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章:傀儡

第四十章:傀儡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虽然我这点本事是疯老头亲传的,可从来没实践过,只能算是半吊子,看走眼也是正常的。

  可仔细一看,我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了,这林猴子额尖而窄小,毛枯而疏稀,目光散而无神,脸瘦而无肉,身材矮小精瘦,双肩高低不正,走路飘而不定,没有丝毫大人物的气场,不用问,这个林猴子,就是个傀儡。

  一念至此,我就开始刻意留意起他带来的十来个人,一眼扫过,我就被站在最后的那个汉子吸引。到不是那个汉子气场强悍,而是那人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具体哪里别扭又说不出来,非要说一点的话,那就是没有人味。

  对,没有人味!

  这人身材在一众保镖之中,算平常的,也不算结实,板寸头,戴着大墨镜,看不见眼睛,鼻子嘴巴也普通的很,和其他保镖一样,穿着一水的黑西装,咋一看就是一个普通人,丝毫没有出众点。

  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人的脸上就像打了一层蜡,面无表情不说,迎着光看还隐约有点反光,而且口不张鼻不喘,好像连呼吸都没有。

  我还在打量,刘老板已经忍不住了,上去对着林猴子一耳光就打了过去,口中骂道:“你个小BYD,老子还没去找你麻烦呢!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

  刘老板身材高大,手掌大如薄扇,这一巴掌要是打实了,我真怀疑林猴子那小身板是不是能撑得住。

  我看见林猴子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惧意,喉结吞动了一下,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向后移了一下,要不是旁边的保镖及时挡住了刘老板,我怀疑这家伙肯定会转身就跑。

  刘老板被这一拦,更加暴跳如雷,我伸手拉了刘老板一下,笑道:“刘老板,你怎么也得听听人家怎么说嘛!有什么招说出来,明着暗着的接着就是了,何必生这么大气。”言下之意是让他放心,有我帮他呢!

  谁知道刘老板大概没明白我的意思,听我这么一说,大概以为我要转帮林猴子了,顿时一脸惶恐的看着我。

  我也懒得说明,先让他担心一会也好,看这刘老板的脾气,之前也没少给人气受。

  林猴子这才缓了过来,马上换上一脸奸笑道:“对对对!动手多伤和气,咱们都是生意人,做生意只是求财嘛!对不对?”前半句是对刘老板说的,后半句却明显是对我说的。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想看看这林猴子到底想玩什么把戏,林猴子见我没回话,以为我默认了,顿时抖了起来,头一昂,伸手掏出一个烟盒,拿出一支黑羯色香烟,旁边有保镖给他点上,吸了一口,才把手一挥道:“都打开来。”

  他这种行为,无异是最低端的装逼,说白了就是嘚瑟,加上他那副尊容实在难看,我差点把午饭都吐了出来。后来我才知道那种烟叫雪茄,更可耻的是我自己也爱上了这玩意,不经意间就进了装逼行列。

  接下来我却愕然了。

  他身后十来个保镖一起将密码箱放在地上,打了开来,每一个里面都装满了一沓沓的百元大钞, 每一个密码箱就按五十万计算,十来个大汉每人两个就是一千万,我只觉得心脏一阵狂跳,肾上激素猛飙,眼神转动都有点困难了。

  幸亏还有个林猴子。

  要不是林猴子,要不是他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我可能永远不能理解猪一样的队友是什么意思,原因很简单,我的队友都是神的级别。

  林猴子说:“怎么样?够了吧!只要你跟林爷走,这些钱都是你的。”

  说的很理所当然,说的很趾高气扬,说的很嚣张狂妄。

  好像他一勾手指头,我就会像条哈巴狗一样跑过去,舔他的手,向他摇尾乞怜一般。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尽量将心静下来,感知向周围扩散,片刻就到了那面无表情的汉子身上,没有人的味道、没有妖的气场、没有鬼的阴寒,只能感觉到一种让人恶心的气息,以及一阵阵让人心底发麻的涌动声。

  如果要和林猴子翻脸,就要先摸清楚他的底牌。

  一感知到这些,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这一笑,马平川和薛冰就同时松了一口气,我们虽然只相处了个七八个月,但互相之间已经很了解了。

  我一生气就会用笑来掩饰,就像马平川一摸鼻子,就要杀人是一样的,都是下意识的行为,只不过我平时的笑很阳光,生气时的笑容特别阴,让人有点从心底发毛。

  这些都是薛冰告诉我的,我也观察过,马平川确实是这样,每次起杀心之前,都会习惯性的摸下鼻子,然后才会有那种血腥味弥漫开来,至于我自己怎么样,无从观察,应该也有八九不离十。

  反正,我这一笑,马平川和薛冰顿时就轻松了下来,估计他们之前也害怕我会因为钱变成一条没骨气的哈巴狗。而且我一笑,他们就知道我已经搞清楚状况了。

  反倒是刘老板,顿时紧张了起来,一脸恐慌的看着,直打结巴道:“小华……兄弟……钱的事……咱们可以商量……”

  我挥了挥手,阻止了刘老板,伸手一指刘老板他们凑的六百万道:“这钱现在是我的了,对不对?”

  刘老板五人一听大喜,连忙点头不已,看样子树先生的名声真的很好,只要收了钱,就没有不办事的,我这么一说,无异于答应了帮他们。

  我伸手拿起一沓钞票,对林猴子扬了扬道:“猴子,钱这玩意吧!不是什么好东西,容易使人膨胀,人一膨胀就会不知道自己是谁,有时候连自己在和谁说话都不知道,这样,我给你变个戏法。”

  我连他的姓都懒得叫,这样的人在我眼里,根本就不能算人。

  说话间,心中默念六阳天火咒,手中钱“呼”的一下烧了起来,随手一洒,顿时漫天火花,瞬间烧了个干净,化成飞灰。

  我对林猴子笑了笑,林猴子却是蠢的可以,依旧不懂我的意思,一舔嘴唇道:“什么意思?”

  这回我没说话,因为薛冰已经抢先说道:“钱财只是过眼烟尘而已。”

  刘老板几人一阵狂喜,林猴子喉结又是一阵吞动,可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局,似乎还想说点什么,马平川冷冷的来了一句:“带上你的钱,滚!”

  林猴子终于明白我们的立场了,顿时像只斗败了的公鸡,连句狠话都没敢说,垂头丧气的转身就走。

  我却将手一指道:“你们可以走,他得留下。”手指的方向,正是那个面无表情的汉子。

  在我指向那个汉子的同时,就向马平川递了个眼色,动手这种事,我是远远不及马平川的。

  林猴子一转脸,面色顿时一变,刚想说话,马平川的手已经从鼻子上放了下去,人已经蹿了出去。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看不清楚他的动作,经过这七八个月挨揍的经历,我现在勉强能看见他在十来个保镖中间来回穿行,像条泥鳅一样滑过几人,眨眼就到了那人面前,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了开来。

  林猴子被马平川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汉子却依旧动也不动,面无表情的站在哪里。

  马平川冷哼一声:“留下吧!”刀随声起,一刀从那人头顶劈下,“唰”的一声,一刀到底,那人吭都没吭,已经分成两半倒在地上。

  一滴血也没有!

  果然如我所料,那个被一刀劈成两半的人,一滴血都没有,肚子里也没有任何的器官,就像一具被掏空风干的尸体。

  剩下的十来个保镖顿时作鸟兽散,他们很聪明,对付一般百姓,他们也许可以,对付马平川这样的人,还是躲的远远的比较好。当然,他们没忘了把钱提走。

  林猴子已经吓的两眼一翻,双腿一软就昏了过去,刘老板几个也是一阵慌乱,在他们眼里,只看见一个人被一刀劈成了两半,哪里还管得上有没有血流出来。

  我走了过去,笑眯眯的指着马平川道:“你杀了人了!”

  马平川没有理会我这种无聊的小玩笑,冷哼一声收了刀,转身站到一边。

  刘老板也硬着头皮走了过来,颤声道:“小华兄弟,你们快跑吧!杀人可不是小事,我们几个虽然也有不少关系,只怕……我们会尽量替你们开脱,你们拿上钱快走吧!”

  我忽然觉得刘老板这人还是有点良心的,在他的认识里,我们已经是杀人犯了,还能让我们逃走,说明起码还是替我们着想的,决定不再吓唬他了,伸手将他拉倒那两半尸体旁边道:“你来看看,这是人吗?这只是个竹扎傀儡而已。”

  由于被劈成了两半,蒙在上面的皮层翻了开来,露出里面的竹扎来,正有一波一波的黑色虫子从皮层下面钻了出来,密密麻麻,甚是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