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章:乌鸦的反击

第三十章:乌鸦的反击

  乌鸦说到这里,再度缓缓展开翅膀,周围那些乌鸦也全部腾空而起,在他头顶上方盘旋不止,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看上去极为诡异。

  我感觉到疯老头忽然紧张了起来,双手在一瞬间,变换了三个印式,马平川手中的长刀缓缓扬起,直指乌鸦,薛冰却大叫道:“徐子凌,你真的要一错再错吗?”

  薛冰话未落音,马平川已经纵身而上,连人带刀化成一道黑影,迅速的和乌鸦纠缠在一起。双方一触即又分开,乌鸦的肋下已经多了一道血口,足有一尺来长,再深一点,就难逃腹破肠流的局面,马平川的肩胛则被刺穿了一个血洞。

  由于他们的速度实在太快,我根本就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从两人身上的伤口来判断刚才一瞬间的凶险。

  “呱呱呱”乌鸦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拍手道:“好厉害,一马平川马平川,果然厉害,北派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

  马平川依旧刀指乌鸦,淡淡的说道:“你也很厉害,能在我全力一刀之下及时避开要害,还反击了我一下,很不错了,不过,下一刀,我会要你的命。”

  两人说话时,身上的伤口都在不停的流血,可谁也没有在意,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伤口不是在两人身上一样。

  乌鸦继续用那种刺耳的声音笑道:“我不会再给你出刀的机会了。”说完双翅一振,那些盘旋在他头顶上的乌鸦忽然一起发出凄惨至极的啼哭声,疯了一般扑向马平川。

  我顿时慌了起来,疯老头说过,这些乌鸦的爪子和嘴上都有尸毒,数量又这么多,确实是难以提防,稍微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中了道儿。

  马平川却不慌,连人带刀化成一团寒光,冲进了乌鸦群中,一时间,血花四溅,鸦羽乱飞,所过之处,落下一地的乌鸦残肢。

  乌鸦忽然怪叫一声,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一展,整个人升到了空中,那些乌鸦也迅速回飞,围聚在他身边。

  我清楚的看到,乌鸦那只纹了身的眼睛,忽然变成了血红色,极其恐怖。

  马平川猛的失去了攻击目标,挺进的身形陡然一震,迅速的退了回来,持刀而立,斜视乌鸦,脸色一反常态的郑重了起来。

  我感觉到场中气氛空前的紧张起来,乌鸦那只眼睛越来越红,竟似要滴出血来一般,马平川面色越来越冷,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浓烈到令人作呕的地步,我身边的疯老头呼吸都沉重了起来,薛冰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我知道,两人的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乌鸦脑后一道银光一闪,乌鸦忽然“呱呱”大笑了起来,紧接着双手猛的一挥,围绕在他身边的乌鸦们全都一顿,随即“波”的一声,一只乌鸦的脑袋爆了开来,血花从天空洒落。

  紧接着无数“波”声响起,那些乌鸦的脑袋尽数爆开,一时间天空中血雨横飞,鸦尸乱坠,眨眼之间,百十只乌鸦尽数爆头身亡,尸体跌落下来,几乎铺满了整个院子。

  我顿时一愣,不光是我,树先生、薛冰和马平川全都一愣,要知道那些乌鸦可都是孩儿魄,这百十个孩儿魄,可是一股超级强悍的战斗力,就连马平川都不得不有所顾忌,乌鸦忽然尽数毁了它们,玩的是什么手段?

  乌鸦好不容易才停止了笑声,缓缓落下,看了马平川一眼,忽然说道:“谢谢你!”

  我们几人更是一愣,搞不清楚乌鸦玩的是什么把戏,乌鸦似是知道我们所想一般,继续说道:“修炼孩儿魄和骨之翅,不是我本意,一开始是被人迷惑,等我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被人控制,无法自拔。”

  说到这里,忽然一扬头,脸上显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道:“不过,我是乌鸦,想完全控制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使神智被控制,我仍有一点清明未泯,努力的想摆脱控制。”

  “但是控制我的那人十分厉害,在他不主动解除对我控制的情况下,即使是我,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神智。要想让他解除对我的控制,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找一个强大到我不发挥全部能力无法对付的对手来战斗,而我不解除控制的话,是无法发挥全部能力的,控制我的人不想让我死,就必定会解除对我的控制。”

  “于是,我想到了你,一马平川马平川,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人能做我的对手,那一定是你。正好,控制我的人指派我来杀了你、树海峰和薛冰,我知道机会来了,故意挑起你的杀心,激你全力出手。”

  “那人果然解除了对我的控制,我就在神智恢复的那一瞬间,杀光了全部的孩儿魄,防止孩儿魄的邪性使我再坠魔障,不过这骨之翅,我却得留着,无论是谁,这样对我,都得付出代价。”

  说完话,又转头面向薛冰道:“薛冰,之前我迷恋强大的力量,违背了我们的誓言,我也遭到了报应,我对不起你,更做下许多天怒人怨之事,之后我们可能再也无缘再见,只想求你一件事,别恨我!”

  说完猛的一抬头,“呱”的叫了一声,嘴巴一张,一道道黑烟从他口中源源不断的飞出,每一道黑烟飞出之后,在天空盘旋一圈,即自行散去,直到飞出百十道黑烟之后,乌鸦才闭上嘴巴。

  奇怪的是,这些黑烟一飞出来,乌鸦就变了,不但原先那种邪气不复存在,就连脸上的那个乌鸦纹身,看上去都没有那么诡异了,整个人变得丰神俊朗起来。

  我看见疯老头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马平川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薛冰更是泪流满面,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看样子,薛冰心里喜欢的还是乌鸦,我估计一点戏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乌鸦忽然抬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对我点头一笑道:“你要好好的,千万别学我。”说完这莫名其妙的两句话,陡然一伸翅膀,身形冲天而起,眨眼之间,已经变成一个黑点。

  我愣愣的看着乌鸦飞远,心里忽然有点替他感到担忧,我知道他这一去,肯定是去寻那人报复,可那人曾一度控制住他,说明能力远在他之上,他去报复,还能否活着回来呢?

  疯老头点头赞许道:“这个乌鸦,果然不愧是南派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即使被人控制,仍旧保持一丝灵台清明,抓住机会立即翻身,当真厉害,我年轻时不及他。”说完大概觉得不对,马上又补充一句道:“我现在也不及他。”

  马平川走到薛冰面前,看了一眼薛冰,看了一眼乌鸦消失的方向,又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可能我错了,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缘分的事,你也不必强求,水到才能渠成,强求只会伤了自己。”说完眉头一皱,轻轻的哼了一声。

  薛冰这才注意到马平川肩胛上的伤,急忙上前,双手捂住伤口,闭目不语,马平川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片刻之后,薛冰的双手才离开马平川的肩胛,奇怪的是,马平川肩胛上的那个血洞竟然消失了,要不是衣服上依然沾满了血迹,我都怀疑马平川是不是受过伤。

  疯老头看出了我的惊讶,凑到我耳边得意的说道:“厉害吧?薛冰可是我发现的,她的本事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治疗一切的伤害,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她就能救活,当然,伤了五脏六腑的不行。”

  我忽然想起了父亲,如果父亲受伤的时候,有薛冰在身边,父亲不一定会死吧!不过也不一定,我清楚的记得父亲说过,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碎了。

  疯老头还要再唠叨,薛冰却走了过来,看着我对他道:“这里不能呆了,乌鸦能发现这里,别人也一样能发现这里,对他来说,太不安全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话是对疯老头说的,可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

  我却觉得薛冰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之前虽然总是满脸冰霜,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却是善良和柔弱,看似高不可攀,不经意间却会流露出一丝楚楚可怜来,可现在的薛冰,眼神里满是毅然。

  我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的否决了,我和乌鸦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在外表,乌鸦的神秘,乌鸦的魅力,乌鸦的心智,乌鸦的能力,都是我拍马不及的,薛冰这样的女孩子,岂能看不出这点来。

  疯老头却“哈哈”一笑,有意无意的对我看了一眼道:“薛冰说的不错,这里不能呆了,乌鸦那小子一向高调,到哪里都带着百十只乌鸦,就算别人原本找不到的,现在也知道我们的存在了,何况他身后还有黑手,必须要走,而且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