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章:浓烈的血腥味

第二十章:浓烈的血腥味

  我仗着疯老头在身边,虽然觉得奇怪,倒也不怕,还出口讥讽道:“疯老头,这家伙怎么被打了一顿还长大了呢?该不会是肿的吧?”

  疯老头瞟了我一眼,冷哼道:“现在呈起口舌来了,等会你见到它实体的时候,可千万别舌头打结。”

  我一愣神,脱口而出道:“这还不是它的实体?”

  疯老头没理我,只是用眼角扫了下已经被吓昏过去的那中年人一家三口,眼神中隐现担忧之色。我一见就明白了,敢情刚才疯老头露的几手只是为了教我,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打响。

  而中年人一家三口所在之地,正好距离我们和那白鱼差不多远,疯老头的手段刚才我已经看见了,那白鱼怎么的也是个妖,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等会一打起来,只怕这一家三口会遭池鱼之殃。

  一想到这,我念头急转,瞬间闪过好几个方案,却都不能成立,心头甚是焦急。

  就在这时,那白鱼已经暴怒了起来,它可不会管那一家三口的死活,一张口就是一道水箭,粗如龙柱,只向我们袭来。

  疯老头急忙伸手拍地,一道土墙从地面升起,挡在我们面前。我也一咬牙,迅速的手结土印,也伸手拍地,一道土墙在那一家三口前面升起,堪堪挡住他们不受水箭溅射。

  疯老头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嘉许,点头道:“不错!”

  这两个字使我好一阵激动,我认识疯老头这好几天,还是头一回听见他赞许我,之前不是讽刺就是直接伸手钉头,就没有过一句好话。

  那白鱼受了一连串的攻击,早就暴怒异常,哪肯给我们说话的时间,口一张,一道水柱化成漫天水箭再度袭来,目标仍旧是我和疯老头。

  这回我学乖了,首先就使用了土之术将那一家三口护住,其余的事就交给疯老头好了。疯老头没了后顾之忧,果然神色轻松了许多,随手破了水箭,头也不回说道:“这屋里不好施展,你护住那一家三口,我将这东西整出去。”

  说着话,手势疾变,地面之上迅速钻出许多藤条状物体,编织成一个箱子,眨眼就将那白鱼装入其中。紧接着手势再变,一道水龙咆哮而出,奔腾到那箱子前面,一口吞了下去,转身奔腾出门,直向村外飞去。

  疯老头大摇大摆的跟了出去,我急忙奔过去将那中年人扶了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的,好不容易才他弄醒,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爬起身就跑,我可不想错过看热闹的机会。

  可刚跑出门口,一头差点撞上正走回来的疯老头,顿时大为诧异道:“解决了?”

  疯老头点了点头,漫不在乎的说道:“解决了!”

  我顿时气苦,这也就几分钟的事,竟然就解决了,这玩的也太快了,我就这么错过了一次参观学习的机会。

  疯老头却不管这些,进去和那家人打了招呼,谢绝了那中年人的金钱酬谢,转身回家去了,我走了两步,却又转身回来,凑到那中年人面前道:“你要真心想感谢我们的话,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师傅特别爱吃鸡。”

  那中年人又不是傻子,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去抓了几只鸡,还一个劲的说不好意思,几只鸡太少了,不足以报答我们救了他闺女的大恩。

  我也没客气,提着几只鸡就告辞了,这多好,省得我去偷了。

  回到家中,疯老头一见我手上的鸡,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抢着跑去杀鸡做饭,倒不是他变勤快了,只是我做菜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用疯老头的话说,就是不想糟蹋了食材。

  第二天我们替那闺女驱妖辟邪的事,就流传开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家空前的热闹,几乎成了村上乡亲们的集中地,求驱邪的、求小儿收惊的、求治梦游的、还有来求治不孕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来了,狗子他娘还一度带了狗子来,说也要让狗子跟疯老头学些手段,不过疯老头都没有同意。

  就这样一直过了一个多月,再三天就是我十八生日了,疯老头不知道那根筋又搭错了线,说是要出去给我整个生日礼物,一大早就出了门。

  疯老头前脚刚走,就来了两个人,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估计年纪和我也差不多,长长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面孔长得很是清秀,一身黑色中山装很是得体,黑色皮鞋,只是一脸的冷漠,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味道,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傲气。

  另一个则是个大美女,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柳叶眉,丹凤眼,琼鼻粉颊,红唇贝齿,也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可惜了一副好身材。这女子虽然长得美艳,神色之间却比那年轻男子还要冷傲,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冷气息,使围坐在门口的乡亲们都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我一见这两人就知道不是附近乡村的,光这身打扮,我们这里就很少见到,一时不知道什么来头,急忙上前道:“两位……?”

  那年轻男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眼神中充满了寒意,使我不自觉的心底发冷,莫名的产生一种恐惧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那女子也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们来找树海峰。”简单直接,一句话说完,就往里闯,似是根本就不愿意和我多废话。

  这让我很是火大,这几天来找疯老头的人多了去了,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这是我的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往里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而且这两人看上去似乎也根本没把我当回事,这种感觉让人很不爽。

  当下伸手一拦道:“我师傅出去了,有什么事求我师傅,等他回来再说吧!”说到“求”字的时候,我特别加重了语气,意思很简单,你们是来求人的,得客气点。

  由于这段时间来了不少人找疯老头帮忙,所以我以为这对年轻男女无外是其中之一,只不过家境可能要好一点罢了,也许是镇上人家的孩子。

  我一句话说完,那年轻男子忽然踏上了一步,伸手摸了摸鼻子,沉声道:“你师傅?树海峰是你师傅?”说话的时候,面色更显冷峻,目光之中寒芒一闪而过。

  我一颗心一阵狂跳,就在刚才那年轻男子伸手摸鼻子的时候,我明显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闻到,可我千真万确的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他一定杀过人!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念头忽然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而且不断重复提醒着我。

  我慌乱的低下了头,避开他那冰冷的眼神,点头道:“是的,树先生是我师傅,如果你们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说。”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又逼近了一步,那股血腥味更浓,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冰冷气息,铺天盖地般向我卷过来。我强忍着那种几乎作呕的感觉,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隐约觉得,面前这个人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我不敢看那人的眼神,也不用看,我能明显的感觉得出来,这人对我充满了敌意,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他绝对有想杀了我的意图。

  但是,今天却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碰过面,而对方所有的敌意,也都是在听我说了是树先生的徒弟之后才爆发出来的,毫无疑问,这个人一定是树先生的仇家。

  我陡然想起了父亲,树先生和父亲的关系那么好,树先生的仇家,也就是父亲的仇家,不知道父亲的死,和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浓烈血腥味的年轻人有没有关系?如果说父亲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上,我不会怀疑,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我甚至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虽然我很怕,但只要他攻击我,我必定会还手。

  这时那面若冰霜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一闪身插在我们中间,转头道:“马平川,树海峰没回来之前,你最好不要乱来,结果不是你我所能承担得起的。”

  那年轻人微微一愣,随即向后退了一步,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眼中的寒意慢慢散去,低着头不再说话,身上那种血腥味也逐渐减淡,直到再也闻不到了。

  那女子见状,好像也松了口气,转身拉着那人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们会在村外等,等树海峰回来,你告诉他,马平川和薛冰来过。”

  我点头道:“一定会转告他。”

  我当然会转告疯老头,这个年轻人太危险,从刚才表现出来的敌意上来,对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好意图,如果情况不对,那就得赶快跑,不知道怎么的,刚才我还有还手的勇气,现在却连和那年轻人对抗的念头都不敢有。

  门口的人又纷纷让开一条路,有几个胆子小的甚至都抖了起来,他们虽然是平常人,却也能看出这两人的不平常,何况,那年轻人刚才对我表现出来的敌意,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