着你学学。”

  我不说话,也不明白宋百义的意思。但是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勉强。

  当天上午,宋百义就喊了一些人,都是村子里的年轻人,大概有六七个,再加上宋家的两个兄弟,几个人弄了两条舢板,大呼小叫的就冲出村子,那样子根本不像做正事,而像是出去撒欢。

  我心里有点不满,生生忍了下来。在汛期行河,本来就是件很危险的事,但宋家人捞财神出身,一个个水性非常好,驾船的技术又高,把舢板推到河里,在汛期大涨的河水里猛冲。我倒没什么,七七却受不住了,她从小在阴山峡长大的,没怎么进过水。不到十分钟时间,七七的小脸就一片惨白,紧紧抓着我的胳膊,眉头皱着,坐着坐着就开始晕船干哕。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周围都是男人,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抓着我的胳膊,一边转脸偷偷的捂着嘴。宋小武坐在另一边,嘎嘎笑了几声,道:“怎么滴?这才几天,就怀上了?”

  “放屁!”我瞪了瞪他:“前几天说的话,全忘了不是!”

  “开个玩笑吗,心眼子那么小。”宋小武依然嘎嘎的笑,无意中还瞥了瞥另条舢板上的宋大武。宋大武脸色阴沉沉的,一句话不说,但是那种表情让我心里很不自在。

  舢板在河面上来回飘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七七就撑不住了,吐的昏天黑地,肚子里的东西吐光了,最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汛期的水很大,舢板经不住,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的朝船上扑,那些汉子无所顾忌,一个个脱了个光膀子,七七浑身被水打的透湿,靠着我,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不行!靠岸吧!”我看着七七,像是要昏过去的样子,心里就急了。

  “这才多大功夫?”宋小武摇摇头道:“别忘了,巡河,那是长门的吩咐,你是长门肚子里的蛔虫,不会不听他的话吧?”

  “别跟我扯淡!他是长门,我是掌灯!”

  “掌什么灯,油灯,还是电灯?”宋小武嗤之以鼻:“那老头子说的话,你也当真?”

  我心里顿时一凉,这些人果然是要找碴子,老鬼前脚走了几天,他们就蠢蠢欲动了。

  “叫你靠岸就靠岸!”我一急,声音就越发的大。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的面子朝哪儿搁!老老实实坐着!”

  我那时候脾气也很倔,两句话就说的脸红脖子粗,如果不是碍着七七在旁边,当时就会扑过去动手,打架可能打不过宋家的人,但进了水,我不怕他们。

  “哥......”七七皱着眉头,靠在我身上,勉强睁开眼睛,对我道:“别跟他们吵......我熬的住......巡河是爷说的,听爷的话......”

  七七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大浪哗就扑了过来,我们脚下的舢板本来就很小,在浪头里来回翻了几下,咯咯吱吱来回作响,紧跟着,整条舢板突然就松动了,被浪花噗的冲成两半,舢板上的人哗啦全部掉进了水里。

  “哥!”七七惊叫了一声,整个人瞬间就被大水给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