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五十九章 家灭户绝

第五十九章 家灭户绝

  七门老祖爷的真身?我疑惑了一下,随即就了然。河凫子七门的老祖爷说穿了只是人,或许会比平常人出众一些,却依然会死,所谓的真身,想必就是七门老祖爷死后的遗体了。

  唐家婶子继续小声的说,她一说,果然就跟我想象的一样,那几尊石人,其实外面只是一层石皮,里头都是老祖爷的断手遗体。

  我明白了一些,但是转眼看过去,心里突然就觉得奇怪,河凫子七门,七门七祖,但是坑边现在只剩下六尊石像,剩下那一尊呢?

  “唐家婶子,你来的时候,就只有六尊石像吗?”

  “是六尊。”唐家婶子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剩下那一尊,很久之前就没有了。”

  “那到哪儿去了?”

  “大掌灯,有些话不能随便说,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我一个女人家在嚼舌头。”唐家婶子想了很久,才慢慢对我道:“老祖爷有七位,裹着他们宝体的石人肯定是七尊,但是有一尊,被人弄走了。”

  “被谁弄走了?”我立即追问,这样的石人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对七门河凫子来说可能很重要,但外人搬走了却没有什么用处。

  “是......六爷。”唐家婶子说话显得犹豫,可能是有些忌讳:“是六爷弄走的。”

  “我爷爷?”我一下愣住了,唐家婶子说的六爷,毫无疑问就是陈六斤,是爷爷。

  “大掌灯,这些话现在说出来,也不知道迟不迟,我们当家的还在的时候就闭口不提,如果不是你问,我也不可能说。”唐家婶子道:“六爷当年搬到小盘河,不是没有原因的。”

  七门老祖爷因为打捞莲花木像而死,又因为莲花木像而生,那个长胡子老头带走他们,传了一身本事,同时可能也交代了河凫子七门的责任,那是一等一的大事。在老祖爷那一辈的时候,就已经料定,这些事情三五十年不会有结果,需要儿孙后代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七门老祖爷没得说,可是谁都无法保证后世的儿孙里面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或者出卖七门,或者脱离七门,所以,七门老祖就守在莲花木像的旁边,同时也在信守自己的承诺。

  “七门老祖爷当年是立下毒誓的。”唐家婶子道:“叛七门者,家灭户绝,鸡犬不留。”

  我一瞬间就想起当年爷爷无意中提过的七门陈规,七门里头大大小小的规矩非常多,像老鬼曾经的三刀六洞,其实不算是最重的惩戒。七门祖规的第一条,就是叛七门者,家灭户绝。我一直都以为这是危言耸听或者夸大其词的规矩,但是今天一听,才知道那些竟然是老祖爷们立下的毒誓。

  “大掌灯,以前我们当家的跟我说闲话,他说,一家一户,一人一丁,命数其实都是注定的,能影响命数的,只有运。”唐家婶子叹了口气,道:“这东西确实有些邪门,由不得人不信,大掌灯,你知道不,抱柳村的宋家,绝户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当时抱柳村虽然出了事情,但是老刀子一出现,就逆转了局面,我追击八字眉,之后老刀子赶过来跟爷爷照面,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老刀子和纸人章家的鬼老太婆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老刀子他们既然能赶过来,就说明肯定把鬼老太婆给收拾了,至少是给赶走了。然而宋百义他们怎么会出事?要知道那不是三口两口人,而是一个村子。

  “抱柳村没有死绝,但宋家的嫡系都死了。”唐家婶子看着我张着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赶紧就解释道:“这个事刚发生,但是已经传开了,我不会瞎说的,大掌灯出去之后随便找附近的人打听,肯定都听说过。”

  唐家婶子比我的消息更灵通,抱柳村的事情闹的很悬,一发生就收拾不住了。我听唐家婶子讲的,心里就琢磨着,他们出事肯定是在老刀子收拾了鬼老太婆之后的第二天。出事的时候很惨,宋百义连同他下头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一家十几口,都在村口的榆树林子边上,一人抱着一颗榆树一动不动,等扳过来一看,全都断气了,被开膛破肚,内脏肠子流了一地。抱柳村那些旁支不敢声张,匆匆把人收拾了在村子里设灵堂,过了头七就要下葬。

  我不怀疑唐家婶子的话,宋家已经被人盯上了,纸人章或者其他人都可能暗中动手。我不是震惊宋家上下死绝,而是在猜疑,宋百义家绝户,难道真的跟七门的祖规,跟当年老祖爷们立下的毒誓有关系?七门虽然散成了一盘沙,但只有宋家一家明着洗手退出七门做了捞尸人。

  叛七门,家绝户灭!

  想着这条若真若假的祖规,再联想到宋百义一家的死状,我就觉得头上冒汗。

  “大掌灯,这些事,不能不信的。”唐家婶子摇摇头,看了看我,道:“我们当家的不愿意惹事,他什么都知道,知道这个地方,却不敢来取莲花木,知道一些事,也不敢随便乱说。陈家老祖的宝体,是六爷弄走的。如果不是这个地方就在小盘河附近,六爷当年就不会搬到这儿来住。”

  爷爷为什么要搬走老祖爷的宝体?我左思右想,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搬走守在莲花木像旁边的老祖爷宝体,就是为了想办法解掉老祖爷当年立下的毒誓。如果这么想的话,那爷爷的目的就非常明显,他要退出七门!

  难怪!难怪!我拍拍自己的脑袋,很多过去的事情立即就有了答案,爷爷每天会带我巡河,也会讲一些河凫子的往事,但是最紧要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跟我说,该教的本事,也一点都没教。如果不是临时被老鬼在河上拉走镇河,他估计还会守着那只断手的秘密,一直到死都不会告诉我。

  他已经在为退出七门做准备了,假如老鬼不拉他去镇河,那么到了我下头那一代,可能会对河凫子的事情了解的更少,至多两三代,就会完全退变成普通的河滩人。

  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因为爹的死,也让他心灰意冷,让他想要从此脱身?但是爹死之后,爷爷照样巡河三十年,一日未变。

  我不可能知道爷爷的真实想法,这些,只有他心里是最清楚的。然而在此时此刻,我第一次觉得,他,好像真的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他身上的秘密,跟河凫子七门的秘密一样多,就连老鬼也猜不透。

  “大掌灯,事情就是这样,我没说谎。”唐家婶子看着我,道:“一时糊涂,犯了贪念,以后真到下头,我们当家的肯定要骂。”

  “婶子,这事就算了,你不要出去说,我也不会说,就算将来长门回来了,我也替你掩着。”我想想,唐家婶子这人还是不错的,起码心里还有个长幼尊卑之分,老鬼不在,爷爷不在,我不能把别的人全都得罪。

  “谢谢大掌灯,谢谢大掌灯。”唐家婶子可能心里最忌讳的就是我把事情告诉老鬼,老鬼那种观念古板的人,必然要找唐家的麻烦。一听我肯帮她保守秘密,当时就很感激,一个劲儿的道谢。

  “婶子,帮个忙吧。”我转头看看小九红,小声道:“这个是排教的人,我们在水里扭着被带到这里来了,她是红娘子的女儿,性子很倔,我想问她一些事情。”

  “明白。”唐家婶子一听就知道我要干什么,道:“来真的,还是唬唬她?”

  “算了。”我想了想,轻轻摇摇头,我恨排教的人,那是杀我爹的元凶,但是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小九红可能还没出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她说了该说的事情就算了。”

  “成。”唐家婶子点点头,拿着自己的手电,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转身朝小九红走过去。

  小九红一人蹲在墙根,一副很没意思的样子,看到我和唐家婶子慢慢凑过来,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看看我又看看唐家婶子,道:“你们,想干什么?”

  “起来!”唐家婶子对我客气,那是因为我的身份,但是对小九红就没那么厚道了,厉声呵斥道:“问你什么,你说什么,撒一句谎,我就撕烂你的嘴!”

  “哎哟!你们两个现在穿一条裤子,可长本事了是不是,小姑奶奶是吓大的?”小九红一下就跳起来,但是我跟唐家婶子两个人,对付她没有什么难度,一左一右伸出手,死死的把她给按在原地。

  “就问你几句话,老实说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说!”小九红被按的不能动,但一下就把她骨子里的倔劲给激上来了。

  “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我朝前面指了指,道:“这是镇河阴兵进进出出的地方!前头阴兵多的是,你不说,我也不动你一根头发,就把你绑了扔前头去!”

  “你......敢......”小九红一听这些东西就蔫了,虽然还在嘴硬,但底气明显不足。

  “绑了她!”我也不和她废话,直接招呼唐家婶子把小九红牢牢绑起来:“扔那边去。”

  我和唐家婶子硬架着小九红朝前走,前面的水潭寂静无声,再往后就黑漆漆的一片,小九红开始发抖,梗着头走了一段,当被推到水潭边的时候,终于撑不住了。

  “这么着有意思吗!”小九红抵死不肯再走一步,身子使劲朝后顶,一边喊道:“你要问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