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八章:孩儿魄

第二十八章:孩儿魄

  犬吠声一起,疯老头就面色一变,一双长眉也皱了起来,喃喃道:“这小子,性格也够急的,一来就动手啊!”

  话刚落音,忽然就静止了下来,所有的犬吠声,一起停了下来,就像全村几十条狗集体禁声了一般。

  我刚想说话,外面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婴儿啼哭声,紧接着百十个婴儿啼哭声同时响起,瞬间划破了山村的宁静,大白天的,我仍旧出了一身的鸡皮。

  婴儿啼哭声一起,薛冰和马平川分别从两个房间内蹿了出来,薛冰面色惊愕,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态,马平川则一脸愤怒,双手紧握,关节处都呈现出青白之色。

  树先生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声道:“孩儿魄!乌鸦这家伙,竟然玩起了这么邪门的东西,看样子是真不想活了。”

  树先生这么一喊,薛冰“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一双妙目之中,一片茫然,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看样子她之前也猜到了,不过不大相信而已,现在树先生这一证实,她再也没有了不相信的理由。

  马平川上前两步,一把将薛冰拉了起来,怒声道:“怎么就不可能?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乌鸦那小子满身邪气,不是什么好鸟,这下死心了吧!你给我清醒一点,天下好男儿多了去了,别这么不争气,小花都比他强得多!”

  一句话说完,屋内血腥味大盛,浓烈的几乎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马平川这回是动了杀心了,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我已经发现了这点,只要他一动杀心,就会散发出这种浓烈的血腥味。

  不过这回我完全赞同,特别是他说的最后那一句话。

  薛冰缓缓闭上了双眼,一颗晶莹的泪珠滴落,面色瞬间变了几变,再睁开眼时,脸上已经一片毅然,看向马平川道:“表哥,给我个机会,我想见他一面,问问清楚。”

  马平川一愣,面色更怒,随即又平静了下来,只是那股血腥味却更加浓烈了起来,伸手一摸鼻子道:“有什么好问的,都能炼孩儿魄了,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我直接杀了就好,见不见的,没什么用了。”

  我看了一眼薛冰,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心中一软,忍不住出声道:“我觉得还是让薛冰见他一面的好,你杀了他,只是解决了表面问题,薛冰心中的结却解不开。”

  马平川猛地一转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吓得我不自觉的向后一缩,躲到疯老头背后,口中却道:“我说的不对吗?只有让薛冰的心结解开了,她才能真正的忘掉乌鸦,不然就算你杀了乌鸦,乌鸦也会一直在她心里。”

  此话一出,薛冰就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马平川则面色一冷,举步就向我走来,疯老头适时起身,拦住马平川道:“小花花说的对,感情的事,别人插不上手,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让薛冰彻底抽身,必须让她见一次乌鸦,我相信薛冰的判断力,毕竟孩儿魄的炼制过程,她是非常清楚的。”

  此时外面的孩童啼哭声已经响成一片,十分的渗人,而且越来越集中在我家所在的位置。

  马平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走到一边,闭上眼睛靠墙而立,一只手轻轻的摸着鼻子,面色冷若冰霜,那股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屋内。

  薛冰毅然转身,走出门去,奇怪的是,薛冰一出门口,那些婴孩啼哭声立马就停止了,整个村庄一片静谧,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这种诡异的安静让我有点发慌,别的不说,这个点村民们都该起来了,往常这个时候,鸡鸣狗叫,孩童嬉闹,大人吆喝声早就充满了整个山村,可现在却连一点点的声息都没有。

  疯老头似是看透了我的内心一般,转身伸手拍了拍我的肩头道:“不用担心,乌鸦没疯到杀了全村居民的程度,这只是孩儿魄的结界,我们听不见结界外的声音,结界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不然这百十个孩童齐哭,村上早就炸了锅了。”

  刚才我还真担心那个什么乌鸦将村上人都给灭了,他们这些人都不能以平常人的心态去理解,犯起混来,真说不定能干出什么事。

  疯老头这么一说,我顿时放下心来,急忙问道:“这个孩儿魄到底是什么个东西?看你们刚才提起的时候,都一脸的愤恨,是不是很厉害?”

  马平川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疯老头却悠然道:“何止厉害,完全可以用狠毒来形容,这孩儿魄就算在邪门术中,也是一种禁术,虽然威力惊人,但是造孽太重,凡是修炼这种邪术的人,就没有一个不遭报应的。”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不会真的是用孩童修炼的吧?要那样就太缺德了,遭了报应也是活该。”

  马平川又是一声冷哼,脸上充满不屑之色,疯老头也恨声道:“被你说中了,不过,却不是用完整的孩童,而是只取孩童的一双瞳仁,还必须是三个月以下的,最可恨的是,这些孩童必须是被活活虐待至死的。”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瞳仁更是魂魄汇聚之处,特别是三个月以下的孩童,还具有阴眼功能,是修炼孩儿魄最佳的材料。本身夭折孩童的怨气就重,被活活虐待致死的孩童怨气更是无比怨毒,用被虐待致死的孩童瞳仁修炼而成的孩儿魄,可想有多毒辣。”

  我一听顿时怒火升腾,脑袋一热,“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大骂道:“人渣!对这样的人还等什么?大家一起出去弄死他算了。”

  话刚落音,外面就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道:“谁想弄死我的?出来让我瞧一瞧。”

  “我!”我毫不犹豫的怒喊了一声,一转身就蹿了出去,刚一出门口,才看清楚薛冰的身影,马平川已经挡在了我身前,疯老头也站在了我身边,看样子都是怕我吃亏。

  可我却不领这个情,喊道:“你们让开,我要弄死这个家伙,免得他祸害其他孩童。”

  “呱呱呱……”一阵乌鸦叫般的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黑乌鸦从天而降,落在我们四人面前。

  我一下就呆住了,一点都没有夸张,真的是从天而降,这家伙脊背上长了两只巨大的黑色翅膀,就像真的大鸟一般,一扇一扇的从天上慢慢的降落下来,稳稳的落在地面上,才收起翅膀,束与背后。

  那人一落地,我才看的清楚,来人身材修长,一头乌黑顺溜的长发,半边脸洁白如玉,看得出来以前肯定是个大帅哥,在另半边脸上,则纹着一个纯黑色的乌鸦纹身,乌鸦头直纹到双眉中间,用自己的眼睛充当乌鸦纹身的眼睛,尾巴直纹到脖子,爪子伸进口内,看上去十分怪异。

  马平川又是一声冷哼道:“装神弄鬼!”

  疯老头则叹息一声道:“骨之翅吗?对自己也下这么狠的手,看来你已经无可救药了啊!”

  那乌鸦“呱呱”笑了两声,和乌鸦啼叫声几乎一模一样,脑袋猛的一歪,像极了乌鸦的神态,侧看着我道:“ 怪不得,原来有两个高手在这里,不过,我要取你性命,依旧易如反掌,你信不信?”

  说实话我真的相信,但我不怕,正要出口反讥,薛冰已经抢先说道:“徐子凌,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语气之中,充满了不信和不甘。

  薛冰这一问,乌鸦顿时脸上显露出一片迷茫之色,“呱”的一声,将脑袋歪向薛冰,反问道:“徐子凌是谁?厉害吗?能不能斗得过我这百名孩儿魄?”

  他这一说话,周围忽然又响起百十道孩童啼哭的声音,刺耳至极,我急忙举目四看,却发现在我家房顶和院墙之上,已经蹲满了黑色的乌鸦,一只一只依序排列,将我们团团围住,那百十道孩童的啼哭声,正是这些乌鸦发出来的。

  薛冰也是一愣,随即怒道:“徐子凌,你装什么蒜,就算你不想见我,也没有必要装出不知道自己是谁吧!”

  我正要听那乌鸦怎么回答,疯老头却在这时悄悄凑近我耳边道:“你注意看那些乌鸦的眼睛,都是用孩童瞳仁炼制出来之后,再挖了个乌鸦原本的眼睛,重新镶嵌进去的,而乌鸦本人则将那些孩童的尸身炼成丹药服下,从此就可以和那些乌鸦的眼睛相连接,操纵这些乌鸦成为他的耳目。”

  “这些乌鸦本身也是用腐肉喂食长大的,爪子和嘴都有剧毒,在攻击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乌鸦本人动手,只要他意念一动,那些乌鸦就会成为他的武器,数量多,有剧毒,防不胜防,十分厉害。”

  “而且,由于这些孩童的尸身都被乌鸦炼成了丹药服下,所有怨气都可以连接在一起,组成巨大的怨气能量,形成结界,就算我们都死在里面,外面的人也一点都看不见。”

  “所以,要想杀了乌鸦,必须先破了这个结界,结界一破,等于就破了乌鸦和孩儿魄之间的连接,到时候不需要我们动手,他就会遭到孩儿魄的反噬。能做到这点的,我们之中,只有你才有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