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八章:五行藏匿

第八章:五行藏匿

  树先生倒也不急,乐呵呵的看了看我的呆样,似是我的反应早在他意料之中,喝了两口酒,上前一拍我的肩头道:“小子,醒醒,还没完呢!这回不需要你动手了,只需要你用心去感受就行了。”

  我这时才回过魂来,听树先生这么一说,知道他又要教自己新玩意了,急忙收心凝神,专心静听。

  树先生说道:“这藏匿之术实际上满丢人现眼的,主要功能就是打不过别人的时候用来逃跑。不过也有一点好处,学会了之后,万一别人打不过你的时候,也不容易能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当然,我说的是万一啊!以你的本事,估计也就只能用来逃跑了。”

  我听的直翻白眼,说实话,树先生是父亲临死之前点名唯一可信之人,我很想对他提起尊敬之心,可这老家伙的腔调实在是贱,让人根本无法尊敬的起来,只好哼了一声,没有回嘴。

  树先生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藏匿之术,说白了就是借用五行之物,隐藏自己的踪迹,使人无法捉摸自己的行踪,共分为五大类,一是山之遁,二是水之潜,三是木之藏,四是火之隐,五是金之镜。”

  “山之遁是借用山石土地的形势,水之潜是借用水流的方向、水质的清浊,木之藏是利用树木的茂密,火之隐是利用火和烟雾对视线的遮蔽,金之镜是利用金属的反射使人产生错觉,明白了没有?”

  我略一思索,点头道:“明白了。”

  这回轮到树先生一愣,随即反问道:“真明白了?不要不懂装懂哦!在奇门术里,不懂装懂会要命的。”

  我点了点头,自信的一笑道:“真明白了,不过,我觉得,你说的有点不对。”

  树先生“呵呵”一笑道:“哦?我哪里错了,你倒说来听听,如果你说的对,我再教你一个手段,如果你说的不对,嘿嘿,你 就要替我办一件事!可要赌上一把?”

  我虽然对奇门术刚刚入门,却对自己的理解能力相当有自信,淡淡一笑道:“首先,藏匿之术绝对不是只有逃跑的功效,起码还有收集情报、刺杀等等功效,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运用到战斗中去,战斗的目的是赢得战斗,至于用什么手段,并不是硬性规定。”

  “其次,藏匿之术说白了也就是利用五行之物制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我虽然没有学过五行,却也知道五行是世间万物的根本,也就是说,藏匿之术运用的好,世间万物皆可为自己所用,那将会是一种十分可怕的力量,基本上也就和逃跑没什么关系了,谁又能和可以操纵五行之人抵抗呢?”

  “最后,中华文明五千年,这些奇门之术无不是经过岁月淬炼,也许曾经历过千百位奇人异士的打磨,去取糟粕,留其精华,每一个术都倾注了前辈先人的莫大心血,能流传到现在的,无不是精髓中的精髓,怎么能用丢人现眼来形容呢?”

  我几句话说完,微笑着看向树先生,等待着树先生实现他的承诺---再教自己一手。

  谁料树先生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你自己明白其中道理就好,自必已经明白了,藏匿之术的法门你就自己慢慢摸索怎么运用吧!对你也不是啥难事。”

  说到这里,又接了一句:“幸亏你没答应和我赌,不然这次我输惨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树先生竟然会耍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的我哪里知道,树先生此时心中震惊到了极点,他从十二岁开始修习藏匿之术,到四十岁的时候才明白其中真髓,在我面前只说了一遍,却就被指了出来,这份震惊,实在难以形容。

  这种情况,也令他更加担心,心中信念甚至都有点动摇起来,不知道自己这一步,究竟是对是错……

  树先生心中波涛汹涌,脸上却未露出丝毫破绽,三步两步走到爷爷的床边,往床上一倒,灌了一大口酒,含混不清的说道:“要不饿就去睡觉,好好休息一夜,天一亮咱们就找那大黑蛇练手去。”

  爷爷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肩头,示意他按树先生说的做,我知道爷爷这是有话要和疯老头说,摆明了不想让自己听见,无奈转身出了房间,却没有回自己房间上床睡觉,而是多了个心眼,躲在门后顺着门缝偷看了起来。

  老爷子等我出屋之后,走到树先生身边坐下,笑道:“树先生,和小孩子你也赖皮,还真有你的,你那五势一术已经教了他一势一术,为何还留了三手?真想带进棺材里去?”

  树先生嘴里灌满了酒,一边往下咽一边含混道:“你……不通(懂),担(贪)多……嚼不烂,一精百顺,一门通,门门通,水到自然渠成,这孩子太聪明,教多了说不定他能自己琢磨到邪路子上去。”

  说到这里,嘴里的酒已经咽了下去,说话流畅了许多,一转脸,对着老爷子一瞪小眼道:“我说老鬼,你可别把我只会五势一术六板斧的事说出去,要不我对你不客气。”

  老爷子“哈哈”一笑,拿过酒葫芦也喝了一口道:“放心,绝对不会说出去,喝酒,喝酒,我们老哥俩有小二十年没一起喝酒了,记得上次喝酒时,还是你来带走越山……”说到这里,爷爷心中难过,竟然说不下去了。

  树先生接过酒葫芦,却没有喝,面色反而凝重了下来,一改常态的正色道:“老哥,你信不信我?”

  老爷子一愣,随即面色黯然的点头道:“我不信你还能信谁?不信你也不会把儿子交给你了,别人不知道你们的行当有多危险,我还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低声说道:“我和你们不同,我只是个普通人,只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平平安安的活到老就好。所以,我想求树先生一件事,能不能让我孙子不要再卷进猎杀之中呢?越山的意思也是不让小华报仇。”

  树先生小眼一红,面色更显凝重,一把抓住老爷子的手道:“既然你信我,我就都告诉你,也好让你有个准备。”

  说着话,将嘴凑到老爷子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声音实在太轻,躲在门口的王小华根本就听不见一个字。

  老爷子却是面色一变,惊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疯老头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绝对真的,最迟后天,不过我的卦象一向很准,估计明天都过不了,老哥你要有心理准备。”

  老爷子摇头道:“树先生,我问的真假,不是指老汉我的事,我无所谓了,反倒是小华让我放心不下,我知道你法术高超,能力超群,以后小华就交给你了。”

  树先生缓缓说道:“老哥,你也知道,人吃几粒米,喝几碗水,上苍早有注定,人力不可胜天,人只能尽力行事,却无法逆天改局,命中注定如此,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我不知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反正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再偷听下去,转身走回自己的房内,盘坐在床上,将刚才树先生教他的掌心雷在心中默默回想,每一个手势,每一句咒语,都铭刻在脑海之中,保证不会遗忘。

  一切都靠实力说话,这个道理我很早就懂了。

  这一觉睡的并不舒服,睡梦之中,我连续做了三个噩梦。

  第一个梦是自己趴在父亲的尸体上痛哭,父亲却忽然坐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大喊道:“快跑!就要找到你了!”

  第二个噩梦是爷爷也死了,另一个全身白衣的爷爷则站在爷爷的尸体旁边,对着我挥手,脸上满满的全是担忧。我想跑过去,却发现怎么也到了爷爷的身边,然后爷爷就开始碎裂,先是碎裂成像柳絮那样的一小片一小片,再碎裂成粉尘,消失无踪。

  第三个噩梦却是自己也死了,杀死我的正是自己,自己手里拿了把尖刀,深深的插进自己的胸前,刀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然后旋转着刀柄,将自己的心脏一层一层的剥开。

  鲜红的血液喷涌,滴到地面的时候却都全变成了黑色的墨汁,将地面染的乌黑,这乌黑不停的扩大,无限极延伸,不一会就囊括了所有,整个世界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光明的存在。

  我想嘶喊,却发不出声音,想逃离,却无法挪动自己的双脚,想抗争,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粘在了刀柄上,怎么也拿不下。

  就在这个时候,那条大黑蛇忽然出现在我的身边,张开了狰狞的巨口,一口咬在我的脑袋上,强大的吸力立刻从头顶传来,整个身躯被那大黑蛇一点一点的吞噬。

  “啊!”的一声,我挣扎着醒来,窗外,一抹阳光射了进来,明媚光亮。

  天,已经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