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四章:阻止了一场车祸

第三十四章:阻止了一场车祸

  等刘老板说完,我奇道:“你不是和你老婆不对付吗?死了不是更好,省得你在外面乱来她还管着。”不知道怎么的,我对那帮阔太太们,充满了厌恶感。

  刘老板苦笑道:“话不能这样说,毕竟是我原配,当初我还是穷小子的时候就跟了我,她家再反对都没用,人总得讲点良心嘛!别看我在外面彩旗飘飘,还从来没想过离开她。”

  “自从五妇死后,我老婆整天将自己关在家中,稍微声音大点都恐慌不已,整个人都瘦的脱了形,我这心里,难受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感觉还算个人,对他的印象稍微有了点改变。

  疯老头却适时插了一句道:“你是不敢离开吧!别看你现在有几个钱了,要不是她娘家支持,你能有今天?”

  刘老板讪讪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心里对这个家伙算是彻底失望了。

  疯老头正色道:“我让世侄来接你的事情,并不是完全看在钱的份上,当初我不肯出手,也正是因为她们几个实在过分,现在主要是那东西的手段太毒辣了点,而且,这两年多来,你家婆娘也确实洗心革面,广为人善,才给她一次机会。”

  “不过,我就不去了,你带着小花去处理就行,结束之后,别忘了把剩下的钱送过来。当然,你想不给也可以,我会有办法让你吐出几倍来,信不信由你。”

  那刘老板连忙点头道:“不会不会,树先生放心,只要能救我老婆,别说两百万,哪怕要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说着话,走到我面前,笑道:“小兄弟,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发了?早一点解决,我也好早一点安心是不是?”

  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看了一眼疯老头,疯老头对我一点头,我将心一横,故作镇定道:“走,先带我去你家看看。”

  那刘老板顿时喜笑颜开,急忙前头带路,打开了房门。

  疯老头忽然又说了一句:“你们两个,跟去学习学习。”却是对马平川和薛冰说的。

  我顿时大喜,疯老头这是怕我应付不来,让马平川和薛冰来帮我呢!还说的这么好听,分明是给我面子。

  马平川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一脸的不屑,薛冰则翻了个白眼,好在两人都没有揭破,起身跟了出来。

  一出大铁门,就发现门口停了好几辆车,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牌子,直觉都价值不菲,每辆车旁边都站有人,还有几个认识的围聚在一起聊天,一见我们出来了,马上就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上来打招呼。

  其中一个长的像猴精一样的笑道:“刘老板,你是怎么进去的?我听说树老爷子回来了,马上就赶了过来,结果根叔死活不给进,说树先生这几天不见客,你看,是不是也帮兄弟通融通融。”其余几人也都齐声附和,大致都是这个意思。

  那刘老板顿时神气了起来,也笑道:“我和树老爷子那是老关系了,谁不见也得见我啊!树老爷子说不见客,那是在外面云游刚回来,有点累,都先回去吧!过几天的,过几天我一定给你们说说。兄弟有点事,先走了哈。”言辞之中,甚是得意,好像能优先见到疯老头,是件很涨面子的事。

  那几人干笑着让开,刘老板带我们穿过人群,上了辆黑色汽车,司机早就等候多时了,一上车,就一加油门蹿了出去。

  车子开出了好远,我回头看了看,围在疯老头家门口的那些老板们并未散去,好像生怕错过了疯老头召见他们的机会一样。

  今天坐车坐了一天,虽然洗了个澡,但还是非常疲倦,头刚往马平川身上一靠,就被顶了过来,想往薛冰身上靠来着,薛冰一个白眼,我只好自觉的强打精神,忍着困意坐直了身体。

  好在刘老板说他家的别墅就在城区的另一边,只要穿过城区也就到了,车子开的即快又稳,看得出司机是把好手,不一会就进了城区,速度开始慢了下来。

  我是头一次进城,街道两边的灯红酒绿几乎使我看花了眼,也不困了,趁着红绿灯的时候,硬将马平川挤的和我换了位置,脑袋贴在玻璃上往外看。

  这一看,却看出问题来了。

  由于红灯的关系,宽阔的大马路上并排停了两三辆车,就在我们车子的旁边,有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开车的是个娇媚的少妇,约有三十来岁,栗色长卷发,柳叶眉桃花眼,琼鼻红唇,粉面贝齿,煞是好看。

  穿着打扮也十分性感,素色小披肩,修长的脖子上戴着镶钻嵌宝的白金项链,黑色抹胸,露了一截雪白的胸脯,下身米色长裤,一边等红灯一边拿出一支烟来,点了火悠然抽了一口,徐徐吐出烟圈,一副慵懒的模样,十分具有诱惑力。

  问题当然不在这女人身上,而是在她身后。

  别人也许看不见,我却看得清清楚楚,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正坐在那少妇身后,恶狠狠的看着那少妇的背影,双手慢慢向那少妇的眼睛上蒙去。

  我转头向前看了一眼,还有十几秒的红灯,有个男子正在斑马线旁边等,而就在那男子的身后,有一个同样一身是血的女子,已经将双手推在了男子的背上,就等那红色跑车一到,手一推就是一场车祸。

  我大吃一惊,这种情况,我在疯老头他们三个折磨我七八个月的时间内,听过不止一次,这分明是找替身,还是联手合作,那孩子和女子应该是母子,可能就是在这段路上出了车祸,现在正准备祸害这少妇和那男子。

  一想到这,我就坐不住了,随手打开车门,走下了车,一步跨到那红色跑车旁边,手一指那小鬼道:“你给我老实点,在不走的话,我就灭了你。”说着话做了个六阳天火的印决。

  那小鬼虽小,却似知道厉害,“哧溜”一下飘下了车,瞬间躲到路边的梧桐树下,探出半颗脑袋,露出恐惧的眼神看向我所在的位置。而站在前面那男子身后的女人,也飘了过去,搂着那孩子瑟瑟发抖。

  我没想到自己会有那么大的威慑力,暗暗有点得意,正想转头对薛冰炫耀一下,那红色跑车内的少妇却转头看了一眼,翻了我一个白眼,丢了一句:“神经病。”一踩油门,从我面前开走了,

  这下我有点生气,怎么说我也是救了她一命,要不是我的话,那小孩子一个鬼蒙眼,那女人手一推,必定两条人命,我分明看见那女子没系安全带,只要一出车祸,非飞出去不可,摔不死才怪。

  刚想骂一句,后面的喇叭声齐鸣,马平川冷冷的说道:“你到底走不走?”

  我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虽然没有之前那么浓烈,却肯定有,转头一看,只见马平川冷着个脸,斜着眼看向路边的梧桐树,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杀意。

  我一转头看见那母子俩,已经吓的都快哭出来了,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她们怕的不是我,而是坐在车上的马平川。

  不过无所谓,能救两条命,风头不管谁出都一样,我只好这么安慰自己,转身上了车。

  车子发动,刘老板转过头来,对我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问道:“小花师傅,你认识蓝小姐?”

  我一愣道:“谁是蓝小姐?”随即又接了一句:“我叫小华,不叫小花。”疯老头这老家伙,到了城里还是乱叫一通,着实可恼。

  刘老板对我的名字显然不在意,继续一脸猥琐的笑道:“就是刚才那个美女啊!她可是我们这的头牌妈妈桑,号称有八百个女儿,黑白两道都有人,关系硬的很。”

  我又是一愣,摇了摇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将准备蒙他眼的小鬼赶走了而已,不然她的车刚才就会撞上前面的一个男子。那男子身后跟着小鬼的妈妈,母子俩应该就在这段路上出的车祸,准备找替身呢!”

  这回轮到刘老板一愣,脸色顿时就变的难看了起来,对我挑了挑大拇指,干笑了两声道:“厉害,厉害。”将脑袋缩了回去,不再说话。

  我转头问马平川道:“妈妈桑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有八百个女儿?”

  马平川斜了我一眼,哼了一声没有理我,我只好转头对薛冰又问了一遍,薛冰倒没有不理我,只是翻了我一眼,冷冷的丢了两个字出来:“老鸨。”我顿时不说话了。

  对我来说,眼看着有鬼找替身,是不可能不出手阻拦的,不会管要祸害的是谁,却不知道,就这么拦了一下,不但给自己拦出了一身的麻烦,还差点连累马平川都送了命。

  当然,也并全是坏事,也就因为这个蓝小姐,我们才能化险为夷,要不是这个蓝小姐帮忙,我也许早就被关进大牢里去了,这都是后话,这里略过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