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三章 意想不到

第六十三章 意想不到

  被撞昏的同时,我已经失去了知觉,之后的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的脑子里恢复了一些意识,但是却睁不开眼睛,浑身上下感觉冷,朦胧中,我觉得自己躺在一个温暖又软润的怀抱里,这个怀抱让我稍稍暖和了一些,也安心了一些,我下示意的伸出手,紧紧抱着身边的人。

  我就在这个带给我温暖的怀抱里半睡半醒着,又过了很久,滚烫的脸慢慢降温,身上也暖和起来。尽管仍然很疲惫,身子发酸,但是精神已经好了很多。我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件粉色的小衣,自己半个身体蜷缩在小九红怀里。我能看到她的眼睛,还有她的表情。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脸又开始发烫,我的思想远没有开放到一定程度,当时那个年代里,男女之间拉拉手都会相互脸红半天,更何况,是躺在一个姑娘的怀抱里。我一时间就有些不知所措,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口。

  就在这一瞬间,我心里对小九红的印象,开始改变。她还是小九红,骄横傲气的小九红,但是此时此刻望着她,却觉得她的骄横中,又多出一些之前让我料想不到的东西。她完全可以趁我昏迷的时候走掉,甚至可以借机把我杀了,但是她没有,就这样抱着我,一直守到我体温恢复正常为止。

  我心里想说几句感激的话,知恩图报,是混河滩的人应该谨记的准则,但是我该怎么开口?在我想要说话的时候,我一下子想起,我爹,是死在红娘子手里的。

  “好点没?”小九红脸皮比我厚,就那么不自然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整整自己的衣服,道:“你眼睛真是瞎了啊,我之前看着你那个什么婶子,就觉得她吊眼薄唇,不是什么好鸟儿,你还一口一个婶子叫的亲。”

  一提起这个,我的心神马上就收回来了,唐家婶子,她是怎么回事?我太容易相信人,一直到此时,我才回想到,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不正常的。宋家那些人被赶到这里,唐家婶子能看不到?她看到了却不说,是什么意思?甚或,宋家人就是她亲手赶过来的?

  我站起身,朝前面看了看,跟唐家婶子说的一样,走过这一段,地面上全都是一米见方的大石砖,铺的整整齐齐。我还记得唐家婶子的话,其实这个事情很让我摸不着头脑,她如果只是想要我的命,那么直接动手就是了,不用告诉我怎么走出去然后再把我撞晕。

  我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大石砖,试探着走出去一步,逢双不踩,意思就是只能踩着单数的方砖走过去。唐家婶子没有说谎,脚下单数的石砖非常结实牢靠,稳稳当当的。我在前面带路,前后走了大概十来块方砖。

  嗡......

  就在这时候,脖子上挂着的镇河镜突然自己响了一下,紧跟着,它开始颤动,在胸前不停的起伏。与此同时,我听到一阵哗哗的水声,水声不知道是从什么方向传过来的,朦胧却又清晰,很怪异。

  我一下子就不敢动了,朝周围看了看,松明子燃烧的劈啪作响,火光跳跃之下,什么异状都看不见。

  “怎么回事?”小九红已经被前面那些事情弄怕了,听到有不对劲的声音,马上紧张起来:“是不是你那个婶子又在晃点我们?”

  “不会。”我左右的看,脚下的地砖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有问题,只能说明,出在镇河镜身上。

  镇河镜跳动的越来越快,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镜心折射的光也越来越亮,过了片刻,我听到头上的穹顶咔嚓咔嚓响了几声,紧跟着,几束光从上面斜斜的照射下来。

  嗡......

  镇河镜的颤动顿时达到了顶点,镜心的光芒猛然一盛,从我胸前呼的照射出去,跟地面几道光束汇合在一起。

  “那是什么东西!是什么!”小九红抬起头,望着穹顶,嘴巴合不拢了,有种惊讶,也有种恐惧。

  穹顶裂开了七个拳头那么大的缺口,每个缺口后面,都好像有一只巨大的眼睛,那几束光,仿佛是从几只眼睛里折射出来的。我和小九红连惊讶的机会都没有,七束光跟镇河镜的光汇合在一起,光芒笼罩的四块方砖哗啦就翻了下去,顿时,之前听到的那股流水声更加清晰。

  “砖头下流着水的?”

  我慢慢的走过去,伸头朝下面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立即就呆住了。方砖下面,是一口井,看上去很古老的井,井里的水缓缓的流动,渐渐的泾渭分明,像是两条互抱的阴阳鱼。

  当我看到这口井的时候,眼前就开始模糊了。井水亮的如同一面镜子,模模糊糊中,我看到一群一群的人,在崇山峻岭中穿行。骤然间,从很远的地方,一道巨大的裂痕在大地上延伸,裂痕像是苍茫大地中的一道皱纹,紧接着,滔天的水,滚滚淹没了这道裂痕,奔流向东。

  “你别一头栽进去啊!”小九红忙着就拉了我一把。

  我一下子就惊醒了,晃晃脑袋,眼前的情景消失无形,井水依然像是两条阴阳相抱的鱼,在慢慢的流。巨大的裂痕,滔天的水,滚滚东流,我顿时回想到了老鬼以前告诉我的那句话。

  黄河,是人开出来的。

  我还想再看一些东西,但是那口井却寂静无异了,坚持了差不多十分钟,小九红硬把我从旁边拖走。我的脑子完全混乱,不能说不相信老鬼的话,只是心里想不通,是谁,有能力硬生生在大地上开出一条绵延千里的大河?河凫子七门,巡河镇河上千年,身上担负的,究竟是什么使命?

  方砖铺出的路,很快就到头了,周围的空气干燥了一些,这让我觉得,我们已经无形中离开了河底。之后的路完全是人挖出来的,简陋粗糙,但是这样的路没有风险,走的非常顺利。

  一路沿着这条人挖出来的路走,就觉得地势越来越高,这条路很长,走的人心里发毛,好像永远都看不到终点一样。小九红忍不住就慢慢抱着胳膊,伸头朝前看着,道:“这条路到底通到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

  “等会,你先出去。”小九红低着头,道:“我这样子,怎么见人。”

  我转头看看她,渐渐暗淡的松明子,映的她的脖颈还有胳膊,雪一样的白。小九红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微微皱着眉头。

  我第一次觉得,她比想象中更好看。

  “等一会儿,我先出去就是了。”我浑身上下看了看,褂子已经没了,除了一个绑在腰里的小包袱,我什么都没有,总不能把裤子脱了给她。

  说着话,地势又高了一些,松明子快要燃到头了,我心里暗道糟糕,这时候如果没有照明的洞里,两眼一抹黑,还怎么走?就在我感觉棘手时,看到前面的路好像到头了,靠着土层,立着一架木头梯子。我一下就来了精神,毫无疑问,这肯定是顺着地势开出的出口。

  我到梯子边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上头有一个洞,微微透着些光亮,非常安静,静的听不到一丝声响。我踩着梯子慢慢的朝上爬,一直爬到梯子的尽头,半截身子从上面的洞探出去,立即有点吃惊。

  这个出口,是在一间屋子里,这样的屋子,是河滩普通人家最常见的卧房。我看不到一个人,屋子里的桌子凳子还有地面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估计许久都没人住了。

  “上来吧。”我对下面的小九红喊了一声,她蹬蹬就爬了上来,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昏暗,但是小九红马上就不习惯了,从那张许久都没有睡过人的床上掀下床单披到身上。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走到屋门处,慢慢推开了房门,这时候正好是半上午,天虽然有些阴沉,但我从房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一下子就惊呆了,心里轰的冒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透过院子,我看到了熟悉的场景,这是哪儿?这是小盘河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村子里每家每户,每个角落,我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绝对不会看错。

  我彻底迷茫了,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只有心里那一片片浓重的阴霾在不断的翻滚着。尤其让我讶异和迷惑的是,我站着的这个院子,是七奶奶的家。也就是说,那个存放莲花木的河底大空间,直通到了七奶奶的卧房里头。

  这是怎么回事?本来,我已经淡忘了七奶奶,但是站在她家的院子里,那个看上去和蔼又亲切的老太婆,在我心里的印象顿时模糊了许多许多。她不可能不知道卧房里的入口,她是什么人?难道她跟我们陈家同住在小盘河村,不是意外,不是巧合,而是一种必然?

  就在这一刻,我又突然明白了唐家婶子为什么要先走一步。如果我们三个一起从下面出来,我肯定会认出小盘河村,会认出出口就在七奶奶家,那么唐家婶子就要跟我解释,她是怎么样知道这个入口的。

  就因为她解释不清,甚至是不能解释,才会抛下我和小九红,自己先走。

  这一切,完全是我意想不到的,我在死寂一片的院子里站了很久,越发觉得,除了我,好像每个人都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