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四章 月夜三人

第六十四章 月夜三人

  我在院子里呆呆的站着,小九红披着床单也跟着出来,拍拍我,一脸诧异,道:“这是不是小盘河?咱们从小盘河跑出去,最后绕了个大圈子,又回来了?”

  “是。”我打断了思考,地下地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在河底的时候,我可以把小九红当成相依为命同生共死的伙伴,然而一回到地面,那种隐隐的敌意,就又在我脑子里萌生。我跟她,原本就势同水火。

  我有点难过,说不出的难过,总觉得什么地方很遗憾,却又不愿细想,想的多了,想的深了,除了自己心里不是滋味,还能得到什么?

  “喂,问问你。”小九红可能看出我的迟疑和犹豫,她收回手,想了想道:“你说,以后如果再见面了,咱们还打架不?”

  “我不知道。”我也在想,但是最终,只能说出这四个字。

  “我知道了。”小九红永远都是高傲的,不等我再说什么,她就昂着头,道:“这次就放了你,下次再见面,被我抓到,饶不了你的。”

  说完这句话,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快的像一阵风,一刻不停。望着她的背影,我难以平静。但是转念想想,进入河底已经很长时间了,七七还在河滩上,我得去找。想到这儿,我快步离开七奶奶的院子,朝村口那边跑。

  河滩依然那么空旷,这里能藏人的地方不多,等跑到之前跟小九红一起落水的地方时,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继续找,把能找的地方全部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她。

  我心慌了,七七很听话,不见我回来,肯定不会一个人走掉。但是这片河滩就这么大,她能到哪儿去?我把周围找遍,迫不得已的扩大了范围,前前后后方圆三四里之内的所有地方完全翻了一遍,心里就彻底毛了。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找出去很远,我知道,七七肯定是不见了,不知道因为什么而离开了这里。是她自己走掉的?还是有人带她走的?我不清楚。我一边走,一边来回想着七七可能会去的地方,她很少跟外界接触,除了老家怀西楼,就只剩下阴山峡谷。

  我只能一路走,一路找,有七七在身边,还不觉得孤单,好歹是个伴,然而只有当自己真正一个人的时候,才能体味什么叫做孤独。我从小盘河出发,沿着那条来回走了几次的遥远的路,几天跋涉,一步都不敢停,不停的找,等到接近怀西楼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的夜里。

  我还是觉得渺茫,孙家的祖地已经没有孙家人了,七七孑然一身,她会到这儿来?但是没有别的办法,我打算在怀西楼附近休息一下,天亮之后接着打听。村子外面遇水就显得很荒,我想找个合适的地儿,走了不远,突然就看见那片还积着水的滩地上,好像坐着两三个人。

  我估计是遇见突袭遇见的太多,深夜里看见陌生人就感觉紧张,但是对方看见我之后,还是坐在原地,没什么动静。看着他们的打扮,就是普通的当地人,一个老汉,还有个闷头闷脑的中年人,老汉满脸皱纹,坐着抽旱烟,我迟疑了一下,没有回避他们,但也没有靠近,想绕路走过去。

  “年轻人。”那老汉吧嗒着旱烟袋,远远的冲我道:“夜路走不得。”

  我一听,对方说的完全是本地口音,跟普通的河滩人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他嘴里吧嗒着的旱烟袋,一下子让我想起爷爷常抽的旱烟,顿时就亲近了很多。我站住跟他搭了句话,打听村子里的事。

  “歇歇吧。”老汉抽着旱烟,道:“村里人都忙着搬家修堤,你要打听人,是得等两天。”

  老汉嘴里的旱烟锅子一明一暗,言语也很温和可亲,我心神一晃,不由自主就降低了戒备,一边走,一边跟他说话。走近了之后,我看见除了那个老汉和中年人,还有个身段很苗条的女人,背对我坐着。老汉眯了眯眼睛,把烟袋锅在鞋底磕了磕,道:“坐嘛,坐下说。”

  我觉得自己突然有点迷迷糊糊的,顺势就坐到老汉对面,这老头儿一脸憨厚样,旁边那中年男人可能是他儿子,手里拿着块小石头,不停的在地上画圈,偶尔抬头看我一眼,也是傻乎乎的咧嘴一笑,一句话都不说。

  老头儿随口扯了几句闲话,目光从我脸上慢慢移到我的胸口,他望着我胸口的镇河镜,就定住不动了。这时候,我觉得镜子微微动了那么一下,胸前被划破的那一点点伤口,突然又一阵刺痛。这一痛,完全就把我痛醒了,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瞬间一扫而空,心里减少的戒备,呼的重新冒出来。我狐疑的看看面前的这三个人,老汉虽然看上去很正常,但那个中年男人始终傻笑着在地上不断的画圈,一个接着一个,而那个身段苗条的女人,一直背对我,不肯回头。

  深更半夜,这样三个人坐在一起,不能说不正常,却让人心里有点毛楞。我立即站起身想走,老汉仍然盯着我胸前的镇河镜,慢腾腾道:“不急不急,心急办不成事,老汉我都等了很久很久了。”

  这句没头没脑的怪话让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甚,我连搭话都顾不上了,拔脚就走,但是只走了那么三四步远,就感觉自己的腿脚不听使唤,尽管我是直直的朝前走的,可是走来走去,却总是在原地绕圈子。那感觉,像是鬼打墙,却又不完全像。我惊恐的回头看看那三个人,老汉依然无动于衷的慢慢抽烟,倒是那个傻乎乎的中年男人,咧着嘴乐,手里拿着石头越画越快。

  我越是急,却越走不出那个不大的圈子,来来回回走的腿都麻了。老汉拿下旱烟锅子,道:“来坐着吧,老汉不发话,你走不出去的。”

  我硬着头皮停下脚步,反正已经走不掉了,怕都没用,我说不清楚这三个人的来历,索性不想,直直的转身重新坐到老汉对面,盯着他,道:“你是什么人?”

  “老汉老了,记性不大好,我是什么人,自己都忘记了。”老汉收起烟袋锅,在那中年男人头上敲了一下,道:“别画了。”

  “我还有事,跟你又不熟,还说什么?”

  “不熟是不熟,说几句不就熟了?”老汉笑了笑,道:“你有什么事,说说看,老汉指不准能帮帮你。”

  “你帮不上。”我脑子一清醒,就觉得这三个人反常,尤其是这个老汉,看着没有什么,其实最不对劲的就是他。

  “说笑呢?”老汉又笑了笑,一脸的自信,挺挺胸膛,道:“整片黄河滩上,老汉不知道的事情,真的不多嘞。”

  “我先走,有空再说,事情很急,不能耽误。”

  “走啥,既然来了,多坐一会儿。老汉最喜欢听戏,有一折,保管你也爱听。”老汉扭头对身后那个背对着我坐着的女人道:“栓牢他媳妇儿,给人家唱唱听听吧。”

  那个女人无声无息的慢慢转过身,她的身段很好,模样也俊,但是转过脸的时候,我就吓了一跳。她脸上的妆很浓,好像就是戏台上唱戏的戏子一样,红脸蛋,白额头,惨惨的没有一点血色。她微微皱着眉头,仿佛从来都没有舒展开过,眉宇间有种淡淡的愁意。她转过身,没有说话,抬眼看看老汉。

  这一瞬间,我浑身上下的血似乎都凝固住了,一下子回想起很久之前就听过的那个关于怀西楼的传闻。我一直都以为那只不过是乡里人吃饱了没事编出来的故事,然而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就遇见了。

  这老汉,究竟是什么人?

  “唱嘛。”老汉对那女人道:“就唱我教给你的那一折。”

  那女人微微的清清嗓子,说唱就唱起来,她是天生的好嗓子,第一句唱词一出口,我就像是被雷劈了,尽管心里一直说服自己要冷静,但还是坐不稳了。

  她唱的,是巡河调子,没有我之前听到的巡河调子那么鬼气森森,却很凄凉,让人觉得有什么惨事发生了,忍不住想跟着掉泪。老汉好像很喜欢这段,手扶着膝盖,慢慢打着拍子,他儿子也乐了,嘿嘿笑个不停。

  “别唱了!”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就冲那老汉道:“到底想怎么样!”

  “莫恼,莫恼。”老汉抬手示意那女人停嘴,然后收了脸上的笑容,道:“没有害你的意思,你说了,自己有事情,老汉给你帮忙,不过嘛,也要求你帮咱办个事情。”

  “我什么都不会。”

  “错了错了,这个事情,只有你能帮咱。”老汉重新掏出烟袋,装了烟丝,打火抽着,道:“咱的事情,先朝后放放,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听听,老汉能帮就帮,还是那句话,黄河滩上,老汉不知道的事情不多,做不到的事情也不多。”

  “是么?”我尽管心里怕,但是隐约也能看出来,这老汉可能真的没有害我的意思,只不过我不知道他要我帮什么忙,这让我很忐忑。

  “老汉不吹牛,也不撒谎的,多少年都这样,老了更不会变。”老汉道:“有事情就说嘛,老汉先听听。”

  “不吹牛吗?”我心里动了动,想试试他,我故意朝老汉跟前凑了凑,道:“黄河的河眼,通到什么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