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六章:地狱般的日子

第二十六章:地狱般的日子

  听到这里,我算是彻底的寒了心,估计这一辈子也别想和马平川别别苗头了,挥手打断了疯老头的夸夸其谈,小声问道:“我现在忽然不想学了,行吗?”

  我和疯老头在一起两个月了,他的脾气我已经摸的一清二楚,整天变着法子想教我各种手段,我一直都半理不睬的,不是我对奇门术没兴趣,而是他每回教的都是那五式一术,就没变过花样,我有点腻歪。

  难得这回我自己提出来想学点手段,疯老头指不定怎么开心呢!我这又不想学了,估计他不会同意。

  果然,我话才一出口,疯老头跳起来就是一个爆栗,直接钉在我头上,骂道:“不行!再敢说不学了,老子立马让马平川将你剁成十八截喂狗。”

  话刚落音,马平川就走了出来,双手依旧插在裤子口袋里,眯着眼看向我,毫不犹豫道:“乐意效劳。”

  我顿时心头火起,这小子好像吃定我了,虽然我确实不如他,可他这种态度还是让我很不爽。当下对疯老头点头道:“行了,说吧!咱们从哪里开始?”

  疯老头一听,脸色顿时又变了过来,笑道:“简单简单,你知道的,猎杀本来就是五组十门,作为大掌令,只要选一门主修的就可以,但是其余多少也得知道点,天赋你肯定有,甚至比我们都强,这点不需要学习了,接下来,我就给你讲讲其余四组的道道。”

  接着就是吧啦吧啦一通猛讲,都是些风水、奇门和蛊术、虫术的知识,我听的索然无味,但偏偏我这人记性好,逻辑性也不差,他这么四门加一起胡乱说一通,我竟然也能听出道道来,还不自觉的分类归总,按我自己的能力理解了一遍。

  树先生也看出来我心不在焉,停止了演讲,伸手挠了挠杂乱的头发道:“这样吧!你小子到底想学什么?你说我教,这样可能会好点。”

  我一听大喜,脱口而出道:“我想学马平川那样的速度和刀法。”

  话一出口,马平川又冷冷的飘出两个字:“做梦!”

  树先生的脸色也是一变,怒道:“你这小子能有点出息不?体术和武器是最基本的玩意,是个人都能学,老子教你的都是高深玩意,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精髓,你要去学那些玩意?”

  这时薛冰也走了出来,冷冷的接了一句:“他不会。”

  树先生面色一窘,马上恢复正常道:“确实,他那些玩意太低俗,我从来不放在眼里,所以也从来没有涉猎,你要学那个,可以让马平川教你,教会徒弟打师傅的事,历史上从来就不缺。”

  我一听心里凉了半截,敢情疯老头也有不会的,指望马平川教我,怎么可能呢!我想学这玩意,主要针对的就是他。

  万万没想到的是,马平川却忽然说道:“可以!”

  我猛然一愣,没想到马平川竟然同意了,更没想到的是,马平川一句话说完,手一伸,手上就多了一把长刀,长约三尺,直身渐窄,寒光流转,一亮出来就是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马平川眉头一皱,手一翻长刀又消失不见,那么长的家伙也不知道被他藏哪儿了,对我摇头道:“刀太凶,你驾驭不了。”

  说着话走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跟我走。”拖着我就走,树先生也没阻拦的意思,我虽然心中害怕,可他那只手就像钳子一样死死抓住我,身体不有自主的随他而去。

  出了院门,马平川看了看方向,拉着我向五龙岭而去,脚步越来越快,初时我尚能跟上,到了后来,身体几乎被他拖着飞驰。

  一里路对马平川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眨眼就到了五龙岭下,他将我往地上一摔,依旧面色冰冷道:“来回跑十次,用你最快的速度。”

  我刚想说话,他“唰”的一声又抽出了长刀,目光冷冷的看着我道:“三声过后,不跑的话我就砍下你的腿,我就在你身后,要是偷懒,我也砍下你的腿。”

  “一”这家伙说数就数,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我哪还敢耽搁,跳起来就跑,一边跑一边心中暗骂马平川混蛋,快到村口的时候,想看看是否向他所说的那样跟在我身后,刚一回头,屁股上就挨了一刀,刀口不深,却疼的厉害,顿时心头大惊,用尽全力奔跑起来。

  好不容易来回奔跑了十次,我已经累的双腿如同灌铅,肺像炸开了一般,往地上一躺,大口大口的喘起来,就算马平川现在真的砍了我腿,我也绝对不起来了。

  刚往地上一躺,马平川那张冰冷的面孔就出现了,冷冷的说道:“不错,这样练个一百年,或许能赶上我。”

  我心头气苦,开口就骂,马平川伸手就是几个巴掌,扇的我左右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顿时大怒,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跳起来挥拳就打。

  马平川一闪身就躲了过去,点头道:“来打我。”

  我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扑上去就乱打一通,却连马平川一片衣角都没沾到,反倒被他打了不少拳,踢了不少脚,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堪。

  就这样我也强撑着扑打了个把小时,到最后实在也提不起力气了,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马平川一把将我抓了起来,一百多斤在他手里如同提一只小鸡一般,就这么提着我返回家中,进了院门,将我往地上一摔,对薛冰道:“交给你了。”

  我心头一苦,敢情这两个是一伙的,马平川折磨完了换薛冰来,这样下去,我这条小命算是交代在他们手里了。

  疯老头在一边却咧嘴直笑,悠闲的摸出酒葫芦,对嘴灌了一口道:“怎么样?还是跟着老子学舒服一点吧?”

  我一听连忙费力的点了点头,期望疯老头能解救我与苦海,却不料薛冰一把将我抓了起来,一边往屋里提,一边冷冷的说道:“没机会了。”

  疯老头笑笑,也没阻拦,我心头一凉,看样子自己要悲催了。

  屋里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个杀猪桶,我一看就知道是村上金福家的杀猪桶,除了他家其余人家没有,敢情这是要将我当猪一样宰杀了。

  薛冰随手将我丢进桶里,提来热水对着我就冲,身上伤口淋了水,疼痛异常,好在温度适中,不至于烫坏了。

  几桶下来,我的身体已经泡在热水之中,就露出一个脑袋,紧接着薛冰掏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洒在水里,一时烟雾升腾,一股股难闻的味道飘了起来,我反正也无力抵抗,就随她摆布了。

  薛冰就站在桶旁边,过一会就提一桶热水来加入其中,奇怪的是,不一会我身上的伤竟然逐渐停止了疼痛,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薛冰这是在给我疗伤,急忙连声称谢,薛冰却睬都不睬我。

  一直在桶里泡了三个小时,薛冰将我提了出来,丢给了疯老头,疯老头倒没有继续虐待我,让我换了身干净衣服,开始给我讲起有关于风水、奇门术、蛊术和虫术的知识,我害怕再被马平川提出去暴打,只好装出兴趣满满的样子,一边听一边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学习。

  谁知道疯老头一讲就是一个下午,一直到了晚上,薛冰去做了饭菜,没想到这小妮子厨艺还不错,比我只高不低,吃完饭才终于可以回到房间休息。

  我一进自己房间,心中就开始盘算,这个日子没法过了,打我肯定打不过马平川,看样子这家伙也没有走的意思,与其这样受他欺负,还不如趁早溜了,当下打定主意,待到半夜,就偷偷溜走。

  谁料想我刚躺下,马平川和疯老头就进来了,理由是我家只有两张床,薛冰是女的,肯定要单独睡一张,他们就只好来和我挤了。

  两人二话不说将我夹在中间,我心头暗暗叫苦,这分明就是变相囚禁,这一来,我想跑也跑不掉了。

  我躺在床上,心里暗骂三人不是东西,也不知道骂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第二天一大早,鸡刚第一声啼鸣,马平川就将我提溜了起来,一直将我拖到五龙岭下,又开始奔跑十个来回。

  奔跑完之后,和昨天一样,被他暴打一顿提回来丢给薛冰,泡三个小时的热水,皮都被泡皱了才许出来,接下来疯老头又喋喋不休的开始讲解,除了吃饭时间,一直讲到晚上。

  就这样我开始了这周而复始的地狱般的日子,稍有不满,就会被马平川修理一顿,到了最后,我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了。

  随着时间推移,我跑的来回次数也逐渐增加,每天跑完照例要挨一顿打,马平川的出手也越来越重,我被打的一次比一次惨,到了后来,打完一顿之后,全身上下就没一块不痛的。

  好在还有个薛冰,她那药水虽然十分难闻,效果却真是不错,泡完三个小时基本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然估计我连三天都撑不过,就被他们三个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