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九章:送鬼破阵

第三十九章:送鬼破阵

  那些公鸡一出了笼子,立刻撒腿就跑,刘老板家这别墅就建在山边,不一会就已经满山遍野都是公鸡了,我琢磨着肯定会有人来偷鸡吃,不过没关系,有这些公鸡这么一冲,相信那些围聚在周边的阴魂都该跑光了,等公鸡被偷光,六合劫煞已经破了。

  马平川正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装酷,我走过去招呼了他一声,两人出了大门,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我特意闭目感受了一下,在感知范围之内,没有察觉到一丝阴寒之气,果然如我设想的结果一样。

  两人顺着路向前走了一段,只见一家规模和刘老板家差不多的别墅前,也拉了好几车的公鸡,正在一笼子一笼子的往外放,估计也是六家之一,如此看来,六家都开始行动了。

  那个李老板虽然被毙了,财产也充了公,不过以刘老板的势力,应该不难搞定,毕竟不是大事,放点公鸡在附近而已。

  我也不在耽误,拽着马平川就钻进了旁边的山中,六合劫煞外面的阴魂一散,接下来就是破解元葵,这得需要一些东西,这个季节估计只有山里才能寻得到了。

  马平川比我清楚,一进山,就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两人边走边找,好一会才寻齐了所需物品,十根青松针、五六块小石头、四把枯茅草、两块鸡爪草的根茎,这几样倒是好找,野果寻了半天才找到几个。

  等回到刘老板家中,那些小贩已经走了,我看着满山遍野的公鸡,忽然想起了疯老头来,心中不禁哑然失笑,要是疯老头在这里,可就肥了,偷都不用偷,直接逮就行了。

  刘老板正在门口焦急的等待,一见我们回来了,顿时就像捞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一溜小跑就迎了上来,连声道:“两位去哪儿了?我这都准备好了,寻不到两位人了,可吓死我了。”

  我笑了笑,也没给他留情面,说道:“你是怕我们跑了吧?不用瞎担心,我们就算走,也会破了六合劫煞再走的。”

  马平川则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塞到了刘老板手上,我也没有客气,尽数将茅草石块都塞了过去,边塞边说道:“拿好了,一根都不许少,这些东西是救你命的。”

  刘老板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捧着,像捧着一堆宝贝一般,生怕掉了一根,我心里暗笑,估计刘老板这是头一回把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当回事。

  进了房内,刘老板早安排好了酒菜,刘夫人和薛冰也坐在桌边,刘夫人没动筷子,估计在等我们,薛冰则已经开吃了。

  说实话,薛冰看上去像个冰山美女一样,平时表现的也都比较冷艳,可只要一吃东西,本性就表露出来了,那吃相是在不敢恭维,绝对得到了疯老头的真传。

  我们两个更不搭话,连招呼都没刘夫人打一声,坐下就吃,刘夫人尴尬的坐在一边,跟着我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幸好刘老板跟了进来,打着哈哈圆了个场,刘夫人才提起筷子夹了几口菜到碗里,非常淑女,和昨天我们见到的那个刘夫人感觉就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们哪里知道,这是人家上层社会的讲究,叫什么仪态,不过这玩意在我看来,就是高端级的装逼,有吃的赶紧塞进肚子里才是真的。

  说实话,菜真的不错,无论口味还是食材,都是上上之选,这使我的筷子几乎就没停过。不一会吃完饭,我和马平川打着饱嗝坐到沙发上,薛冰虽然没像我们这样丢人,可也吃了不少。

  这导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奇怪,为什么很多女人吃饭都只吃一点点,直到遇上了肥姐我才明白,原来怎么吃都不胖是一种多么可望不可求的优待。当然,这也是后话了,这里略过不提。

  我们这一不吃了,刘老板马上也不吃了,估计他这个时候也没什么胃口,走过来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虽然没说出来,我也知道他想让我快点破了六合劫煞。

  当下也没推辞,让人准备了一番,将所需物品备齐,把佣人都赶到楼上,房门大开,没有草席就拖了张羊毛毯子代替,让刘老板脱去鞋袜,躺在羊毛毯上。

  刘老板躺好,我就拿石块在他两只脚下分别摆了两个“山”字形,两个脚后跟下各垫上一把枯茅草,身体两侧也各放一把,取出两块鸡爪草根茎,分别夹在刘老板两只脚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

  刘老板虽然不知道这都什么意思,却也知道我在作法救他的命,一动不动的随我摆布。

  一切放好,我抽出刚才佣人准备的钢针,抓住刘老板的手,分别在他五个手指上戳了一下,瞬间冒出五颗血珠子来,刘老板明显吃疼,稍微痉挛了一下,强忍住没动。

  对刘老板的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当下在他另一只手上如法炮制了一番,伸手取过十根松针,一一插在针眼之上。每插一根,刘老板就疼的一哆嗦,却始终没有喊出声来。

  这让我多少有点佩服起来,说实话,如果换成我,只怕都不一定忍得住。再说了,我也没说疼也不能喊。当然,我也没告诉他疼了可以喊出声,毕竟吵的慌。

  最后将几颗野果放在门口三步远,从怀里取出黄表,双指一夹,默念六阳天火决,“呼”的一下无风自燃,双指夹住在刘老板身上走了几遭,口中疾念:“十指连心通灵意,山中草深适宜居。四季供奉享不尽,两脚阳关速速行,走! ”

  话刚落音,刘老板双手十指上的十根青松针有七根跳了出来,跌落在羊毛毯上。

  我丝毫不敢大意,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几根手指,只见从七个针眼之中不断冒出血来,却凝而不留,聚而不散,眨眼之间,已经凝聚了有弹子大小。

  我一见这元奎愿意配合,心头大喜,再燃一张黄表,口中疾念:“此去六道赴轮回,阴阳两隔永不侵。善恶功德皆有报,来生投胎再为人,疾!” 随手抛去,黄表燃火成灰,瞬间四散五裂,灰尘却不落地,向门前飘去。

  黄表一出,刘老板手指上的七颗血珠顿时“波”的一声散开,七道炽烈热气纷涌而出,一股脑儿向门外涌去。

  我能感觉得到,在这一刻,他们是欢乐的。

  七道热气走远,我收了火决,取出剩下三根松针,让刘老板起身,告诉他已经完事了,刘老板千恩万谢,我也没和他客气,让他把其余四家男主人也叫来,他们也中了元葵,不送走的话,以后还会招引各种阴魂。

  刘老板和几家早就通了气,一个电话,不一会就来了四个男人,一个个虽然西装革履,脸上却全是惊恐之色,显然都已经被吓破了胆。

  我让人将松针洗净,如法炮制,将四人体内元葵一一送走,再让他们叫人分别把门前的八卦毁掉,连李老板家门前那个也在内,总算是破了六合劫煞的阵眼。

  由于之前数目庞大的公鸡早就将聚集在周围的阴魂赶散,阵眼一破,倒也不见有阴魂侵入,一切都如我所料。随后指点他们封了六门,房屋该拆的拆,该推的推,断了泄气口,再让他们断溪拦气,一切指点好,六合劫煞算是彻底破了。

  事情做完,我就招呼马平川和薛冰准备走人,谁知道五个老板一齐将我们拦住,齐声求我们帮忙对付林猴子,道理倒也说得过去,林猴子能玩出这么诡异的六合劫煞来,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我这一走,他们还是玩不过人家。

  更要命的是,刘老板不但将剩下的一百万现金准备好了,还和四家老板一人又出了一百万,六百万现金十二个密码箱子,整整齐齐的摆在我的面前,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我看了看马平川和薛冰,两人明显比我能沉得住气,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我见他们不置可否,就当他们默认了,刚想点头,外面就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的?比钱多是不是?”

  我一听这声音,脑海中陡然闪现出一个人来,正是当初刘老板请我来时,在疯老头家门口遇到的那个长的像猴精一般的男人,心头暗笑,看样子“林猴子”这个名当真贴切。

  刘老板五人却同时面色一变,刘老板首先就吼了出来:“NTMB,林猴子你还敢来?老子家不欢迎你,赶紧滚。”

  “刘老板,你这就不对了,有什么好事大家分享嘛!请了树先生的徒弟也不和兄弟说一声,想金窝藏娇吗?”边说话,边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十来个身形高大的保镖,每人手里都提了两个密码箱子。

  我抬头看了一眼,见那林猴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心里就有点不爽,但还是仔细打量了起来,毕竟能把刘老板等六家玩弄在股掌之中的人物,多少有点本事才行。

  可这一看,我就觉得真的不对了,这林猴子长的尖脑门儿大眼,招风耳朵小脸,嘴尖猴腮,身材矮小,四肢不协,气场薄弱,分明就是一副薄命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