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二章 互不相欠

第六十二章 互不相欠

  “什么赖婆子孬婆子啊!”小九红使劲朝我后面钻,脸已经吓白了。

  我们老家那边,把一种草叫做赖婆子,那种草本身没有毒,开黑色的花,但是把赖婆子挖开之后,草根处往往会长着黑色的小虫子,那种虫子也叫赖婆子。老家有的神婆喜欢收集赖婆子虫,从坟地里新挖出来的尸体,用钢钎撬开嘴巴,把赖婆子草捣碎了塞到腹腔,再放一些虫子进去,然后架火熏烤尸体的腹部。时间久了,虫子化成水,会随着被逼到尸体的手指尖脚指尖还有牙齿上,剧毒,连碰都不能碰。

  完全乱套了,宋家一家人的尸体被赶到这儿,意味着什么?我不敢赤手空拳的对付它们,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我有镇河镜,这些乱七八糟的脏东西不怎么敢靠近过来,全冲着小九红去了。

  “怎么都冲我来!”小九红滴溜溜的绕着圈跑,躲避直挺挺蹦来蹦去的尸体,一声连着一声的叫。

  “你平时的傲气都跑哪儿去了!它追你,你不会揍它!”我一步跳过去,抓着石头朝一具尸体的后脑就砸下来,这样的情况,我完全不会手软,一下把这具尸体砸的歪歪斜斜躺倒在地。紧跟着,我解下腰带,踩着它的背,迅速用腰带在它双腿上绕了一下,然后收紧腰带,再套在尸体的脖子上,用力打了个死结。黄河滩上的赶尸人会驱使尸体,就会有另一些对付他们,这是专门对付诈尸的手段,俗称“三花绑”,尸体的双腿跟脖子被一根腰带紧紧栓到一起,挣脱不开,只能在原地趴着打转,根本站不起来。

  “咱们跑吧!”小九红还是没有胆子跟尸体正面争斗,一边躲一边就想跑,我转头看了看,唐家婶子的情况很不好,两边各有几个阴兵已经破墙而出,把她堵在那边过不来。我觉得不能丢下她,却又不知道怎么救她。

  呼......

  宋百义蹦的很高,双手一插,从我脸跟前唰的晃了过去,我看到他的指尖乌黑乌黑的,隐约有股淡淡的臭味。我身上没有别的绳子,仅有的一根腰带也用掉了,匆忙中翻身脱下身上的褂子,撕成几条,结了两根绳子。三花绑对付一般的诈尸,那是百试不爽的,只要胆子大,手法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几具尸体追着小九红跑,我就在后面跟上去,一脚踹倒一个,用三花绑给扎了起来。接着又用石头砸倒一个,如法炮制。

  “这个法子管用啊!”小九红一边跑一边看着我收拾这些诈尸,当时就乐了,跑过一具被扎起来的尸体旁,用力踹了一脚。

  “管用什么!没绳子了!”我转头看着唐家婶子那边,她毕竟是唐家的人,多少跟家里的男人学了些东西,还能撑一会儿。

  “有事跟我说啊,我有啊。”小九红毫不犹豫,一下解开自己的衣服,跑到跟前就塞到我手里。我眼前花了一下,感觉心神一晃,小九红脱下外衣,里头只剩一件粉色的小衣,小衣很节省布料,总共几个巴掌那么大,这姑娘很蛮,但身上白的和藕节一样,粉中衬白,被小衣一裹,身姿曼妙的紧。

  那个时候,其实对男女之间的事一窍不通,只是觉得好看,还有隐隐的心慌。

  “你快啊!”小九红看我愣住了,赶紧就推了我一下:“等下你随便看,现在先帮老娘解围成不成!”

  我随手撕开衣服,衣服就这么多,不能乱用。我看着宋百义在前面蹦的最高,立即就盯紧了他,握着石头绕过去。小九红其实还算机灵,知道配合,在前面引着那些尸体来回跑。我快步逼近宋百义,手里的石头刚刚举起来,面前的宋百义突然一下子蹦起来,他的脚指尖也是乌黑乌黑的,我不由自主的缩头弯腰躲了一下。

  这一弯腰,宋百义直直从我头顶蹦到身后,我还没有来得及回身,就感觉后背被什么尖利的东西划了一下,不算疼,但是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身上的褂子已经没有了,尖利的指甲就能划破皮,我想到宋百义那发黑的手指尖,心里立即死灰一片。反手一下砸过去,坚硬的石头把宋百义半张脸几乎砸烂了。

  我只听说过赖婆子,却不知道被它毒到的人是不是必死,但是心里发慌,隐约就觉得整个后背都开始微微的发麻。这感觉非常不好,让我又怕又恼,冲过去一脚踩住宋百义的胳膊,举着石头一通乱砸,最后才用三花绑把他绑了起来。

  “呀!”小九红跑到我身后,小声叫了一下,道:“黑了一片!”

  本来我就很不踏实,被她这么一说,几乎想一头栽倒在地。她告诉我,我后背上只有一小道不深的伤口,但是伤口周围泛着淡淡的墨色,流出来的血都是臭的。

  “不管了!先走!”我咬咬牙,转身就朝唐家婶子那边跑过去,反正已经成这样了,把这条命拼了也划算。

  “这样不行啊,那东西不是有毒的?”小九红穿着粉色的小衣,跟在我后面颠颠的跑,一边对我道:“得治治啊。”

  “拿什么治!你别烦了行不行!”我觉得心里说不出的烦躁,立即叫小九红闭嘴。

  “凶什么!我也是一片好意!你还凶,死了活该!”小九红还着嘴,却还是盯着我背后的伤口看。

  我们接住唐家婶子,身上受了致命的毒伤,索性把一切都抛到脑后,这一拼命,就把唐家婶子从包围中拉了出来。阴兵那么多,根本收拾不过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逃。三个人一口气冲出过道,唐家婶子认得路,继续带着我们朝前跑。那些诈尸和阴兵都已经是死物,没有灵智的,只要地形合适,不多久就能甩掉。

  “早说嘛。”小九红终于松了口气,看着唐家婶子,不满道:“早知道这么容易就甩掉,刚才何必还那么费力。”

  我感觉心跳的有点厉害,后背上的伤口像是被一道烙铁烙着,火辣辣的发胀,浑身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最后几乎有点跑不动了,扶着墙停了下来。赖婆子的毒的确很要命。

  “大掌灯。”唐家婶子看着我后背的伤,皱着眉头道:“能撑得住不?”

  “能。”我勉强笑笑,扶着墙慢慢的走,其实前后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觉得疲惫不堪,很想坐下来歇歇。

  “能什么能啊。”小九红拽住我,看看唐家婶子,道:“现在怎么办,都是你引的路,出了事了,怎么办!”

  “算了,走吧。”我不想再耽搁,坚持着想继续走。

  “还怎么走,这样走不了多久,你就死了!”小九红低头想了想,一下把我按在墙上,深深吸了口气,道:“别动!”

  我脸贴着墙,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随即,我就感觉后背的伤口一阵温润的清凉,侧脸看了看,小九红正低着头用嘴吸伤口里流出的血。我立即就开始挣扎,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复杂中又有种浅浅的羞涩。

  我刚一挣扎,小九红就用力按着我,噗的吐出从伤口里吸出的血,道:“她不救你,我也不救你,你坐着等死吗?我知道你心里感激的要死,但是别谢我,刚才你在水里救我一次,现在还你一次,咱俩谁也不欠谁了,别动啊,再动,我可真的就不管你了。”

  没有人想死,我也不想,小九红很用力的在伤口上吸着,这是土办法,没有救治措施的情况下唯一能用的办法。她一直把伤口周围的淡墨色全部吸干净之后,才擦擦嘴巴,嘘了口气,道:“看看能不能活。”

  后背那种火辣辣的胀痛感减轻了很多,但整个人就像是害了一场病一样,晕沉沉的没有力气,这样肯定不能把赖婆子的毒完全吸出来,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大掌灯,歇一会儿吧。”唐家婶子用袖子擦擦我头上的汗,道:“前面的路不算远了,歇一会再走也来得及。”

  “嗯。”我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觉得脑子胀,而且脸庞开始发烫,身上却凉飕飕的冷,闭着眼睛靠在墙上。

  “去给他找点水。”唐家婶子对小九红道:“头上发烫了,没水不行。”

  “我是你家的使唤丫头?”小九红嘟嘟囔囔的,但是最后还是壮着胆子跑到旁边一个滴水的洞口前,想办法接水。

  “大掌灯。”唐家婶子在我旁边,道:“顺着一直往前走,只要小心点,路上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前头的路都是大块的地砖铺出来的,记住,逢双不踩,千万不要忘记。踩了双会有麻烦的。”

  我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唐家婶子,脑子虽然还是昏的,但是她说的话我能听得清楚。

  “有的事,没法子啊,从生下来开始,命就注定。”唐家婶子道:“以后真要顶罪,我去顶,到了下头,我们当家的要责怪我,我也说不出什么。”

  “婶子,你......”我突然觉得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支撑着坐直了一点,睁开眼睛问她道:“你说这些......说这些做什么?”

  “大掌灯,真的对不住了。”唐家婶子不看我,突然伸手扶住我的额头,一拉一推,我的后脑勺重重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咚的一声,眼前一黑,立即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