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五十七章 密闭空间

第五十七章 密闭空间

  被吞入河眼的一瞬间,四周完全黑了,看不到任何东西,漩涡转动的速度非常快,让我的脑子都恨不得甩出脑壳,当时来不及考虑别的,连恐惧的心理都没有产生,下意识的紧紧抓着小九红。

  没有相关经历的人猛然被拉到那种急速旋转的漩涡里面,脑子完全就混乱了,昏天暗地。幸好被吞进来的时候憋了一口气,不至于马上呛死。但是我很清楚,这样下去,迟早要死。

  分辨不清楚河眼的漩涡到底把我们卷到了什么地方,我想松开小九红,然后试着能不能全力挣脱出去,但是她抓我抓的更紧,根本甩不开。我们糊里糊涂的被卷进去大概两分钟,我就有点憋不住了。

  窒息的感觉难受的要死,再接下来,我已经被憋到了极限,身体随着卷动痛苦的来回扭曲,但是我不敢松口,只要一口气憋不住张开嘴,那么让水呛一口,就等于已经死定了。我不相信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也不相信老鬼或者爷爷能突然出现来解救我,我面前只剩下一条路,死路。

  就在我因为大脑缺氧而产生些许的感官错觉时,咚的一下,头不知道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这一下就把我撞的昏昏沉沉,整个人突然被一股力量一扯,随即失去了知觉。

  昏迷的时间不知道有多久,等我悠悠苏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半个身子在水里飘着,但那好像是一汪死水,感觉不到水流的流动,而且周围静悄悄的,听不到水声和风声。额头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已经鼓起了一个很大的青包。随即,我就感觉身处的这汪水其实很浅,伸手就能探到底,周围依然黑咕隆咚的一片,我挣扎着翻身在水里站直身子,这时候,就感觉小九红还在身边,而且依然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怨她还是恨她,反正心里有点来气,想挣开她的手,但是她抓的非常紧,甩都甩不脱,我一扯急,就去掰她的手,三两下的功夫,小九红突然就醒了,反手抓着我的手腕。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斗!死了都活该!”我挡着她的手开始骂,因为心里火气真的很大。

  “就打!就打!打死你个龟孙!”小九红的嘴巴那绝对是比石头还硬的。

  “够了!”我使劲把她的手推到一边:“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看清楚了再打也不迟!”

  在我们两个说话间,我就感觉声音空洞洞的,好像是在一个密闭但又宽敞的大房子里头。我站在原地没动,掏出了用油纸包着的火柴,划着一根。火柴的火光很微弱,但在这样完全黑暗的环境下却是足够用了,火光燃烧之后,我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没错的,因为抬眼就能在左右两边看到粗糙的墙壁,脚下积着一些水。我慢慢的走,接连划了几根火柴,最后在左边的几个墙窝里,看到了很多燃过一半的松明子。这东西是过去乡下人用来照明的东西,上好的松木缠上破布,然后浸透油,慢慢烤干,接着再浸一次油,继续烤干,反复十来次,松木和破布都吃透了油,点燃了能够燃烧很久。

  我一下来了精神,抓过一根松明子点燃,火光更大了,小九红在旁边也要,我斜眼看了看她,不知道该不该趁机找机会先把她给收拾了逼问一些事情。但是眼下的情况不明,我不想惹麻烦,所以递给她一根松明子,想先把周围的情况完全摸清楚。

  两根松明子一燃烧,火光顿时把周围照的通明。毫无疑问,我们肯定是顺着河眼被带到这个地方来的,在火光照亮周围的同时,我惊呆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在我的左边,是左右两堵墙的尽头,我看到尽头的墙壁仿佛是透明的,如同用整块的水晶雕凿出来的一样,拿着火把凑过去,可以看到墙壁的另一边,是奔流的河水,带着来回起伏的泥沙。

  那一刻,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身在何处。我们,现在肯定是在黄河的河底!这就是河眼的终点?

  我走过去,摸摸那面几乎透明的墙,很结实,硬如钢铁,完全找不到一丝缝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河眼带到这里的,但是摸过一遍之后,我就肯定,从这堵透明的墙是出不去的。

  不由自主的,我就转头把目光投向了另一边,两面墙延伸出去,不知道有多远,也不知道通往何处,如果从透明的墙壁出不去的话,就只能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找一条出路。墙壁粗糙但是厚重,这显然是人为修建出来的,我一时间就迷糊了,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和气魄,竟然在黄河的河底造出来一个这样密闭的空间?

  周围很安静,但是我被带到这里来的过程有点点诡异,所以心里不怎么踏实,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之后,我就尽力带上足够的松明子,慢慢的朝前走了走,脚下的水越来越浅,很快就干了。

  走着走着,我突然就觉得身后有点点异动,呼的一转头,立即看见小九红在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我,在我转头的一瞬间,她的表情有点尴尬,好像正在偷东西的人突然被人发现了一样。

  “告诉你!”我喘了口气,道:“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是在找路!我们身上没东西,要是找不到路,就准备困死在这儿吧!如果你想找麻烦,我就先把你弄死在这儿!”

  “你有那本事么。”小九红收回手,嘴里嘟囔了几句,不过看样子已经放老实了。

  “过来!走旁边!”我把小九红拽到身边,免得她再背地里搞什么手脚。

  两面墙壁之间的通道让我感觉很漫长,我们慢慢走了有十几米远,眼前的空间豁然开朗,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走到这里的时候,松明子的光在远处隐约照出几个模糊的人影,我心里顿时一紧,这个地方有人?

  但是我们连躲的余地都没有,手里的松明子这么扎眼,对方肯定已经发现我们了。我立即顿住脚步,眯着眼睛看,足足有那么两三分钟时间,对面的几个人影一动不动。与此同时,我突然发现前面像是有一个十几米长,四五米宽的坑,那几个人就站在坑边,好像看着坑里的东西发愣。

  “一,二,三,四……”小九红暗中数了数,小声道:“七个人,我对付五个,留两个给你,怎么样?”

  “你赶紧找个地方把你那张糟脸洗干净吧!”我根本没有搭理她的心情,已经这时候了,她还是那副好像自己能够摆平一切的的架势。

  我心里升腾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小九红数的没错,那个坑边零零散散站着七个人,都面朝着深坑纹丝不动。我看不清楚坑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那个坑仿佛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牢牢的引住了坑边的七个人。

  我和小九红顿时僵在原地,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对方始终没有任何声息,让我心里毛毛的,我不敢动,只能拼命看,再之后,我心里的怪异更加浓重,我隐约看到离我最近的人,右手断了。

  “是谁?”我开口喊了一声,声音在四周来回的回荡,余音袅袅。

  “你们什么路数,报个名字上来!”小九红在旁边叉着腰,大声道:“我是排教的小九红,听说过么!”

  “你闭嘴吧!”我皱皱眉头,对方肯定能听到我们的喊话,却依然无动于衷,像几尊石像一样,死死的盯着那个深坑。

  “都是石头么?”小九红可能也心里发毛,低低的嘟囔道:“把他们都放翻了不就行了。”

  我不理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跟对方照面了,那么横竖都要去面对。我拿着松明子试探着慢慢的继续朝前走,走了一段,距离那个深坑和站在坑边的人,已经很近了。一直走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小九红好像说的没错,那七个人,真的是石头。

  确切说,是七个用石头雕凿出来的石人,被摆放在坑边。我的心顿时就稳了,加快脚步,靠近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人”。

  一点都不错,的确就是石头雕刻出来的石人,直挺挺的立在原地,七个石人在这个坑的周围零散分布着,我还没有完全把它们看清楚,但是我能感觉的到,这七个石人,都断了一只右手。

  七个断手人,河凫子七门的老祖爷?

  因为距离近了,视线也清晰了很多,我发现石人面前的那个坑其实并不深。七尊石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什么人放在这里的,不过时间估计很久了,石人的身上落了一层潮潮的水气,还长着绿斑。

  “娘的。”小九红抬腿踢了踢石人,道:“真是石头人,吓的老娘出了一身汗。”

  “你放规矩点!”我呵斥她不要乱动,我还不知道这七尊石人的来历,但是它们都断了手,跟河凫子七门老祖爷必然脱不开干系。

  “凶什么凶!别以为我真的就怕你了!”

  我不跟她斗嘴,沿着坑小心的走着,我原本一直以为坑里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是走了几步,用火光照下去,坑里却空荡荡的。我走了几米远,到了另一尊石人旁边,石人雕刻的栩栩如生,就连脸上的皱纹都一条条清晰可见。我是河凫子的后代,我相信,这七尊石人里,肯定有一个,是我们陈家祖先的原型,看着石人,我有点呆了,从老祖爷那辈开始,河凫子七门,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哎哎哎。”小九红突然就跑到我身边拽着我,我发现她的脸色有点点怪异,青红闪烁,她咕咚咽了口唾沫,道:“你说,石头人长着腿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