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一章:不能说的秘密

第一章:不能说的秘密

  气场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觉得出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气场,而且各不相同。有些人天生气场强大,那么这类人一定非富即贵,在白道就是手握权政的要员,在黑道就是称霸一方的大哥;有些人气场平凡,也就注定了其一生的平庸。

  我叫王小华,也有自己的气场,而且极其的不平常,说简单点,就像是一块磁铁,吸引着附近的妖魔鬼怪不断的向自己靠近,更离奇的是,我能感觉得出那些靠近自己的异物善恶。

  我这么说,大家一定以为我忽悠大家,这种忽悠太多了,几乎所有的神棍都这么说,反正也没几个人信,所以我反而敢说出来。

  这种感觉,从我七岁开始,就一直跟随着我,如影随形,如同跗骨之蛆,怎么样都甩不掉,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知能力还越来越明显。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自己七岁生日那天,第一次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当奶奶从厨房中端着他最喜欢吃的红烧鸡出来时,我忽然感觉到整个房间都阴冷了下来,一抬头,就“看见”奶奶的身后,跟了一个身材消瘦、面如枯槁般的中年女人,那女人一直掐着奶奶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趴在奶奶的背上。

  当我看向那女人的时候,那女人也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极其怨毒,当时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冷,吓得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敢再抬头。

  三天后,奶奶就死了,一觉不醒,死于窒息,而之前奶奶并没有任何呼吸道的问题。别人不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只道奶奶福气好,睡梦之中去了,没有丝毫的痛苦,我的脑海中却一直闪现着那个掐着奶奶脖子的女人面容,以及那道怨毒的目光。

  奶奶的过世,使爷爷的生活很是孤寂,生活的重心完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百般的照顾,使我倍感温暖。

  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八岁那年,才开始上学,学校离爷爷家仅几十步远,倒也不需要接送,孩童之间是最容易相处的,没多久就认识了一些小朋友,阳光很快浮上了我的脸。

  一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背着小书包去上学,刚转过屋角,就看见隔壁张大爷在拾粪。

  我一向嘴甜,就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张大爷早!”

  张大爷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双混浊的眼珠子木然的看着我,一张脸煞白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猛地对我大喊道:“快走!快回到你爷爷身边去!”

  我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转身跑回了家,一头扎进爷爷的怀里,抽泣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爷爷在听完我的话后,面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当时我还不明白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但爷爷却清楚的知道,张大爷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从那一天起,爷爷再三教导我,如果看到什么特别的事物,千万不能说出来,只能回家和爷爷说。爷爷活了几十年,知道有些事情如果说出来,人们就会把我当怪物看,人类的思想是狭隘的,接受不了异类。

  我从小就很乖巧,一直都是个很听话的好孩子,从此之后,就多了许多不能和别人说的秘密,而爷爷,则是唯一的听众。

  第一个秘密发生在半个月之后。

  有一天我忽然“看见”隔壁张叔叔(张大爷的儿子)的身后跟了个瘦的像竹竿一般的光头男人,张叔叔走一步,那光头男人就飘一般的跟一步,始终紧贴着张叔叔的后背。

  当张叔叔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只觉得一阵阴寒掠过,浑身毛孔不自觉的张了开来,脖子后面和两边鬓角的散乱毛发,都飞扬了起来,身体紧张的不能动弹。

  我想尖叫,却无法发出声音,想逃跑,身体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睁大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光头男人跟在张叔叔的身后,一飘一荡,一飘一荡……

  奇怪的是,村上其余的人都像没看见一样,依旧向往常一样和张叔叔打着招呼,聊着家常,就连张叔叔自己也好象没有丝毫的感觉。

  我将这个事情告诉爷爷之后,爷爷沉默了许久,才说了一句当时我还听不懂的话:“生死轮回,不是人力可阻的。”说完这句话,爷爷整个人都萎靡了许多,面色更是充满了无奈。

  爷爷带着我走了好几天的亲戚,听说张叔叔忽然得了怪病才回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淳朴的庄稼汉子。

  只是听说,张叔叔被病痛折磨的变了形,整个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发也莫名的全部脱落了,成了光头,没要多久,张叔叔就死了。

  但很快,我就有了第二个秘密,紧接着就是第三个秘密……

  我的秘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孤寂,笑容逐渐从脸上消失,不敢和小朋友玩耍,不敢和别人说话,甚至都不敢看别人一眼,就是怕在不经意间,发现谁谁谁身后多了一个人。

  如果仅是如此,也许我的生命轨迹不会改变,说不定哪一天这种奇怪的感觉就会忽然消失,我就会向一个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平平凡凡的活一辈子,这或许也是爷爷当时的想法。

  可事情并没有像爷爷设想的那样发展,我的这种感知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越来越明显,到了十五岁的时候,更是发生了一件令爷爷也始料未及的事情。

  那天念字回来,我和往常一样,拎着篮子去菜园子里摘菜,爷爷是孤寡老人,在村上没有什么势力,菜园子分的比较远,在菜园子的不远处,还有一处破落的庙。

  到了菜园子,摘了几把豆角,就听见一丝尖细的声音喊道:“小华,快点长吧!还有三年。小华,快点长吧!还有三年。”

  我顺着声音看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处破庙上,盘着一条巨大的黑蛇,头有笆斗大小,腰身足有水桶粗,两只澄黄的眼珠子,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眼神里,满是贪婪之色。

  在发出一声自己都觉得刺耳之极的尖叫后,我拼命奔回了家,这个时候,爷爷一般都在祭拜,自从我有了许多的秘密之后,爷爷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尊绿甲绿袍,长有十八条手臂,看上去很是凶悍的神像,每天早晚两次的供奉着。

  门一推开,爷爷正跪在神案前面,双手合什,面色虔诚至极。神案上的香炉里插着几根檀香,飘起缈缈的烟雾,香炉后就是那尊神像。

  而在神像的头上,则吸附着一条墨绿色的大蜈蚣,有筷子长短,蜈蚣头趴在神像头上,正贪婪的吸着烟雾。

  “蜈蚣……蛇……蜈蚣……蛇……”王小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语无伦次起来。

  爷爷又拜了三拜,才站了起来,一指神像对王小华道:“这是家神,是保佑我们的神灵,不用害怕。”

  我听爷爷这么一说,又看了看那条墨绿色的蜈蚣,见它还趴在神像上吸着烟雾,没有任何异动,倒也不觉得那么可怕了,加上屋内淡淡的檀香味,逐渐安定了下来。

  但随即就想起了那条巨大的黑蛇,顿时又紧张起来,结结巴巴的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爷爷的脸色“唰”的就沉了下来。

  爷爷沉思了好久,伸手取了三支香,点燃后跪在神像前,喃喃道:“家神在上,这妖孽竟然把主意动到了我的孙子身上,还请家神辟护。”说完话,将香插进香炉,谁知道刚一松手,那三支香就倒了下来。

  爷爷面色一变,又重点了三支,一插进香炉,神坛上陡起一小股旋风,香火“哧溜溜”就烧完了,香灰掉在神案之上,碎成无数截,拼凑出三个字来:“撞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