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七十一章 河面浮船

第七十一章 河面浮船

  照片上的那个黑印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中间宽,两头尖,像是个梭子,猛然看上去的话,一下子还分辨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按照这个比例尺来看,河底的东西应该不小。”弥勒依然摸着下巴,边想边道:“我估摸着,车队只是一个先遣队,等到初步情况搞定之后,还会有大队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我拿着照片看了很久,左右颠倒着看,等到来回倒了几次,我突然觉得,这好像是一条船?

  “你看看,这是不是一条船?嵌在河底的船?”我问弥勒,但心里又不确定,根据正常情况和我的经验,这种体积的船在河底是呆不住的,因为旱季的时候水位降低,如果真有这么大的船,早就被人发现了。

  “我也说不清楚。”弥勒的目光有点迷离,低着头想了半天,突然就抬头道:“你走吧。”

  “你说什么?”我顿时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给搞懵了。

  “这事有点危险,我不想拖你一块下水。”弥勒从兜里掏出一些钱,塞给我道:“我还得回去看看,你就不要跟着了,这是你的工钱,拿着。”

  我觉得很奇怪,捏着手里的钱望向弥勒,他怎么好端端的就要赶我走了?不过事情是明摆着的,我怀疑,弥勒看到这些资料,尤其是那张照片的时候,可能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他不想让我知道这些。我肯定不甘心,钱虽然被我装进口袋,但还是不走,跟弥勒磨蹭。

  就在我们两个人磨磨唧唧的时候,我听到一阵很轻但是又很奇怪的声音,叮叮当当,像是一串铃铛在随风作响。那声音很渺茫,显然是从非常远的地方飘过来的。听到这个,弥勒也顾不上跟我磨嘴皮了,抽脚就跑。

  我就跟着他一起跑,跑出一段路之后,我看出来弥勒还是朝着河滩那个方向去的。我们一边跑,还能听到那种像是铃铛般的声音。当时偷到资料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所以我们俩逃出去很远,现在想跑回河滩,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到的。但是那阵若有若无的铃铛声像是一道催命符,弥勒晃着一身肥膘,跑的很快。

  “那是什么声音!你这么着急干嘛啊!”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河里的东西,要出来了!”

  弥勒答了一句就不再说话,拼了命的跑。本来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我们俩只用了一个小时就跑了回去,连着两次折腾,我疲惫不堪,双腿灌了铅一样的沉。当快要跑回河滩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呆住了。那支车队不管是不是先遣队,但人数绝对不少,然而此时此刻,河滩竟然是空的,一个人都不见了。

  “那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目光一转,立即又呆住了,空荡荡的河滩没有一个人,河面上密密麻麻的浮尸也不见了,只有一片像是被烧开锅的水花,泉眼一般咕嘟咕嘟的冒着。停在不远处的十几辆卡车,驾驶位是空的,然而却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拖着,歪歪斜斜的朝河里跑。卡车一字排开,已经有几辆开进了河里,我和弥勒赶到的时候,只剩下六七辆车,尽管驾驶室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但车子的喇叭却嘀嘀的响成一片,歪歪斜斜的继续滑向大河。

  “人呢!人都哪儿去了?”

  “还说不清楚,但是你看见没,河里的东西,已经露头了!”弥勒指了指。

  果然,他这么一提醒,我真的就看到那些泉眼一般咕嘟乱冒的水花里,好像浮出了上翘的船头。船头上有一根七尺来高的杆子,杆子上仿佛挂着一串铃铛。

  “真的是条船!”

  船头出现之后,整个船身也渐渐浮出了水面。我和弥勒偷到资料离开的这段时间得有三四个小时,不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老余那帮人怎么就把这条船从水里给弄上来了?

  嘭......

  这时候,水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一声闷响,水花飞溅,强大的水波把浮出水面一半的大船震的左右摇晃,随着这声响,大船上浮的速度更快。河滩上黑鲤子还有沙扑的尸体也无影无踪,但我心里明镜似的,昨晚一场恶战,河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袭击老余他们,显然就是在守护这条船。

  那船里,有什么东西?让这些妖里妖气的东西不要命般的护着?

  很短时间内,那艘船完全出现在了河面。那是一艘很大的船,样子有点怪,没有船帆和桅杆,四平八稳,船不知道在河里沉了多久了,船身上蒙满了一层泥沙。整条船死气沉沉的,估计是在水里沉了太久的缘故。江河湖海,什么东西在水底沉的久了,都会失去原有的气息。只有船头那串几乎锈成一坨的铃铛,还在隐隐作响。

  弥勒盯着那条船,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捏下巴。我突然就很怀疑,他知道这条船的底细?但是弥勒不承认,摇头道:“我第一次见这条船,骗人的是王八。”

  我们两个等一会儿,河滩上最后一辆卡车也慢慢被水淹没了,弥勒左思右想,突然就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我道:“我得上去看看。”

  说实话,我心里满满的全是疑惑,老余那帮人连同满河的浮尸都不见了,河面上只剩下一条突然冒出来的船,说不危险,鬼都不信。但这却是唯一的机会,寻找古船秘密的机会,如果因为胆怯而放弃了这个机会,等到弥勒从船上回来,他会告诉我实话?

  这样想着,我就丢下心里别的念头,要跟弥勒一块到船上去。

  “你,确定要上去?”

  “嗯,怎么了?”

  弥勒看看我,平时挂在脸上那副憨厚的笑容完全就看不到了,低头想了一下,对我道:“走。”

  河滩已经空了,我们不用再防备谁,跑着冲向河滩,弥勒捡起两根用来搬运东西的撬杠,递给我一根。那条船很大,横亘在河心,河里的水湍急而且浑浊,站在浅水里不可能看到下面有没有什么要命的东西。弥勒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噗通就进了水,这段距离对我来说游过去没难度,我们一前一后游到船边,扒着船梆就爬了上去。

  这条船的构造比较简单,甲板的一头只有一个舱口。因为浸泡的太久,许多细节已经看不清楚了。舱门大开着,我看到舱门的两侧,歪歪斜斜丢着几个铁笼子。那种笼子非常结实,好像用来关着什么东西,但是几个铁笼的门都被打开了,笼子是空的。

  “我觉得,有人在捣乱。”弥勒看着那些铁笼子,神色就不怎么自然,回头看着我道:“这些笼子刚被丢上来不久。”

  笼子是用大拇指粗的铁条焊接起来的,结实的要命,一看见笼子,我就忍不住肝儿颤,这样的笼子关进去一只老虎也挣脱不出来。

  弥勒用撬杠敲敲铁笼,顺势朝舱口朝里面望了一眼,这条大船四方宽,甲板平,又那么高,船舱里的空间肯定比较大。

  “来吧老弟。”弥勒费力的踢开一只铁笼子,对我笑笑,道:“咱们看看河里那些虾兵蟹将,到底是守着什么东西的。”

  船舱里死一般的沉寂,弥勒掏出手电筒,在里面照了照,船舱里影影绰绰的有一些东西,大部分是石头雕琢出来的,很多是单膝触地的跪俑。在船舱里站了一会儿,眼睛就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弥勒拿着手电筒一个一个的照,照了一圈,我心里就觉得很别扭。船舱里头都是各种各样的人俑,高低不同,姿态各异,但是所有的人俑面部表情全部是一样的。

  它们好像都在哭。

  这么多的人俑,哭丧着脸,看着就发毛。我对石像人俑有点敏感,因为当时被唐家婶子吓唬过,心里就和强迫症一样,弥勒一边照,我一边暗中的数着数,但是人俑太多,又杂乱,数了几次都数混了。

  我看着船舱的高度,估摸着这样的船,如果合理利用空间的话,那么可能有三层,底层可以装一些东西和压舱石,一二层起居活动,但是古船古老的有点离谱,这条船究竟做什么用,现在还真的有点不好说。我有点迷糊,河里那些精精怪怪,到底是在守护这条船?还是守护船里的某些东西?

  我和弥勒完全沉浸在黑暗和死寂中,蹑手蹑脚的慢慢走,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骤然间,一阵咯咯咯咯的声响,从前面传了过来。那声音不怎么大,猛然听上去,好像一只小鸡仔在叫唤,可是再一听,我就感觉后脊梁一阵冷。

  那声音,又好像是一个人的脖子被卡住了,不能说话,但声带仍然在震动,从喉咙里硬憋出来的咯咯咯咯的声响。

  我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手里的撬杠,弥勒手里的手电筒光朝前一晃,顿时,前方两个跪俑之间,突然就爬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双手扒着地面,露出半截身子,我听到他的指甲在船板上使劲划拉着,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这个人爬出来一半,仿佛就爬不动了,用力扒着船板,慢慢的朝这边转过头。

  是老余!?

  我一下子呆住了,那人好像是老余,他半张着嘴巴,满脸是血,那阵咯咯咯咯的声音,就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