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章:那一派潇洒

第十章:那一派潇洒

  我只道自己的小伎俩得逞了,却忘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句话,更何况这条大黑蛇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个年头,岂是这么容易就挂了的主。

  大黑蛇一阵翻腾之后,凶性已经完全激发了出来,陡然一转身,钻进旁边的杂草丛中,我顿时吃了一惊,虽然说我能感应到那大黑蛇所在的位置,但是却依旧没来由的恐惧,刚想转身跑,只觉得一阵阴寒逼近,腿上一紧,已经被蛇尾勾倒在地。

  我看也不看,挥手就是一记掌心雷,可这种状况之下,哪里打得中,一记掌心雷全击中了旁边的杂草,顿时杂草乱飞。

  这一下更是心慌,心中急忙默念咒语,想再连一发,谁知道只念了一半,整个身体就被水桶般粗的蛇身卷住,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那蛇身一缠住我,即一发力,将我向上一举,我身体顿时腾空,失去着力点,还没蹬两下腿,腿也被缠了个结实。

  紧接着蛇身一阵蠕动,我只觉得一阵大力挤压,全身骨骼“咯咯”作响,血液直涌脑门,心头惊慌,拼命喊道:“救……”谁知一个字还没喊出来,一口气已经续不上了。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一句奇怪的咒语,那大黑蛇的身躯陡然松了开来,我心头一喜,只道是树先生来救我了,急忙转头看去,却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就站在我和大黑蛇三步之遥,口中低声疾念。

  这人看上去也就四十不到,面如冠玉,长发披肩,剑眉星目,鼻正口方,长身而立,正气凛然,穿着得体的青色长衫,脚下踏着千针万纳黑布鞋,踏草而立,衣袂飘飞,那一派潇洒,那十分悠然,当真如同神仙一般。

  我只看了一眼,就对这中年人产生了一种极其亲近的念头,隐约觉得,这人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只觉得心头十分的温暖,宛若当初第一次见到父亲一般。

  随着那人口中不断吐出古怪的咒语,那大黑蛇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我,缓缓向那人游去。我刚想出声提醒那人小心,谁知道大黑蛇游到那人面前,似是极为害怕此人,竟然低首伏身,盘在那人身边,丝毫不敢动弹。

  我顿时心生羡慕,只觉得自己要能有此人一半的能耐,也不枉来这世界一遭了。

  那人停下咒语,抬眼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竟然带着和父亲一样的温暖,轻声道:“这畜牲吓着你了,你是王越山的儿子?”

  我一听此人认识父亲,顿时更是倍感亲切,急忙点头。

  那人脸上慢慢绽开一丝笑容,点头笑道:“你都这么大了,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眼,又二十年了,看你刚才所使法术,是掌心雷吧!是你父亲教你的还是树海峰教你的?”

  这话一问,我再不迟疑,这人一定认识父亲,不然不会知道掌心雷和树先生,急忙点头道:“正是掌心雷,是树先生教我的,家父已经过世快三年了,请问你是哪位?”

  那人面上顿时一阵黯然,喃喃道:“越山死了吗?回魂术也没救得了他?至死都没有提起过我吗?看来他是不想让你知道我的存在,那就罢了,我的名字不说也罢。”

  说到这里,又黯然一叹道:“越山的死,是因为猎杀吧?越山的一生,都被猎杀给毁了,爱情、亲情、友情,都这么完了,可悲可叹!如果越山没有被卷进猎杀之中,如今应该生活的很幸福吧!你也不会不认识我了。”

  接着转头看了一眼庙外,话锋一转,说道:“他这一死,猎杀也就完了,树海峰一个人难成气候,估计也没什么事做了,守着你是他唯一能做的,有树海峰在你身边,你暂时倒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说到这里,那人面色陡然一冷,那大黑蛇“呼”的一下立起半人来高,猛的张口咬向那人。这一下事发突然,毫无征兆,我心头一惊,脱口惊呼:“小心!”

  那人却丝毫不慌,玉面一沉,低声道:“找死!”随手一挥,那大黑蛇即像被一道无形的大网紧紧网住一般,瞬间缩成一团。

  那人看了一眼大黑蛇,没有说话,但那眼神中却透露出一股强烈的鄙夷,就像这大黑蛇在他眼中,根本就微不足道一般。

  我长出一口气,一颗心瞬间放回了肚子里,那人转头对我轻笑道:“你记住了,树先生对我有点成见,别告诉树先生我来过,等下你再添几下,就说这东西是你杀的。”一边说话,双手迅速的结了个印,对着大黑蛇的脑袋就是一下。

  就听“噗嗤”一声,那大黑蛇的脑袋已经被打成了烂西瓜,我看得清楚,这人用的手势分明就是掌心雷的雷印,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掌心雷的威力竟然可以这么大。

  破庙外响起了树先生的喊叫声:“小花花,你搞定了没有?”

  那人听树先生这么一喊,对我微微一笑,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说完一闪身隐入杂草之中,转瞬不见了身影。

  其实我还是很多话想问他,但这人的动作实在太快,根本来不及问出口,已经没了影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的就对面前这人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信任感,对他消失的方向点了点头,扬手打了十几道掌心雷出去,将大黑蛇的脑袋打的稀烂,才收了雷决,扬声喊道:“搞定了!”

  树先生一听,“咦”了一声,奔了进来,到了近前,看了看那大黑蛇稀烂的脑袋,又看了看我,满脸的惊奇,问道:“这大黑蛇虽然说没什么了不起,可也不至于这么菜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

  我决定不将那人的事情告诉树先生,故意一指地面上的尖刀道:“我在地面上插了几把刀,引大黑蛇来追,受伤一疼,身子蜷缩到了一起,趁机瞄准脑袋放了几下掌心雷,就这么简单。”

  树先生“啧啧”连声,又看了我几眼道:“有你的啊!老子没看走眼,你比你老子强多了,当初我带越山来找这大黑蛇的麻烦,他小子差点吓尿了裤子。”

  我心中羞愧,其实刚才我也差不多,虽然没到要尿裤子的程度,却比尿裤子更加凶险,要不是那神秘人出手,现在我已经成了大黑蛇的腹中之物了。

  但一想到刚才那人的话,马上将刚才那点羞愧之心抛却云外,故意将面孔一板,正色道:“疯老头,你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树先生一听,顿时一愣,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打死大黑蛇,当然,大黑蛇也并不是我打死的,但是这个关口,我绝对不会告诉他大黑蛇是怎么死的。

  父亲死在什么人的手里?为什么临死前不许我报仇?猎杀又是什么玩意?和父亲的死有什么关系?我心中的疑团太多,需要一个解释。

  树先生打着哈哈,嬉皮笑脸道:“什么承诺?哪有什么承诺,我随口说说玩的,小子你不会当真了吧!”

  我看着树先生的脸,非常认真的说:“你可以不兑现,不过从今天起,我就叫你乌龟王八蛋,还是老乌龟王八蛋!任何场合,任何地点。”

  树先生脸一苦,随即骂道:“你们王家没一个好东西,你小子骨子里和王越山那小子一样,整天就知道算计老子!”

  接着一顿足道:“说就说,这可是你逼我的,听了以后可别后悔!”

  我知道即将知道父亲的秘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快三年了,心头激动异常,脸上却一片平静,淡淡点头道:“你说吧!我不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