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八章 孤苦伶仃

第三十八章 孤苦伶仃

  汛期的水势非常大,人一掉进去就看不到了,宋家那些人的水性好,一群年轻人很快就从落水的劣势中适应过来,光着膀子击水而进,不但没有惊慌,反而一边随着浪花的翻滚起伏,一边连声怪叫着。但七七不行,她不懂水,落水的一瞬间就完全惊慌失措,忍不住大声叫起来,越是这样越被动,我抓着七七的衣服,尽力把她拖出水面,七七乱成一团,脸色都发白了,紧紧拽着我的衣角,不肯松开。

  “哥......”周围都是水,汹涌奔腾,七七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刚喊出一个字,大水立即淹过头顶,我用力把她重新带出来,这样反复了几次,七七不知道接连被灌了几口水,在这样的大水中,我可以自保,然而带着一个根本不会水的人,难度就变的非常大。

  “你们!”我一边用力脱着七七,一边朝那边大喊道:“过来帮忙!”

  一群人在波涛中做着捂耳朵的姿势,脸上挂着幸灾乐祸一般的笑,宋大武他们那条舢板开始捞人,把落水的同伴一个个的捞起来,我全力在坚持着,想撑到获救的那一刻,但是让我根本料想不到的是,当几个人七手八脚的爬上舢板的时候,竟然不管我们。

  “你们这群......”我大为火光,却没有力气骂他们,只要我一泄气,可能就顾不上七七了。我忍着心里的火,想把七七拖着朝舢板那边游,但是水势太猛,我冲不过去。

  一条舢板上的人就坐在上面,指指点点的笑着看我在水中挣扎,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们。宋大武站到舢板前头,阴阳怪气的大声喊道:“大掌灯,你这是怎么了?就这点水,就把你困住了?没一点本事,怎么让七门的人服气嘛。”

  我没有功夫跟他斗嘴,只是心里气的要死。我不知道是因为老鬼力推我坐上大掌灯的位置让宋家兄弟记恨,还是因为之前骂过他们,总之,这些人的意思很明显,故意在整我。但是这不是恶作剧一样的整治,七七落在水里,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要我坚持不住松开手,她马上就会被水冲走。

  那一刻,可能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识到人心这个东西。就和老鬼说的一样,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来啊大掌灯,朝这边游,都说陈六斤是鲤鱼精转世的,你是孙子,总不会太差吧?”

  “死到临头了,还舍不得手底下的小娘们。”

  “松开她,自己爬上来。”

  一群人在嘻嘻哈哈的调笑,我已经明白了,不能指望他们在这个时候伸手援救,但是我真的拖不动七七,一急之下,干脆就完全放松下来,拖着七七的身体,两个人顺流而下。小舢板在后面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不知道被冲出去有多远,在笔直的河道里,没有停脚的机会,一直被冲走了十几里地,前面有一个河道的转弯,水势受地势的影响,缓了一缓,我借机抓住一棵飘在水面上的树,费劲全力,终于拖着七七飘到了水浅的地方。

  在出水的那一瞬间,我立即就慌了,七七的眼睛紧闭,脸色白的像刚刚死去的人,一动不动,我心惊肉跳,疯了一样把她抱到河滩,她被灌进去不少河水,已经昏迷不醒。

  “七七,七七!”我拍拍她的脸,但是七七完全没有了知觉,我定定心神,反手抓着她的两只脚踝,用力把她头下脚上的提起来,这是老辈的河凫子救人的独门手法,灌了一肚子水的人,往往口鼻里会积淤泥沙,不能硬朝外挤,抓着人的脚踝倒过来,然后轻轻的抖,差不多的时候再在背上不轻不重的拍两下,落水者就会连水带泥的吐出来。

  我的手法没有爷爷那么娴熟,当时心里乱成了一团麻,要是七七有个三长两短,以后老鬼回来,我该怎么跟他交代?

  在我救七七的时候,宋家的一群人也慢吞吞的爬上河滩,我不理他们,全力救着。过了几分钟时间,七七有了点反应,我赶紧稍稍把她放斜一点,哇的一声,七七开始吐,吐出一滩黄洼洼的水。

  没等我把七七重新抱起来,天气猛然阴沉,汛期的天气就是这样,说变就变。七七微微睁开眼睛,脸上沾着河沙,迷迷糊糊的轻声道:“哥......我们在哪儿......”

  “不要紧,七七,现在没事了,不要紧的,你乖乖的别动,哥抱你走。”

  我不理会那些宋家人,抱着七七就走,但是只走出二三十米,大雨哗啦啦就和天裂了个口子似地朝下落,连着阴了好多天,一下雨,气温骤降,我还撑的住,但是七七慢慢的就开始发抖。

  河滩一望无际,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我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盖在七七身上,快步抱着她走。宋家人一窝蜂似的跑过来,有人故意踩着地上的泥水朝我身上溅,我忍不住捏了捏拳头,如果不是七七需要照看,我马上就会冲过去跟他们拼命。

  “大掌灯,这是要去哪儿?河凫子巡河,风雨无阻的,你是大掌灯,可不要带头偷懒。”

  我加快了脚步,一路跑着离开了河滩,天地仿佛都被雨幕给包裹住了,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对这地方不熟,周围也没有村子,跑了大概有一里地,终于找到一个看瓜人住的小窝棚,我抱着七七跑进去,把她放下,然后堵了堵四周漏雨的地方,两个人浑身透湿,但是随身的包袱在河里的时候就被水冲走了,我把上衣拧干水,这时候,宋家那些人全部挤到窝棚里,那么多人冲进来,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瞪了瞪他们,把七七朝墙角挪了挪。

  外面在稀里哗啦的下雨,那些宋家的年轻人拆了窝棚的门板,烧起一堆火,他们带的东西多,拿出一些食物,还有酒,围着火大吃大喝。我什么都没有,坐在七七旁边照看她。

  这场雨下了有半夜,窝棚里乌烟瘴气,七七在不断的咳嗽,我想把衣服烤干,但是宋家人不让用火。

  “大掌灯自己想办法嘛。”宋小武咕咚喝了口酒,嘿嘿笑着道:“住我们的村子,吃我们的饭,坐我们的船,现在又要用火,你也是个男人,什么都求别人,害臊不害臊?”

  我憋着一口气,立即坐回原位,这辈子最不习惯的事就是求人,宋家人在刁难我,现在找他们商量什么事情,那肯定是自讨没趣。

  “哥......”七七闭着眼睛,身体微微动了动。

  “没事,哥在这儿。”我看到七七的脸庞潮红一片,心里一紧,摸摸她的额头,触手滚烫,显然是发烧了。她的身子太弱,掉进河里那么久,又淋了雨,身上一直湿漉漉的,半夜再一着凉,就顶不住了。

  “哥,七七头晕的很......”七七的意识又一次混乱起来,她额头和脸庞滚烫,嘴唇干裂,闭着眼睛轻轻的摇着头,含糊不清的对我道:“爹在河里,在哪儿飘着,爷哭了,下水去捞爹,爷说,他什么都不管了,把爹埋了,爷坐在哪儿,不理我,我跟他说话,他不动......”

  七七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旁边慢慢的抓,我赶紧伸出手,她滚烫的手抓着我就不肯松开了,嗓子里呜咽着,说她怕水,掉进水里就吓的不敢动。

  “不怕,不怕,七七,哥在这儿守着你的。”此时此刻,我除了满腔的愤怒,什么都没有了,没吃的,没喝的,没有药,看着七七一个劲儿的发烧,却无能为力,让大雨堵在窝棚里出不来。

  “情深意切嘛。”宋大武慢慢喝着酒,在旁边瞥了我一眼:“你还做什么大掌灯,叫这娘们给你生个娃,凑合混一辈子算了。”

  我恨的牙根发痒,却不能不忍。我用衣角在外面蘸着雨水,给七七擦脸,但是这样肯定不行,熬了半夜,七七的状况愈发的不好,身上热的吓人。

  雨到后半夜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七七一个劲儿的小声说着乱七八糟的话,我对她轻轻说道:“七七,雨停了,哥带你走,找个村子,给你治治。”

  接着,我把七七抱起来,想离开窝棚,离开这些让我恨的咬牙的宋家人。但是刚刚一动,七七就摇着头,道:“哥,七七口渴,想喝水,口渴的很......”

  我放下七七,转头朝四周看了看,那些幸灾乐祸的宋家人吃饱喝足了,歪歪斜斜的在窝棚里躺了一地。说句实话,虽然守着河滩,但是这个时候想要找口热水喂给七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能怎么样?除了去求宋家人,我还能怎么样?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如果是自己渴了,宁可渴死也不会朝他们开口,但七七撑不住。

  我咬了咬牙,走到宋大武面前,闷着头道:“给我点水。”

  “什么?”宋大武身上一股酒气,睁着眼睛望向我,故意侧着耳朵对我道:“你说什么?”

  “给我点水!”我压着嗓子又说了一遍。

  “想要水?”宋大武揉揉鼻子,拿起身旁的水壶,道:“这里有水,但是不给你。”

  “你!”我的眼睛顿时就睁圆了,心里感觉愤怒,又觉得委屈。

  “要不这样吧,你跪下磕三个头,爷们发发善心,赏你一点水。”宋小武呲牙咧嘴的在旁边道:“不磕头,连尿都没有。”

  我眼睛里几乎要喷火了,一转头走出窝棚,天气微微有点冷,从热烘烘的窝棚里走出来,顿时被激的打了个冷战。刚下过雨,周围其实全部都是积水,但是那水太脏,我跑到瓜地里,从已经摘过西瓜的瓜秧叶子上,一点点的弄了些水,存在手心里。

  看着手心里的水,我心里的愤恨还有委屈全部混在一起,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但是这个时候怎么能示弱,怎么能让宋家人笑话?我把所有的委屈还有气愤全部压在心里,捧着手心里的水,快步走回窝棚。

  我可能有点心急了,走进窝棚的时候,旁边的人故意伸腿绊了我一下,我顿时就摔倒在地上,手里的水洒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