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九章:骨之翅

第二十九章:骨之翅

  我听的一愣,看了看满屋顶满墙头的乌鸦,心里不禁打起鼓来,这个事情就靠我解决了?我能有这么大本事?说真的,我不认为我们之中有人能胜过乌鸦,特别是在疯老头和我说过这番话之后。

  这时那乌鸦却显得更加迷茫起来,对着薛冰歪着脑袋一脸茫然的说道:“徐子凌是我吗?我是徐子凌?那乌鸦又是谁? 你又是谁?”

  说着话,左手猛的重重一拍脑袋,摇头道:“痛苦,好痛苦,头好疼,我想杀了你们,可觉得好像又有哪里不对,这是为什么?”

  我们四人一起露出愕然的神色,不知道这乌鸦究竟是装的,还是真的脑袋出了问题,不过看他的表情,好像真的不认识薛冰了。

  疯老头对我递了个眼色,我急忙闭上眼睛感知起来,屋顶墙角上的乌鸦,仍旧是乌鸦的模样,没有半点差异,也没有什么光芒出现,只是看见一道道黑色的气体,纠缠在一起,像一个大玻璃罩一样,将我们罩在中间。

  而那个叫乌鸦的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丝毫妖魔鬼怪的迹象,只是在他体内,有一团黑色火焰般的物体,从心脏流蹿到四肢,另外,在我脑海接受到的画面中,他那只纹了乌鸦的眼睛,特别的明亮,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睁开眼,将我所感知到的一切小声的告诉了疯老头,我说完之后,明显感觉到马平川的怒气陡然涨了起来,血腥味浓烈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疯老头则身体一僵,颤声道:“你看清楚了没有?再看一遍。”

  我依言再度闭上眼睛,仔细的感知,耳边就听薛冰道:“你是徐子凌还是乌鸦,完全取决与你自己,我是谁已经无关紧要,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孩儿魄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修炼起这么邪门的法术?”

  那乌鸦伸手挠了挠脑袋,又喃喃自语道:“我是乌鸦还是徐子凌?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谁能告诉我这些?我是谁?怎么会变成这样?谁让我修炼孩儿魄的?”

  我感觉得到,薛冰的双目忽然变的有神起来,似是在期盼着什么?马平川也是一脸的迷茫,好像搞不清楚这个乌鸦究竟在搞什么?疯老头则忽然露出了一丝狡狯的笑容,低声道:“这样甚好,趁这个乌鸦神智不清的时候,大家一起出手,弄死他。”

  谁知道疯老头声音虽小,话一出口,那乌鸦却猛地将脑袋转了过来,“呱”了一声,看了一眼疯老头道: “你不行,虽然算盘打的不错,可你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这里只有他,能和我一较高下。”说着话,手一伸指了一下马平川。

  马平川刚想说话,薛冰却抢先说道:“徐子凌,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当初你为什么会背诺毁约?”

  那乌鸦又将头一歪,对着薛冰看了看,脸上又显出那种迷茫之色道:“背诺毁约?徐子凌是谁?是我吗?我又是谁?我为什么会背诺毁约?背的什么诺?毁的什么约?”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掌大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马平川一摸鼻子,冷哼一声道:“装什么幺蛾子?想让我手下留情吗?”话一出口,人已经像一阵风般的冲了上去,手中陡然冒起一道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向乌鸦的脑袋劈去。

  刀光一起,我就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了开来,觉得一阵寒光迫了过来,不禁心头骇然,知道马平川这是真动了杀心了,我在他身后,尚能感觉到如此凌厉的杀气,站在他对面的乌鸦,所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乌鸦却没有躲,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在马平川手中长刀即将砍到他脑袋上的一瞬间,他背后的一双黑色翅膀“唰”的一下张了开来,直接将他整个人都裹在其中,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蛋。

  马平川手中的长刀劈在那黑色巨蛋上,发出“铛”的一声响,却连个白印都没有留下。

  马平川凌空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我的身前,身上那股血腥味,更加的浓烈起来,我甚至能感觉得到,马平川整个人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乌鸦又“呱”的怪叫了一声,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缓缓放下,怪笑道:“你不拿出真本事来,是杀不了我的,像刚才只用三成力的话,连我的骨之翅都破不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下次再这么看不起我,我就用翅膀刺穿你的胸膛。”

  薛冰的脸上尽是失望之色,幽幽的说道:“徐子凌,你为什么会这样?你就不能收手吗?哪怕是为了我。”

  乌鸦顿时又是一阵迷茫,头一歪道:“我是徐子凌?我为什么会这样?你是谁?我为什么为了你收手? ”

  马平川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陡然身形暴起,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手中长刀化成一点寒芒,只像乌鸦的脸上刺去。

  我虽然闭着眼睛,可周围的一动一静如同亲眼所见一般,一见马平川这一刀刺出,顿时心头一喜,说实话,马平川揍了我七八个月,从来没有使出过这么凌厉的招式来,换成是我,是断然接不下来的。

  与此同时,疯老头也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一道水柱,水柱半空中化成一条水龙,咆哮着奔腾而去,几乎和马平川同时抵挡,一前一后直扑乌鸦。

  我心头更喜,马平川加上疯老头一起出手,就算是石头这一下也非被打成粉末不可,更别说乌鸦只是一个人了。

  可惜,我不是乌鸦,也没有那样的一双翅膀。

  马平川刀光一起,乌鸦的那双翅膀已经再度伸展了开来,将乌鸦护在其中,像一个黑色的蛋,马平川一刀刺了上去,又是“铛”的一声,再度无功而返,闪身退回到我面前。

  疯老头使出的水之印,则直接从那只黑色巨蛋上掠了过去,飞过去一半的时候,乌鸦忽然从翅膀中伸出手来,一把就抓住那水龙的腰,轻轻一握,那条水龙就断成了两截,很明显,水之印对乌鸦也没有造成一点伤害。

  我却在那双翅膀伸展而起的时候,忽然看见,就在那双翅膀的根部,有两颗白色的星星,一左一右,一闪即瞬,瞬间分别化成七粒白点,摆列成北斗七星的模样,从那对翅膀的根本向翅膀边缘移动,迅速的顺着翅膀流转一圈,又回到翅膀的根部位置。

  与此同时,就在那双黑色翅膀伸展开来的时候,我还发现那乌鸦的肋下似乎向后一缩,也不知道是我感知错了,还是乌鸦对肋下有点护着。

  当下我毫不迟疑的将我所感知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马平川整个人似乎都燃烧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疯老头却叹息一声道:“果然是骨之翅,乌鸦这小子已经走火入魔了,竟然对自己也下了这么狠的手,当真不可思议,真想不通,他当初是怎么忍得过来的。”

  我听的心头好奇,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骨之刺?”

  疯老头又叹息一声道:“骨之翅也是邪术的一种,倒不会伤害别人,主要是伤害自己。首先,必须取出自己的两根肋骨,再割开肩胛的皮肉,将肋骨连接到肩胛上,用特制的药水浸泡,使肋骨成功移植。”

  “然后那两根肋骨上会长出许多分叉的小骨枝节,过程十分凄惨,每长出一寸,受术之人都会经历一次皮开肉绽的痛楚,轻的疼得满地打滚,严重的说不定连命都能丢了。”

  “一直等到翅膀的形状形成,才会开始长出新的皮肉,与此同时,皮肉上会长出如同鸟羽一样的羽毛,当羽毛生长成熟,就行成了巨大的翅膀。”

  “拥有骨之刺的人,可以上借助翅膀的力量天飞行,也可以将翅膀当成独一无二的防护,只要人在骨之刺之中,就没有人能伤害他,还可以当成武器来使,每一片羽毛的威力,不亚于一把刀。”

  “而且,骨之翅的每一根羽毛,都像铁片一样结实,普通武器,根本伤不了他分毫,除非有人像你一样,能找到这个乌鸦的弱点所在,再配上马平川这样的速度,才有可能击破他的骨之翅。”

  我听一愣道:“什么弱点所在,我没发现啊?”

  疯老头笑道:“你对这种邪术不了解,当然不会知道乌鸦的弱点所在,现在和你解释,也解释不过来。但是像马平川那样的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乌鸦的,下一次乌鸦伸展翅膀之时,就是他的忌日。”

  我看了眼马平川,马平川依旧一副冷冷的表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心头一喜,只要马平川能干掉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乌鸦,我还是希望很大的,哪怕到时候再继续训练个七八个月。

  可惜,疯老头话刚说完,那乌鸦就猛的将头一转,盯着树先生道:“好主意,我倒很想看看,谁能够破我的孩儿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