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七十章 秘密资料

第七十章 秘密资料

  “干嘛!”我让弥勒拍的生疼,扒拉开他的手,道:“呆着看看就行了,连浮尸你也想收?馋了?晾尸崖那边多的是。”

  “不是不是。”弥勒挤挤眼睛,道:“昨天你没听到吗?资料!资料就在他们的车里!只要车队的人被引到河边,咱们就有机会拿到资料,看到这些资料,那些人的目的,一目了然。”

  “资料?”我没读过书,也不认识多少字,对文字性的东西一点不敏感,如果不是弥勒提醒,我差点就忘了这茬。

  弥勒料想的没错,河面上骤然冒出一片浮尸之后,车队的人都被吸引了,包括那些烧火做饭的还有医务员,一起跑过来看。老余胆子的确非常大,在齐腰深的水里拖着一具浮尸朝回走,那尸体都不知道泡成什么样了,皮肉糟成一团,老余就戴着一双普通的工作手套,稍稍一动,尸体上的肉一块块的掉,等走到岸边的时候,泡得发胀的尸体已经失缺了一部分肉,像一个体型巨大的大胖子一样,躺在河滩上。

  “看到了吧!”老余把尸体拖到岸上,随手一抛,他真下得去手,普通人看见这样的浮尸估计会吐,他却连眼睛都没眨,对周围的人道:“没什么了不起的,人能胜天。”

  话是这么说,老余也带头做到了,但是河面上的浮尸明显就不对,密密麻麻的挤成一片,把河面给挡住了,水流那么急,所有的尸体就在原地打转。河滩上的人看了半天,谁也没有接话,也不敢反驳老余。

  我看不清那些浮尸的具体样子,可是大眼一瞅,心里就发冷,那么多浮尸,都是从哪儿浮上来的?

  “老余!”昨晚跟老余争辩的那个人皱着眉头走过来,道:“你没有看到,那些浮尸都不动吗?”

  “它们不动,我们就拉,任何在前进道路上阻挡我们的,都是敌人。”老余不理对方,一挥手,道:“同志们,现在就开始动手,把这些浮尸都拖到岸上,医务队的,给同志们分发橡胶手套,除了无法行动的伤员,其余所有人都过来!”

  老余在队伍里有绝对的权威,可能行政级别也比别的人高,尤其是拿着任务这两个字出来压人,谁都不敢争辩,只要谁有不同意见,等回去跟上级一汇报,那就是思想上的问题,很严重。所以老余发话之后,所有人都忙碌起来,从医务队那边领到手套,开始试探着下水,竟然还有人撒网,把浮尸成片的朝岸上拖。我心说这真是没吃过亏的,那么多浮尸,只要有几个铁爪浮尸,就够他们受的。

  “好了,先不要看了,我们走。”

  “你疯了!他们都有枪,还是大白天!”我很排斥弥勒这种不顾一切的冒险主义。

  “心不狠不能日刺猬。”弥勒不由分说,拉着我就走:“见机行事。”

  我硬被拖着朝山崖下走,心里想着,这段河道里是什么?难道又是莲花木像?木像至今仍在黄河里漂流,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我咬了咬牙,如果真的是莲花木像,这个险,还非冒不可。

  尽管是在白天,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河里的浮尸吸引了,干的热火朝天。我和弥勒下了山崖,被迫绕了好远的路,来躲避身形,到了接近一排停放的车辆时,弥勒就在观察。那种解放牌的卡车用来装物资机器还有人,估计资料不在上面。

  “那辆吉普,应该是当官的坐的。”弥勒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在车队里唯一一辆北京吉普上,那种吉普车,我要没记错的话,俗称212,在当时,不是一般人能坐的,需要相应的级别:“昨晚那个姓余的不是交代了,让另外一个今天好好看看资料,资料估计就在车里。”

  “别去,里面有人。”我仔细看了看,那辆吉普车的司机没有到河滩去,估计是老余的规矩比较严苛,他不敢随意离开工作岗位。

  弥勒不出声,在默默的想,想了一会儿,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这货看着蔫不叽叽的很厚道,其实是那种胆子都闷在肚子里的人,我们俩从车队最后面绕过去,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弥勒跑到吉普车的旁边,那司机正伸着头朝河滩看,冷不防就被突然出现的弥勒吓了一跳。

  “你们......”司机就觉得我们脸生,当时就愣住了:“你们是谁?”

  “来拿点东西。”弥勒憨厚的一笑,但是反手捏着一块藏着的石头砸过去,司机粹不及防,一下就被砸翻了,扒着车门歪倒在地,但是临倒下前,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手无意触动了一下车喇叭。就那么滴滴一响,把我吓了一大跳。

  “别慌张!东西肯定在这儿!”弥勒示意我冷静。

  我很佩服弥勒,判断力相当准,我们透着车窗一看,后座上摆着一只用来装子弹的铁皮箱,那种箱子结实而且防潮防水。弥勒一把抓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满满的放了几十页写满字的纸。

  “就是这个了,撤!”弥勒钻进去抓着箱子,左右看了一眼,除了躺在车厢里的伤员,剩下的都被叫到河滩上,本来应该是没事的,然而我们刚抓到箱子,后面的卡车车厢里,歪歪斜斜站起来两个人,头上缠着绷带。

  “干什么的!”

  对方一声质问,我的腿肚子就转筋了,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拔脚就跑。那两个肯定是留在车队的伤员,腿上受了伤,看见我们跑,当时就挣扎着翻下车厢,拐着腿追过来。我和弥勒跑的和兔子一样,对方肯定是追不上,然而他们两个在后面叽里呱啦的一阵喊之后,抬手就开了一枪。

  “他们有枪!”我回头一看,两个伤员手里端着一支枪,正在朝这边瞄准。

  “都这个时候了,别说是枪!就算他们架着一门炮,也得跑!”弥勒提着箱子,身上的肥膘来回打晃。

  我们不要命的跑,几颗子弹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去的,差点就吓的尿裤子。这一下,两个人完全成了惊弓之鸟,抱着箱子玩命一般的狂奔,一口气跑出去很远才停下。而且还不敢过多停留,来回绕了很远,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才最终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我两眼一黑,累的几乎虚脱,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口气足有十分钟才喘过来,一身都是汗水,我嘘了口气,转眼看看弥勒,要是干脆没任何线索,我也就不想了,但这些资料到手,就有点急不可耐。

  “快看看,上面写的什么。”我催促弥勒赶紧打开箱子拿出来看看那些写着字的纸。

  “你可以自己看啊,黑纸白字。”弥勒擦着脸上的汗,把箱子递给我。

  “我他娘的不认识字,我拿甚么看?说话别总捡着别人的痛处戳。”我道:“你念给我听就好了。”

  箱子里的纸足有七八十张,全是钢笔抄写在上面的,弥勒翻了翻,道:“估计,这资料很重要,原件不允许人带走,这可能是那个老余凭着记忆默写下来的。”

  弥勒一边看,一边念,我没有文化,有些词就听不懂,需要他解释。我依稀记得,那些资料的全称,应该是:黄河郑东弯李营河段数据分析以及调研综合报告。

  那个老余是典型的WG官僚余孽,凡事都上纲上线,而且死板的要命,不过这种死板也可以认为是严谨,起码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不会在纸上乱写。所以,这份资料虽然是他手写出来的,但估计跟原件也不差多少。

  资料开始就是一大段一大段专业性的数据,弥勒看的头晕,我也听的头晕,把这一段略了过去。不过,从这些数据取样的后缀时间来看,这段河道被调查的时间不止一天两天,从一年多以前就开始了。参与调查的部门很多,也很复杂,有医院,有地质局,有文物局,还有水利部门。

  “你念这些屁话有什么用?你快看啊,他们到底在捞什么东西。”

  “别急,别急......”弥勒继续翻看着,注意力好像猛然被什么内容给吸引了,他来回看了几遍,道:“找到了找到了,就是这个。”

  那依然是一段很专业的数据以及表述,连弥勒也不能完全看懂,他只给我讲述了大概的意思。那些数据,是用地质和水利部门内部一种高端的探测设备搞来的,我们这种乡下土包子,肯定不明白这些设备的原理。简单讲,那种探测设备可以朝水下或者地表下发射一种探测波,然后探测波放射到一定范围之后,会反馈回一些线条状的数据。这种数据就算摆在面前,一般人也看不懂,但是经过专业的影像还原,就能形成黑白图像。地下和水下,很多角落都是人无法触及的领域,不能亲眼目睹,就只能用这种经过转化的黑白图像进行研究,掌握大概的情况。

  所有的书写资料里,就夹着一张经过扩印的照片,那是这些数据转化的黑白图像的扩印照片。那种图像肯定不可能跟真正的照片一样直观,拿起来一看,灰白色的背景里,有一块长条般的黑印。

  “这个,就是河底的东西了!”弥勒丢下手里的纸,双手捧着那张照片,道:“他们就是在捞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