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三章:钱摆不平了

第三十三章:钱摆不平了

  听到这里,我以为这应该就是个庸俗的有钱人玩弄拜金女的故事,充其量也就发展成原配一怒打小三,或者小三逆袭干掉原配成功转正,可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刘老板说的话,让我大吃了一惊。

  事情一开始发展趋势果然如我所想,母老虎发觉之后,勃然大怒,大发雌威,先是和刘老板大闹了一场,接着带着一帮阔太太对那女孩子连截带堵,连辱带骂,最严重的一次,几个阔太太们竟然将那女孩子从二楼推了下去,摔进了医院。

  那女孩子报了警,可这帮阔太太那个都不是好惹的鸟,很快用钱摆平了,并且气焰嚣张的冲到医院里又打了那女孩子一顿。

  那女孩子原本是十分有头脑的,口才也好,可遇上了这帮一向都是盛气凌人的阔太太们,哪里还有辩解的机会,动手更不是几位阔太太的对手,又不是本地人,根本没有帮手,当真是秀才遇到兵。

  偏偏刘老板又惧怕原配娘家的势力,根本就不敢出头维护女孩子,东窗事发之后,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接,丢下那女孩子一个人独自面对一切。

  遇上这样的情况,那女孩子也萌生了退意,准备出院之后一走了之,谁知道就在出院那天,刘老板家中的母老虎再度纠结了一帮阔太太们,在医院门口将那女孩子扒了个精光。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也许,这帮阔太太们还不至于遭到了后来的噩运。

  可这些阔太太们仗着家中有钱有势,根本就没把这个女孩子放在眼里,在扒光了那女孩子衣服之后,还怂恿三个流氓绑架了那女孩子,并在她们的面前奸淫了她。

  这一次,那女孩子没有流泪,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几个阔太太,忽然诡异的笑了一下,眼珠子猛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白色,随即就消失了。没错,就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就这么消失了。

  这一下那几个阔太太安静了,一想起那女孩子诡异的笑容,都知道事情可能捅大了,纷纷找了个借口各回各家。

  由于这事太过诡异,科学根本就无法解释,所以几位阔太太都吓了不轻,同时选择了同一种方式。第二天城里稍微有点名气的神棍,分别被几个阔太太请了回去,又是作法又是求符的,折腾了一整天。

  可这些阔太太们还是不放心,因为她们心里也清楚,那些神棍根本就没有多少真才实学,无非是骗她们几个钱罢了。

  虽然几个阔太太平日里都比较嚣张,但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加上家族的势力,一般事情还真难不倒她们,很快就查到了镇江金山寺有个苦行僧,法名苦海,在古法海洞中隐居了二十多年,每日青灯古佛,是个有大本事的得道高僧。

  于是几个阔太太一商量,组团去了金山寺,捐献了大把的香油钱后,要求金山寺主持能给她们引见一下苦海大师,在她们看来,天下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儿。

  谁料她们刚一提这事,主持就笑言苦海大师数日前已经算到各位有此一行,特修书一封,让主持转交她们,随后就云游四海去了。

  几个阔太太接过主持大师的信笺,凑在一起看了一遍,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个个惶恐不安,全都知道这回闯了大祸,这事儿钱摆不平了,有两个当场就痛哭失声,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凌人气势。

  苦海大师的信笺上是这样写的:“手握钱财万千,胸无半点良善。是非三观不正,平日仗势凌人。淫欲引来妖魅,心恶必遭邪灵。大妇水中溺死,二妇悬梁自尽。三妇长舌遭拔,四妇凶悍油泼。五妇百虫噬心,幺妇扒皮抽筋。六妇尽寿三年,修桥补路可延。祸皆咎由自取,人力不可逆天。”

  这个阔太太团之中,确实共有六人,往日里姐妹相称,按年龄分排,仗势欺人的事没少做,一看就剩三年的寿命了,顿时慌了神,可苦海大师已经远游,根本寻觅不得,无奈之下,只好打道回府。

  听到这里,我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脊背直冒凉气,看样子那女孩子可不是什么好鸟,非妖即魅,六妇人对她所做之事确是有欠厚道,但如此报复手段,也实在过于凶残。

  至于那苦海大师,也许是道行不够,也许是不屑出手,不过能数日之前就算到几人的到来,并推算出几人的结局,也当真是世外高人了。

  那刘老板这时似是也惊骇起来,壮硕的身体微微颤抖,舔了下干涩的嘴唇,继续说了下去。

  那六妇人回来之后,除了四妇之外,其余五人全都心性大改,一面吃斋念佛,修桥补路,救济百姓,广结善缘,一面更加积极的寻找民间的奇人异士,抱一丝侥幸之心。

  过了半年,六妇人之中的老大死了,果然是溺死的。

  这大妇自从见到苦海大师的谏言,就远离水源,别说游泳了,连洗澡都不用浴缸,直接淋浴,可还是被淹死了,就在洗脸池里。

  事后法医检查,说大妇洗脸的时候突然昏厥,趴在了洗脸池里,导致溺死,可大家都知道,大妇平时最注重养生,以前根本就没有过忽然昏厥的病史,别说昏厥了,就算脑子稍微抽一下,都必定会让家庭医生仔细检查一遍的。

  更何况,大妇自从知道自己会死于溺水之后,从来见不得水能超过三指深,往日洗脸都是家中佣人拧好毛巾给她使用的,毫无疑问,是那女孩子回来报复了。

  大妇的死,给其余五位妇人敲响了警钟,也使五人明白了过来,自己迟早也逃不掉那一天,从而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之中。

  紧接着那三个流氓也开始遭了报应,每隔两个月就死一个,每一个的死状都凄惨无比,一个被人从楼上摔了下来,摔成了肉饼,铲都铲不起来;一个和人起争执时被一刀捅破了肚子,肝肠肚脏流了一地,警察寻那凶手时,却发现凶手早就死了多年;一个正好好的喝着酒,忽然站起来拿刀就将自己切了,送到医院时已经失血过多,根本救不回来了。

  等到第三个流氓死了之后,二妇终于受不了这种煎熬,选择了上吊自尽,用窗帘将自己吊在了二楼栏杆上,也正应了二妇悬梁自尽的谏言,而且死亡时间距离大妇的死亡时间,正好是半年。

  剩下四妇人陷入了更深的恐惧,一向长舌妇的老三甚至修起了闭口禅,一连半年没有说一句话,期间更是散尽家财,修缮庙宇寺林,重度佛堂金身,企图能逃得一死。

  三妇修闭口禅之后,当真也做到了双耳不闻窗外事,闭口不谈八卦经,安安稳稳的过了半年,直到那一天她弟弟和弟媳妇去看她,弟媳妇打电话不小心被她听见了,知道了弟媳妇红杏出墙,再也忍不住告诉了弟弟,结果刚说完,弟弟就和弟媳妇打了起来,她去拉架,弟媳妇盛怒之下一推,将她推倒在佛台上,佛柱从后脑刺入,将整根舌头都带了出来。

  弟媳妇被判了刑,三妇也应了拔舌的谏言,而时间也正好间隔了半年。

  剩下的三人这才知道,六妇尽寿三年,是指六个人之中,活的最久的只能活三年,按时间就是半年死一个,接下来轮到四妇了。

  这四妇却最为凶悍,天生滚刀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在其余五人行善积德之时,她却依旧作威作福,知道自己只能活半年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不但对佣人非打即骂,还养了个小白脸。

  没用三个月,佣人都受不了她的凶悍,纷纷辞职离开,她也乐得清静,小白脸趁她老公出门做生意时,几乎就住到了她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三个月,四妇老公就知道了这事,大为恼火,买通几个亡命徒,将四妇和那小白脸绑了,以沸油泼身活活烫死。

  案件很快被侦破,四妇老公被判了死刑,由于没有子女等直系亲属,家产充公,真正落了个家破人亡,也应了四妇凶悍油泼的谏言,时间仍旧是半年。

  接下来就是五妇,五妇最是心毒,当初整治那女孩子的手段,几乎都是她想出来的,事到如今,也自是惶恐。

  自从四妇死后,五妇就生了一种怪病,起初只是手足奇痒,一挠就破,一破就开始溃烂,遍寻名医,皆束手无策。时间一久,手足都烂出了洞来,并且病症蔓延到了身上。

  五个月之后,不但身上满是烂洞,肝肠肚肺全都开始溃烂,一直撑到第一百八十天,才惨不堪言的死去,尸体已经满是洞眼,就连心脏上都满是窟窿,就像蜂窝一样,也验证了五妇万虫噬心的谏言。

  我已经听的浑身汗毛竖立,这几人的死状实在过于恐怖,那女孩子的报复手段,实在过于残忍,如果真是妖孽,我还真的把她灭了,免得再去祸害百姓。

  刘老板说到这里,则停顿了一下,苦着脸道:“还有两个月,就又是半年了,我老婆就是那第六个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