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四十一章 死而复生

第四十一章 死而复生

  “你说什么!?”我吃了一惊,如果是别人说了这样的话,我可能会马上反驳,甚至翻脸,但是七七太单纯,她不会撒谎,也不会危言耸听。

  “七七,你不要急,慢慢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七缓了口气,一边紧张的朝山洞那边张望,一边哆哆嗦嗦把事情说了一遍。在我跑出去找药之后不久,一些人就无声无息的摸到了瓜田的窝棚附近,尽管他们手脚很利索,却瞒不过老鬼,那些人来意不善,见面就直接动手。老鬼腿上带着伤,还要护住七七,放倒了两个人之后,就在原地呆不住了,带着七七朝远处跑。

  一群人紧追不舍,如果没有七七拖累,老鬼就算有伤,也能轻易把这群人收拾掉。跑出去很远,也就是我在小狼滩遇见他们的那个地方,又有一群人出现了,前后围堵,把老鬼和七七困在正中。

  “那是些什么人?你认识吗?”

  “认不得。”七七摇摇头,她在阴山峡住的太久了,很少跟外人接触,但是转脸想了想,又接着说:“我只记得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穿红衣服的女人?什么样子?”

  七七说,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说不上有多大年纪,看着像是很年轻,但又像是年过中旬,约莫着有三十多四十的样子,长的很漂亮,穿着一身红衣,被一群汉子簇拥着。

  我独自琢磨,黄河滩很大,两岸混水讨生活的人太多了,鱼龙混杂,我不可能见过每一个人,但叫的出名号的人,至少都听说过。我一直在想七七的描述,整片黄河滩上,千百年来都是男人的天下,混的出名号的女人少之又少,想了半天,那个穿红衣服的中年女人,只有一个目标。

  排教的大排头,没人知道她叫什么,但是两岸走水的人都喊她红娘子。这是个很神秘的女人。

  难道又是排教?

  外面的传言一点都不虚,红娘子相当厉害,老鬼带着七七,对付那帮汉子,还有回旋的余地,但红娘子一出现,形势立即逆转。这个传闻中神秘的女人给老鬼带来很大的压力,老鬼左右都是敌人,跑也跑不掉,最后发了脾气,完全拿出一股跟人拼命的架势。

  我没有见过红娘子,也不否认她有多厉害,但是我知道老鬼的本事,如果他要拼命,那会非常可怕。别的人几乎插不上手了,只有老鬼在和红娘子剧斗。七七没练过功夫,说不清他们是怎么斗的,但我想的出,一定很惨烈。

  “他们打着,有人要来抓我,爷回头瞧见了,过来挡他......”七七又怕,但眼神里都是感激,道:“爷来拦他,穿红衣服的那个女人就追......”

  老鬼毕竟是个人,难免会有疏漏,他一心只顾着七七,左右都是涌来的敌人,红娘子跟过来,趁着老鬼疏忽的瞬间,一刀砍到了他的脖子上。红娘子用的刀,在我们这边的土话里,叫做“分水”,是宰杀牲口之后专门剔骨的刀子,只有一指头宽,但锋利异常。这一刀下去,几乎砍断了老鬼半边脖子,当时,七七就看到老鬼的眼睛猛然睁圆了,脑袋顺着脖子被砍开的地方歪了歪。

  我听着七七说,心里跟着就紧了紧,被砍断了半边脖子的人,还能活吗?

  但是老鬼并没有马上倒下,反而更凶猛了,他一翻手抓住红娘子的手腕,兜头一拳,那一拳可能比当时惩治宋家兄弟的一拳更重,老鬼的呼喝震耳欲聋,好像头顶飘下来的一道炸雷。这一拳几乎就要了红娘子的命,旁边的人都慌了,顾不得全力围攻老鬼,一些人抬着红娘子心急火燎的离开,可能想去救治,只剩下五六个人。老鬼又勉强放倒三个,终于坚持不住了,踉跄着卧倒在水洼边。七七没办法,被逼到那个地步,吹着小管子,招来一些长虫。就在那个时候,我正好赶到。

  “七七,那你怎么说,说爷不是人,是鬼?”

  “爷的脖子被砍断了,他倒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翻白眼,一口气吐出去就没有动静了......”

  七七不懂事,但是人死没死,她还是能分辨出来,老鬼被红娘子那致命的一刀砍死了,倒在水洼边之后就再也没有动弹。

  一直到我拿火铳打散了后面赶来的几个人,又去追络腮胡子的时候,被火铳打中的人没有死透,其中有一个蹬着血红的眼珠子,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七七完全没了主意,不由自主就想用啾啾声把那些长虫再引过来抵挡一下,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倒在水洼旁边无声无息的老鬼,突然开始爬动。

  “爷歪着半拉脖子,调了个头,慢慢在地上爬......”

  老鬼当时就和一具已经死掉了的尸体突然诈尸一样,头也不抬,拖着一行血印子,在地上慢慢的爬,朝那个想要起身的壮汉子身边爬过去。那一幕我没有目睹,但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走水的人胆子都不小,然而老鬼这样诡异的爬过去,那汉子顿时就懵了,哆嗦着,两条腿蹬着地面朝后退。

  老鬼一直跟着他,虽然爬的很慢,但不知不觉中,离那个汉子越来越近。那汉子可能完全被吓傻了,退到一处洼地的时候,朝后一仰,摔到里面。老鬼仍然在爬,顺着爬到洼地里头,七七当时也害怕了,慢慢站起身,走到那片洼地旁边,伸头朝下看了看。

  老鬼整个人仍然像诈尸了一样慢慢蠕动,那汉子开始惊叫了两声,但是老鬼跟着就慢慢爬到他身上。当时七七看不清楚老鬼的脸是什么样子,只能看到那汉子大张着嘴,眼睛瞪的和鸡蛋一样,嗓子里咯咯咯咯的发出一阵不像人的声音,手脚乱抽。

  当时七七就吓坏了,她以为老鬼已经被红娘子一刀砍死,但是根本没想到竟然还能坚持着爬出去那么久。那时候我追络腮胡子没有回来,七七不知所措。站在水洼边愣住了,接着,老鬼晃晃悠悠站起来,爬出水洼,七七不敢说话,就在旁边看着,老鬼用棉布开始裹伤,七七甚至看到他用力扶了扶自己的脖子,好让脑袋移回原位。

  后来,我回来了,七七心里很怕,但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说,一直到老鬼昏昏沉沉的在山洞睡过去,她才找机会喊我出来。

  “爷是不是......是不是变成鬼了......”

  “不是,不要瞎想。”我皱起眉头,按照我的判断,老鬼肯定是被那一刀砍死,由此,我突然想起了七奶奶过去对我说的话。当年,爷爷下水,尸体都从水下浮了出来,但是最后,他还是活了下来,尽管过程有点让人吃惊,却还是活了。

  “那......那爷是怎么回事......他都死了......怎么又?”七七小声跟我商量着,说了一半,突然硬生生的顿住了,眼睛望着山洞,微微张开了嘴巴。

  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老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山洞边,正默默无声的听着我和七七的交谈。

  “爷......”七七怯生生的叫了一声,朝我身后躲了躲。

  我能看到老鬼那张布满皱纹又苍白的脸,我不怕,我知道这个老家伙无论是死是活,哪怕真的变成了鬼,也不会来害我。

  “回来吧。”老鬼朝我们招招手,转身走进山洞。

  我带着微微发抖的七七走回了山洞,老鬼靠着石壁,坐在哪儿,好像害了一场大病一样,有气无力。我怕他伤口没有弄好,想过去看看,老鬼摆摆手,示意我在对面坐下。

  “老子这次没走,悄悄留下,只是想试试那些人的心。”老鬼默默看着我,道:“你已经是七门掌灯了,老子要是不把路铺好,能走的安心?”

  “你还是要走吗?”

  “娃子,有些事情,老子不做,别人也不做,最后死到临头了,悔之不及。”老鬼道:“你爷看你看的太金贵,小时候不舍得让你吃苦,现在再教你什么,已经迟了,老子能给你的,就是个保命的本事。”

  我预感到,老鬼肯定要提及当年的事情了,他跟我爷爷都是正经的河凫子,他们身上发生的,必然都是只有河凫子才知道的秘密。

  “娃子,知道不,你爷爷,陈六斤,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老鬼道:“如果他不是河凫子,就算你长大,也见不到他,只能逢年去给他上坟烧纸。”

  果然是这样!我心里一动,预感成真,老鬼真的提到了当年那件怪事上。那是七奶奶亲眼目睹的怪事,也是让我感觉非常疑惑的谜案。

  “这件事,不久之前,老六跟老子讲过,老子是长门,他把河凫子最宝贵的东西用掉了,不能不跟我说一声。”老鬼道:“他还年轻的时候,你爹刚落生不久,他下水被东西缠住了,丢了命,要不是老子年轻的时候跟他交情好,他逃不过那一劫的。”

  老鬼说的含糊,细节也不清楚,但是我很清楚的听出来,他说的就是七奶奶告诉我的那件事,爷爷因为下河而遇险,尸体浮出了河面。

  “那到底是怎么弄的?”我忍不住追问道。

  “娃子,告诉你。”老鬼晃了下头,盯着我,道:“正经的河凫子,都有两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