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五十八章 石人真身

第五十八章 石人真身

  “你在胡扯什么!”我恼怒的瞪了她一眼,越是情况很被动,她就越啰嗦,乱七八糟的屁事层出不穷。但是呵斥了她一句之后,我就觉得小九红的脸色的确很不对劲,张着嘴巴结结巴巴的想说什么。

  “别凶巴巴的,快说啊......”小九红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不跟你置气,你说啊,石头人长着腿没有......”

  “没有。”我缓和了一下语气,在周围看了一眼,依然那么安静,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我道:“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行,咱们两个的帐,等出去再算。”

  “既然没腿......”小九红的眉毛一下子就塌下来了,哭丧着脸,抓着我的那只手不但很紧,而且还在微微的发抖:“那怎么少了一个......”

  “什么?你说什么?”

  “石头人,七个,现在少了一个。”小九红转过头,从我们刚才驻足的那个方位开始数:“一,二,三,四,五,六......”

  我根本没注意这些,但是小九红一提醒,我骤然察觉到,原本在坑边矗立的七尊石人,现在只剩下六尊了!

  我唯恐自己眼花,接着又仔细数了两遍,石人的数量不多,只要留神数,绝对不可能数错,数过两遍之后,我额头上的汗也开始朝外冒,之前还清清楚楚的七尊石人,果然只剩下六尊,剩下的那一尊,无影无踪了!

  “石人跑了!跑了!”小九红心高气傲,但毕竟是个岁数不大的小姑娘,胆子有限,在这样密闭又黑暗且未知的环境中,立即就被吓住了,抓着我的胳膊,一边跳一边道:“哪儿去了!它到哪儿去了!”

  “安静点!再嚷嚷就踹你出去填河!”我擦掉头上的汗,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躲肯定是来不及了,我们即便后退,也只能退到之前的死路上。我把打鬼鞭握在手里,又刻意的把脖子上的镇河镜摆正,然后慢慢的朝前走。

  我不知道这些石人摆放间有没有什么既定的顺序,但是认真一看,就发现消失的石人是距离我们最远的那一尊。小九红一步不离的跟在我后面,她紧张,我也紧张,就走了那么七八步远,从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就跳起一道身影,飞快的朝相反的方向跑。

  “有人!”小九红猛扎扎的喊了一声,她怕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但是真遇见活人,那还真没有能吓住小九红的。老鬼那么厉害,小九红当时也敢大大咧咧的挑战,一发现那道身影,小九红就来精神了,松开我的胳膊,蹭的就蹿了过去:“站住!让老娘担惊受怕这么久!我是排教的小九红,听说过么......”

  她一追,我也拔脚跟了过去,那道人影跑的非常快,但是空间的地形有限,她始终都在视线里,而且被我们越追越近。我们追赶着朝前跑了二三十米远,面前骤然出现了一个大水潭,很大的水潭,估计直径最少有二十米左右,水潭挡住了去路。那道人影跑到水潭边的时候一下子就顿住了,他不想被我们追上,但是好像又不敢下水,顿了顿之后,对方继续沿着水潭的边缘朝旁边跑,但就是那么一停顿,小九红已经追到了跟前。

  “还跑!”小九红跟红娘子比起来肯定差得远,不过好歹算是练过,抬手就朝对方后背抓过去。我也赶过去帮忙,一挥鞭子,贴着地面卷到对方小腿上,用力一拉,那人立即被小九红给抓住了后心的衣服。

  我抬脚就冲过去,绕到前面,跟小九红一前一后把这人堵在正中,在绕到对方面前的一刻,我一下就呆住了,因为怎么想都不会想到,会是这个人。

  “大......”这人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面部表情非常复杂,她有点心虚,又显得有点胆怯,低着头不敢看我,嘴里结巴了半天,才喏喏的道:“大掌灯......”

  “怎么会是你!?”我看的很清楚,这个人,当初在抱柳村见过,就是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唐平川的老婆。唐平川跟我爹是同辈的,不过得病死掉了,他没儿子,唐家断了后,在七门里不被重视。

  我很讶异迷惑,其实,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很不错,当时宋大武兄弟两个还有其他几个老家伙明里暗里为难老鬼,只有她帮着说了两句话。

  “大掌灯......”唐家婶子一被我们追上就完全老实了,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低着头,小声道:“这个事,是我错了,大掌灯不要怪罪......”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收起手里的鞭子,唐家婶子出现的很突然,但是她应该是个很守规矩的人,当时老鬼推我坐了大掌灯的位,七门里没人肯真正承认,可是至少唐家婶子还愿意认我这个大掌灯。

  唐家婶子慢慢抬起头,有意无意的看看旁边的小九红,她不知道小九红是什么人,可能有些话也不愿当着小九红的面说。我看出她的顾虑,就叫小九红先到一边去。小九红顿时不乐意了,嚷嚷道:“人是我抓的,凭什么叫我去一边,我还想说叫你去一边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我道:“等下你自己走!遇见什么鬼里鬼气的东西,你自己对付!”

  小九红就怕这个,看看周围的黑暗,一下子不敢还嘴了,一边小声的骂,一边不情愿的朝旁边走了几步,我嫌不够,又催着她走了一段。

  “唐家婶子。”等到小九红走远了,我才小声道:“咱们都是七门的人,我不为难你,你到这儿来做什么?好好说清楚了,咱们还是一家人。”

  “大掌灯,这事是我做错了,没什么说的。”唐家婶子犹豫了半天,终于咬着牙道:“我当家的不在了,可我还是七门的人,该受什么惩治,我都认。到这儿来,是为了......为了取一截莲花木。”

  “这儿有莲花木?”我吃了一惊,但是唐家婶子的话却像一盏明灯,瞬间把我心里的一些疑惑给照亮了。我想起那个坑,坑有十几米长,四五米宽,并不深,这样的长度和宽度,恰恰能黄河里的莲花木像给装进去。

  “大掌灯,你该知道铜皮木像的事。”唐家婶子很戒备小九红,压着嗓子道:“我过去听当家的说过那么几句,谁知道,还是算错日子了。”

  河凫子七门的老规矩,一向传男不传女,家里的妻女不可能知道什么。但是唐平川没有儿子,肚子里闷了那么多事,这么多年下来,或多或少就给唐家婶子讲了一些。

  我猜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地方,就用来存放莲花木像的。莲花木像一直漂流在黄河里,三十年一个来回。每过三十年,莲花木像会飘到这个地方,留上八个月到一年,之后重新开始漂流。莲花木像的奥秘,七门里有很多人都知道,但是那是神物,没有谁敢妄动。

  “七门散了,长门远走,我就想着,取那么一点点莲花木,应该不碍事的。”唐家婶子一脸愧疚,道:“家里头老人年纪大了,就想指着莲花木,让他们多活几年。大掌灯,我虽是个女人,但是会受规矩,该受什么惩治,我没二话。”

  唐平川如果还没死,唐家婶子估计没有胆子私自跑到这儿来取莲花木,但是算来算去,她还是把莲花木漂回来的日子给算错了,跑过来落了个空。没等离开,我跟小九红就到了这儿,唐家婶子当时来不及跑,干脆就站在坑边一动不动想见机行事。

  “算了吧。”我想了想,这也说不上是什么错不错,我估计宋百义那些人是不很清楚这些事,否则的话,早就把莲花木给砸了:“没事就好,唐家婶子,你是怎么到这个地儿来的?还记得出去的路吗?”

  “记得。”唐家婶子道:“离河滩很远有出口,不过,大掌灯,这一路走过来,我几乎丢了半条命。”

  “很不好走?”

  “这地方很邪,我加了小心,却还是碰到一些东西。”

  “唐家婶子,当年唐叔没有跟你说过,这到底是什么地儿吗?就只是存放莲花木像的?”

  “当家的说的很含糊。”唐家婶子想了想,道:“大掌灯,你来。”

  说着,她站起身朝回走,我随后跟了过去,小九红在旁边一个人蹲着生闷气,可能赌气不想搭理我,但是还是熬不住也跟了过来。唐家婶子带我走到了之前的那个坑旁,指了指几米外的地方,道:“大掌灯,你看看吧。”

  我目测了一下,几米之外,应该是这个密闭空间最中心的地方。唐家婶子手指的方向,有一片平平的浅浅的凹痕,只有两指深,这片凹痕看不出什么,然而我总觉得,这片凹痕的大小,跟石头棺材的大小,应该是一致的。

  这里,原来也是存放石头棺材的地方?换句话说,莲花木像,石头棺材,都是从这里漂出去的?

  莲花木像,石头棺材,断手石人,这一切一切,都让我意识到,这个地方,跟河凫子七门之间有极其密切的关系。

  站在这里,我不由自主的又看到了仍然矗立在坑边的六尊石人。

  “唐家婶子,这些石人有什么用?唐叔过去说过吗?”我总觉得,不会有人费尽力气弄进来六尊石人当摆设。

  “大掌灯。”唐家婶子忌讳的看了小九红一眼,把我朝旁边拉了拉,贴着我的耳朵道:“其实,这不是石人。”

  “恩?不是石人?”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唐家婶子的语气很镇定,不像在说谎,她接着小声道:“这是河凫子七门老祖爷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