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四章:阴判

第十四章:阴判

  我一见那女子,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心头一股怒火几乎夺胸而出,双手迅速的结了个雷印,正准备默念咒语请雷,树先生及时赶到,一把拉住我道:“你干什么?这么多人都在,你是想连众乡亲一起打死吗?”

  我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挤进人群,背起爷爷就往家跑,有树先生在,爷爷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只是这里不好施展奇门术,还是回家再请树先生施救才为上策。

  不一会回到家中,我谢绝了众乡亲要帮忙的好意,将院门关了,就一迭连声的催促树先生施救。

  谁知道树先生却面色一正道:“你可是猎杀的大掌令,这点小事就如此慌张,将来如何面对更凶险的事情?何况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即使是至亲之人,也总有一天会离开你的,有什么好慌的?”

  我顿时一愣,疯老头这几句话说的不错,爷爷的事让我慌了神,刚才更是差点在众乡亲面前使出掌心雷来,这可是极不理智的行为。

  树先生见我沉静了下来,才点头道:“遇事不慌,沉着冷静,这是成大事之人必备的条件之一,你记住了。”边说话,边伸出手来,走到爷爷的身边。

  树先生站定身形,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凡事有因才有果,特别是人鬼之间,如无宿怨,极少瓜葛,追根问源,善恶判定,亦不可感情用事,即使是你最亲之人,亦要以理评论,依法赏罚,懂了吗?”

  一句话说完,也不等我回话,伸手对着爷爷的脑门一拍,口中疾念:“吾奉十殿阎王令,阴间鬼判上吾身,左请左到,右请右到,立司法,正乾坤,秉公执正不徇情,牛头马面随左右,鬼狱鬼卒站分明,有冤诉冤,有仇说仇,不可妄自乱阴阳,升堂!带王虎!”

  一连串话语念毕,树先生转身凌空半蹲,犹如坐在椅子上一般,面色陡然一片苍白,我只觉得一阵阵阴风嗖嗖,两侧鬼影憧憧,不由得大惊失色。

  紧接着只见自家屋内,冒出十数个古装衙役装扮的鬼卒来,抬案端椅,备笔拿薄,片刻设好公堂,立与左右。接着一牛头一马首站与堂前,大喊道:“判官在此,王虎速来!”

  再向树先生看去,我顿时又吃一惊,那里还是什么树先生,分明是一个皂衣玉带、头戴官帽的大老爷,面目倒是清秀,只是双目之中,隐带威严,令人不敢仰视。

  就在这时,爷爷一身白衣,穿门而入,身后仍旧跟着那一脸怨毒的白衣女子,到得公堂之下,双膝下跪,默不作声。

  那判官伸手一拍惊堂木,喊问道:“堂下两人,报上姓名,有何纠葛?为何在阳间流连,不入六道轮回?”

  爷爷还没说话,那满脸怨毒的女子即道:“大人,小女子林婉琼,原是上海下放知青,被王虎始乱终弃,被李小茹诬陷莫白,含恨而死,望大人做主。”

  我听的一愣,心想这哪跟哪啊?爷爷和奶奶一生感情深厚,而且为人和善,怎么可能会有这事,分明是那女子血口喷人。

  谁知道爷爷却没有分辨,只是低首应声道:“大人,林婉琼所言皆为实情,王虎甘愿领死,只求能解林婉琼心头之恨。”

  那判官没有再问,大声喊道:“既是如此,是非分明,就无需再审了。但阴阳之间,自有律法,一切都需按章行事,法不容情,王虎阳寿可尽?”

  这时一鬼卒上前,将手中薄本交与判官,大声道:“王虎,寿应八十一,犯有始乱终弃之罪,折寿六年,因平时积善甚多,冲折三年,时年七十八岁,阳寿已尽。”

  那判官看了一眼,点头道:“始乱终弃之罪,本应入万刀攒心之狱,念其平日积善,又心生悔意,更被折寿三年,姑且从轻判决,罚王虎坠入畜道,经历三次轮回,受三世雨打风吹之苦,方可重回六道,投胎为人。”

  我大吃一惊,张口就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站在哪里只能观看,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来。

  那判官又道:“林婉琼奖罚如何?”

  那鬼卒再度上前,翻开数页薄本,说道:“林婉琼生前为人善良,含冤而死,本应投胎与富贵人家,一生幸福无忧,只是她始终流连人间,不肯入六道轮回。”

  那判官又看了几眼,眉头一皱道:“林婉琼,你流连人间,不入六道,甚至擅自拘魂索命,有违阴阳之道,本应入恶鬼之狱。但念你生世可怜,又遭人诬陷,含冤带恨,情有可原,奖罚相抵,从此坠入六道轮回,生于寻常人家,如此判决,你可信服?”

  那女子此时面上怨毒尽消,双目之中隐现泪光,叩头跪拜道:“信服,信服,判官大人所判不偏不倚,林婉琼心愿已了,甘愿坠入六道轮回。”

  那判官道:“如此甚好,来人,将林婉琼和王虎各自带下,各入各道,各领各业,本判事务繁忙,不可久留人间,速速退堂。”

  牛头马面往案前一站,高声喊道:“退堂!”我只觉得一阵阵阴寒掠动,鬼狱鬼卒齐动,案椅笔薄,顷刻撤去,判官起身,牛头马面随后,爷爷和那名叫林婉琼的女子各自被鬼卒压着,纷纷钻入地下,瞬间消失不见。

  这时我忽然就能动了起来,脱口大喊道:“爷爷!”可哪里还有爷爷的影子,只剩下爷爷的尸体,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目瞪口呆,无法相信爷爷就此离开了我,更无法相信爷爷从此轮入畜道,受那三世雨打风吹之苦。

  这时树先生走到我面前,伸手一拍我的肩头道:“你爷爷的事,我早就知道,越山也知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直不出手除去林婉琼的原因,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上天早有安排,你就顺其自然吧!”

  我怒而转身,瞪着树先生道:“什么因果,什么报应,只是我没有本事罢了,如果我早知道其中缘由,一定除了那个女鬼,这样爷爷起码还能多活三年。”

  树先生一听,顿时大怒道:“其中缘由,我本来可以说给你听就行了,用不着大费周章的请出判官表演一次阳间阴判,你以为好玩啊!老子吃饱了撑的吗?就是要你看清事实,今后执行任务之时,不要徇私枉法,凡事以理立足,以法为凭,才能真正的让人信服与你,可懂?”

  我顿时愣住,感觉得到树先生搭在我肩头上的手依旧冰冷异常,看得出他的面色依然一片惨白,显然这出阳间阴判的戏码并不是那么好演的,起码对树先生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也明白了树先生话里的意思,他不惜损耗自己的身体来让我亲眼见证了爷爷的遭遇,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以后要学那判官,公平公正。

  一想到这里,刚要说话,树先生又抢先说道:“林婉琼的事,确实是你爷爷不对,当时大环境使然,许多城市知青下放到农村来,你爷爷原本和林婉琼就有私情,后强拆神庙,遇上大黑蛇,为保性命娶了李大胡子的女儿为妻,此后林婉琼更是被李小茹多番辱骂,四处败坏林婉琼的名声,导致林婉琼含恨自杀,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我脑袋猛的一蒙,刚才那林婉琼也是如此指责爷爷,爷爷并没有分辨,树先生与爷爷相识多年,他自必也这么说,那想必就不会假了,如此说来,过错当真是在爷爷奶奶这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