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章:入门

第七章:入门

  说到这里,树先生又显露出一丝得意来,笑着问我道:“你知道李大胡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吗?”

  “就是我告诉他的,李大胡子虽然年纪比我大,可按师门辈分算,得叫我一声师伯,凑巧那几天我路过张村,就到他家歇了下脚,他将此事和我提过,我就随口说了,结果成就了王虎和小茹的一段姻缘。”

  一句说完,又嘚瑟的看了爷爷一眼,继续道:“李大胡子伸手扶起,从柜子中找出半瓶雄黄酒来,递给王虎,让王虎喝下去,说是蛇惧雄黄,酒性未散之前,它不敢找你麻烦,你今天就和小茹结婚,破了童阳身,那大黑蛇自然不屑吃你,另寻其他童男子了。”

  “王虎接过,二话不说,一仰脖子将半瓶雄黄酒灌下了肚,李大胡子马上叫来小茹,一切从简,两人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第二天,王虎果然平安无事,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却忽然发了和死去的那几人一样的怪病死了。”

  “王虎虽然心中有点愧疚,但毕竟自己得以活命,就正式将小茹迎娶进门,成了夫妻。”

  “婚后夫妻两人生活平淡而幸福。第二年,小茹临盆,孩子却死活不肯出世,李大胡子及时赶到,将王虎拉到一边耳语了一番,王虎听完,虽然心头惊悸,但为了妻儿,一狠心拿了两瓶劣酒,加了雄黄,遍洒与村后神庙,然后点了一把火。”

  “虽然有乡亲扑救,但神庙本就年久失修,又被大火这么一烧,算是彻底破落了。奇怪的是,大火一起,小茹就顺利产下一个男孩,这个男孩,也就是你的父亲---王越山。”

  “大家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第二天,李大胡子就被发现死在了那破庙之前,尸体还保持着跪倒的姿势。”

  “更让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越山出生的那一年正是蛇年,正值七月十四,落地那一刻正是下午七点七分,也就是说,你的父亲王越山,正是那大黑蛇要找的阴人。”

  说到这里,树先生看了一眼我笑道:“当然,越山的阴气还没有你重,这大黑蛇算是能忍的了,如果换作我,说不定你一出生我就将你吃了。”

  我听树先生这么一说,急忙问道:“那大黑蛇也打过我父亲的主意?”

  树先生笑道:“何止想过,越山差点就成了它的口腹之物,要不是老子发现的及时,这个世界哪还会有你!”

  说罢不等我再问,话锋一转,接着说道:“越山的事暂且不说了,刚才害你爷爷的,也正是那东西,反正你们老王家和这条大黑蛇之间,纠结了好几十年了,这事迟早要解决。”

  我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了个大概,挥手道:“树先生,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等于说那大黑蛇先是想吃了我爷爷,接着想吃了我父亲,现在想吃了我,是不是这样?”

  树先生猛点头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我猛的一下握紧了拳头,恨声道:“如此说来,我们老王家迟早要和那大黑蛇来一次解决,树先生,还请你教我铲除那大黑蛇的手段。”

  树先生拍掌大笑道:“就要这样,就要这样,虽然我碍与身份,不好亲自动手除了那大黑蛇,但刚才还是忍不住引雷给了它一下,不死也得脱层皮下来。”

  “它本来就不是啥厉害东西,现在被我弄了一下,正是它虚弱的时候,你现在已经冲开了阴眼的封印,又开了玄关,只要学个简单的掌心雷,学点简单的藏匿之术,就差不多了。”

  我一听,既然是简单的术,估计不是太难,当下一点头道:“事不宜迟,别等那大黑蛇恢复了元气再徒生事端,树先生现在就教我吧!只要我一学成,即刻去寻它了结恩怨。”

  树先生乐的一蹦老高,一把抓住爷爷的手腕摇晃道:“老鬼,这小子对我胃口,太对我胃口了,说干就干,不像越山那样瞻前顾后,腻腻歪歪的,我决定了,多教他两手。”

  说完也不等爷爷回话,又一把抓住我道:“你要学我的本事,就要先了解下本门的渊源,本门虽然号称使用的是奇门术,实际上也是从道门演变而来的,只是比道家的更加简便一点而已,也无需许多忌讳,供奉的仍旧是三清老祖,讲究的仍旧是无为之法。”

  我心中暗想,这老头刚才还说不想收我为徒,现在一转脸就跟我说起渊源来了,分明是属鸭子的---嘴硬,当真可笑。

  树先生那知道我的想法,继续说道:“这些都不重要,什么门派之分,最是害人,知道本宗就行了,你天生阴眼开,学习奇门术省却了许多必须修炼的基本功夫,掌心雷则是本门最基本的入门术,对你而言,只要掌握了手势、咒语即可。”

  说着话走到门口,低喝一声:“看好了,这是雷印势!”伸出双手,左右掌心向上,手指自然伸直,两手中指和无名指分别向上竖直,然后右食指和小指分别重叠在左食指指腹和小指指腹上,使左右中指指背相贴、左右无名指指音相贴,呈四指并扰直立,右拇指里侧在左食指指腹上,左拇指里侧自然贴在右食指第一节指腹上。

  做到这里,大概是恐我看不清楚,又喝一声:“再看一次。”依法又重做了一次。

  我连看两遍,已经熟记与胸,当下有样学样,也随手做了一遍。

  树先生一见更喜,随即面色一肃,正色凛然道:“天灵地灵,天地神灵,雷神降临,左请左靠,右请右靠,打天天崩,打地地裂,打人人灭,天兵天将,地兵地将,恶兵恶将,五云兵马,千千兵将,万万兵将,神兵放打!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句话说完,收左手竖与胸前伸两指如剑,右手紧握成拳,对着酒桌上一盏瓷碗,陡然转拳化掌推出,正色肃容,舌绽春雷,疾喊一声:“恭请五方雷神上吾身,奉帝赦令,五雷速发!”也不见有任何异常,只听“咔”一声脆响,瓷碗顿时四散五裂,炸成碎片。

  我看得膛目结舌,树先生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又连喊两声,连推两掌,打碎两只瓷碗,才猛的一收双手,回气吐纳,口中念念有词:“祖师收回,本师收回,收回五云兵马,收回千万兵将,在弟子不可乱打,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随后转身对我道:“小子,都记清楚了没有?第一句是请雷决,第二句是放雷决,第三句是收雷决。请雷之后,就无需再请,可以连续使用放雷,放雷之时,在心中默念口诀即可,铲邪除恶之后,必须念出收雷决,不然五方雷神着恼,下回就请不动了,你来试试。”说着话,让出门口位置。

  我早就记在心中,点头应是,走过去站在树先生的身边,双手一并,五指翻飞,结成雷印势,念出请雷决, 收手伸指成剑,心中默念放雷决,对着酒桌上的瓷碗换拳推掌,就听“轰”的一声响,别说瓷碗了,整张桌子都被打的粉碎,连块巴掌大的木头都找不到。

  我顿时惊呆在那里,疯老头面色一变,脱口骂道:“你妈……你奶奶的,让你练习一下,又不是玩真的,你这是要吓死老子啊!别小看这掌心雷,虽然是入门术,如果玩的熟了,可随心操纵,可大可小,能变幻万千,化刀幻剑,比很多华而不实的术强多了。”

  说到这里,似是想起了什么,马上转脸露出一丝狡狯的笑容道:“不过也好,对付那大黑蛇,这样最好了,赶紧收了雷决,这玩意危险着嘞!”

  我早被自己这一手吓得心头慌乱,闻言急忙收了雷决,站在一边发了好一会呆,脸上依然青一阵白一阵,没有从刚才的震骇之中脱离出来。

  床上的爷爷不知何时也起来了,走到树先生身边道:“树先生,当年越山入门,一上手学的不是一些静心顺气之术吗?怎么小华一上手就学这么霸道的奇门术,树先生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疯老头拿出葫芦,对嘴猛灌了一口,伸手一抹嘴,两只小眼睛直发光,酒糟鼻子更现红晕,“哈哈”笑道:“不急,不急,什么马配什么鞍,什么样料子什么样对待,你儿子哪能和他儿子比,再说了,现在不是急学急用吗?懂得变通方为上嘛!”

  说完一把搂住我,贼眉鼠眼的贱笑道:“我跟你说,不管谁问你,你千万别说掌心雷是我教你的,太丢人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是我教的,我树海峰这张老脸就别想要了。”

  我依旧还没回过魂来,树先生的话对他来说,根本就没听进去,哪里能听出话里的讥讽,木讷的应了一声,还站在那里看着一堆碎烂的木材瓷片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