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二章:大掌令

第十二章:大掌令

  我这一问,树先生突然焦躁了起来,挥了挥手打断我的问话,继续说道:反正是个很疯狂的想法,但是遭到了大家一致的反对,包括他的父亲都不赞同。”

  “江飞云却并没有因为大家的反对而停止了这个想法,反而忽然辞去了大掌令的身份,离开了猎杀,从此隐姓埋名,不知去向。”

  “猎杀没了江飞云,顿时群龙失首,加上原先两派的意见分歧就已经存在,终于再度爆发了大火拼。但这次并没有分出胜负来,两派人马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上,都势均力敌,双方使尽手段,也没分出个胜负来。”

  “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分为南北两派,南派由江家领导,北派由我带领,划江而治,长江以南归南派管理,长江之北由北派管辖,双方各不干扰,就这样平安了数十年,一直到你父亲加入北派,这种平衡局面才被打破。”

  “你父亲和你一样,先天就能感知异类生物的气场存在,不论是鬼魅邪灵,还是山精树怪,甚至能分出它们的赏恶来。而且学得了我的奇门之术,效率快,手段高明,处理公允,很快北派的声名又凌驾与南派之上。”

  “但你父亲却与两年多前不幸遇难,谁下的手更是成了谜团,随后我从你父亲给我留言中知道,你也和你父亲一样,能感知异类生物的存在,甚至比他的感知能力更敏锐,所以我掐着点,估计奇门封阴术快被你体内的阴气冲破了,就来了。”

  “至于你愿意不愿意进猎杀,你有自主的权利,如果你不愿意进猎杀,只想做个平凡人,那我会使术让你的这种能力消失, 这也是你爷爷所希望的,也是你父亲临死前让我做的事,你父亲的意思,也是不想你再步他的后尘。”

  “但是,我却不这样想,有仇不报非君子,何况是杀父之仇。而且你比你父亲拥有更敏锐的感知能力,资质也比你父亲更好,所以,我教了你掌心雷,带你来大黑蛇这里考量你的胆量,目的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资格进我们猎杀,继承你父亲的遗志,为维护两个世界之间的平衡而努力。”

  说到这里,树先生一改往日疯疯癫癫的模样,换了一副出奇郑重的态度,对我说道:“现在事实证明,你有能力成为一名优秀的猎杀成员,我需要一个答案,你认真考虑之后再回答我,因为你的答案一旦给出,将不能更改,从此会改变你一生的命运,是平庸的活一辈子,还是准备迎接一世的凶险,都由你自己选择。”

  树先生说完,一双小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我,而我的心里根本没有丝毫的考量,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回荡:“我要成为大掌令,成为像父亲一样的英雄!要为父亲报仇!我绝对不要一个平凡的人生!”

  年轻人的血,是最容易热的!

  这个声音在我心中越来越响,使我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迎上树先生的目光,大声道:“我要加入猎杀,成为大掌令,成为像父亲那样的英雄,而且,我要为父亲报仇!”

  树先生等的就是这一句话,闻言大喜,悠忽一下变回原先面貌,拍掌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我没看错,你小子的经脉里,流着和你父亲一样的血,这下老子就省事多了,只要教会你如何抓鬼降妖,就可以好好休息了,让你到处去奔波劳累就行了。”

  我虽然明知道这疯老头是口不对心,可听他这么一说,心中还是忍不住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一想着自己以后还要从这老家伙身上学习自己所需的东西,强忍着没有骂出声来。

  树先生说完话,又贱兮兮的一把拉住我的手,贼笑道:“你虽然已经杀了大黑蛇,过了审核的标准,不过,要进猎杀,还要经过一道程序,我相信你是意志坚定的,所以,现在你回村里去,弄一口大铁锅,顺便整一只公鸡来,越大越好。当然,实在没有公鸡的话,母鸡也行,我们完成这个程序,你就是猎杀组织的正式成员了。”

  我虽然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啥,可猎杀组织的特殊性还是使我深信不疑,而且这两样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事,二话不说,转身出了破庙,回到村上搜寻疯老头所要求之物。

  等我提着一只七斤多重的大公鸡,顶着大铁锅再度回到破庙的时候,树先生已经拆了破庙的木梁,劈成一堆木柴,架起一个巨大的三角形架子,不知道从哪里提了一大桶水,还找来了两三个大碗,就等我了。

  树先生一见到我,就笑眯眯的接过大铁锅,吊在三角形架子上,架到木柴堆上放上水,取出几张黄色符咒,点了火引燃木柴猛烧。

  我见过这种符咒,昨天晚上救爷爷的时候,树先生就用的这种符咒召唤出了巨大的黄金剪刀,这一次用了好几张,足见这个程序是十分重要的。

  紧接着树先生让我杀了大公鸡,极其认真的放好血,待水烧开,将鸡毛清理干净,切成六块,放入开水之中,他自己又切了好几块蛇肉,一同放入锅内。

  不一会肉香四溢,树先生从怀里掏出个小瓶来,往大铁锅里倒了半瓶,一边不停用木棍搅拌,一边疾声念咒,铁锅底下的柴火愈加猛烈,烧的铁锅内“咕嘟嘟”直冒水泡时,才将鸡血倒进锅中。

  我一见心中顿时冒起了一股凉气,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电影,一个神偷在教徒弟偷窃之术之前, 先是在热油锅内丢一块肥皂,让那徒弟徒手去捞,捞得上来,才算过关,这疯老头不会让我去捞锅里的鸡血吧?

  一想到这,我再也无法安定下来了,不住的看向疯老头,心中打定主意,不管这疯老头怎么诓自己,这次绝对不听他的,那可是一大锅滚开的热水,手伸进去的话,出来估计也就熟了。

  谁料树先生根本就不看我,只是不停搅拌大铁锅里的鸡肉和蛇肉,香味越来越是浓郁,足足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柴火耗尽,一大锅水熬成了浓稠的白汁,才灭了火,转头对我“嘿嘿”一笑。

  我下意识的讲双手背到身后,心中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只要这疯老头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一定义正言辞的拒绝。

  谁知道树先生根本就没说话,反而像变戏法一般,从腰后摸了两只筷子出来,端起一只大碗,夹了几块肉放入碗中,三下五除二的就吞进了肚子,也不知道那么烫他是怎么吃得下去的。

  树先生吃完一碗,转头见我还背着双手,一脸惊惧的模样,奇道:“你不吃吗?公鸡炖蛇肉,又叫龙凤斗,可是大滋补的东西,而且味道鲜美绝伦。”

  说到这里,又一转话锋道:“不过你要是不喜欢吃也没关系,这一锅肉也不会浪费的,我有信心能够全部消灭。”说着话,手中的筷子又伸进了锅中。

  我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心中再度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见过不靠谱的人,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人,用那么好的符咒点火,估计全天下也就他一个人了。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大碗,抓起一根鸡腿就啃了起来。

  树先生“哈哈”大笑,倒没有抢回去,只是端起另一只大碗,摸出酒葫芦,夹了几块肉大嚼大喝起来,一连吃了三四碗,才满意的打出了饱嗝。当然,我也没有落后,蛇肉和酒我不大感兴趣,七斤多的大公鸡,倒是有一大半进了我的肚子。

  等我吃完锅里最后一块鸡肉,树先生才“哈哈”笑道:“这才像样,比越山那小子有人味多了,他每回肉也没少吃,还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说什么万物都是生灵,我们伤其性命已经有违天和了,还要吃其肉,实在过分,听得我烦都烦死了。”

  说着话,伸出油腻腻的手在胸前抹了两下,伸入怀中掏出一块圆形玉牌来,约有铜钱大小,洁白无瑕,晶莹润泽,上面刻满了奇怪的花纹,一端用红绳子穿着,伸手递给我道:“来,戴上,这是猎杀大掌令的信物,你父亲让我代为收藏的,现在物归原主,从此之后,你就是猎杀的大掌令了。”

  我听的一愣,实在不敢想象就这样我就是大掌令了,更不敢想象这疯老头究竟还能有多不靠谱,猎杀大掌令的信物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随手就给我了,而我只是个初入门的毛头小子,所会的奇门术也仅限于一个掌心雷,还控制不住威力,真想不通当时父亲是怎么放心把大掌令的信物交给他的。

  但是我却没有推辞,伸手就接了过来,也不管红绳子上的油腻,挂在了脖子上,这一刻,我感觉父亲就站在自己的身旁,而我也会成为像父亲一样的英雄,守卫着人类世界不受异常生物的侵犯。

  我哪里知道,现在的我,正和当年父亲接过玉牌时的想法是一样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