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三章:鬼影再现

第十三章:鬼影再现

  我挂好玉牌,就问道:“我现在是大掌令了是不是?你是猎杀成员之一,也要听大掌令的话对不对?”

  树先生脸色一苦道:“你该不会和越山那小子一样吧!当上了大掌令立马就算计老子,别忘了一件事,当初越山那小子可是学会了我的奇门之术才敢明目张胆的算计老子的,你要是学他,我保证你狗屁都学不到。”

  我和疯老头半天一夜相处下来,已经摸透了他的脾气,微笑着摇头道:“这你放心,扬名立万的事,我一定会留给自己,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也要听我的命令。”

  树先生一听我这么说,顿时喜上眉梢,乐到一双小眼睛几乎看不见了,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猎杀虽然人不多,但是从理论上来说,每一个人都要听你的。”

  我点了点头,面色一板道:“好!那我现在就以大掌令的身份命令你,将那口大铁锅顶回家去。”这疯老头害我顶着这口大铁锅一里多路,头皮都麻了,这个仇岂能不报。

  疯老头顿时一愣,随即一闪身弹跳而起,伸手在我头上钉了一下,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敢情比越山那小子还阴是不是?竟然把老子当成杂役来使,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出满头疙瘩来?”

  我一见情况不对,敢情我这大掌令的话并不是那么好使,急忙转身抓起大铁锅,顶着就跑,幸亏疯老头并没有追出来,待我跑出半里路远,破庙已经是一片火海了,不用问,这是疯老头的杰作,只是不知道这回有没有用符咒点火。

  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一些乡亲都在向破庙的方向观看,谁也没有去救火的意思,那破庙邪乎,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如今一把火烧了,倒也省却了乡亲们许多烦恼。

  疯老头的脚程相当惊人,等我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追上了我,一边用筷子敲打着铁锅,一边骂道:“放火这种破事也要老子做,下回你再这么不识相,我就收回大掌令的信物,一脚将你踢出猎杀,记住了没?”

  我一听还带这样玩的,敢情我这大掌令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他说收回就可以收回,说白了就是个傀儡而已,真正掌权的还是疯老头。

  本来想直接把玉牌还给疯老头的,可又一想就算管不到疯老头,管管其他人还是可以的,又忍了下来。

  我哪里知道,北派猎杀连我算在内,一共就四个人,剩下三个人之中,疯老头已经算好的,其余两个更加难缠,就没有一个是我能管得了的。

  我不敢反抗,谁知道这老家伙发起疯来会做出什么事,只好唯唯诺诺的应着,心中盘算着怎么让疯老头教我其他的奇门之术,片刻就到了院子门口。

  我刚推开门,隔壁的狗子就喊道:“华子哥,你顶着口大铁锅做什么?”这一声喊的,我没来由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一股寒意瞬间从头到脚跑了一遍,全身汗毛根根竖立起来,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

  狗子就是死去的那个张叔叔的儿子,上面还有两个都是姐姐,山里人大部分都没啥文化,认为孩子名贱好养活, 狗子愣子什么的名字最多,像我叫王小华的,实际上已经是很不错的名字了。

  狗子比我小两岁,张叔叔死后,孤儿寡母的很不容易,靠着乡亲们的接济,王家婶子才将狗子拉扯大,平时和我很熟,。但这一声叫的,却就像是喉咙被人掐着一般,又尖又细,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声音。

  我急忙将头上的铁锅向上掀了掀,向狗子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使我身上寒意更重,忍不住又打了个冷颤。

  只见我八岁时所看见的那个瘦如竹竿的光头男子,正趴在狗子的背上,双脚缠在狗子的腰间,双手死死的掐着狗子的脖子,目光中满是怨毒,好像恨不得立马将狗子生吞活剥了一样。

  我大吃一惊,这光头男子曾经在我八岁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害死了张叔叔,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至今每每想起,都会忍不住的心头发冷,万万没有想到,这回竟然又来害狗子了,而且看样子比上回更加的怨毒。

  我真想不通这光头男子和张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此两次三番的来害狗子父子,但不管怎么样,这回我都不能再像上次一样袖手不管。

  树先生当然也察觉到了,看了我一眼,低声道:“先装没看见,这家伙不算什么厉害角色,那孩子一时半会没大问题,回家我教你一手,去除了那东西就是,正好这也是我们猎杀的义务所在。”

  我应了一声,和狗子打了声招呼,装没事人一样进入家中,爷爷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没回来,就将铁锅放到厨房灶上,急不可耐的跑了出来,要树先生教我除那光头男子的手段。

  树先生也不推托,说道:“刚才我虽然看不见,却察觉的出那东西怨气极重,应该是恶鬼之流,要是碰到一般的神棍,还真处理不了,不过有我在这,那东西这次绝对难逃魂飞魄散之命。”

  说到这里,又盯着我贱兮兮的笑了笑道:“不过以我的手段,去对付一只小小的恶鬼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所以我才决定再教你一手,让你去对付他,也顺便练练手了。”

  我最讨厌疯老头这种贱兮兮的嘴脸,好像根本就没看得起我的模样,当下不耐烦道:“你教不教?不教我就直接过去用掌心雷轰他了,那大黑蛇都被我轰死了,我不信一个小鬼能抵抗得住。”

  树先生大笑道:“你大可以去试试,只怕那恶鬼还没被劈死,那孩子已经完了,掌心雷的威力可不是只对妖鬼有用,对人类也一样有用。”

  我一想也是,那大黑蛇那么大脑袋都被轰的稀烂,那光头男子一直趴在狗子的身上,用掌心雷对付他的话,同时也会伤害到狗子,就算弄那光头男子一个魂飞魄散,狗子也完蛋了。

  一想到这里,顿时急道:“这倒是麻烦事,那东西趴在狗子背上,我不管用任何手段,都无法避免伤害到狗子,这可如何是好?”

  树先生贼笑道:“对你来说确实是有难度,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特别是你能看得见那东西的形体所在,只要一教你,包你手到擒来,一点事儿也不费。”

  我听他这么一说,急忙说道:“那还不教我?”

  树先生继续露出那种狐狸看到鸡一般的表情道:“不急不急,那东西刚刚盯上狗子,男孩子火气高,阴寒之气一时侵不进狗子的体内,咱们这时候一动手,那东西说不定就溜了,再等三天,等那东西的元阴和狗子合体了,就再也跑不掉了。”

  我听的一愣,没怎么明白,脱口而出道:“啥意思?不是早点解决早点好吗?”

  树先生笑道:“哪是那么容易的,鬼说白了,只不过是人死之后,一口怨气未散,形成的魂魄状物体罢了,有形无实,对于异世界物体来说,属于低下层的东西,人怕鬼只是因为看不见摸不着,说白了就是心中对未知的恐惧,加上自己想象力的渲染,就把自己吓得毛骨悚然了。”

  “实际上,人怕鬼,鬼也怕人,别忘了人可是众灵之长,即使是普通人,双肩额头三把火,也够鬼受的,如果不是有宿怨,一般鬼也不愿意招惹人类,即使招惹了,也不能一下就侵占了人类的身体,起码要有个几天的过程。当然,极厉害的恶鬼除外。”

  “在这个过程之中,如果冒然出手对付他,说不定他见势头不对就溜了,那就再也难寻他了。等到他的阴气完全侵入人类的身体,将人类的身体当成了一个容器,和自己的元阴就有了一定的联系,虽然对人类有一定的伤害,但他的元阴也无法离开被附体的那个人类周围七步的范围,那时候,一抓一个准。”

  疯老头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心中却隐约觉得不大对,具体怎么个不对法,我又抓不准,正准备再问问清楚,院门一开,村上一个乡亲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喊道:“小华,小华,快去看看你爷爷,你爷爷去打柴,在村口跌了一跤,眼看着就不行了。”

  我头皮一麻,全身血液“呼”的一下就涌上了脑袋,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向村口狂奔而去。

  眨眼到了村口,远远的就看见一堆人围在那里,纷纷议论个不停,我正要奔过去,身体忽然猛地一个冷颤,陡然一激灵,就觉得一阵阴寒之气扑面而来,下意识的顿住身形,定睛看去,却见在那群人的上空,爷爷一身白衣,面目慈祥的再对自己挥手。

  而在爷爷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女人,也是一身的白衣,脸上却充满了怨毒,特别是看向自己的那两道眼神,竟然像恨不得刺穿自己的心脏一般,正是自己当初看见过的那个掐着奶奶脖子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