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五十三章 爷爷来了

第五十三章 爷爷来了

  沉闷的钟声彻底触动了我心底最脆弱的那一块,钟声响起时,我不顾一切的爬起来,想要冲向河中。天色还暗着,我不能把一切都看的那么清楚,但是隐隐约约中,我察觉到那条空无一人的鬼船,像是一根离弦的箭,在滔滔的河面上飞快的划了过来。

  钟声让直立起来的沙扑顿住了,但是并没有惊退它,我朝着河里跑了没多远,沙扑已经开始反应过来,重新卷动身体,随后猛追。我不害怕,心里的恐惧全部都消失,所有的精力全都在河面上。

  我看到了鬼船,和原来一模一样,停在浪花翻滚的大河中,在我脚步迈动的同时,一片滔天的大水从河岸边席卷而起,模模糊糊显出了许多人的影子。那都是我之前见到过的巡河阴兵,它们从水里浮现,像是脚不沾地一样,驾着层层水浪冲向河岸。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没有思考的余地。几十个巡河阴兵从我身边蹭蹭的蹿了过去,这些全部都是鬼船的钟声拉去填河的人,它们的相貌各异,但是木然没有表情,脸上像涂了一层白垩,从我身边冲过去之后,猛追而来的沙扑顿时就被缠住了。阴兵不是活生生的人,毫不畏惧沙扑,几十个阴兵像是几十条有形的魂,把沙扑缠的死死的,我看到它巨大的身体在沙地上剧烈的翻滚。

  不出几分钟时间,沙扑挣扎的动作就减弱了,那些阴兵在沙扑的身体周围转来转去,我几乎看不清楚具体的过程,反正又过了几分钟,沙扑渐渐的就折腾不起来了,像是一条已经快要死透的鱼,巨大的身体偶尔会轻轻扑腾一下,看样子再也翻不过身了。

  等到沙扑一死,阴兵如同退潮的水一样,一刻都不停留,朝着河中就奔了过去,走的很快,瞬间就被大水完全淹没,踪影皆无。那条船还在原地停着,我使劲的看,却看不到石头棺材。

  “爷!我知道你在!你出来!”我大声的冲着河面喊,那滔滔的水声,盖不过我的声音,为了让自己的喊声传的更远一点,我扯开嗓子:“爷!我是水娃子,我在找你啊,爷,你出来,看我一眼,就看我一眼行不行......”

  我喊着,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来,我不顾一切的朝前跑,水势非常大,如果进水了,我肯定不能完全控制自己,会被顺流冲走,但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冲进水里,拼命朝鬼船游。

  “爷......你出来......”不知不觉中,我的嗓子好像哑了,泣不成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出来看看我,爷,我想你啊......”

  我一下子跳到水里,要朝鬼船游过去。鬼船的钟声已经停了,像是扎了根一样停在河心,就在我将要入水前的那一刻,鬼船旁边的水面咕嘟嘟冒起了水花,我赶紧退回来,在水中站稳甚至。

  硕大的石头棺材,终于慢慢从水面下浮了出来,飘到鬼船旁边。棺材盖子随即就打开了,我看到一个身影,从棺材里站了起来。头顶月光如镜,把河面照的亮晃晃一片,那一刻,我停止了抽泣。

  我看到爷爷就站在石头棺材里,穿着那身大红色的衣服,手里握着他的打鬼鞭,我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见到爷爷,他的腰板子还能挺直,但是他的头发,已经全都白了。

  “爷!”我用尽全身上下的力气,冲着爷爷大声的喊,仿佛管不住自己的脚步,又想朝水里跳。

  “不要过来!”爷爷在棺材里站着,身躯抖了一下,厉声对我喊了一下。

  我愣住了,不敢不听他的话,站在已经淹过大腿的水里,愣愣的发呆,望着爷爷流泪。

  “乖孩子,乖孩子......”爷爷站在棺材里,语气随即就温和了,他也能看见我,但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我想让他上岸来,不为别的,在见到爷爷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他再像我幼年时一样,拉着我的手,无忧无虑的漫步在黄河滩上。

  “爷,你回来吧!”我哭着喊道:“长门发话了,不要你再镇河了,爷,你回来......”

  “乖孩子,不行。”爷爷站在棺材里摇头。

  我哭的撕心裂肺,这个世界上,唯一带给我亲情的人,就是他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爷爷站在那边,一动不动的看着我,雪白的头发被河风吹的纷乱,我看的不清楚,但是能感觉到,他那双衰老又干涸的眼睛里,已经慢慢的淌下了泪。

  就在这个时候,从很远的地方,闪过了两道手电的光。我泪眼朦胧的转头看了看,如果不出意外,那应该是老刀子过来了。

  “乖孩子,快走,快走。”爷爷站在那边对我慢慢的摆手。眼泪完全遮住了我的视线,滔滔的大河,立即变的模糊昏暗,我能看见的,只剩下爷爷的身影,还有一头白发。

  “爷爷!”我再也承受不住了,一下子跪倒在水里,失声痛哭起来。

  我想,没有人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每每想到当年那一幕时,我的眼睛还是会发涩。

  我不肯走,跪在水里,好像生根了一样,一步都不愿挪动,我只怕自己动动脚步的功夫,爷爷就会再次沉进河中。

  老刀子他们明显也发现了河里的鬼船,跑的飞快,不多久就来到了我附近。老刀子显然没有想到,他一直寻找的人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突然出现,一下子就停住了,手里的手电呼的朝河面上照射过去。我不看他,也不管他,什么三十六旁门,什么黄沙场胡家的血眼,那都没有爷爷重要。

  老刀子在岸边顿了顿,马上加快脚步,淌着水跑到我身边。他毕竟是见过了无数大风大浪的人,尽管刚看到爷爷的时候很惊讶,但跑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镇定了。

  “很久没见了。”老刀子站在水里,像一颗钉子,他遥遥冲着爷爷道:“你老了,头发也全白了。”

  “师傅!这是照片上那个人!?”大伟在后面跟着,看到这时候才隐约分辨出来,神情一下子兴奋了,他身体看上去还微微发虚,但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呼啦啦踩着水跑到老刀子身后。

  老刀子不理会大伟,依然面对河面,道:“上来聊聊吧,有的事,是该说说了。”

  “三十六旁门,跟我们七门间的恩恩怨怨,都是过去的事,你们死了人,我们也死了人,那些旧账揭过去了,闭口不提,当年我伤了你,但是要谢谢你,嘱咐下面那些人不难为我,这笔账,是不是也两清了。”爷爷情绪恢复的也很快,语气淡淡的,对老刀子道:“我只是露个面,马上就走。”

  “真的不能坐下聊聊?”

  “没什么聊的,你和我,走的不是一条路。”爷爷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这个孩子的,但是,不要为难他,放他走。”

  “走!往哪儿走!”大伟不等老刀子说话,突然就从后面伸手搂着我的脖子,随即,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支枪,一下子顶到我头上:“上来!你给我上来!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我知道,大伟可能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只不过看得出爷爷对我很眷顾,拿我去威胁他。但是他一动手,亦甜和七七都急了,老刀子猛然回过头,沉声道:“大伟,别胡闹!”

  铛......

  爷爷的身影猛然一晃,鬼船上的古钟也跟着响了一下。他满头的白发像针一样根根直立起来,语气变的凄厉而且可怕。

  “谁动他一根毛,我就要谁的命!”爷爷被激怒了,鬼船上的大钟嗡嗡作响。

  “大伟!放手!”老刀子厉声呵斥大伟,大伟很自傲,但老刀子的话,他不敢不听,悻悻的哼了一声,松开我,低声道:“我不是有意的啊,你别往心里去。”

  “不要逼我!”爷爷在石头棺材里完全恼怒了,一挥手里的打鬼鞭:“我们河凫子千百年来做了什么,别人不清楚,我心里清楚!七门的后人七零八落,遭人算计,死的死,伤的伤,别家的事,我管不来!陈老六就这么一个孙子,是我的命根子!他少一根头发,我就到岸上杀个天翻地覆!”

  “我没那个意思!”老刀子赶忙就解释道:“有些事,是该谈谈了!”

  “话,我撂下了,听不听,在你!”爷爷对老刀子说了这些,又把目光转向我:“乖孩子,你走,现在就走。”

  说话的功夫,鬼船颤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在水里开始滑,石头棺材也一点点开始朝水下沉,爷爷不肯上岸,可能马上就要进水了。老刀子的眉头紧皱,显得非常为难,他因为某些原因,一直在寻找爷爷,从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到现在,这估计是第一次面对面的遇见爷爷,他不肯就此罢休。

  骤然间,老刀子突然就一头扎进水里,他的功夫很好,水性也出乎我的意料,一个猛子过去,再浮出水面的时候,已经在十多米开外。

  他的目标很明显,想要拦住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