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四十三章 夜半惊魂

第四十三章 夜半惊魂

  老鬼一走,我的心顿时就空了,就如他所说,给宋家的教训足够沉重,他走了之后,抱柳村的人对我客气了很多,也恭敬了很多,但是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记得老鬼临走时的交代,每天都在巡河,想找到那只拉着大钟的空船,也想找到爷爷。前后差不多有七八天时间,周围的河道已经全部找过了,如果要再找,我就得把路线拉长。宋百义说过这个事,他说可以叫村子里的人陪我去,不过上次的事情给我留下了阴影,我完全怕了,拒绝了他的建议,只说给条小船就行,我能自己去找。

  话是这么说,宋百义也给了船,不过每天我驾船出去的时候,后面就会有宋家的筏子在跟着,他们的人皮筏子跟鬼船差不多,河里那些脏东西很少会找他们的麻烦,我说不清楚这是好意还是监视,反正觉得不自在。开始的几天,还能在天黑的时候驾船回来,路线越走越远,就赶不回了,除非带的干粮什么的吃的差不多了,才会回抱柳村一次。

  没人知道在涨水的时候每天走船有多累,连着折腾了几天,我回了村子一次,让他们准备点干粮。身体乏的要死,吃了晚饭回房倒头就睡过去,睡的很沉,断断续续做了些梦,我梦见老鬼在一条路上走着,还梦见爷爷穿着红衣服坐在石头棺材里。

  就这样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周围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动静,但猛扎扎的就醒了。天气很热,窗子大开着,我躺在床上,总觉得气息有点诡异,却说不清楚那阵诡异到底从何而来。躺了两分钟,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睡意还没有完全消失,一阵夜风顺着窗子飘了过来,我嗅到了一股臭味,很难闻的臭味。抱柳村的人捞财神,味道本来就不怎么好闻,但这股气味尤甚。我翻身坐起来,跑到窗边,朝外看了那么一眼,头皮顿时就开始发麻,唯恐是自己看错了,赶紧揉揉眼睛。

  这两天难得的放晴了,月光皎洁,我看到窗户外头那条路上,慢腾腾的爬着两个人,像是两只脱了壳的蜗牛,慢慢的蠕动。看到这两个人的一瞬间,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宋家人又在搞鬼?然后又看了两眼,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脚底板。

  那两个,可能不是活人。

  它们一边爬,身上的皮肉一边一块块的朝下掉,一路爬过来,地上留下两道黄渍渍的印子,那种发黄的印,是尸水。顺着窗子飘进来的臭味,就是从这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的头大了一圈,首先想到的是七七,她就在隔壁的房里,不知道这时候醒了没有。那两个爬动的“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沿着路朝东边爬走了,越来越远。我转身就想打开房门,过去把七七叫起来,但是刚刚跨出去一步,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那敲门声显的很不正常,一声声沉闷的敲门声,就好像一把锤子在敲打心脏,每响一下,心头就震一下。我立即紧张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没有开门,扒着门缝朝外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心里又发毛了,敲门声一直在响,但是门口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不见。

  怎么回事!?

  我不敢乱动,就觉得腿肚子突然转筋了,一转眼的功夫,我突然发现,那阵敲门声是从门槛哪儿传过来的。透着门缝视线太狭窄,我慢慢蹲低身子,沿着门缝朝下移,等到完全蹲下来的时候,我差点就叫了起来。

  门槛外面,趴着一个已经不像人的“人”,可能是死掉的时间太久,浑身的皮肉烂了一半,白森森的骨头从溃烂的皮肉中显现出来,泛黄的尸水把地面浸湿了一片。这个“人”埋着头,趴在地上,举起烂糟糟的手,一下一下拍打着房门。

  在我贴近门缝看到它的同时,它一直埋着的头突然就抬起来了,脸上的肉烂了一半,露出颧骨,一只眼眶的眼球不见了,另一只就像糟了的葡萄,挂在眼眶外头。

  “娘的!”我一下子吓的坐到地上,气都喘不匀了。

  但是门外那个烂糟糟的“人”反应好像比我还大,这一刻,我才发现,脖子上挂着的那面镜子,微微的折射出一点点光,透着门缝钻了出去。那个“人”头一甩,抽手在地上爬了几下,然后顺着门槛外的几级台阶滚了下去。

  “七七!”我心里虽然怕的要死,却不能不管七七,翻身爬起来,壮着胆子打开门,门一打开,一股股熏人的味道就扑面而来,我有点懵了,整个抱柳村好像死寂一片,我能看到至少五六个烂成一团的“人”,正在月光的照耀下爬来爬去。

  我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抬脚冲出房间,冲出去的时候头一转,本就紧张的心好像要炸开一样。七七的房门大开着,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我跳下台阶,左右张望着,如果在平时,抱柳村的人不会睡的那么死,总会有守夜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整个村子好像完全空了,黑灯瞎火。头顶的月光洒落下来,只能看到几个在地面上慢慢蠕动的“人”。

  惊恐和紧张让我慌乱不堪,我绕着那些爬动的“人”,心急火燎的到处乱看,抱柳村不大,除了几条四通八达的小路,就是直通村口的那条大路。我全力躲避那些爬来爬去的“人”,从大路旁边一丛杂草上跃过去,但是身子还没站稳,草丛里哗啦一响,一个烂糟糟的人不知道怎么陷到路边的水渠里头,扒拉着杂草想向外爬。我脑子里顿时一空,什么都顾不上想了。

  “去你娘的!”我抬脚就踹,一脚把这个正想爬出来的人重新踹到水渠里头。抬眼一看,视线有点模糊,但是眼前通往村口的那条大路前方,隐隐约约有道瘦小的身影,正慢慢的蹒跚而行。

  我看的不清楚,却能感觉到,那好像是七七。

  我想张口喊她,但是不敢,因为知道村子里已经不对劲了。我立即转到路边,猫着腰朝前走,一路跟上她。我走的很快,快要接近村口的时候,我终于看到,那就是七七。

  这一夜的事情太诡异了,一直到我走到这儿,才看清楚七七并不是一个人在走,她前面有一个“人”,一边爬,一边引着她。

  我完全慌了,周围静悄悄的,除了那些爬动的人,就好像只有七七一个人在慢慢的走。我稳稳心神,再朝前走了一点,就发现大路的尽头,也就是出村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拉起了一块很大很大的黑布,黑布挡住了前面的路,无形中也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急的要死,心里却清醒了,这个时候不能贸然而动,七七一个人不对劲,我还能救她,如果我也陷进去,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我一边让自己尽力平静,一边跳到路旁的水渠里,掩护着身形,又一次加快脚步,希望能赶得上七七。

  但是这时候已经吃了,我看到七七木木的被那个烂糟糟的人引到黑布的前面,七七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了,顺着黑布的一角,慢慢走到黑布后面。光线很暗,我看不到那块巨大的黑布后面有什么东西。

  然而走到这儿,我已经能够看到,村口那座低矮的地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宋家平时行船捞上来的浮尸,都在地窖里存着,地窖的门被打开,里面的尸体全都诡异的爬了出来,满村都是。

  这一刻,我就感觉到,可能不是宋家人在搞鬼,他们不会让这些脏东西在村子到处乱爬。村里守夜的人肯定不在了,四周寂静无声,我什么都看不见,然而越是这样安静,越让我害怕,望着那块巨大的黑布,双腿在微微的发抖。

  七七就那样顺着黑布的一角走到了黑布后面,走进去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不敢妄动,可是总害怕时间久了,她会出什么事。那块微微随风抖动着的黑布,让我觉得恐惧,到处都是腐烂的死尸留下的发黄的尸水,臭不可闻,连路边的水渠里的水,好像都散发着一股臭味。

  我只呆了几分钟,已经无法忍受了,我不敢想象掀开那块黑布的时候会看到什么。老鬼走的时候专门交代过,七七是孙家的孙女,孙家的人已经死绝了,就剩她一个,绝对不能让她出现什么意外。

  想到这些,我的畏惧减少了很多,我相信,如果老鬼在这里,可能早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我弯着身子,从水渠里爬上来,浑身都是臭水。我一步一步走到那块黑布前头,斑斑驳驳的黑布,烂了不知道多少个大大小小的窟窿。我到了黑布跟前,透过一个拳头那么大的窟窿,望了过去。光线尽管很暗,但我还是看清楚了。

  整整一个村子的人,一个挨着一个,全都蹲在黑布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