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二章:天心破

第二十二章:天心破

  我听的顿时一愣,老鼠?猪一样大的老鼠?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别人听到这些描述,不一定会相信,可我偏偏就信了,自从撞仙儿那夜之后,我已经对任何事物都觉得不那么惊奇了。

  长锁继续说道:“那老鼠追着我们两个咬,我们俩大声的呼喊着救命,可好像没有人能听见,我看见爸爸在房间里出出进进,却不管我们,我喊妈妈,妈妈也不理我,我还看见另一个我躺在床上睡觉。”

  “再后来,那个男孩就被老鼠抓住了,像吃棉花糖一样,一口就咬去一大块,不一会就被那老鼠给吃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再后来,我就看见爸爸带着小华叔叔回来了,小华叔叔好奇怪,身上长了九个眼睛,两个睁开七个闭着,往门口一站,那老鼠就不敢追我了,直往后退,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随后小华叔叔又出去了,那老鼠又向我逼近,我就向小华叔叔的方向跑,一跑出家门口,大太阳一照,我就昏了过去,再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听到这里,陡然一个词从我脑海之中冒了出来,灵魂出窍?

  “灵魂出窍!”我身后一个声音响起,肯定了我的想法,也使我一下就有了底气。

  一转头,就看见树先生正笑眯眯的站在我身后,什么时候来的我也没察觉,王贵急忙笑脸相迎,看样子,他还是更相信树先生。

  我却发现树先生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好几处,手上也有好几处擦伤,头发比之前更是杂乱,看上去略微有点狼狈。

  树先生没睬王贵,笑眯眯的递了把黝黑的匕首给我道:“小子,你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我板着脸接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心中却忽然一阵感动,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所谓的生日礼物。

  疯老头走到我前面,转头瞄了我一眼道:“怎么样?发现什么了没有?”

  我点点头道:“这房子是不对劲,房子外面覆盖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小虫子,看不见里面具体情况。但是,里面流露出来的阴寒之气很是强大,而且阴气从四面八方不断向房子里汇聚。”

  疯老头点点头道:“恩,知道原因吗?”

  我老老实实的摇了下头道:“不知道。”这玩意可不能瞎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瞎说会要命的。

  疯老头对我笑道:“不错不错,态度还算诚实,不过,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掌令,可不是只掌握了奇门术就行的,对风水之学也得好好研究。”

  说着话,转身一指那小楼房的前方道:“好好看看,有什么异常?”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除了一道水流,周边景色还是不错的,真心没看出啥不对头的地方。

  疯老头道:“这房子距离村子最远,肯定是在盖楼房的时候,为了显出自己家的与众不同,特地盖在了村子的最边上,这样一进村就能看见他家的房子。”

  “但这样一来,前面的一道水流直扑房门,形成穿堂水,穿堂水是阳宅大忌,水过厅堂,祸起萧墙,形如漏腮,必生张狂,这家女主人肯定是个刁钻刻薄之人。”

  我看了王贵婆娘一眼,也不怕得罪她,点头道:“不错不错。”心中暗想,这疯老头真是神了,凭着门前一道水流,就能推算出王贵婆娘是刻薄之人,当真厉害。

  疯老头继续道:“如果仅仅是穿堂水,那也好整,可面前这道水流直通水库,水库共有八个支流,分为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向,以水库为中心向外延伸,此局名为天心破。”

  “十字交穿水不停,尖砂簇簇面前呈。天心流破真堪恶,财败人伤横事频。逢此局者,不但事事难为,钱财败尽,而且家中祸事不断,人丁损伤是跑不掉的。”

  说道这里,转头看向王贵道:“我说的可是事实?”

  王贵“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连声喊道:“先生神算,可要救我啊!自从盖了这座房子,我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外人看我整天忙碌,实际上前几年赚下来的一点家产已经赔空了,而且经常遇到一些莫名的凶险,今日长锁又如此,求先生救我,先生救我一家老小啊!”

  树先生看了看王贵,没有理他,转头一指那楼房对我继续说道:“天心破局,是为阴宅凶局,主葬者后代凋落,家世不兴,没人会落葬在此,所以土不破皮,气不外露,阴气充盈,如今阴宅冲阳,阴气才会顺流滚滚而来,纷涌至此,此楼已成阴穴之地,万万不可居住了。”

  我听的一愣,急忙问道:“没法破解?”虽然王贵这人不厚道,可我还是不忍心看他家辛苦盖起来的房子就这么完了。

  树先生摇头道:“天心破局本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此局已经形成数年,阴气充盈整个楼房,阴气汇聚之地,最易招来不干净的邪物,如果能知道究竟招来的是什么邪物,倒也可以除去,然后填水平道,断阴隔阳,可破之。”

  “可现在这家女主人又生性刻薄,导致许多怨虫也顺着阴气涌来,覆盖与此楼上,断了阴阳之间的连接,这就麻烦了,现如今这楼房之内,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完全是邪物的主场,无论谁进去,只怕都占不到便宜。”

  听到这里,王贵二话不说,上去就甩了自家婆娘两个巴掌,骂道:“我早就让你收敛一点,收敛一点,你倒好,左邻右舍得罪了个光,整天给我挑事了,现在好了,刻薄出祸事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婆娘似也吓傻了,竟然一改往日凶悍模样,一脸的恐慌,哪里还说得出话来,目光都呆涩了起来,我这人心软,一见她这样,又忍不住问道:“师傅,真没办法了?”

  疯老头虽然嘴上从来不承认是我师傅,可我喊他师傅也从来不打断,靠近我小声道:“放屁,老子是谁?一个小小的天心破局就想难到我?我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整整那刻薄娘们罢了。”

  我一听就忍不住想笑,也就不在问了,疯老头却忽然面色一沉,小声道:“这都是小事,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天心破局明显是人为而成,不然水库这八条水渠不会这么规整,从格局上来,主要针对的就是你们村子,就算没有这楼房,阴气仍旧会汇聚在村子附近,招惹来不干净的东西。”

  “而你的体质又特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肯定会发现你的存在,如果我没猜错,这天心破局想针对的就是你,王贵一家只是误打误撞的碰枪口上了,你可知道这水库是哪年所建?当初扒库开渠的格局是谁设计的?”

  我哪知道这些,不过这些年我却是遇到不少事儿,想了想说道:“先不管这些了,先破了此局再说吧!不过这王贵夫妻俩不厚道,不孝顺,你想个法子整治一下他。”

  这时王贵也过来哀求,这房子毕竟是他数年辛苦才建起来,让他就此放弃,也实在舍不得。疯老头就坡下驴,点了点头,大声说道:“ 此局破是可破,不过就算破了,家中没有贤德老人坐镇,仍旧住不得,我见你家仅夫妻俩人带个孩子,只怕日后仍旧过不安稳啊!”

  王贵一听,急忙道:“有有有,我父母皆在,只是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我让他们搬来就是。”

  疯老头故意将脸一板道:“糊涂,家中要有老人在,怎会走到如此境地,等我把此地格局破了,一定要将老人接来,悉心照顾,老人在,你家家道兴隆,即使百年过世,也可保你平安无事。管住你媳妇那张嘴,老人受得一点气,都可能引得阴气复来,到那时就再也无人能救你了,可记住了?”

  王贵连连点头,又回头狠狠的瞪了婆娘一眼,那婆娘猛一激灵,低下脑袋不敢吭声,看来赶走老人也是那婆娘的主意。我在旁边忍不住想笑,可脸上却得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差点憋成内伤。

  疯老头见王贵信了他的话,就不再多说,一指前方水渠道:“要破此局,你得先填了水渠,隔断阴气来源,速速去办。”

  王贵马上转身就走,到门口请那些乡亲帮忙,乡亲们虽然对王贵夫妻没有好感,但也不忍见他家破人亡,纷纷回家取了工具,去帮忙填渠。

  乡亲们一走,疯老头就对王贵婆娘道:“你去搜寻一些艾草来,越多越好,堆在楼房四周点燃,只要烟不要火,速速去办。”

  那婆娘今天前前后后被扇了好几个巴掌,脸上掌印还在,早已经傲气尽消,听疯老头这么一说,赶紧点头爬起,一改往日刻薄,去寻艾草去了。

  等那婆娘一走,我就对疯老头一挑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这回他们夫妻俩再也不敢不孝顺了。”

  疯老头却将面色一沉,回手对着我脑袋就是一下,骂道:“高个屁!我不在家你就敢擅自接活儿,如果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今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边说着话,一边神色警慎的看向那楼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