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五十章 木棒来历

第五十章 木棒来历

  八字眉吐的稀里哗啦,被折腾惨了,我揪着他一个耳刮子抽过去,他的眼睛就猛的一睁,估计这人有点本事,平时从来没被人这样对待过,所以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使劲的挣了挣被紧紧绑着的手,在河滩上想要站起来。

  “说!”我也不管他满意不满意,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抽过去,加重了语气:“这根木棒哪儿来的!”

  “小兔崽子。”八字眉噗的吐了口唾沫,突然就开始笑:“我提头换命的时候,你娃子还没从你娘肚子里出来,你觉得就这样就吓住爷了?来来来,爷身上痒痒,再来两下,用着点力,别让爷小看了你......”

  我一听就恼了,从小没爹没娘的孩子,很忌讳人家提起父母,更何况是这样带着侮辱的言语。我一把拿起那根木棒,抬手一棍子打过去,八字眉手被帮着,腿又伤了,在地上和一条麻袋一样,躲都躲不及。这根莲花木硬的和铁似地,一棍子砸在八字眉的右脸颊上,连我都替他觉得疼。

  “嘶......”八字眉倒抽了一口凉气,咳嗽了两声,噗噗的吐出两颗牙,身子一翻,想要爬起来,嘴上厉声道:“小崽子!爷爷抓住你!剥你的皮!”

  “你脑袋遭门掩了?都这时候了还说狂话!”我又一棍子砸过去,八字眉仍然没能躲开,两边脸颊顿时就肿了,嘴角渗着血,连同鼻子嘴巴里还没有控净的河沙,咳咳的朝外吐。

  “出去打听打听!爷爷是服软的人?今天你不弄死我,回头爷爷弄死你!有种你杀了爷爷,告诉你,杀了我,也别想从爷爷嘴里掏走一个字儿!”

  “你以为我不敢!”我很恼火,这货已经被绑的和麻脚虾一样,还一口一个爷爷,听的我冒火,一把揪住他,使劲朝靠河的地方走过去,走到水淹没小腿的时候,抓着八字眉,一下把他按进水里。

  我一点都不留情,足足把他按进去两三分钟,才从水里揪出来。八字眉被泡蔫了,出水的同时就呼呼的大口喘气,眼神也呆了一些。我问他,他还在骂骂咧咧的,二话不说,揪着又按下去。

  这样反复了好几次,八字眉已经有点熬不住了,我反手把他拖上来,掏出刀子架在他脖子上。

  “说不说!黄河滩上死个人,跟死只蚂蚁没区别!我只问最后一次,不说,杀了你丢到河里去!”

  八字眉喘着气装死,眼睛耷拉着不肯开口,我手上加了点力,当时脑子里都是被人追杀折腾过后的愤恨,而且我性子倔强,如果八字眉真硬顶着不开口,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捅死他。

  手上一用力,刀子在八字眉的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我不断的加力,等到差不多了,又揪着八字眉准备朝水里按。

  “别按了!”一直耷拉着眼皮的八字眉突然就叫了起来:“我说!”

  我收起刀子,重新把八字眉提回去,他喘了一会儿,望着我,道:“要问什么。”

  “这根木棒的来历。”我拿着木棒,道:“我知道莲花木,也知道别的事,你别指望说谎混过去,我说到做到,你说一句假话,我就捅你一刀!”

  八字眉是那种外强中干的人,斗不过老刀子就想逃跑,抵不住折磨嘴巴也就不硬了。

  老刀子之前猜的没错,那个鬼气森森的老太婆是纸人章家的人,不过她不是章家的本家人,是嫁到纸人章家里的,熬了很多年,下头儿孙一群,在家族里头说话很有分量。

  “她是你姐姐?”

  “是。”八字眉可能被水灌的害怕了,我一问,他马上就答。

  “你觉得别人傻?”我心里之前的疑问又冒了出来:“你多大,那老太婆多大?”

  “你不是在问这根木棒的来历?等我说完你就明白了。”八字眉说了几句话,可能觉得我不会再揍他,言语中又微微有些放肆:“你要是不信,干嘛问老子。”

  “别废话!”

  “你爱信不信。”八字眉盯着我手里的木棒,嘴角歪了歪,道:“你觉得这是个好东西?整的我这么多年都回不了家!”

  八字眉的确跟那老太婆是姐弟两个,老太婆嫁到章家的时候还年轻,只有二十四五岁,当时,八字眉才两岁,跟着老太婆一块儿到了章家。他在章家长大,学的是章家的手艺,老太婆也教了一些。

  当时那个年代,大环境吃紧,混江湖的走船人都很低调,而且隐秘,行事非常小心,所以那些年里面发生的事,很少会散播出去。大概二十年前,章家跟人联手,要从河里捞一些水货,八字眉也参与了,不过他毕竟不是嫡系的章家子弟,所以没有被分派正经的差事,就在河道附近,属于机动人员。

  具体要打捞什么水货,其实八字眉心里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可能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所以去的人比较多。他们弄了大概七八条船,都带着很粗的绳子,本来天气没有异常,可是下水之后,天就下雨了,雨非常大,那在旱季水位很低的月份里是相当罕见的。

  八字眉没有具体的任务,在河道附近把风,远处的人冒雨作业,先后派了几个水性很好的人带着绳子下水。约莫有两支烟的功夫,只剩下平时一半水位的河面突然像是有颗炸弹爆炸了一样,轰隆作响,几条船全部被掀翻了。水底下涌起的大浪迅速的扩展到四周,把在远处把风的八字眉他们的船也掀了个底朝天。

  八字眉的水性不是很好,落水之后比别人要惊慌。但是非常奇怪,按道理说,旱季的河水更加浑浊,然而八字眉落水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河里,有一个巨大的而且发光的影子在动,逆流而上。一股一股的浪花从水下翻腾上来,把落水的人冲的七零八落,但是八字眉没能逃掉,感觉水里有一股力量,像掐着他的脖子一样把他朝下面拉。

  “幸好,当时换气的时候猛吸了一口之后才被拉下去,否则,当年就挂在河底了。”

  八字眉被拉下去的同时,就感觉到一片几乎和河水混为一团的黄灿灿的光。他终于看到水底那个巨大的影子是什么了。

  “是一尊神像,外面包着铜皮。”八字眉咂咂嘴道:“你爱信就信,反正我说的是实话。”

  “你那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接着说!”我厉声呵斥他,对这种人不能给好脸色,给他好脸色就会蹬鼻子上脸。我呵斥他的同时,心里就想,八字眉的话可能是真的,起码不会全都是编出来的谎话。

  那尊铜皮木像,到底是什么东西?从老鬼当时的讲述可以判断,它至少在黄河里飘荡了一两千年。

  八字眉不能像我一样,眼皮子下面有一层膜,本来走水人下河之后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然而八字眉却清楚的察觉到,那尊巨大的木像一边在河底滑动,一边微微的发颤。黄灿灿的光几乎把水底照的通明,前后不到半分钟时间,那尊木像胸前包裹着的铜皮突然炸裂了,铜皮下的木像也咔嚓一声,崩裂出一道口子。

  那股无形的吸力,仿佛就是从那道口子哪儿散发出来的,八字眉一下子被拉到了河底的木像跟前。莲花木无比的坚硬,刀都砍不动,但是铜皮和木像一起崩裂的时候,崩出一块小臂那么粗的碎块,八字眉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人在水里,遇见东西就会死死的抓住,他被吸到了木像前面,两只手下意识的就去抓。

  “然后呢?”

  “然后......”八字眉的眼角抽了抽,接下来他看到的,是之前根本没有想象过的,水底有这么大一尊木像,已经很让人吃惊,但是八字眉被吸到木像跟前的时候,一眼就从木像胸前裂开的口子里,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你知道那木像里头,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很想保持淡然,然而那尊神秘的木像已经完全吸引了我的所有注意力,它在河里飘了那么多年,可能有些人一直在寻找它,我想着,单纯一尊木像,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诱惑,木像的价值,不在它本身。八字眉这么一说,果然如此,木像里头,有别的东西。

  “木像里头,有一个人。”八字眉似乎还能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幕。

  “一个人?什么人!?”我吃了一惊,因为完全想不到铜皮木像里头会有一个人。

  莲花木像是用整株原木雕出来的,非常粗,透过木像胸前的那道裂纹,八字眉看到木像里面静静躺着一个人。那是个老头儿,尽管被泡在水里,却面色红润,栩栩如生,他的头发和胡子都很长,随着水流缓缓的起伏。

  从八字眉入水到这时候,其实时间并不长,在看到木像里的人的时候,八字眉完全惊呆了,走船的人会时常遇见怪事,但这样的怪事,几乎不可想象。

  在八字眉惊呆的同时,仿佛一直在木像里沉睡的老头儿,突然就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