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二章:巢

第四十二章:巢

  林猴子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一丝惊惧来,忍不住又吞动两下喉结,才继续说道:“谁料一住进去之后,我的运气真的出奇的好,受到几家老板的照顾,接连做了几单大活,赚了不少。”

  “但是那时候,我仍旧没有自己单干的打算,一直认为在李老板的大树底下好剩凉,而且以我的资格,离开李老板根本别想接到这些单子。”

  “谁知道有一天,那工程师忽然找到了我,提出让我单干,并且言之确凿的告诉我,只要我单干,一年就可超越李老板,说实话,我很动心,谁都想跻身上流社会,如果我在李老板手下的话,到死也不过是个包工头。”

  “紧接着他开出了更优厚的条件,他出钱、出资源、出策划,一切只需要我出个面就行了,监工什么的由我来,表面上是我在做,实际由他操盘,我尽得干股分红就可以。”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看着是馅饼的往往都是陷阱,就你这小头脑,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这么一说,林猴子脸上就露出一丝苦涩来,点头道:“我虽然不聪明,可也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量,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已经到了出个面就有钱赚的地位,所以对他一再的帮我,又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产生了怀疑。”

  “我跟他摊牌之后,他考虑了一下,然后告诉我,他是京城来的,出身高干家庭,不好出面做这些事,只能暗中操盘。当时建筑业如火如荼,不少高干子弟都暗中插一脚,我也是蠢蛋,一听就信了,还以为自己靠上了一个财神爷。”

  “接下来我就按他的吩咐,带了一班人马离开了李老板,果然很快他就接了一单大的,我很开心,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

  “开工几天,我就听说这笔生意原本是李老板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抢了过来,当下又点惶恐,李老板等六家的实力我是清楚的,要想弄死我,抬抬手的事,当下就想找李老板谈一下,把生意还给李老板,继续在他手下做点事。”

  “谁知道他一听就笑了,告诉我不要担心,说李老板根本就不敢找他的麻烦,口气十分强硬,我更加确信他的背景深厚,也就放心的跟着他做事了。”

  “随后生意越做越好,他不但不断的抢李老板的单子,还开始插手其余五家的生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六家在这个城市的影响力是十分强大的,我害怕了,要知道他都是在暗中操盘,出面的可是我,六家老板记恨的也是我,万一他赚够了一撒手,我以后就没法在这个城市混了。”

  “于是我提出了退出,他听了我的意思后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晚上到他的三楼上去详细谈一次。”

  对林猴子这番话,我还是持相信态度的,一是我不信他还有胆子说假话,二是因为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猴子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看样子当天晚上三楼之行,给他留下了相当恐怖的印象,以致使他之后都死心塌地的跟随了那人。

  林猴子似乎很不愿意回忆起这段经历来,缓了好一会,才继续道:“自从他住进三楼之后,我一直遵守约定,从来都没进去过,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哪天晚上我保证不会进去,在那里,我见到一生中最恐怖的事情。”

  “当天晚上我如约而至,第一次上三楼,难免会好奇,可当我一进门,只看了一眼,心头的好奇马上就被惊恐代替了。”

  “我的别墅虽然比不了李老板他们六家,可也不算小,每一层也有四百平方左右,当初建好,都是精装修,买点家具家电生活用品就能住了,我一直以为三楼应该和我底下两层差不多。”

  林猴子说的太详细,以致马平川有点不耐烦起来,冷哼一声道:“你看见了什么?”

  林猴子心里怕极了马平川,听他一问,身体一缩,急忙回道:“我什么也没看见,偌大的一层三楼里,什么也没有,常人生活必需品一样没有。”

  “但是四面墙壁上,却堆积了厚厚一层的黑羯色泥土,泥土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窟窿,大小不一,大的如同弹珠大小,小的也可塞下一颗黄豆,四面墙壁上到处都是,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房间里就开了一盏灯,青白色的灯光照在黑羯色的泥土上,愈加的醒目,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紧张的两条腿都开始抖了起来。”

  “更要命的是,我忽然发现,在一处阴暗的墙角处,堆了一大堆血浆袋,就是医院用的那种,里面都空了。”

  “我看着那些黑羯色的泥土,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他就站在空荡荡的房屋中间,阴森森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究竟要玩什么,只好硬着头皮上去和他打招呼。”

  “闲聊了两句后,我就把话题转到了房子上,问他墙壁上泥土里都是些什么?问到这个问题,他看上很兴奋,告诉我里面住的都是他的孩子,成千上万。”

  “他这么回答我,我更以为他脑子有问题,越加惶恐起来,要知道精神病人杀人是不犯法的,而且以他的背景,更不会有问题,要是真的把他惹恼了,说不定我就出不了那个房间,当下也不敢再提单干的事了。”

  “不敢谈正事,我只好继续东扯西拉,问他这房子里床也没有,锅也没有,他平时吃什么?晚上怎么休息?谁知道不问这个还好,问了这个问题,是我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

  “我一问,他就笑了,反问我是不是想看?我当然不想看,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敢说不看,只好汕笑着点头,心中却只希望能早点离开。”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叹息一声,林猴子的智商果然是个硬伤,如果是我,一定转身就跑,这种危险人物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多就越没有可能脱身。

  而且,听林猴子的描述,那三楼就是一处虫巢,虫师用来培养和训练虫子的地方,血浆是用来搀和泥土筑巢的,虫子长期呆在这种血泥里,能极高的提升其凶性,当然,也不排除用血浆喂养虫子。

  以我的推断,虫巢对于虫师来说,应该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是他们的全部,就连至亲估计都不可能进入,让林猴子进去,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林猴子的脸上又露出那种恐怖的神情,继续说道:“他站起身来,就在我面前,平伸开双臂,嘴里忽然发出一种奇怪的音调,像是笛子,但是比笛子的声音更尖更细,很是刺耳,光听声音,我就一阵阵的昏眩。”

  “紧接着从墙壁上的泥土中传来一阵阵的窸窣声,无数只虫子爬了出来,密密麻麻,迅速铺满了整个房间,根本不知道有多少,黑白红蓝紫各色都有,每一色的虫子都集中在一片,使整个房间都缤纷了起来。”

  缤纷这个词是个好词,我却听的莫名心寒,虽然我不了解虫师的世界,却多少知道一点虫子的习性,虫子的色彩越是鲜艳,就越是两个极端,要不就是极毒,颜色就是它们的标志,要不就是无毒,鲜艳的颜色可以吓唬一下天敌。

  但是我不会天真到认为那个虫师会养一些色彩鲜艳但却无毒的虫子来陶冶情操,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越是色彩鲜艳的虫子,就越厉害。数量这么多,又这么厉害,只怕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了。

  林猴子却不知道我在想这些,继续说道:“他伸手就抓了一把虫子,直接送到嘴边,一阵乱嚼,格吧格吧直响,我都能看到他嘴里白色的虫汁,以及虫子的须脚,顿时一阵阵的恶心,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他根本就不理我,吃完两把虫子后,自己脱的精光,躺在地上,那些虫子一涌而上,瞬间覆盖了他的身体,只露出一个头来,许多虫子开始从他耳鼻口中钻了进去,还有几条细长白线一般的虫子,从他的眼角钻了进去。”

  “不一会他整个人就膨胀了起来,像一个被打足了气的塑料人,完全变了形,皮肤都被撑的呈现出透明状来。我能清楚的看到,在他的皮肤下面,布满了各色各样的虫子,在不停的涌动奔爬。”

  “地面上那些虫子开始纷纷退散,钻回墙壁上的血泥之中,片刻就散了个干净,只留下一个膨胀到极致的他,还有一个已经连胆汁都吐出来了的我。”

  听到这里,旁边四个老板都已经纷纷捂上了嘴巴,差不多都要吐出来了,我也是一阵阵的恶寒,薛冰一张俏脸已经成了青白色,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不停搓揉,显然也在极力忍住心中的恐惧。

  只有马平川,依旧一脸的冰冷,只是目光忽然深邃了起来,冷冷的说了一句:“以人养虫,这家伙是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