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七章 车队围河

第六十七章 车队围河

  弥勒说的这两句话如果外人听起来,好像就不是人话。但是我能听得懂,这是过去混河滩的人对话碰头时的暗语,俗称黑话,如果放到北方几省,这话也叫做“切口”。河滩人的暗语林林总总上千句,但弥勒说的这两句,我恰好听过。

  他前半句的意思,在问我是不是行船捞水货的,后半句,则是问我手里有没有值钱点的硬货。喜好文物的人非常多,就算在WG时期也没有断绝过,只不过那些爱好者私下交流,来往很隐蔽。到了八十年代初,收藏倒卖文物的活动渐渐频繁起来,黄河两岸是出水货的地方,里头的文物很多,所以会有一些专搞二手交易的文物贩子,到河滩的乡下来,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挨个打听,遇见合适的货,会花钱收走。弥勒一开口,就把自己的身份暴漏无疑。

  “没有。”我直接回了两个字,就想走,但是目光一晃,在弥勒身上扫了一下,眼睛顿时就移不开了。

  这个弥勒佛一样笑的很憨厚的年轻人,衣着长相都很普通,但是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块比巴掌小点的木像,那木像显然是上了年头的老货,刻的是关老爷。过去走江湖的人张嘴就是一个义字,所以对千古忠义无双的关二爷很崇敬,平时出活做事,磕头拜把子,都要拜关老爷,也有些人带着关老爷的像,甚至直接在身上纹出纹身,认为关老爷会保佑。这都很平常,没什么稀奇的,然而我清楚的看到,弥勒脖子上挂着的那块木像,闪烁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黄灿灿的淡光,一圈一圈的木纹像是绽放开的莲花,猛然看上去,如同黄金打出来的金像一样。

  莲花木!?

  我脸上没露出任何表情,心里却大吃一惊。八字眉因为很意外的遭遇,得到了一截莲花木,那已经算是天大的造化了,但是这个圆脸的年轻人,脖子上怎么也会挂着一块莲花木?本来我已经打算要走,可看见这块关老爷的木像,立即又走不动了。可以说,河凫子七门和莲花木像之间的关系已经是最大秘密的引线。

  我有意拉了拉衣领子,把胸前的镇河镜完全盖住,然后跟弥勒说了两句。听他的口音,就算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也不会特别远。我说自己没有水货可卖,弥勒那憨厚的笑容里,就浮现出一点点失望,不过他也没有表露的那么明显,一边走一边对我道:“老弟,对这附近熟么?”

  “还行,怎么了?”我答了一句,短短几句话功夫,我已经把弥勒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这个人看上去很普通,我就想着跟他周旋一下,想办法把他脖子上那块木像的来历搞清楚,如果对方真耍什么猫腻,我全神戒备,大概能应付的来。

  “现在正在汛期,是个做生意的好时候,但是好些村子里的人都跑去护堤,走的哥哥我腿都断了。”弥勒很亲热的笑着,挤眉弄眼跟我商量道:“老弟要是地头熟,跟着哥哥跑两天怎么样?带带路,管吃管喝,一天五块钱,怎么样?”

  那时候一天五块钱是什么概念?虽然我不图钱,但是也被弥勒的豪爽和阔气给震慑了。我的心思全都在木像上,又不能让弥勒怀疑,所以装着低头想了一会儿,道:“要么六块,要么你找别人。”

  “老弟,你很精明啊。”弥勒想了想,笑着道:“六块就六块。”

  我找弥勒要了十块钱的定金,就这样跟他搭了伙。我的样子很轻松,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敢松懈,时刻都注意着对方的动静。弥勒好像对这附近确实不熟,问我具体的路线,我说下面那些村子的人都走了,朝北去,那里地势比较特殊,汛期的水淹不过去,可能还有点收获。弥勒当时就答应了,说一切听我安排。

  我们两个一起呆了一天,我心里还是想顺路去打听七七的下落,所以北去的路上,只要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弥勒去找人收货,我就趁机暗中问问七七的事。弥勒那个人看上去是很简单的,标准的生意人,管我吃饭,但是要是开荤打牙祭的话,就要从我的工钱里扣钱。

  我们一天大概一共走三四十里,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离开怀西楼已经百里开外了。这可能是怀西楼河段最荒凉的一片,不是汛期也看不到人。我跟弥勒混的差不多了,说着想找他学学收货的经验,慢慢就把话题引到了古物上,弥勒对这个相当在行,唾沫星子乱喷。

  就在我将要问问那块木像的时候,弥勒就停下脚步,随即,我看到很远的地方,慢慢开过来最少十几辆卡车。

  “咱哥俩避一避吧。”弥勒拉着我,朝旁边一座不怎么高的山崖上爬。那个时候,汽车在黄河滩上是非常罕见的东西,而且绝对不会属于私人,河滩上的人做事,多多少少会有点不干净,所以一向避讳跟公家的人打交道,看见那十几辆卡车,弥勒就不想招惹。

  我和弥勒藏起来,看着十几辆卡车一字排开,在河滩上艰难的慢慢行进,我就隐约感觉到不对劲,那些车子上拉着很多东西,但不是护堤时用的缓冲沙包,十几辆车都盖着厚厚的绿色帆布。

  车队一直朝我们这边开,到距离山崖很近的地方,实在是开不动了,车轮陷到泥水里,来回空转。有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就发动车子上所有的人一起下来。他们先是尽量在河滩上打木桩,铺木板,然后一些人把卡车上的东西搬下来,朝河滩运,另一些人在沿岸扎了几个警戒牌,准备工作很繁琐,一直从上午干到下午,我跟弥勒被困着走不掉,趴的腿都麻了。到了准备工作差不多的时候,五六个人抬了两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些东西,看样子是准备下河。

  我看到河滩上两个人穿上了那种老式的潜水服,笨的狗熊一样,为了防止被河水冲走,两个潜水员都带着沉重的铅坠,腰里还绑着绳子。从浅滩下去,朝河心游过去。

  “他们是想做大活儿啊。”弥勒眯着眼睛朝那边看,我们这个位置很合适,居高临下,把前方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宽阔的河面上进去两个人,就像撒进去一把沙子一样,毫不显眼。但是两个水鬼下水不久,和他们相连的绳子,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岸上的人一阵吆喝,拼命就朝回拉绳子,想把人拽回来。

  他们拉的非常顺利,很快,两个水鬼的潜水头盔就从河面上出现,但是接下来,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们拉上来的,是两个只剩下上半身的人。

  两个水鬼不知道怎么就在水里断成两截了,一直到被拉上来的时候,神经可能还没死透,伸着手在泥沙污水里使劲的扒拉着,身体的断面拖拉出一截肠子,血糊糊的一片。岸上的人虽然慌了,却没有乱,把两个只剩半截的人抬起朝远处的车队跑。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见那两个半截人破裂的腹腔流出来的肠子,就感觉一阵紧张和恶心。

  “看样子......”弥勒摸着下巴,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断的?”

  “拉倒吧。”我的头皮愈发的紧,尽管离河滩还远,但是浑身不自在:“这河里能捞上来的鱼,最大的也就一米多的黑鲤子,能把人一口咬断?”

  “老弟啊。”弥勒可能实在趴的难受了,侧身一翻,拍着肚皮,道:“咱们没能力,要是有一天,能发明一台特大号的抽水机,把河里的水抽干,你就能知道,这里头藏着多少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两个半截人肯定是活不了了,河滩上的人忙了一阵,就都停下来,几个打头的人凑在一起,但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过了约莫有半个来小时,他们做了决定,一声吩咐,有人从车队那边抱来三个很大的玻璃罐子,罐子里头有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还不知道,再看看。”弥勒紧盯着那边,三个玻璃罐子,每个都有腰那么粗,河滩上的人在罐子上安了什么东西,然后套上一个装了铅坠和石头的布包。罐口绑着绳子,一个类似卷扬机马达的机器开始轰鸣,三个罐子在机器的转动中打着转,猛然抛向了河心,精准的落在相距不远的范围内,空心的玻璃罐子被铅坠和石头坠着开始下沉。这时候,弥勒突然就拍拍脑袋,道:“炸!他们是想把水里的东西炸上来!”

  河滩这两年的捕鱼人为了省事,经常用玻璃的酒瓶子装炸药,安上雷管,丢到比较缓的河段里去炸鱼。一个瓶子丢下去,会炸上来一片大大小小的鱼。而那些人抛到河里的三个玻璃罐子粗的和腰一样,肯定得用8号工业雷管去引爆。

  我跟弥勒还没把话说完,河面骤然传来几声闷闷的响声,一大片水花从水下蜂拥上来,天色还亮,在水花四溅中,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被水下的炸药炸的横飞出来,蹦出河面老高。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弥勒指着河面,对我道:“那是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被炸出水面的,是一只足足有水缸那么大的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