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一章:虫师

第四十一章:虫师

  一看到这些虫子,我也笑不出来了,原先我曾经感知过,没有从这人身上感知到任何的人味、妖息或者鬼气,所以单纯的认为只是个竹扎傀儡,傀儡术虽然说也是上等奇门术,但有个致命的特点,就是离不开竹木铜铁之类的支撑体,只要在五行之内,我就有办法破解,所以也没怎么上心。

  而且傀儡术有距离设定,距离越远,越难操纵,所以傀儡师一般都不会理施术之物太远,只要留下这具傀儡,就可寻出线索,找到躲在暗处的傀儡师。

  从六合劫煞上来看,林猴子那边确实有高手协助,林猴子我见过了,明显是个傀儡,真正幕后黑手并没有露面,要想和这黑手斗上一斗,当然首先就是最大可能的减少他的助力,比如先收拾了这个傀儡师。

  可我没想到这具傀儡里面却钻出了数以万计的黑色虫子来,这就不是傀儡术那么简单了,

  疯老头曾经说过,猎杀的起始共分为五组,其中一组就叫虫师,这组两人的姓名不详,但所擅长的手段却很恐怖。

  他们能够操纵虫类,或攻击、或跟踪、或窃取情报、或暗杀,样样都行,由于虫子体形小,数量多,防不胜防,十分难对付。

  而且,还可以利用虫子炼出各种诡异的术来,只要能取到对头的毛发、指甲、姓名和生辰八字,就可对对方使术,相当邪门,足可和蛊术媲美。但是由于这些邪术太过阴毒,人的心智也会受到影响,变得狠毒异常。

  正因为手段太过毒辣,才在明朝时期,和蛊术一同被其他三组赶至了东南亚,在那里发展生根。

  传说厉害的虫师,可以使虫子钻进其他生物的体内,达到操纵的目的,我们目前所遇到的,明显就是这种情况,甚至更加高明,因为他利用虫子操纵的并不是活的生物,而是一具竹扎傀儡。

  最主要的是疯老头教了我七八个月,杂七杂八的东西教了一大堆,却从来没有提及过有关虫师的片言只语,现在的我对虫师来说,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对付。

  马平川和薛冰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两人的脸色也变的沉重起来,马平川甚至皱起了眉头。

  他们一这样,我心里更加没底,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马平川皱眉头,之前他总是一副冷冷酷酷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眼里,让我很有安全感,他这一皱眉头,我就知道这回可能不那么好对付了。

  刘老板却很是开心,一见杀的确实不是人,顿时笑骂道:“TMD,整这出幺蛾子,吓了老子一跳,还以为这回连累了你们呢!”

  我愁眉苦脸道:“你这回真连累了我们,这个傀儡我们对付得了,它身后的主人只怕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为了安全起见,你还得把树先生也请来,或者送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刘老板一听要去请树先生,脸一苦道:“实不相瞒,刚才林猴子提那么钱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胆颤心惊了,生怕你们被他挖去。我们几家的生意这几年被林猴子抢了太多,每家看上去虽然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是外强中干,为了留下你们帮忙对付林猴子,我们几乎将所有能调动的资金都调动了出来,就算想去请树先生,也请不起了。”

  他说这话我倒是相信,刚才林猴子进门的时候,他谈到钱的时候,语气就显得很为难,应该是真没什么钱了。

  不过现在根本就不是钱的事了,我们砍了这具傀儡,等于就向背后那人宣战了,这一战别说还有五百万拿,就算一分没有,我们也得打到底。

  我挥挥手道:“不需要再加钱了,足够了,你去了就把这里的情况说一下,树先生必定回来的。”

  刘老板一听大喜过望,虽然六合劫煞是我破的,可在他们心里,肯定更相信树先生,毕竟树先生看上去要比我更有经验的样子,我这么一说,他马上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开车去接树先生了。

  刘老板一走,其余四家老板就围了过来,纷纷开口称谢,我也没客气,一一点头应了,随即就陷入无话可说的局面,我会的他们不知道,他们懂的我都没听过,我和这些老板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一想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还是趁这个时间,弄醒林猴子打探点情报吧!万一疯老头没来之前出了什么事,多知道一点总比两眼一抹黑只会抓瞎的好。

  当下走到林猴子身旁,蹲下身将林猴子拍醒了过来。

  林猴子一醒过来,就一脸惊恐的表情,一边看着我身后,一边拼命往后退,好像我身后有个恶鬼一样。

  我转头瞟了一眼,马平川和薛冰两人都一脸冰冷的站在我身后,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这林猴子怕的不是我,是马平川。

  有些人天生就有这种气场,让人看一眼心里就发毛,马平川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这样的好牌,我当然不能浪费,绝对得好好利用,当下对林猴子呲牙一笑,故意压低声音,阴恻恻的笑道:“林猴子,给你个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那个兄弟脾气可很不好,手段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想被削成人棍,你就痛快点。”

  林猴子一激灵,问道:“啥叫人棍?”

  我又阴笑了一下道:“人棍很简单,就是削去胳膊、腿鼻子、耳朵等等身上凸出的部位,剩下一个身子,就是人棍了。”

  林猴子一听,顿时一翻身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了,我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娘,三岁的孩子啊!”

  旁边四家老板之一上来就骂:“你TMB能说点真话不?我们还不知道你?你妈都死十几年了,孩子比你高一大截呢!再不说实话我踹死你。”说着话真的踢了林猴子一脚。

  林猴子被踢了一脚,更是磕头如捣蒜,连声说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说着话又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道:“要我说什么啊?”

  如果我不是已经知道这家伙就是脓包,一定以为他在耍我,但现在我确知道这家伙已经备吓糊涂了,不提醒他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当下就说道:“你就从如何布下六合劫运的阵势说起吧!”

  刘猴子点了点头,略微想了一下,说道:“这事得从李老板说起,当时我还是李老板手下的一个包工头,一天李老板领了个人给我,说是工程师,设计图纸的,要我看着给安排个职位。”

  “我一个小包工头,哪里用得着工程师,可李老板安排的我又不能不听,只好安排了个闲职,供着那位爷。大概三个月左右吧,李老板说要在这个地段盖别墅,而且六家一起盖,我就琢磨着能不能把这个工程接过来,就去找那个设计师帮忙。”

  “那设计师一听,就笑眯眯的看着我,问我想不想发财,我当然想啦!他就让我第二天去取图纸,并且保证只要李老板一看图纸就能中意。”

  “到了第二天,他真的给了我一张图纸,图纸上是六处别墅,我虽然不懂风水,可我懂建筑,一看这图纸就觉得不错,六处全都是依山而建,风景秀丽,山清水秀,而且房屋格局规划的相当工整,水平绝对算得上高级。”

  “他又指着图纸给我讲解了一番,都是些风水用词,我也听不大懂,总之为了能接下工程,就用心记着。他也不嫌烦,一连给我讲了几遍,直到我能将其中好处全都一一指出为止。”

  “我就将图纸给李老板送去了,现学现卖的一一指出图纸上设计的好处,李老板果然看重了,不但采用了图纸,还将六家别墅的工程都让我做。”

  “我知道事情做好了,李老板以后少不得会多关照我,当下特别用心,亲自监工,那工程师也一直陪着我,有不对的地方马上指正,所以工程做的很漂亮,六家老板很是欢喜,不但工钱一分不少,还介绍了不少好处给我。”

  “本来要依我,这样已经很满足了,可那工程师又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我在六家老板的南方一里远左右,盖一个小别墅,并且说出了六家老板的房子其实是六合劫运的格局,只要在南方一里处盖上房子,六家运气全部会转移过来,想不发财都难。”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那么多钱,他却说他可以无条件的给我一笔建房子的钱,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房子的第三层全部归他,在没有他的容许之下,绝对不许我以及我的家人上去。”

  “当时我想哪有这么好的事,只当他是开玩笑,也就一口答应了,谁知道第二天他就给了我一大笔钱,盖房子绰绰有余。”

  “不管怎么说,房子盖好我等于白得两层楼房,有这种便宜不可能不占,当下我就买了地盖了房,房子建好之后将第三层给了他,并且单独设计了一道楼梯供他出入方便,从此之后更是对他言听计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