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七章:吃了一只鸡

第十七章:吃了一只鸡

  装逼我可以忍受,可你干嘛非要钉我一下呢?我看着疯老头那颗乱糟糟的脑袋,就种钉回去的冲动,当然,只限于想想。

  机会总是要争取的!我也不想一直被人看成是小跟班。

  我走在最后面,悄悄的拉了拉树先生的衣角,小声道:“疯老头,这明显是个狐狸作祟,我的掌心雷就能解决了,等下你能不能把机会让给我,让我也表现表现?”

  树先生小眼睛眨巴了两下,转头看向我,伸出一根手指对着我晃了晃,也小声道:“一只鸡!”

  我一愣,为难道:“家里所有的鸡都已经被你吃完了啊!”

  树先生脸上露出狡狯的笑容,小声道:“你家里没有了,村上多的是啊!”我翻了翻白眼,竟然教唆我去偷鸡,这老家伙,肯定是属狐狸的。

  不过我太想有一次表现的机会了,再说偷鸡也不是啥难事,当下点头同意,大步超过疯老头,跟在那人身后。可惜,和疯老头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没有看见疯老头脸上那丝得意的诡笑,不然以我的聪明才智,应该能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乡村之间,一般相隔的都不太远,几里地的路,不一会就到了,我跟着那人大摇大摆的进了村,疯老头可能是故意要给我制造机会,让我们先走,自己留在村口溜达起来。

  一到门口,我就一愣,这和之前我几次见鬼的感觉都不同,之前每次感觉到异常,都是先感知到一股阴寒之气,随即就看见那些脏东西的原形,这回却丝毫没有感觉,只是整个屋子看上去都笼罩在雾气之中,白茫茫一片。

  不知道这是不是鬼和妖的区别?

  反正已经到了地头,可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头,只好一咬牙,硬着头皮往里闯。

  雾气好大,我从门口走到堂屋,须发之上都被打湿了。一进院门,更是一股腥味扑面而来,味道之重,几乎使我喘不过气来。

  院子里到处都是鸡毛,地面上还洒了好多血,估计是宰了鸡准备等会招待我们的,疯老头最爱吃鸡,这回有口福了。

  堂屋里站着个中年妇女,正一脸惊慌的拉着那人的手,小声的嘀咕着什么,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个少女,看年纪也就和我差不多,容貌十分秀丽,只是头发蓬乱,目光呆涩,嘴角边还有一丝血迹。

  不用问,撞邪的肯定是那少女,我努力睁大眼睛,盯着那少女仔细打量,越看越是心惊,一开始那少女的容貌看的很清晰,逐渐模糊起来,到了最后,整张脸好像都被雾气遮住,竟然再也看不清楚了。

  我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那少女却又依旧和之前一样了,秀丽怡人,神情呆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这时那中年人和妇女说完话了,正转头向我走来,面上露出一片惊恐之色,显然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正准备上前询问,那少女却忽然站了起来,手一指我的鼻子,骂道:“快滚,凭你也想坏爷爷的好事,要不是爷爷修的是正道,你这九阴之体爷爷就收了,趁现在爷爷还未起杀心,快滚快滚。”

  我们三人同时一愣,这太怪异了,容貌是少女的容貌,声音却是磁性之中略带沙哑,分明是粗犷男子的声音。

  那中年人反倒比我先回过神来,指着那少女连声道:“ 就是这声音,就是这声音,以前只是到子夜时分才响起,今天大白天的就出现了。”

  我心头惊惧,双腿都有点发软,脊背上一阵一阵的发凉,却又不能转身逃跑,觉得那样太丢份了,不过以后才知道,有时候逃跑是必须的,不逃跑才是傻逼。

  当下强自镇定看向那少女,故作悠闲道:“不知道哪路大仙在这里修行,修的自必是正道,怎么会和普通少女纠缠不清呢?咱们是不是打个商量,你修行你的,不要侵害人类,我也乐得清闲,你看怎么样? ”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句话说完,那少女忽然一愣,随即笑道:“大仙?修行?哈哈,你是故意逗我玩呢?还是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我还头一次听猎杀的人说话这么客气,连我的本来面目都看不出来,看样子你这九阴之体是块废料啊!”

  说完话,忽然伸出长长的舌头来,舔去嘴边的一丝血迹,吓的我又是心头一跳,同时我发现,那双眼珠子看我的眼神也不对了,原先只是呆涩,刚才一开始说话的也只是带点恶意,现在却满是贪婪凶残之色。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猎杀的?”

  那少女盯着我脖子处的玉牌瞄了一眼,笑道:“那玉牌是考核猎杀成员的信物,未成为正式猎杀成员之前,都必须戴着,你当我没看过吗?这东西几百年来我可见过不少次了。”

  我心中顿时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疯老头告诉我说这是猎杀大掌令的信物,原来只是个狗屁考核期成员的信物,这个也糊弄我,敢情那老东西嘴里就没有一句真话。

  这时那中年人已经到了我身边,嘴巴凑到我耳边说:“婆娘刚才告诉我,闺女刚才在家吃了一只鸡。”

  我看了他一眼,有点纳闷道:“吃了一只鸡有什么好奇怪的?谁不吃鸡?我和师傅一天一只呢!”

  那中年人面露焦急之色道:“不是烧熟了吃的那种,是生吃,拔了毛,连膛子都没剖,就这样撕开来生吃了。”

  我顿时愣在当地,想起院子里的鸡毛,想起地面上的血迹,又想起一进来时那少女嘴边的血迹,再联想到生吃鸡的场面,心中陡然一阵恶寒,差点呕吐出来。

  那少女一见我的糗样,笑道:“怎么?看不出来还猜不出来吗?现在就算你想走,我也不会放你走了,像你这样的九阴之体可太稀罕了。”

  我念头急转,首先想到这家伙总是半夜三更的出现在少女的房内,像极了传说中的狐仙作祟,又生吃活鸡,那定是狐狸无疑,当下佯怒道:“怎么会看不出来,你这只骚狐狸,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识相的就赶紧滚,趁你还未犯下恶行,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谁知道那少女一听,顿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什么时候猎杀开始招收你这种废料了,空有一副好皮囊, 连我的本体都看不出来,不过便宜我了,我又可以少修炼几百年。”

  说着话,缓步向我逼来,旁边那妇女伸手去拉,却被她一甩胳膊,立刻飞出去好远,撞在墙上,滚落在地。

  我顿时大怒,也忘却害怕了,双手迅速结了个雷印,默念请雷咒,大声道:“你就不怕被五雷击顶吗? ”

  那少女又“哈哈”一阵大笑道:“五雷击顶?凭你的法力还想打得死我?何况,你一使出雷来,最先遭殃的是这小姑娘吧!”

  我一听顿时又没了主意,这妖孽说的不错,我一发雷,首先打中的就是这少女的肉身,就算能打死这妖孽,那少女的肉身估计也会被轰个稀烂,敢情这招看着满厉害,实际上根本没多大用。

  那少女说话之间,又逼近了两步,距离我已经不足五步,我脑门上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跑也不是,打也不是,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心中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你说你逞什么能?本来是疯老头的麻烦,非要抢过来,这下好了,碰上个厉害对手,估计连对方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就会被吃了,真是不作就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