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八章:别墅成了养鸡场

第三十八章:别墅成了养鸡场

  刘老板是个聪明人,一见我的面色,顿时知道问题肯定出在房子上了,急忙转身上楼,不一会拿下来一张图纸来,我接过铺开,只看了一眼,就长叹了一声,苦笑不已。

  马平川伸头看了一下,也露出一丝苦笑来,这鸟俯图上看的清清楚楚,咋看之下,六家聚在一起,间隔不远,全都依山而居,在六家的正南方,就是一条山溪,背有靠山,侧有山泉,确实是个好地方。

  可仔细一看,问题就出来了,六家所占据的地段,上下左右前后分的明明白白,活脱脱就是一个六合阵图解。而那道山泉就是泄气口,气流顺溪而走,直向南方流去。加上六家男主人个个身中元葵,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这是有人故意陷害的了。

  刘老板可不明白这些,还一个劲的在旁边解说,说这个格局怎么怎么好,请了谁谁谁看过都赞不绝口,每报一个人名,我心中就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不用说,全是一些混吃混喝的神棍。

  当下我也不在隐瞒,将实情和盘托出,并将五妇之死对应的阴魂也一一指出,真心不是吓唬他,只是不愿意再听他口若悬河的吹下去了。

  刘老板听的目瞪口呆,额头上的冷汗一道一道的往下流,嘴角不停的抽搐,显然是恐慌到了极点。

  等到我最后将怀疑有人坑他们六家的看法说出来后,刘老板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道:“我CTMLGB的,怪不得老子这几年越来越不顺心,要不是老婆娘家势力大,早就破产了,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老子要他全家抵命。”

  我苦笑了一下,不管能不能查出来,光凭这份手段,就不是刘老板这种人能玩得过的,骂骂大街过过嘴瘾他可以,想整死人家基本没有可能。

  疑点也就在这里,以这人的布局手法上来看,绝对不是一般二般的高手,像我这样的三流角色,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要不是有马平川一直点拨,估计早就着了人家的道儿。

  以这样的手段,真要想整死刘老板,不过是伸伸手指的事,却不惜如此大费周章,硬是摆出个六合劫运来,真心让人纳闷。劫运所得,无非也就是钱财名利等身外之物,以这人的本事,想要这些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根本犯不着费这么大劲。

  按理说,这事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不在我们猎杀管辖范围之内,不过,我们既然受了刘老板的委托,这事怎么也得查个清楚,而且这人手段之毒辣,也让我很是不爽,求财而已,何必害这么多条性命呢!

  当下我伸手点了点那条山溪的水流方向道:“想要查出来太简单了,劫运转气,必定会有一个承接点,你只要一查在这溪水流向的第一家,就是了。我敢保证,这家这三年来赚的可不少,你们这六家的运气都流向了他家,想不发财都难。”

  刘老板一听,顿时更加暴跳如雷,完全没有形象可言了,口中不断飙出脏话,不停的咒骂着一个叫“林猴子”的人,显然不用查,他早就知道了南边那家是谁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消停下来,我又点了点图上山溪道:“说说吧!这林猴子和你们六家是怎么结的仇?你不说实话,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化解。”

  刘老板一听,顿时又暴怒了起来,骂道:“MLGB的,我们和他有个屁仇,不但没仇,说起来我们还算是他的恩人,我们六家各有各的生意,平时互有来往,其中李老板是搞建筑的,林猴子原先就是李老板手下的一个包工头。”

  “当时李老板这份图纸,也正是林猴子提供的,然后负责建筑的也是他,他自己则在我们南边建了个小一号的别墅,说是和我们挨的近,方便走动。完工之后,大家都很满意,对他也另眼相看,给了他一些小业务。”

  “那林猴子也很会做人,三六九的请吃请喝,对我们也恭敬的很,所以或明或暗的帮了他不少,帮他扩展了不少人脉,那家伙觉得时机成熟了,就拉了一票人自己干了。当时我们觉得也不是坏事,生意场上,毕竟多个人帮衬就多一份力。”

  “谁知道他自己干之后,第一笔单子就抢了李老板的一笔大生意,也不知道怎么的,李老板上下都打点了,单子却莫名其妙的就给了他。当时李老板很不高兴,大家也觉得他这事做的不地道,一商量,就不再带他玩了。”

  “谁知道这家伙就像疯草一样的长起来了,不但抢了李老板许多建筑上的生意,还把手插进了我们五家的生意。更离奇的是,我们之前积累的人脉关系,好像忽然都不管用了,好单大单不断的被他抢走。”

  “李老板被判了死刑之后,整个城内的建筑几乎都被他包揽了,资金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目前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们几家中的任何一家。”

  “即使如此,我们也没动过歪脑筋,只是以为他比我们更舍得花钱罢了,商场就是这样,重利不重情。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卑鄙,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我一定要告他,告他个身败名裂,赔他个倾家荡产。”

  我苦笑着挥挥手打断了刘老板的话,情况大概已经明白了,至于刘老板那些气话,完全没必要听下去了,这事情在我们眼里是真真确确的,在法律上则是一点支持度都没有,告人家的话,只会白落耻笑。

  马平川也一脸鄙夷的看了一眼刘老板,大概他也没有想到刘老板会这么弱智吧!然后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破阵很危险。”

  我当然知道破六合劫煞阵的危险性,要破阵,必须先破元葵,元葵就是这六合劫运的核心所在,元葵一破,六种阴魂自然散去。

  但六合劫运就转变成六合劫煞了,法门一开,阵外的阴魂必定闯进来,苦等三年的元葵没有了,给我我也发飙,那就不好收拾了。

  这六合阵内的阴魂只有六个,马平川一个人就能对付了,可六合阵外却不知道有多少,一旦转变成六合劫煞,绝对不是人力能对付的。

  所以,要破六合劫煞的关键,不在与破阵,而是在与先把阵外的那些阴魂给疏散了,这个就有难度了。六家男主人之中,李老板被判了死刑之外,还剩下五家,这五家周围只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孤魂野鬼,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中,如果一一消灭的话,只怕杀的都不够来的快。

  我正凝眉苦思破阵之法,外面一声鸡啼打破了宁静,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天亮了。

  按理说,我们一路颠簸,到了疯老头家后就洗了个澡,连夜就赶来了刘老板家,等于一天一夜没有闭眼,听到鸡啼应该感觉到疲倦才对,可我却陡然一下就来了精神。

  对头!破阵的窍门就在鸡身上,公鸡!阳性十足的公鸡。

  公鸡对应四神兽的朱雀,足见其阳性之足,说能辟邪一点都不夸张,这些孤魂野鬼也都不算什么恶鬼,虽然数量众多,一只公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一百只呢?一千只呢?一万只呢?相信以刘老板的实力,买多少只他都不会心疼的。

  虽然这些阴魂被六合阵所挡,进不了我的感知范围,但以我的估计,最多也就千把,如果放上数以倍计的公鸡,会有什么局面?肯定会纷纷走避,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当下将这个想法一说,马平川顿时双眼一亮,连连点头,虽然没有开口称赞我,能让马平川点头,我也觉得很是开心。

  刘老板虽然近年生意接连失利,可瘦死骆驼比马大,哪里会在乎这点钱,何况这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当下想都没想,就打了个电话出去。

  等他电话打完,连忙招呼我们休息,毕竟一天一夜没睡了,倦容就在脸上摆着呢!现在公鸡一时半会也到不了位,与其让我们耗着,不如让我们养足精神好对付林猴子,刘老板不是傻子。

  我们也没客气,当下跟随刘老板上了楼,把事情和薛冰说了一下,让薛冰就和刘夫人呆在一起,我和马平川则睡在客房。

  事情已经完全明朗了,就等着公鸡到位而已,只要六合劫煞阵一破,剩下的大可让刘老板自己处理,我们倒也没有什么压力,脑袋一挨枕头,眼睛一闭就沉沉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还是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的,一听楼下“咯咯”之声响成一片,我就佩服起刘老板的能力来,听这声音起码也有上千只,这才仅仅半天时间而已,当真是有钱好办事。

  马平川早出去了,我只好揉了揉眼也下了楼,还在楼梯上就听见外面人声、车声、鸡鸣声混成一片,好不热闹。

  到了门口探头看了看,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刘老板是下了血本了,只见门口摆着一堆一堆的铁笼子,数十个小贩模样的人正一脸不解的把一只只公鸡从笼子里往外放,满地都是公鸡,整个别墅几乎成了养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