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四章:杀就杀个干净

第二十四章:杀就杀个干净

  那四只老鼠嗅了一会,忽然一起发动,争先恐后的向前奔来,每奔三步远,就开始抢夺那粒绿色药丸,无论被谁得到,四个阴鼠都会迅速的向下一个进发,完全无视疯老头的存在。

  不一会,四个阴鼠就闯入了那红线桃木圈中,绿色小药丸被吃了个干净,我开始紧张起来,红线很细,只需要稍微一冲,肯定崩断,根本就栏不住这么大的阴鼠,这一冲出来,只怕不会放过我们的。

  谁知道那四只阴鼠在红线桃木圈中转了一圈,不但没有冲撞红线的意思,好像连出口也找不到了,四个硕大的阴鼠排成一排,在红线圈中不住游走,来来回回的迂回,始终出不了红线围成的圈圈。

  我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对疯老头的敬佩已经升到了极点,从来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奇妙的玩意,几根桃木桩,一根红线就把几个大阴鼠耍的团团转,这手段无论如何也得学。

  当然,这个时候我还没看过三国演义,后来才知道历史上有个更牛逼的叫诸葛亮,这种手段就是他耍出来的,几块石头就能把千军万马都耍的团团转,疯老头却用来困老鼠,诸葛亮要是知道了,没准都能气活过来。

  我正准备张口向疯老头讨学这门手段,却忽然发现疯老头的面色越来越难看,额角的冷汗都下来,顿时心里一惊,知道事情没有自己看上去那么轻松了,赶紧抓紧匕首,小心戒备起来。

  可那四只阴鼠依旧在红线圈内游走不听,丝毫没有冲撞出来的意思,我开始怀疑起疯老头的判断能力来,照这样下去,就算那四只阴鼠跑到明天,也不会出现丝毫的纰漏。

  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在那四只阴鼠游走了数十圈之后,带头的那只忽然就停了下来,一动不动,跟在它身后的三只,也齐刷刷的停止了奔走,静静的趴在哪里,像是在等着前面的那只发下指令。

  疯老头一双小眼睛猛的睁大,鼻翼不停的扩张收缩,我距离他起码有三步远,都听得到他浓重的呼吸声。

  其实何止疯老头,我自己的心跳也像敲鼓一样,脊背上一片冰凉,浑身汗毛都缓缓竖立起来,手心里全是汗水,握着匕首滑腻腻的。

  时间就像静止一般,只剩下我们两人沉重的呼吸声,而那四只阴鼠则像睡着了一般,趴在哪里没有丝毫的动静。

  就在这时,带头的那只阴鼠忽然动了,猛的一下扑到一根桃木桩下,开始疯狂的刨动起来,其余三只也各自寻了根桃木桩,开始刨动地面,只见泥土乱飞,瞬间地面就出现了四个碗大的小坑。

  我大吃一惊,疯老头反而冷静了下来,面色一片宁静,沉声道:“小华,你快走吧!”

  这个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刚想说话,一根桃木桩已经倒了下去,那只最大的阴鼠率先奔了出来,它这一奔一压,带着其余的桃木桩纷纷倒地,那些红线瞬间乱成一团。

  四只阴鼠脱困而出,并没有逃走,反而一齐看向了我,四个阴鼠八只黑漆漆的眼珠子,同时露出一丝贪婪之色,死死的盯着我,好像我已经成了它们的美食。

  我头皮直炸,手脚发麻,从来没有想过,老鼠竟然会有这么可怕,这哪里还是老鼠,分明是四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即使如此,我依旧没有逃跑,只是握紧了匕首,强自忍受着心中的恐惧,眼睛眨也眨不一下,也盯着那四只阴鼠。

  这也许是生性使然,也许是因为疯老头的原因,反正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哪一只先上来,我就拿哪一只先开刀,即使也许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疯老头叹息一声,后退了三步,和我站到了一起,苦笑道:“你是北派猎杀历史上最衰的大掌令了,刚入门没多久就死在几只老鼠的口中,传出去南派那些家伙要笑死了。”

  我却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一咬牙道:“打起精神来,再厉害也就是几只老鼠,两对四,不一定就输。”

  疯老头一愣,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点头道:“太像了,太像了,有什么样老子就有什么样的种,一点不错,越山那小子当年也这个样。”说着话,已经结起了印决,好像被我一句话说的,也提起了士气。

  那四只阴鼠却没有因为我们的振作而后退,反而一齐扑了上来,四个老鼠扑向了同一个目标---我!

  我大叫一声,手中匕首胡乱的扎了出去,毫无章法,不过我相信,就算死,我一定也会拖着一只老鼠一起下地狱。

  就在这时,我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紧接着一道冷风从我头顶上掠过,一道寒光闪起,“唰唰”之声不断,鲜血一道道的洒起抛落,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的血色弧线,伴随而起的,还有四只老鼠“吱吱”的惨叫声。

  我只看见一道黑影,手中不断闪起寒光,疾速游走在四只阴鼠周围,每一道寒光闪起,就带起一抹血花,前面的血花尚未洒开,后面的血花就已经抛了起来,速度之快,我的眼睛完全就跟不上。

  疯老头忽然喊道:“留一个活的!”

  场中黑影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抽身飘到一边,静静的立在哪里,手上的武器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我定睛一看,却是昨天那个黑衣少年,依旧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双目之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整个人如同冰块雕刻而成,说句不夸张的话,泼一盆水到他身上,估计都能结成冰锥子。

  地上的四只阴鼠,已经被切成大大小小的数十块堆在一起,血流了一地,很是恶心。那人的身上却连一滴血都没有,黑色的中山装依旧整洁干净,好像刚才的事不是他干的一样。

  我愣愣的看着他,这人的身手,简直就像鬼魅一般,绝对不应该是人类能拥有的,那速度就像是一阵风,不!比风还快,反正在他停下来之前,我所能看见的,只是一道黑影,和不断掠起的寒光。

  更要命的是,那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比上次我闻到的更加浓重,几乎将场中四只阴鼠碎尸的血腥味都盖了下去,在短短的一刹那,我甚至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

  疯老头在一边气的直跺脚,骂道:“马平川,你这小子怎么还这副德性,没听见老子叫你留一个吗?留一个的话,可以用循阴术追到它们的老巢,现在好了,这他妈去哪里找?”

  那叫马平川的黑衣少年依旧一副冰冷的模样,眼皮子都不抬,伸手一指我道:“杀就杀个干净,老巢我已经解决了,没有他,我一样可以找到我要猎杀的任何目标。”说完话头也不回向外走去,也不知道是真的本来就这么酷还是在装逼。

  疯老头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连连拍手道:“不错不错,除了还是那个尿性,本事倒是见长了,薛冰呢?跟你一起来了吗?”

  我这才知道,那两个年轻男女是和疯老头是一起的,眼前这个叫马平川,那个冰山美女叫薛冰,应该都是猎杀中人。

  这一想明白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早知道他们俩都是猎杀的,昨天就喊他们留在家里了,今天直接带过来,根本不会出现自己差点被四个老鼠吓半死的局面。

  这心头一松,忽然觉得那马平川身上的血腥味也不那么浓的,正好马平川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缓缓从我身边经过,我伸手拍向他肩头道:“谢谢你……”

  本来只是想谢谢他解了我们的围,却不料那家伙竟然将肩头一侧,躲过我的手,冷冷的看着我道:“再碰我,我就将你斩成九块。”

  我浑身猛的一紧,这家伙的眼神,充满了敌意,我能感觉得出来,他这句话一点开玩笑的成分都没有,如果我再对他伸手,他真的有可能会杀了我。

  这使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我可能会害怕阴鼠,害怕鬼魂,害怕所谓的妖怪,却从来不害怕人,即使他再强,我也有斗一斗的勇气,哪怕对方真的会杀了我。

  当然,许久之后,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实际最可怕的东西,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我从来没有害怕过的人类,有时候我甚至都觉得,妖魔鬼怪都要比人类好上许多,起码它们不隐藏自己的内心。

  但这个时候我还是头初生之犊,少年总是会把所谓的面子看得很重,哪里会买这个帐,听他这样一说,毫不犹豫的就再度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口中还挑衅道:“牛逼什么?有本事你将我砍成九块试试!”

  马平川的双手还是插在裤子口袋里,悠悠闲闲的站在哪里,冷冷的看着我,眼神中隐隐带有一丝怜悯,就像在看一条即将被砍成九块的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