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一章:泼妇

第二十一章:泼妇

  一直等到那对年轻男女走了个把小时,我一颗心才算放回肚子里,那些乡亲们也都纷纷起身回家去了,谁都不傻,为了凑热闹再丢了命太不值得了。

  本来人多的时候我觉得烦,现在乡亲们一走,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我又怕了起来,心中总觉得刚才那家伙说不定会回来一刀将我宰了,唯一的希望就是疯老头能快点回来。

  一个人呆着也无聊,我悄悄的溜到村口处,远远的就看见那年轻人迎风而立,身体笔直的像一杆标枪一般,女孩子则站在旁边,显然也是在等疯老头回来。

  一直等到夜色降临,我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回家睡觉。

  这一夜,疯老头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打开门,就奔向村口,远远的就看见那对年轻男女仍旧站在村口,男子还是像标枪一般笔直,那美女则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一副又倦又累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觉,不过看上去好像连位置都没变过。

  我也不敢上前搭讪,回家一直呆到了中午,仍旧不见疯老头回来,更是心烦意乱。

  就在我如同热锅上蚂蚁一般来回乱转的时候,院门一开,一名壮实的汉子进来倒头便拜,一边磕头一边哀求道:“求树先生救我!求树先生救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前扶起,却是村上的王贵,这王贵虽然和我是同姓,为人却是很不厚道,和我们家甚少有来往,就说道:“我师傅出门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王贵闻言一愣,急忙问道:“那树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我摇头不知,谁料王贵一把抓住我的手道:“小华兄弟,我知道你也会法术,无论如何也得帮我这一把,等树先生回来只怕已经来不及了,走走,你先跟我看看去。”边说话,边将我往外拉。

  说实话我对着王贵没啥好印象,这家伙仗着跑山货赚了些钱,在村上盖了间全村唯一的两层小楼房,从此之后就看不起人了,自己又孔武有力,没少欺负村上百姓,而且还不孝顺,自己住着两层小楼,却将他爹妈丢在老宅子的破房里,平时没少被戳脊梁骨。

  特别是他那婆娘,更是出了名的泼妇,为人又吝啬又刻薄,谁也别想占他家一分钱的便宜,骂东家闹西家,左右邻居都被她骂的不敢吭声,谁要惹了她,她能掐着腰跳着脚站你家门口骂上四五个小时都不带重样的。

  所以我根本不想去,可哪里拉扯得过王贵,没一会硬是被王贵拉到了他家门口,再加上王贵一路哀求,我心想来已经来了,就进门看看也无妨,虽然王贵夫妻很是欠收拾,可毕竟都是一个村的,能伸手我还是愿意伸手帮一把的。

  谁料一只脚刚跨进门,就已经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王贵的儿子长锁正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王贵婆娘正趴在长锁身上张着嘴嚎,乡亲们都围在门口看热闹,连个进来劝一声的人都没有,可见这夫妻俩平时为人有多差劲。

  我明显能感觉到不对劲,可整个屋子里到处都是阴冷的气息在流动,根本无法分辨出问题出在哪,只是主观意识里觉得,长锁不适合放在屋里,这样对他有害无利。

  当下说道:“王贵哥,我看长锁放在屋里不合适,你还是把长锁搬到院子里去。”

  一句话还未说完,王贵婆娘已经跳了起来,手几乎指到我鼻子上骂道:“你个小王八羔子说什么呢?这外面这么大的太阳,我儿子万一晒出个好歹来,你赔得起吗?”

  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本来小爷就不想管的,而且屋里阴寒之气如此之重,也不知道是什么厉害玩意,我也没把握对付,如今莫名挨了骂,更是懒得再管。

  王贵到底是跑过山货见过大世面的人,平时惯着他家婆娘,到了关键时刻还是知道孰轻孰重的,一见我要走,急忙一把抓过那婆娘,左右开弓,“啪啪”两声就是两个耳光,大声骂道:“你眼睛瞎了,那是小华兄弟,来救我们家长锁的,嘴上再不带个把门的,我迟早把你那张破嘴给缝起来。”

  打完骂完赶紧跑出来拉我,这样一来,我倒不好意思走了,就站在院子内,让他把长锁抱出来。

  那婆娘平时虽然泼辣,但那还是仗着王贵的,现在一见王贵打她,又这般责骂她,顿时也没了往日威风,想发作又不敢发作,想跟出来吧,门口一堆人都看见她被打了,面子上又过不去,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嚎起来。

  王贵却不理她,将长锁抱了出来,放在了院子中间。我则盯着房屋琢磨,虽然我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却知道问题一定是出在房子里,里面到处流蹿的阴寒之气,绝对不是寻常人家应该有的。

  要知道阳宅只要不是在选址上犯了风水大忌,一般都不会有这种阴寒之气。平日人进人出,阳气积蓄其中,会使人进门如沐春风,特别是自己家,气场和自己的气场完全吻合,所以人从外面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会感觉到特别的舒服。

  像这种气场,就明显不对了,说白了这气场根本就不适合人类,不管是谁,在这种充满阴寒气息的环境下生活,都不会好过。

  我缓缓闭上眼,吐纳静心,疯老头说过,当肉眼看不清楚的时候,就用感觉去感知。结果不感知不要紧,这一感知,顿时吓出了我一身的白毛汗,整个二层楼房从上到下,叮满了毛毛虫大小、状若透明的虫子,都拼命往屋里挤动。

  屋里似乎有什么在吸引着它们,即使已经挤的连根针都插不进了,还是拼命往里面钻,一股巨大的阴寒之气,笼罩着整栋楼房,看上去让人压抑异常,十分恐怖。

  对付这种虫子,相信我的六阳天火术绝对可以奏效,只不过我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一是王贵夫妻实在不是什么好鸟,我这六阳天火术控制的不是那么熟练,万一把他家楼房烧了,说不定会让我赔偿。

  二也是我对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很怀疑自己是否能将这些虫子全部消灭,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些小虫子都不是好东西,起码身上携带着阴寒之气,万一整不好,说不定能流窜到其他人家去。

  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来,正准备明说自己没把握,却听见一声咳嗽,长锁竟然醒过来。

  我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的救了长锁一命,现在正是中午,大太阳暖洋洋的照耀着大地,王贵家门前又围了一大圈人,阳气更足,阴阳两气一冲,阳气明显胜过阴气,所以长锁就醒了过来。

  长锁一醒过来,我顿时就是一阵激动,自己的判断没错,问题就出在房子里,只可惜墙体外面密密麻麻的虫子挡住了里面的景象,我无法判断出具体原因来,要想找出原因,必须先问清楚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下我蹲下身问长锁道:“长锁,你跟叔叔说下你在里面的过程,叔叔也好判断怎么修理它们。

  其实长锁比我只小三四岁,我并不是占他的便宜,只是辈分在这摆着。

  长锁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脸上惊惧的神色仍在,砸吧砸吧嘴,用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道::“我在里面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个小男孩就来找我,说要带我去玩,平时大家都不愿意跟我玩,难得有人找我,我自然高兴,就跟着去了。”

  这时那王贵婆娘见长锁醒了也走了出来,一到面前就听见长锁说平时村上的孩子都不带他玩儿,顿时那股泼辣劲儿又上来了,一手掐腰,另一只手一指门口的百姓们骂道:”你们这些穷鬼坏比婊子养的,有本事冲老娘来,背后怂恿小孩子做什么?”

  她这一骂,门口的村民们受不住了,纷纷指责王贵婆娘嘴贱缺德,那婆娘兀自不知好歹,站在那里跳脚大骂,从上三代到下三路,什么话难听骂什么,而且说话又快,声音又尖,一门口的村民,竟然骂不过她一个人。

  由于这回骂的人里面没有包括我,我虽然看不惯,也不好说什么,倒是王贵看不下去了,“腾”的站起身来,左五右六几个大耳括子,直接把那婆娘给打蒙了,愣愣的看着王贵,看着王贵铁青的脸,知道王贵这回是真发飙了,嘴巴张了几张,终究没敢再出声,假嚎都没敢嚎一下。

  我却忽然发现,这婆娘一住嘴,那些叮附在楼房上的虫子都不动了,甚至有一些还掉了下来,一时也想不明白因为什么,就对长锁道:“你继续说。”

  长锁看了看他妈,似乎又有点不满又有点心疼,继续说道:“我们也没跑远,就在屋里楼上楼下的跑,谁知道玩着玩着,忽然蹿出来一只大老鼠,比猪还大,追着我们俩就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