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四十二章 续命宝图

第四十二章 续命宝图

  正经的河凫子有两条命,这句话耐人寻味,我不怀疑老鬼的话,有些事儿已经无形中说明他没有瞎说。

  “河凫子的两条命,是从哪儿来的?”

  “那是七门的老祖爷得到的补偿。”老鬼道:“没有他们,河凫子的子孙就不会有这个保命的东西。”

  河凫子七门的老祖爷当年是白白死掉的,都丢了一只手,长胡子老头儿说,会留给当地人七尊护河神,护河神肯定不存在,其实暗指的就是那七位老祖爷。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是长胡子老头儿留给他们一张图,那张图,叫做续命图。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顿时想起前几天半夜做恶梦,梦到被一只白影子上身,对方曾经隐隐约约的问我,续命图在什么地方。

  过去,七门河凫子巡河镇河,出生入死,每天在黄河上跟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打交道,他们不能有任何畏惧,那张续命图,就是最后的保障。这绝对是个不可外传的隐秘,不管七门在历史中发生过什么样的变故和混乱,这个秘密始终都被严严实实的隐藏着,如果传扬出去,肯定会给七门带来灭顶之灾。

  河凫子的祖训,基本上都是从七个老祖爷那里就传下来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不能损人利己。过去混迹江湖行船走水的人,大多都以一个“义”字作为出来混的基本准则,这是一种自我标榜。话谁都能说,但能否做到,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我之后的经历让自己明白,损人利己的人,做不了河凫子,绝对做不了。

  续命图的秘密,在七门中代代相传,我不否认,七门在过去可能出现过一些甘愿同生共死的铁血汉子,但是人这东西,怎么说呢,既然长着心,就会有私心。七门出现过大的波折,甚至内讧,虽然最后都平息下来,可是很多东西一旦改变了,再想回到以前,就完全不可能。大概到了清中期的时候,七门里不得不加了很多规矩,方便大掌灯用来约束掌控门人。

  到了老鬼的父亲那一辈时,续命图已经被七门长门收回,这是掌控门人最有效的手段,想要第二条命,就要听大掌灯的差遣。但老鬼父亲那一辈,注定是七门将要落没的时代。老鬼本人顶了唐家的班,被派去镇河,他的父亲则远走他乡,一去无音讯,按宋百义他们的猜想,上辈的大掌灯肯定早已经死在外面了。

  “续命图,传子不传女,娃子不成年也不会传。”

  河凫子家的子孙,年幼的时候不传续命图,为的是怕小娃子嘴巴不严,把秘密泄露出去。

  “实话实说,不管老六这些年做过什么,当年,老子是很欣赏他的。”老鬼慢慢叹了口气,当年槐树林结义时,他们都还年轻,都血气方刚,一腔抱负,他们可能有很多理想,有很多未来。七个异姓兄弟里,老鬼跟我爷爷的交情最好。

  “没有大掌灯的允许,续命图绝不能私传。”老鬼接着道:“不能不说,老六这个人,让老子一辈子都没有看懂过。”

  我爷爷跟老鬼走的最近,有一次,爷爷单独问过老鬼关于续命图的事。老鬼没有那么复杂的心机,爷爷问了,他就说了。之后,爷爷试探着问,能不能把续命图传给他。老鬼很为难,因为他父亲专门叮嘱过,七门里头不管有谁问起续命图的事,都不能乱说。续命图,是七门长门唯一的优势,如果连这个优势都没有了,那么七门很快就会散掉。

  “老六当时看我为难,就笑着说没事,只是随便问问,但老子看得出他的失望。”

  老鬼重情,而且重义,总觉得这么着对不住一起磕头喝血酒的兄弟,他犹豫了很久,最后把续命图传给了爷爷。再之后,老鬼去镇河,大掌灯远走,爷爷是七门中唯一知道续命图的人。

  “老六没有遵守他当年的承诺。”老鬼看看我,道:“至少,你还不懂事的时候,他已经把续命图给你了。”

  “给我了?”我一惊,当时就摇头反驳,我不会欺骗老鬼,因为从小到大,爷爷从来就没有给过我什么续命图之类的东西。

  “来,喝了!”老鬼拿出贴身放着的酒壶,半壶烈酒,酒气直冲鼻子,我很少会喝酒,不知道老鬼是什么意思,但他说要我喝,我就喝。我拿着壶,捏着鼻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呛的咳嗽。

  酒烈,上头又快,我的脸很快就红扑扑一片。这时候,老鬼让我脱掉身上的褂子,他慢慢站起身,在我背后举起那面斑驳的铜镜。铜镜只有镜心那一块光滑照人,火光映照镜面,我回过头的一刻,立即看到镜子里折射出的情景。

  在我后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片血红的图案,殷红刺目。

  “这是?”

  “就是你爷给你的续命图。”老鬼放下镜子,重新慢慢坐回原位,道:“钢针蘸着鸽子血刺上去的,皮肉消肿,纹身就看不到了,除非喝酒,才会显出来。”

  续命图,是河凫子第二条命,但老祖爷当年有过重训,续命图不能轻用。世间的东西,冥冥都有定数,河凫子多一条命,那么某些人就会少一条命,他们的第二条命,要用别人的命来换。祖训不准损人利己,河凫子也不能随便就拿别人的命来续自己第二条命。

  “就因为这样,你奶奶才会死。”老鬼叹了口气:“河凫子家的女人,都是命苦的。”

  有了那条祖训,河凫子身带续命图,也不一定就会有第二条命,很早之前,就有七门的河凫子守着续命图甘心赴死,因为不愿随意糟践别人的性命。

  爷爷当年遇难的时候,身边只有我奶奶和同村的七奶奶,如果按远近亲疏来说,爷爷能拿七奶奶的命来续自己的命,但他心里还记得祖训,没有别的法子,他只能夺走奶奶的命。

  这残酷吗?我不知道,当时的我,还不懂男女之间的情爱,但是如果要我拿七七的命来续自己的命,我怕我做不到。过去的河凫子如果死在外面,被家里人抬回来之后,如果真要续命,就得从最亲近的人那里讨。

  我听着老鬼的讲述,再看看他身上干涸的血迹,心里就突突的乱跳,想了很久,我问他道:“你的续命图,是不是已经......已经用了?”

  “没有谁可以不死,五十年是死,一百年也是死,那都没什么,老子活的够本了。”老鬼好像全然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上,摸着脖子上缠的棉布,道:“娃子,你爷把续命图给你了,但没告诉过你,老子今天跟你讲的清清楚楚,你有第二条命。”

  我没有因为这个而兴奋,年纪小,不懂得生死的重要,我只是单纯的觉得,用别人的命续自己的命,如果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那就算了,如果真的是个无辜的人,那么我该怎么抉择?

  “娃子,老子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但是一定还会回来,事情有点棘手,老子不回来,摊子就完全乱了。”老鬼想了想,道:“今天跟老子动手的那个红衣服女人,活不了,必然会死,但是以后你要小心,事情明显不对了,有的事儿,显然都是冲着七门而来的。”

  “你,真的要走......”老鬼还没有,我已经感觉到孤苦伶仃了,他如果真的走了,我和七七两个该怎么办?

  “娃子,七门剩下那些王八蛋,这次受了教训,他们不敢再拿你怎么样,你们两个相互照应。”

  “留着我这个大掌灯做什么?”我垂头丧气:“就顶着这个虚名?”

  “不,老子有要紧的事,你同样也有。”老鬼道:“老子走了以后,你去找你爷,七门的王钟已经招不回来他了,你是他唯一的孙子,只有你才能喊的动他,让他回来,不要再镇河了,如果见了他,你告诉他,念着当年和老子那点结义之情,让他在这儿等老子。”

  老鬼并没有说的那么仔细,但是我听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爷爷他到底是怎么了?他到底做了什么?让老鬼这么忌讳。

  老鬼的伤很重,我们熬到天亮,然后又转移了地方,连着几天东躲西藏,最后重新摸回了抱柳村。抱柳村的村口扎着灵棚,宋大武死了,宋小武只剩下半条命,还在养伤。我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毕竟闹出了人命。

  但是当宋百义那些人见到老鬼的时候,一个个面如死灰,噗通就跪下了。七门散了,但老鬼的威势还在,宋家做了亏心事,很怕老鬼回来清算。宋百义跪着不敢起来,说话都打哆嗦,他估计知道老鬼的脾气。

  “作践大掌灯,你一家去填河都补不上这罪过。”老鬼淡淡看了下面那些人一眼,道:“这笔账,暂时记着。”

  我很不情愿住在这儿,但是老鬼想让我适应。我们在村子里住了十多天,老鬼的伤不可能好的那么快,不过他的底子很好,养了这么久,可以自己活动。这期间,他和我说了一些事情,大多都是河凫子的隐秘,可是最关键的,还是没有提,估计仍然不太放心。前后差不多二十天,老鬼要走了。

  “娃子,这个东西你带着,不要离身。”老鬼摘下那面铜镜子,郑重其事的挂在我脖子上,摸摸我的脑袋,道:“年头太久了,可能没有老祖爷当年那么好使,不过,有就总比没有的强。”

  我拿到的,就是一面镜子,老鬼却走了。

  尽管他说了,尽力很快赶回来,尽管我相信他的话,但是当我默默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消失在视线中时,我知道,他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