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四十八章 纸人成群

第四十八章 纸人成群

  我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当时就被吓了一跳,而且恶心的要死。那条黑乎乎的虫子落在地上还在爬,像一条特大的蚯蚓。我惊讶的望着大伟,七七还有亦甜都觉得恶心,紧皱着眉头。

  “啊......”大伟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惊愕的看着地上的虫子,就一转眼的功夫,我看到他的肚子像是被吹气了一样的膨胀起来,那种感觉估计很痛苦,大伟头上开始一片一片的冒汗。

  “还没完!”老刀子不动的时候像是一块石头,但一动起来,动作就和老鬼一样快。他一步跳到大伟背后,眼睛在四周晃了一下。大伟的肚子胀的很大,手捂着脖子,一个劲儿的干哕。老刀子在他后背上摸了摸,又伸出巴掌不轻不重的拍了拍。

  顿时,大伟就像是忍不住了一样,张口开始吐,一条条虫子,结成一团一团的从嘴里吐出来,看的我都差点要吐。

  “离远点!快!”老刀子看见我们在发愣,低低的催促我们。

  嘭......

  那些半尺来长的虫子在地上成群结队的打着滚,老刀子的话音还没落,虫子好像原地就化成了一片烟气,贴着地面蔓延着。猛然看上去,那好像是一片黑烟,但仔细看看,就能看清楚,那其实是很多很多密密麻麻的小虫子,细的和线一样,在地面上绕过火堆,飞快的蠕动,朝我们爬过来。

  这次根本不用老刀子提醒,我就和屁股被针扎了一样,腾的站起来,拉着七七几步就跑出去很远。老刀子抬腿跑到火堆旁边,出手如闪电,把正在燃烧的火炭扒拉开,细线一样的黑虫子遇见火就刺啦作响,被烧成了一片飞灰。

  “都小心点!”老刀子的眼睛不断在四周扫视,尽管周围的黑暗还是静悄悄的,但是一种很压抑也很渗人的气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荡过来。我紧紧护着七七,紧张的左右乱看,老刀子跑到我身前,道:“应该这样用你的镜子!”

  不由分说,老刀子抓起我的左手,我就感觉指尖一疼,被划出一道口子,他抓着我的手,把指尖对着铜镜,滴上去几滴血。长满铜锈的铜镜猛然一亮,一种淡淡的血光顺着镜面氤氲而起,老刀子放开我,道:“镇河镜,百邪不侵。”

  亦甜已经很紧张了,大伟歪倒在地上,肚子里的虫子可能全部都被吐了出来,却仍然干呕不止,亦甜把他扶起来,没等他们跑到身边,西面一阵强劲的大风,好像一片阴惨惨的云,各种响器的声音隐约从阴云里飘过来,那是家乡附近办丧事时吹打的响器。翻翻滚滚的阴云一团一团的涌向我们,七七从身后探出头,抓着我的胳膊,小声道:“哥,那边有人来了。”

  “那......”我仔细看了看,感觉一股凉气从尾巴骨直冲天灵盖,我下意识的又把七七朝身后拉了拉:“那都不是人。”

  呱啦呱啦的响器声连绵不绝,西边那片阴惨惨的云里,慢慢走出来一队一队整整齐齐的队伍,猛然看上去,就好像乡里办白事出殡的队伍,但是我瞧的清亮,那全都是一排排的纸人,随着风,在阴云里面晃晃悠悠的靠近着。

  “换个方向走!”老刀子并不害怕,但是大伟吐的不像样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有气无力,七七也弱不禁风,我们几个人的处境并不好。

  我拉着七七就走,然而刚一转头,从南北两面都涌起了一团团阴惨惨的雾气,不知道多少纸人纸马晃悠着慢慢围拢过来,一下子把我们堵在原地。这时候天还没亮,在夜色里看着数都数不清的纸人逼近,心惊肉跳。一排排纸人开始在地上蹦,好像有根看不见的线在牵引它们。

  河滩上都是沙地,土质松散,我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都集中在三面包围过来的纸人身上,我拿着打鬼鞭,就打算要硬拼了,反正总不能站在这里等死。但是这个念头还没转完,眼神一晃,突然就看到脚下的沙地里,一团一团东西隆起又移动着。我退了一步,几团隆起的东西移动过来,在我和七七旁边滴溜溜的乱转。

  就在这个时候,亦甜猛然叫了一声,她扶着大伟,本来动作就慢,走了没几步,一下子被什么东西从沙地里拽住了,半条腿顿时陷到沙子里,整个人连同身边的大伟噗通摔倒在地。

  我很紧张,亦甜摔倒的同时,我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紧紧的揪住了。不过我还没有动,老刀子已经跑到她身边,在地面上看了一眼,一探手就抓了下去。

  “出来!”老刀子的一条膀子力道很大,单手插到沙土里,跟着用力一提,一个烂哄哄的“人”顿时被硬生生的抓了出来,黄稠的尸水啪嗒朝下乱滴,被老刀子抓着还在慢慢的动。老刀子用力把它掼到地上,抬脚踩住脖子,胳膊一扭,把它的骨头拗断。断了颈骨的“人”扭动了几下,但是已经不能动弹了。

  “到那边去!”老刀子推着亦甜和大伟跑到我身边,可能是那面滴血的镇河镜的原因,沙地下的东西在我旁边乱转,但是始终不敢露头。

  就耽误这么一会儿,三面的纸人群已经离我们非常近了,蹦蹦哒哒的纸人看起来有点滑稽,却带给人阴森的压力,纸人群涌动过来,挡都挡不住,我拿着鞭子用力抽过去,但是一个人根本阻拦不了,我们顿时像是被淹没在一片纸人的汪洋里。

  “镇河镜,蛇篆刀,到底有多厉害?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在我们被纸人淹没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就从前面的阴风里传到了耳边,听起来,他的年纪应该不算大,嗓音也算正常。

  “听我姐说,镇河镜还有蛇篆刀的传人今儿个都露面了,难得。”声音的主人慢慢从阴风里走了出来,他拿着一根约莫有两尺长的小木棒,木棒挥动间,成群结队的纸人就好像被透明的线驱动了,这人一边走,一边道:“我喜欢热闹,专门跑过来看看,看看这两件老物事是不是真和传闻里一样,神的邪乎。”

  这个男人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精精瘦瘦的,眼睛不大,五官也很端正,但是眼睛上面长着两道八字眉,一下子把端正的五官搞的有些丧气。

  我心里抖了一下,很多事情不需要解释,完全可以推断出来。今天跟我们照面的人,只有那个纸人章家的老太婆,而这个男人张口就是他姐姐怎么样,就让我很纳闷。那老太婆今年多大了?少说也得八九十,而眼前这个男人,只不过三十出口而已。他们会是姐弟两个?

  我心里感觉奇怪,但是顾不上问,左右前后全部都是纸人,绕开我,一窝蜂的扑向老刀子他们,沙地里还有一些东西在来回的乱钻,很难提放。相比之下,那个三十来岁的八字眉就显得很轻松写意,握着手里的木棍,慢慢吞吞从那边走过来。

  “有什么本事,露一露嘛。”八字眉咧嘴笑笑,就是这一笑之间,我突然发现他的长相的确和那个鬼老太婆有点相似。

  “蛇篆刀出来就要见血!今天已经破例一次了,你想作死么!”老刀子跟老鬼一样,阳气十足,驱赶着周围晃来晃去的纸人,沉声道:“逼我拔出刀,不见血就收不回来了!”

  “哎哟哟哟。”八字眉捂着心口,龇牙咧嘴道:“爷爷是吓大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我看到老刀子的一双眼睛里,又氤氲起一片淡淡的红光。形势很不利,大伟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被亦甜费力的拖着,那些纸人虽然看上去是死的,但是只要被它们围住,就会感觉好像有很多无形的手,在拼命拉扯我们。

  一道锋利的刀光在老刀子手里唰的划了出来,周围一片纸人就像是被粉碎机切割了一样,哗啦哗啦的碎成了一团纸屑。八字眉本来气定神闲,但是老刀子的刀光绽放的一瞬,他的眼神就猛然凝固了。

  “你护着他们!”老刀子可能有点扯急,已经放了鬼老太婆一次,谁知道对方并不罢休,他拔出刀子之后就没有留手,把亦甜还有大伟都推到离我很近的地方,拿着刀子就从纸人堆里冲出去,纸人遇见刀光,就好像冰块遇见的火,一团团的消融,老刀子跑的飞快,瞬间冲到八字眉跟前,一刀挥了出去。

  八字眉显然不是一般人,尽管被老刀子手里的刀弄的有点不自在,但反应灵敏到了极点,拿着手里的木棒去挡。锋利的刀光砍在棍子上,铛的一响。

  “恩?”老刀子忍不住一停,沉稳的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你从哪儿找到的莲花木!”

  “爷爷的事,还要你管?蛇篆刀,不过如此。”八字眉根本没沾到什么光,但是嘴巴硬的和石头一样:“你觉得三十六旁门的头把,还跟以前一样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