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七章:六合劫煞

第三十七章:六合劫煞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又向马平川看去,虽然这次事情名义上是以我为主,实际上我哪如马平川,肯定要征询他的看法。

  果然,我所想到的,马平川也想到了,一见我看他,马上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马平川说没这么简单,那就一定没这么简单。

  我也觉得自己好像疏漏了什么,可我思来想去,却又找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无奈之下,只好闭目静心,将事情从头理了一遍。

  从我们回到疯老头家中,刘老板找上了门,说出五妇逐个惨死之事,求我们搭救他老婆,疯老头同意了,让我和马平川、薛冰前来处理,这是在疯老头家中的过程,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在前来刘老板家的路上,我顺便救了一个差点被鬼蒙眼的女人,但没落什么好,这是路上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看上去也没什么问题。

  到了刘老板家,刘夫人撒泼被马平川吓住,我发现了刹女,马平川出刀,刹女逃走,我问出刘老板实情,查出他被人下了元葵,这是在刘老板家中发生的事,一切也都顺理成章。

  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走到这一步,接下来肯定是破解元葵,可我却总觉得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太自然了,就像是安排好了等我来一般。而且,走到后来就偏离了目标,事情发展已经和五妇之死无关了,而是转移到了刘老板身上。

  我们是来查清楚五妇之死,救刘夫人与危险之中的,这才是我们此行的目标。但每件事情,都将我们带上了另一条路,这使整件事看上去,就不那么对劲了。

  按照这个顺序,我来回想了两遍,也没想出破绽在哪里,不由的有点着急起来,就在这时,刘老板的手机响了起来。

  刘老板干呕到现在,好了许多,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后,马上说道:“是根叔啊!你放心你放心,我答应的事一定做到……”

  我脑袋“嗡”的一下,顿时想起来一件事,对!就是那个根叔,疯老头的管家大根。

  我第一眼看见根叔的时候,就觉得他身上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那绝对是常年和邪物打交道的结果,只是我还不敢断定他就是那个所谓的大师。

  等刘老板电话一挂,我就问道:“刘老板,你是怎么见到树先生的?我可清楚的记得,树先生回家之后,曾经吩咐过,这几天他不想见客来着。”

  我心中是这么想的,只要是根叔介绍刘老板进去的,那就一定八九不离十了,这个套明显是早就设计好的,就等我们往里钻。

  谁知道刘老板一愣,似在考虑要不要说实话,马平川却已经抢先说道:“不是根叔。”

  刘老板没明白马平川的意思,我却清楚的很,马平川这是在告诉我,我想的方向错了,不是根叔在搞鬼。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一定不会相信,可不知道怎么的,马平川这样一说,我几乎立刻就相信了,马上就将根叔从怀疑名单中除去了。

  可这样一来,事情好像又回到了起点。

  刘老板看着我们俩一脸郑重的神色,以为我们在想他的事,也有点害怕起来,迟疑道:“小华兄弟,你说我身上这元葵,还能破解吗?”

  我点头道:“放心好了,元葵不是难事,对我来说简单的很,我只是在想如何才能让你夫人不再受刹女的伤害。”实际上刹女根本就伤害不了刘夫人,我只是不想让他知道那么多,平凡人对这些东西了解的多了,没什么好处。

  刘老板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那最好了,我还以为我们夫妻要像其余五家一样,全都得家破人亡呢!可怜呐!原来我们六家住的都不远,经常互相走动,现在就只剩我们一家了。”

  话刚落音,马平川就问道:“住的不远?”

  我也心头一动,也紧跟着问道:“你们六家的男人是不是都吃过元葵?”

  刘老板点头道:“不错,住的不远,以我们几家的财力,谁都吃得起,李老板肯定吃过,其他几个有没有吃过,我就不知道了。”说到这里,大概有想起元葵的材料来了,顿时又干呕起来。

  我陡然想起一种以元葵为引子的风水术来,和马平川再度对看一眼,几乎同时转身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同时喊出一句话来,我喊的是:“六合劫煞!”马平川喊的则是:“六合劫运。”

  跑到门口的时候,两人停了下来,我看着门口的黑白二色八卦图,越看越是心惊,浑身都是冷汗,这招玩的太阴险了,这八卦中间阴阳不分,八门只开六门,生、休两门全闭,分明是六合劫煞的阵眼,伪装成八卦的图形罢了。

  之前一进门的时候,我还在心中嘲笑过设计此八卦的是个草包,现在看来,此人光在风水上的修为,就甩我几条街。

  刘老板不知道我们怎么突然跑了出来,大概以为我们临阵脱逃了,也顾不上干呕了,急忙追出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道:“小华兄弟,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老哥哥这身家性命,可全都指望你了。”

  我不耐烦的甩开手,对他说道:“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不会不管的,你现在赶紧开车带我们去其余五家看看,我要看他们房屋和你家房屋形成的格局,还要看看他们家门口是否和这里一样,有个八卦图形。”

  刘老板一听,马上说道:“不用看了,我有图纸,我们六家一向关系比较密切,生意上也互有往来,所以当初建房的时候,我们六家是统一建的,承建商就是李老板,当时特的为了我们六家做了个全景俯图。”

  “至于这八卦图形,则是那大师指点的,说是八卦摆门前,能挡凶煞,确实是每家门前都有一个,而且是大师亲自监工,完工后还开了光的。”

  我一听暗骂蠢蛋,不用问,六家男人肯定都被下了元葵,这元葵说着恶心,却是极阳之物,自古阴阳吸引,当然会吸引各种阴魂前来。

  然后配合六合阵法,按事先安排好的对应分流,各自吸引一种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我的推测不错,分别应该是刹女、阴童、春鬼、怨妇、歹翁、舌婆,凑齐了六合之数。

  大妇家吸引的应该是阴童,阴童一般都是溺亡的童子,童子怨气最重,水中阴气最重,发作起来也是最快,所以大妇首先被淹死在洗脸池内。

  二妇家吸引的应该是怨妇,怨妇最擅长挑唆人自寻短见,一般多为前世是吊死或者跳楼等自杀而亡的女子,从二妇之死上可以看出,那怨妇是个吊死鬼。

  三妇家吸引的是舌婆,这东西巧舌如簧,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东家长西家短是她的最爱,死后必下拔舌地狱。三妇修炼闭口禅,想必也是受了高人指点,不过却没有挺过去。

  四妇家吸引的是春鬼,春鬼生前一般都是淫棍,喜与妇人梦中交媾,勾起妇人心底的春情泛滥,四妇之后的表现,也确实如此。

  五妇最是可怜,碰上的歹翁,顾名思义,歹翁就是歹毒的老头,这些家伙生前几乎都是心肠歹毒之人,遇上他们,全身上下连一块好肉都不会剩。

  刘老板家遇上的自然就是刹女,刹女虽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对付男人却是百分百的杀人利器,要不是刘夫人这么一闹,刘老板估计早就两腿一蹬了。

  这是相当歹毒的一种阵法,要是不破,就是六合劫运,六家的运气则源源不断的被人劫走,一年不如一年,最后家产败尽,折运减寿。所以刚才马平川喊的是六合劫运。

  要是破阵,就必须先解了元葵,元葵一解,阵法就会变成六合劫煞,法门大开,这三年来,也不知道多少游魂野鬼被元葵吸引在六家附近,只是苦与被六合阵所挡,欲进不得,法门一开,聚集在附近的阴魂必定暴动,到那时,连我们在内,一个都别想跑。

  刚才我喊的就是六合劫煞,其实是一回事。

  一般来说,这六合劫煞如果不是仇深似海,很少有人会用,毕竟牵扯太多,手段又过于歹毒,使用此阵的话,难免会遭了天谴,即使成功,对自身的损害也是极大的,一个搞不好,折寿都是轻的。

  而且这六合劫煞有个极大的风险,运气运气,运也是一种气场,劫了运要有个去处,要有个气场流向,而气场流动的时候,那些游荡在附近的阴魂说不定就会被吸引,千百阴魂跟随过去的话,那可不是好玩的。

  一想到这里,我额头冷汗都下来了,这人和刘老板六家的仇恨可当真不小,如此处心积虑陷害六家,甚至不怕搭上自己的性命,这得多大仇啊!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前提条件必须是六家房子所在的方位,必须形成六合阵法。不过,根据目前所知来看,几乎已经可以断定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