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六十八章 百妖云集

第六十八章 百妖云集

  那只水缸大小的王八被炸的腾空而起,噗通落在河里,河滩上的人早已经有了准备,那台转动的机器甩着一条条带着大鱼钩和细网的绳子抛向河面。大王八顿时被兜住了,机器一转,拖着最粗的一根绳子就朝岸上拉。

  大王八翻翻滚滚就被拖到了岸上,在场的人估计没有见过这么大个儿的王八,全都围了过去。

  “不对吧。”我看看那只在岸上已经不能动弹的大王八,对弥勒道:“这只王八能把人咬断?”

  “等着看吧。”弥勒回过头,道:“河里铁定还有其它东西。”

  我一下子就这支车队来河边的目的感到疑惑,十几年前,就有人在河滩上发现了一只这样大的王八,怎么弄都搞不定,最后是爷爷过去看了看,把王八弄上来。当时那只王八受了伤,爷爷本来想养它几天,把伤给治治然后放回河里,但是那些村民耐不住饿,私下宰了王八吃肉,结果闹出了一场惨剧。

  自然而然的,看见这只王八被拖上河岸,我就觉得,要有事情发生了。这支车队不会是专门为了捕捞王八而来,他们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那只大王八到了河岸还在慢慢的爬,有人在它脚上绑了一个很大的铁坨子。三个大玻璃罐炸上来乱七八糟一片鱼,浮出河面后都顺着河水流走了。天色有点发暗,他们带着灯,不过明显不够用,几个带队的把下头的人归拢了一下,然后跑到不远处的干地上烧火做饭,吃过饭之后,大部分人都去车辆停放的地方,在车厢上休息,河滩留了三四个人照看。

  “我们也去看看。”弥勒看着大部分都走了,就坐不住了,对我道:“看看那只大王八。”

  “那只大王八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没事找事。”

  “来吧,听我的绝对没错。”弥勒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本来不想冒险,但是心里的确好奇,磨蹭了一会儿,就跟弥勒悄悄的从崖上爬了下来。

  “这样的大王八,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一旦出现,就说明事情了不得。”弥勒带着我走到临近河滩的地方,然后俯身趴到地上朝那边爬,避免被人发现。大王八被铁坨子和木桩死死的困在河滩上,爬不动。周围原本还算安静,除了水浪声和风声,没有别的动静,但是我跟弥勒爬了不远,从河那边就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

  紧跟着,一片跟篮球那么大的影子,从河水里涌来涌去,最后全部随着水浪被冲到了岸边,旁边吊着两盏灯,我清楚的看到,那片东西是一只只样子很怪的蛤蟆,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头,瘦身子,四只脚上长着红蹼,张嘴一叫,就好像婴儿的啼哭。一片大头蛤蟆,至少几十只,蹦跶着跳上河滩,全部涌到大王八的旁边。

  十几只大头蛤蟆,张嘴就吐出很多一乍多长的小鱼,剩下的盯住大王八身上的绳子和铁坨,扑上去咬,看样子是想把绳子咬断,动静顿时大了起来。

  “我戳。”弥勒立即趴在原地不敢动了,对我嘀咕道:“唐僧要出现了?百妖云集啊。”

  果然,在我们停下的同时,三个守河滩的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马上就跑了过来,一群大头蛤蟆有的调头朝河里钻,有几只胆大的不肯走,还在原地啃绳子,一直到三个人拿着棍棒走近了,它们才一哄而散,然而,其中一只个头儿最大的蛤蟆死赖着不走,尽管体型跟人差得多,却蹦到三个守河滩的人面前,哇哇的叫。

  紧跟着,守河滩的人棍棒乱打,这只蛤蟆蹬了几下腿,就被砸成了一团肉泥。

  “娘的!”一个守河滩的人棍子还没有收回,突然就骂着叫喊起来,我一看,好像是那只大王八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嘴咬住了他的一条腿。

  被王八咬过的人都知道,那东西只要咬人,一口咬下去就不会松嘴,除非把王八头给剁下来。这只王八个头那么大,几乎能把人腿咬断。被咬的人惨了,抱着腿朝后拖,却挣脱不开。

  旁边两个人毫不犹豫,举着胳膊那么粗的棍子,朝着大王八的脑袋一通乱砸。弥勒身子动了动,我赶紧拉住他,低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三个打一个,我看着不公平。”

  说着话,那只大王八被打的被迫松开嘴,它慢慢朝后退了退。两个人拉着受伤那个,跑到一边看他的腿,这一口咬的非常狠,脚脖子那里血肉模糊。

  “那只大王八,要干什么?”我看着看着就吃惊,大王八后退了一下,整个身子突然就慢慢直立起来,好像一个俯卧着的人用力站直了。

  弥勒还没来得及说话,直立起来的大王八突然又重重的倒下来,它昂着头,虽然不会叫,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但高昂的头颅,却让我觉得高傲且倔强。

  嘭......

  直立的大王八倒下的同时,昂着的头重重磕在沙地里那个大铁坨子上,它的四条腿还有脖子都猛然一伸,接着一缩,慢慢的不动了。我顿时醒悟过来,这只大王八明显是觉得走不脱了,不肯让人糟践,宁可自己撞死。

  哇哇哇......

  大王八撞死在铁坨子上的一刻,那些退到河里的蛤蟆开始连声大叫,三个守河滩的人激灵灵的同时站起来,茫然的转头看了看,蛤蟆哇啦哇啦的叫声如同哭声。守河滩的人迷迷糊糊的迈腿慢慢的走,一边走,一边转头在四周看,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们怎么了?”我问弥勒,这三个人的举动好像很不正常,如同突然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来回乱找:“他们在找什么呢?”

  “不知道。”弥勒皱起眉头,盯着三个人,道:“好端端的,干嘛要这样!”

  三个人东张西望的走了几步,好像都盯住了旁边两根用来吊灯的木头桩子,他们一前一后排着队走到木头桩子跟前,第一个人伸手解下自己的裤带,朝桩子高处爬,一直爬到两根桩子之间的横木旁边,把裤带在上面打了个结,毫不犹豫的套住脖子,随后一松手,整个人就悬空着吊在木桩上。

  “让个位啊......让个位......”第二个人也朝木桩上爬,跟头一个人硬挤在一块,吊到了木桩上。

  哇哇哇......

  蛤蟆的叫声越来越响亮,好像很多小孩儿一起嚎啕大哭,河滩上的王八已经一动不动了,头上渗出一滩血迹。第三个守河滩的人腿受了伤,动作慢了些,抓着木桩,始终爬不上去。

  这一连串的动静终于惊动了远处的车队,十几支手电晃动着朝这边跑,两个木桩上的人已经吊死了,舌头伸出来老长,僵直的身体随着风晃来晃去。

  “怎么回事!”车队那边的人看见这一幕,都大吃一惊,抢上来把最后一个想爬上去上吊的人硬拽到一旁。

  有人吹了声哨子,所有人都从车厢里爬出来奔向河滩,几个带队的看到了已经撞死的王八。成群结队的大头蛤蟆还在河里不停的叫,声音愈发的渗人。

  哗啦......

  河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大浪,把那些哇哇乱叫的蛤蟆冲上河滩,在周围来回的蹦跶,一群人拿着手电涌过去,与此同时,还有人亮出了枪,是那种弹夹很长的冲锋枪。

  轰......

  浅滩上的水一下子翻滚起来,沙子水滴横飞,我看见浅滩上至少突然竖起三四个巨大的影子,像是骤然立起来的三道墙壁。紧跟着,最前面的几个人一下子被竖起来的影子卷住,连叫都没有叫出声。

  “沙扑!”我顿时打了个冷战,那沙扑比我上次见过的还要大,几乎是沙扑里头的王了。

  人群马上就乱成了一团,叫喊声,哒哒哒的枪声连成一片,三只沙扑卷着几个人迅速钻到了水里。水浪不停的翻滚着,雾气蒙蒙,越来越多的大头蛤蟆从水里跳到岸上,一群人四散分开,想要把沙扑给追回来。

  但是沙扑已经无影无踪了,一群人追到浅水时,扑了个空。就在这时候,水浪中一道至少两三米长的黑影子哗啦翻出来,一下咬住一个人的胳膊,使劲朝水里拖。

  那是一条两三米长的黑鲤子,颠覆了我的认知,我从来没想到,河里会有这样的大鱼。

  黑鲤子咬着人,但是水太浅,它扭动的不灵活,几个人顿时扑上来,拉着被咬的人用力朝回拽。两股巨大的力量在僵持着,被咬着的人遭殃了,身体无法承受这种压力,整条胳膊硬生生的被黑鲤子扯掉,鲜血洒到河面,惨叫连连。

  “带回去救他!”几个人抬着伤者,扭头就朝回跑,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尤其是在这种地方,受伤的人很有可能救不活,会因为失血而死亡。

  没等几个人跑出两步,河中涌过来一股大浪,浪花滔天,顿时就把几个人拍倒在水里。随着浪花,从水里伸出来一只无比巨大的螯,足足有一人长。螯钳一下夹住落在最后面的一个人,一转眼的功夫,被夹着的人噗的喷出一口血,身体几乎被夹成了两段,皮开肉绽,椎骨完全断了。

  这惨烈的一幕让我心神不宁,同时心里疑云丛生。这段河道里头到底有什么?引来这么多平时根本见不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