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一章 过道阴兵

第六十一章 过道阴兵

  骤然从昏昏沉沉中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张脸,我心里不仅有害怕,还有愤怒。低头看看,镇河镜还挂在脖子上,镜心微微闪着光,我的胸口破了点皮,渗出一丝血迹。害怕外加上恼怒,我伸手就抓住对方的头发,白影子不知道是死了多少年的尸体了,干枯的只剩下一层干皮,我一伸手就拽下一大把头发。

  恐惧刺激着我的神经,我随手甩掉手里的头发,硬拽着白影子的脑袋,手上一用劲儿,硬生生就把它发脆的骨头给拗断了,白影子一动不动的缓缓沉浮在水面上。我扭头一看,小九红和唐家婶子肯定是糟道了,都被拖到了水里,我飞快的一蹬腿,举着镇河镜一头扎下去,唐家婶子被一只白影子缠着,越沉越深。我撵过去,一手拽着唐家婶子,一手抓住白影子的头发,使劲朝上浮。

  等我解决了这只白影子,再转头一看,小九红已经被拖的很深了。那一刻,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管她的念头,她是什么人?红娘子杀了我爹,我为什么要救她女儿?

  我在原地顿住了,思绪起伏。那是我人生初期一个很重要的抉择,当时我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但是多年之后回头想想,我很庆幸自己的抉择,这个抉择关乎人性。

  最终,我还是忍不住朝小九红落水的地方游去,她的母亲是我的仇人,但她却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等我潜水下去的时候,小九红完全失去了知觉,只是下意识的紧紧抱着一只白影子,抱的那叫一个紧,如同抱着自己亲妈一样。这姑娘倔的要死,即便失去知觉了仍然是这样,拽都拽不开,我生怕她在水里换不过气,直接拖着她和白影子一起浮出水面,直到出水,一人一尸还是抱的难分难解。我没办法了,用力抽小九红的脸,正正反反连着几个耳刮子,一下把她给抽醒了。

  “你奶个腿啊!!!”小九红朦朦胧胧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那只白影子的脸,当时吓的大叫起来,一拳就捣了过去:“丑死了!”

  “快走!”我转身拉住唐家婶子,招呼小九红离开,身体刚刚游动出去,贴着水面就能看到差不多十来个那样穿着白衣服的影子,正慢慢的从水下上浮,杂乱又诡异的巡河调子又一次开始影响我们。脖子前的镇河铜镜无意中染了血,微微的发出一种嗡响,就是这轻微的声响,一下子把巡河调子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我什么都不顾,拖着唐家婶子就使劲游,十来米的距离,对我来说就是三两下的事,小九红也游的飞快,转眼间,三个人爬上对岸,一直到我们爬上岸,那十来个白影子仍然慢慢聚集在水潭边,像是十多条伺机捕食的白鲨。

  我让小九红想办法把唐家婶子弄醒,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多呆了,我心里略微感觉有点诧异,莲花木像虽然来无影去无踪,但是隐隐有种神秘且神圣的气息,存放莲花木像的地方,为什么会这么邪异?水里的那些白影子很厉害,如果不是镇河镜染了血,估计还镇不住它们。

  小九红很卖力气,抓着唐家婶子就要抽,可能想趁机发泄心里的怨气,我皱皱眉头,拦住她,把镇河镜在婶子面前敲,染过血的镇河镜红光不散,氤氤氲氲的一层,几下就给她镇醒了。三个人一身都是水,却来不及多说什么,唐家婶子翻身爬起来,带路就继续朝前跑。过了水潭,路干了,跑的非常快。这个地方很可能是有人硬生生掏空了河底之下土壤构造出来的,面积不会特别大,不久之后,前面是并排的两堵墙,两堵墙之间有一条七八米宽的过道,这些都是唐家婶子之前走过的路。

  “贴着墙根走,不要乱动!”唐家婶子在前面引着路,我和小九红立即就靠到旁边的墙壁上,我只想快点离开,所以下意识的就把速度放的非常快,沿着这条通道走了大概十几米远,身后的小九红突然叫了一声,我一回头,看见她停在原地,一条腿前,一条腿后,保持着一个很奇怪的姿势。

  “你又怎么了!”我真没力气再呵斥她,随即也停住脚步。

  “我踩到什么东西了......”小九红不敢低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踩到狗屎了?快走啊!”

  “不能走......”小九红抬头在四面看了看,一边看着,脸上的汗就唰唰朝下落:“踩到的肯定是机括,我不敢抬腿。”

  我心说麻烦了,小九红出身排教,排教虽然恨人,但是不能不承认里面有很多能人,那些专门扎船做工具的匠人们都是巧手,把三十六旁门里头的奇淫机巧吃的很透彻。小九红踩到的一块地砖微微有些弹性,脚一踏下去,地砖就陷了一截,熟悉机巧的人不用分辨就知道,踩着地砖的脚只要一松开,肯定会有什么隐藏的机括被激活启动。

  周围仍然寂静无声,事情为难就为难在这里,因为根本无法预料到会是什么机括将要激活。

  小九红自然而然的就感觉紧张,虽然站着不敢动,但是腿一晃,脚下的力道一下子失衡,就在一眨眼的功夫间,我听到两边的墙壁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炸开了,石块崩裂,一块接着一块从墙壁上滚落下来,完整的墙顿时横着裂开一道十多米长的口子。我本来就紧贴着墙,稍一转头,立即从墙壁崩裂的口子里头,看见一双眼睛。

  那是双发灰的眼睛,眼球和眼白几乎混成了一种颜色,看到这双眼睛,接着就看到了眼睛下的脸。那是张几乎没有肉的脸,脸上扑着一层白白的如同碱面一样的粉。我朝后猛的一退,光线一扫,随后就看到中空的墙壁后面,站着一排排整整齐齐的阴兵。

  “你个乌鸦嘴啊!”小九红也不管什么机括不机括了,针扎了一样的跳起来:“你说有阴兵!一下子出来这么多!”

  我的脑子也乱了,之前纯属吓唬小九红,随口说了那么一句,谁知道竟然真有这么多阴兵。墙壁崩裂的同时,一排排站在后面的阴兵就动了,从裂痕中伸出手,想把缝隙扒大然后出来。没有鬼船上的古钟,谁都控不住阴兵,看着墙壁缝隙里伸出的密密麻麻的手,我顿时懵了,拖着小九红就跑。

  “大掌灯,你先走!”唐家婶子抬脚就留到后头:“我留着,有了意外,也能顶一顶,你什么都不要管,快走!”

  “一块走,阴兵暂时出不来!”我心里突然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七门的确是散成一盘沙了,谁也不顾谁,但这个年头不能说没有好人。

  一句话的功夫,我已经跑出去很远,这条七八米宽的过道将要到头了,我心里不知道是该轻松一些还是更紧张一些,但是没等真正跑出过道,我和小九红同时看到身边还没有完全裂开的墙壁旁,直挺挺的站着十几个人。高高矮矮,男男女女,都穿着当地丧葬时候的白寿衣,脸上还贴着一张白纸。

  十几个人站的齐齐整整,它们身上的寿衣还非常新,我心里诧异,却不敢停留,然而就在我稍稍迟疑的这一刻,平静的和墓地一样的过道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呼的刮来一阵风,贴着我的脸一吹而过。风并不大,但是从身前吹过去的时候,那十几个人脸上贴着的白纸晃晃悠悠的被刮掉了。

  白纸被刮掉的时候,我的诧异一下子达到了顶点。这十几个人死相非常难看,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站在最前面的宋百义,他脸上完全没有一丝血色,微微的发青,眼睛半张半合,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脸颊上扑着白粉和尺红。唐家婶子说的可能没错,宋家这老老少少十几口子全都是被开膛破肚而死的,寿衣下头的身体被一层一层白布裹的严严实实。

  “宋百义!”我明知道他已经死了,却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这怎么可能?宋家老老少少十几口子不是摆在抱柳村的灵堂里头,马上就要下葬了?怎么会被人赶到这个地方来!

  顿时,我就意识到,这个地方可能还有其他人,把宋百义一家赶过来的人。

  “走吧走吧!”小九红使劲拽我,我才回过神,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我转头拔脚就走,但是脚步迈动的时候,余光隐隐约约看见宋百义那双半张半合的眼睛,好像唰的睁开了。

  紧跟着,贴着墙根站着的十几具宋家人的尸体就好像被一根绳子给串住了,突然直挺挺的蹦起来,一下子挡住我和小九红的去路。与此同时,后面的唐家婶子也不轻松,崩裂的墙壁被里头的阴兵越扒越大,随时都可能破墙而出。

  但是我和小九红都管不了那么多,十几具宋家人的尸体完全炸毛了,上到宋百义,下到才几岁的孩子,一蹦三尺高,他们的嘴巴隐隐开合,我看到尸体的牙齿黑的和墨染过一样。

  “小心点!小心!”我立即冲着小九红道:“这些都是被赖婆子熏过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