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九章:五式一术

第十九章:五式一术

  树先生一句话说完,转头对我说道:“物分五行,妖亦分五行,我看不见,你却看得见,凡是妖皆有五行之光,金、紫、橙为金、青、绿、苍为木、白、碧、蓝为水,红、赤、血为火,黄、羯、黑为土。”

  “也有拥有双色五行的,甚至拥有三色五行的,但是,不管拥有几色,必定有一色是主色,可采用五行相克的道理对其发动攻击,可事半功倍。”

  说到这里,大喊一声道:“听清了!”说完双手迅速的打了个结印,正是前几天教我的几种结印其中一种,随即沉声念道:“三清太上赦令,恭请六阳火师,此火非凡火,六阳烧邪魔,烧得东方邪灵,烧得西方妖魅,烧得南方凶煞,烧得北方恶魔,烧得中央法师,烧得天下万物,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随即收左手伸两指为剑,右手伸指探出,口中疾念:“六阳天火,烧尽邪魔,速发!”

  只见他一句话喊完,陡然一道红光顺指尖前方十公分处喷出,“呼啦”一下就变成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向那团浓雾激射而去。

  只听“轰”的一声,双方一接触,即是火花与浓雾乱滚,浓雾之中不断发出惨叫声,一直维持了约莫二三十秒,火光才渐渐熄灭。

  我早已经惊的张大了嘴,虽然说上次疯老头教过我掌心雷,我心里对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可还是没有想到这疯老头竟然这么牛逼,那火球打出去的威力,简直就是一把超大号的喷火枪。

  不过,我心里却也有点疑惑,刚才不是说要利用五行相克的道理展开攻击吗?可对手的属性明明是水,应该使用土属性的攻击,怎么一上来就抛了个火球出去呢?

  我刚想问问清楚,谁知道疯老头一回头,脸上又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道:“看到了没有?我这是提醒你,不管什么相生相克,实力才是最主要的,比如我和对面那家伙,他的属性是水,还是一样被我的六阳天火烧的哇哇乱叫,懂了没?”

  我悚然一惊,原来是这样,疯老头说的对,实力才是王道,可随即一眼看见了疯老头脸上那尴尬的笑容,顿时又转过弯来,尴尬这个词出现在疯老头的脸上那可是不多见,这老家伙的脸比树皮都厚,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刚才使错了!

  要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习惯,对奇门术的使用也一样,有的人偏爱那一招,就经常使用,疯老头也一样,他肯定比较偏爱火之术,所以下意识的使了出来,却忘了先前和我说的五行相克,等想起来的时候,只好用实力这个词来掩饰他的错误。

  这一想通了,我顿时哭笑不得,这什么人啊!按年龄算,也七老八十了,没一点正形,自从我认识他,就没见过他什么时候靠谱过。

  疯老头见我神情古怪,知道大概没糊弄住我,急忙道:“不相信吗?那我再用别的手段试给你看看。”

  说完一转身,念道:“火师退去,本师退去,六阳火丁,不可乱打,急急如律令。”

  随即双手一翻,又结起了另一个结印,同样也是前几天教过我的一种结印手法,我心中一动,认真听记起来。

  疯老头这回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一边结印,一边口中疾念:“吾奉玉帝赦令,四海龙王听吩,借得海水,使得清泉,润得人间,淹得山峦,柔可绕指流,刚可滴石穿,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说话间左手又收回伸指如剑,我已经几乎猜到下面的步骤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只见疯老头右手猛的一握,反手一洒,口中疾念:“天雨地泉,四海之水,皆听吾令,去!” 一道银光射出,半途变幻出一条水龙,奔腾咆哮,一头就扎进了浓雾之中。

  浓雾之中惨呼又起,疯老头转头斜了我一眼,洋洋得意道:“明白了?看见了没?实力才是王道。”

  我虽然十分认同这个道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一丝来,反而摇头道:“不一定,我觉得,不管是用水还是用火,都不如用土。”

  疯老头一双小眼睛一睁,恨声道:“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开化呢?好,我再让你看一个!”

  说着话收了水结印,我在一边悄悄记下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心头不住偷乐。

  疯老头一收了水结印,就打起新的结印来,果然不出我所料,都是前几天教过我的结印方式,不过教我的时候没说过名字,没想到竟然都是一些奇门术的结印手势。

  结印完毕,疯老头就念道:“吾奉玉帝赦令,召集天下山神,凡木皆可借,凡木皆可使,形随吾意走,进退一念间,可困生灵,可困邪物,急急如律令。”

  左手缩回胸前,伸指如剑,右手对着浓雾所在之处一抓,口中喊道:“千花万树,皆听吾令,结阵!”

  浓雾所在之处的地面上,陡然钻出许多藤条状物体,迅速纠缠爬升,眨眼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大木箱子。那团浓雾被笼罩在木箱之中,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突破木箱的包围。

  疯老头得意的回头道:“怎么样?这下服了吧?”

  我早在心中默默记下了疯老头这几种结印手法和咒语,表面上却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的一般,手一指疯老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敢情你根本就不会土之术对不对?”

  疯老头勃然大怒道:“谁说我不会,只是这五行印术之中,雷讲引,火讲烧,水讲攻,木讲困,唯独土印之术是教人怎么防御,那些妖魔鬼怪见到老子都躲着走,哪里用得着防御,老子一向用不着而已,你可看清楚了。”

  说完又结印使术,“呼”的一下在我们面前升起一截半人多高的土墙,足有几十公分厚,土中还掺杂着许多小石子儿,这要刻意躲在后面,就算用狙击枪估计都打不穿。

  而此时木之术已经收了,那木箱子也消失了,什么火花水龙更是早就消失无踪,就连那团浓雾都已经稀薄了起来,在疯老头这连番奇门术的轰炸之下,那小白鱼估计就算不死,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说来好笑,那小白鱼修炼数百年,估计是一念之差看上了人家闺女,结果被疯老头当成了肉靶子一番暴打,也实在可悲。

  疯老头收了土之术后,我已经将他刚才使过的火、水、木、土四术的手势和咒语记得清清楚楚,再想起他之前教我的掌心雷和五行藏匿之术,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意,笑道:“疯老头,我爷爷说你会的五式一术六板斧,是不是就是雷木水火土五印式和五行藏匿之术啊!如此的话,那可真谢谢你了。”

  树先生闻言一愣,随即一回头,一伸手在我头上钉了一下,破口大骂道:“你妈……你奶奶的,我早就应该知道,你小子和王越山那小子一样,就知道算计老子,偏偏老子又傻,一不注意就被算计了,老子上辈子欠你们王家的还是怎么的?”

  这回我没有躲,心甘情愿的挨了一下,这些天相处下来,疯老头的脾气和为人我已经很清楚,装疯卖傻是他的长项,可要是谁以为他真的傻,那就等这倒霉吧!他之所以施展给我看,就是故意要教我的,不过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你们够了没有?”前面雾气之中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雾气稀薄了许多,我不用闭眼也隐约看得见了。一眼看去,只见雾气之间的那小白鱼变大了许多,足有一人多高,杵在雾气之中,人面鱼身尤其清楚,看上去十分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