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一章:猎杀

第十一章:猎杀

  树先生见我铁了心要刨根问底,也知道今天是推托不过去了,低头沉思一会,说道:“你让我说,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还是你问吧!”

  我看得出来树先生不是故意的,平时他就疯疯癫癫的,这类人一般都不讲究什么逻辑,要想让这样的人说出成年往事来,必须得给他开个头,就像爷爷和大黑蛇的纠缠一样。

  反正我有一肚子的谜团要问,当下也不客气,连珠炮般的问道:“是谁杀了我父亲?父亲为什么不许我报仇?猎杀究竟是什么?父亲和猎杀的关联是什么?”

  树先生伸手挠了挠杂乱的头发,一脸为难道:“谁杀了你父亲,这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远在巴山,并没有亲眼见到你父亲被害的场景。不过,你父亲倒是给我留了信息,虽没提及此人姓名,却说此人十分厉害,就算我赶到了,也不一定是他对手。”

  “说实话,你父亲虽然天生资质不如你,却比我强出太多,而且心眼多,老子一身奇门术已经被他套的差不多了,实力远在我之上,他这么说,实际上是给我老人家留点面子罢了,他都遭了人家毒手,我去也是白搭。”

  “这也很有可能是你父亲不许你报仇的原因,毕竟能杀了你父亲的的人,一定不是平凡之辈,据我所知,天下不会超出十个。”

  “至于你后面两个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问题,说简单点,你父亲就代表着猎杀,我们称之为掌令。”

  “猎杀是个组织,千年传承,目标是保护普通百姓不受超自然力量的伤害,与异世界的物体抗衡,从唐朝起就已经存在了,历朝历代都受当权者暗中资助,却不授予任何职称。”

  “猎杀中人,每一个若不是天生禀异,就是身怀奇门绝学,与常人大大的不同。第一代掌令是大唐名臣魏征。此人能梦中斩杀异物与千里之外,来去悠忽一念之间,梦醒一代名臣,入梦辣手无情。”

  “当时东海有巨蛇为得道升天,兴风作浪,淹死沿边渔民无数,吞尸噬肉,虽得化龙形,却上违天条,无法飞升,更被魏征盯上,连番追杀,将其从东海赶至秦岭,困在巴山。”

  “其物自念为龙,夜入太宗梦中,向太宗讨情,说是同为龙脉,求太宗第二日向魏征求情,以免诛戮。”

  “太宗念其亦为龙脉,第二日果然遣人请了魏征入宫下棋,局间好言相求,魏征假意应承,趁机将军,然后趁太宗低首苦思破解之时,闭目小寢,想于睡梦之中,先行斩杀恶龙与巴山,以绝太宗之念。”

  我听到这里,一脸疑惑的看向树先生道:“疯老头,你不会是唬我的吧?这个故事我也听过,不过和你说的有点不大一样。”

  树先生根本不回我的话,继续说道:“孰料这恶龙命不该绝,魏征斩杀之时,忽逢太宗破了棋局,一把将其推醒,只挑了龙筋,断了龙骨,将其打回原形,却未绝了其命。”

  “这东西已经成龙,虽然被打回了原形,灵根却未泯,再修炼起来,必定事半功倍,而且其吞噬了人体,凶性激发,一旦复出,将会更加穷凶恶极。但恶龙被打回原形之后,与一般小蛇无异,魏征已经被中途叫醒,再入梦也无济于事,在莽莽秦岭之中,哪里还寻得到。”

  “这些灵物,动则千年寿命,魏征更加等不到此物复出,无奈之下,召集了当时九大奇人,组建了猎杀,目的就是想能代代传承,将来恶龙复出之时,好有人能够与之抗衡,这也就是猎杀的由来。”

  “这九大奇人之中,各人擅长皆不相同,又按领域所在划分为先天、风水、奇门、蛊术、虫师五组,先天组魏征和王元朗,风水组是袁天罡和李淳风,奇门组是天一道长和江远城,蛊术和虫师则不得而知。”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七八成相信树先生的话了,这几个人可都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如果树先生说谎的话,没必要挑这些人来说事,随便说几个名字,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树先生继续说到:“这十人在一起,做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但随着魏征身死,梦杀失传,九人之间逐渐有了分歧,主要是对猎杀异常生物的方式,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而且意见越来越大,好在虽然貌合神离,依旧能相安无事,也就这样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随着时光推移,一直到了明朝洪武年间,九人的传人终于反目,蛊术和虫师两组四人趣味相投,认为除恶勿尽,只要是异常生物,都得猎杀,不管善恶,不择手段,不死不休。”

  “而先天和风水、奇门五人则认为这样上违天和之意,杀孽太重,主张异类之物只要不犯恶行,即不追究,放任自然为好。”

  “两派人马终于爆发了战争,五对四的局面,几经较量,蛊术和虫师四人惨败,远走东南,遁入蛮夷之地,从此鲜少涉足中原。但也正因为如此,蛊术和虫师四脉反而在东南一代生根繁衍,甚至传到了南洋之地,由于手段凶残,深受一些心术不正之人崇戴,成了邪术,也就是现在大家所说的蛊术和降头。”

  “而剩下的三门,先天异常易被世人所不能接受,风水玄学晦涩难懂,传人大多一知半解,奇门之术也被那些神棍灵媒坏了名声,反而渐渐势微。”

  “饶是如此,三门传人依旧坚守信念,一边天南海北的猎杀那些犯了恶行的异类生物,一边严查巴山恶龙之踪迹,一边寻找合适的人选招揽进猎杀,以补充人手的不足。奈何挑选制度异常严格,能入门者始终寥寥无几。”

  “一直到了1926年,奇门江家终于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叫江飞云,自号将军,此人不但拥有先天本能,而且天资过人,短短十八年间,不但学会了所有家传奇门之术,又拜了天一奇门传人树东鸣为师,融合了两家奇门之术,还对风水玄学研究甚深,二十岁即任猎杀掌令,二十五岁单身赴东南,收服蛊术和虫师两家后人,重振猎杀雄风,堪称千年奇才。”

  “猎杀在江飞云的率领之下,得到了极致发扬,威名日渐增长,实力愈见庞大,一度掌控了中华大地上异类之物的生死命脉,。”

  “极度的权利,就会繁衍出极度的膨胀,猎杀内部终于再次出现分化,走上了几百年前得老路。一派以江飞云的父亲江白鹤为主,主张除恶务尽,不择手段,不分善恶。一派以江飞云的师兄,树海峰为主,主张对不犯恶行之异类,不下辣手。”

  听到这里,我大吃一惊,树海峰不就是疯老头吗?那江飞云曾拜在树家门下,学习奇门之术,和他是师兄弟不足为怪,可那江飞云可是1926年出生的,距今已经八十八岁了,疯老头是他师兄,怎么也比江飞云大一点吧!可疯老头看上去,最多也就五十左右,如果这是真的,倒也真是奇事了。

  树先生已经完全沉浸入往事之中,丝毫没有注意我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这让江飞云很是为难,一边是亲生父亲,一边是情同手足的师兄,两者皆有一定的道理,两边都不好帮,只好拼命压制双方。”

  “如果江飞云是一般人,这事也许就算了,偏偏这个千年奇才在这事上钻了牛角尖,忽然毫无征兆的就发了疯,不但人变得神智不清,还提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想法。”

  说到这里,树先生的面色忽然凝重了起来,我心中也没来由的一紧,脱口追问道:“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