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三章:钓虫

第四十三章:钓虫

  我看了一眼马平川,他的话语虽然仍旧是充满了不屑的味道,可目光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我还是头一次看见马平川这么紧张。

  林猴子也看了一眼马平川,嘴巴张了张,似乎想问什么,终究没有敢问出来,接着话题继续说了下去:“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说话了,那声音就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即尖又细,还不住的颤抖,问我是不是很害怕?”

  “我当然害怕,本能的点点头,马上又想起不要触怒他,紧跟着摇了摇头,他看着我不停的笑,整张脸变的更加诡异,忽然一下坐了起来,向我扑了过来,我眼前一黑,就吓昏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他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笑眯眯的看着我,可他不管怎么伪装,在我心里都已经像魔鬼一样的存在了,我哭着跪求他放过我,哪怕要我所有的家产都行。”

  “他却装出诧异的表情,告诉我已经晚了,就在我昏倒的那段时间,他已经喂我吃了一只虫子,并且告诉我,这只虫子每三天就得他亲自喂一次,不然就会在我的体内产卵繁殖,幼虫从我的内脏开始吞噬,直到将我吃的直剩下一具骷髅为止,连一点点肉渣都不带剩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我屈服了,我不想死,我虽然没有八十岁的老娘,可我还有老婆孩子啊!只好继续按照他的指示办事,表面上我是个风光无限的大老板,实际上只是一条走狗。”

  说到这里,林猴子不再言语,脸上却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慌,想来这些事也憋了好久,平时又不敢对外人说,猛地一下全说了出来,反而轻松了。

  四家老板全都听呆了,一个个默不出声,全都看着我,现在在他们心里,我已经成了主心骨,这些事情毕竟不是平凡人可以承受的。

  薛冰却忽然问林猴子道:“你现在说出来,就不怕那人报复吗?”

  林猴子苦笑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马平川一眼,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有点小眼光,我再跟着他混下去,迟早会连骨头都不剩,如果我还想活下去,你们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就算我活不成,如果你们能把他除了,我的老婆孩子也能安稳的生活下去,用我一条命,换老婆孩子两条命,也值了。”

  我不禁哑然失笑,林猴子这家伙,虽然不算什么好人,可看事情却真有几份眼光,他在跟那人混下去,只怕真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我们还真是他唯一的活命机会,一般神棍只怕听了这个,早就吓傻了,哪还敢帮他。

  可我仍旧没给他好脸子,继续沉着脸问道:“那人有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

  林猴子毫不迟疑的回道:“年纪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个头也就一米七多点,长的很白净,秀秀气气的,平时带个眼镜,看上去很斯文,至于名字嘛,我就听李老板喊过他一次,叫什么刘一玄吧?确切的我也没听清楚,平时我都称呼他刘总。”

  “叫柳异轩,不是刘一玄。”门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一听顿时大喜,疯老头的到来,无异给我吃了颗定心丸。

  紧接着疯老头那颗乱糟糟的脑袋就伸进了门,杂草般的长发依旧用那根烂红绳子揽着,依旧那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无赖样,依旧那身黑色中山装,不过明显洗过了,起码那身油腻不见了。

  我不知道怎么的,才一夜不见,猛地一下看见他,竟然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

  疯老头一进门,就眉飞色舞道:“怎么样?怎么样?精彩不?赶紧说给老子听听,老子还是五年前和王越山那小子一起碰到过一次柳异轩,当时那老小子被越山狠削了一顿,念在他修炼虫术也不容易的份上,才饶了他一条狗命,没想到跑这里来了。”

  我一听大喜,敢情疯老头和父亲之前就和那个叫柳异轩的虫师交过手,还大获全胜了,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父亲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

  我刚想问问父亲之前和柳异轩交手的情况,刘老板就跟了进来,其余四个老板也都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将刚才林猴子所说的又说了一遍,我根本就插不上嘴,看样子即使我破了六合劫煞,疯老头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我可以取代的。

  疯老头津津有味的听着,边听边不住点头,听完之后,“哈哈”一笑,走到林猴子面前,一把捏住他的嘴,左看右看的瞅了几眼,又扒了扒眼皮子,点头道:“还真是,这五年过去了,柳异轩怎么也没个长进啊!还玩这些把戏,也不怕跌份。”

  说完话,头也不转道:“刘老板,你去给我逮两只公鸡来,个头越大越好。”刘老板应了一声,马上出去安排去了。

  我一听就想乐,疯老头果然还是这个调调,到哪都少不了吃,而且鸡是他的最爱,特别是大公鸡。

  不过疯老头已经来了,大局自然由他主持,我对虫师一点也不了解,更没有和虫师交手的经验,也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乐得清闲,按照他的安排来就行了,至于大公鸡,说实话我也满喜欢吃的。

  谁知道这回我却想错了,疯老头要两只大公鸡,并不是因为嘴馋。

  外面满山遍野的大公鸡,就地取材很是容易,不一会刘老板就提了两只进来,疯老头对我手一伸道:“小花,上次我送你的匕首呢?借我用用。”

  我最烦疯老头叫我小花,太娘!别人不认识我的,一定会以为我是女孩子,但有封不住他的嘴,这七八个月下来,他天天一口一个小花,我已经彻底没脾气了。

  当下抽出他送我的那把匕首,伸手递了过去,这把匕首看上去黑秋秋的,一点光泽感都没有,而且还没开口,钝的离谱,削个水果皮都削不了,要不是念在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早就被我丢了。

  疯老头接过匕首,念了两句咒语,随手在地面的瓷砖上划去,只听“嗤嗤”直响,一溜火花直冒,再看地面上,一个深深的圆圈已经划出来了,就像用刀削豆腐一样简单。

  我不禁愕然,这匕首在我手上这么久了,我从来不知道这东西竟然可以这么锋利。

  疯老头随手接过一只公鸡,丢在那圆圈内,那公鸡在圆圈内不停的打转的,就是不跑出来,好像有道无形的墙壁将它隔离了一般,煞是奇怪。

  疯老头又接过第二只公鸡,用匕首在公鸡胸脯上一划,一道血口子就裂了开来,鲜血随着公鸡的抽动,不住挥洒,洒了一地都是鸡血。

  马平川上前一步,接过公鸡,双手抓住双翅,不让公鸡乱动,看样子这家伙知道疯老头在干什么。

  不过我也不惊讶,在刚才他说出那句“以人养虫”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懂的比我多的多。

  疯老头伸手将匕首丢还给我,手一反就插进了公鸡的胸内,摸索了两下,一带劲将鸡心生掏了出来,鸡心刚离开原体,兀自在他手心内跳动了几下。

  紧接着从头上取下那根红绳子,打了个结,将鸡心一系,转身一捏林猴子的嘴巴道:“将嘴张开,等到喉咙发痒,像是有虫子在爬一样的时候,你就对我眨巴一下眼。”

  林猴子不傻,当然知道疯老头这是在救他,努力的昂直了脖子,张大了嘴巴。

  疯老头将手中还带有鲜血的鸡心放进了林猴子的嘴里,提着红绳一动不动。

  我看见林猴子一脸的恶心,却拼命忍住,保持着昂头张嘴的姿势,不让自己乱动。也不怪,这给谁都恶心,毕竟那鸡心还带着血,腥臊味就够受的了。

  许久不见动静,林猴子暂停了一次,稍微缓了一下,自己就昂着头将嘴巴张开了。

  在生命的面前,许多人都有超乎自己想像的忍耐力,比如林猴子,在今天之前,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能含着一颗带血的鸡心这么久。

  我站在旁边,等的实在无聊,将匕首放在手里左看右看,用手试了试刀锋,却又变成钝钝的模样了,估计削豆腐都削不整齐,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是那句咒语起的作用。疯老头这老家伙,竟然还瞒着我一手,心头暗定主意,等这事完了,一定要把这句咒语学会。

  就在这时,林猴子忽然举起手来,指着自己的喉咙猛点,同时拼命的对疯老头眨巴眼睛。

  疯老头沉声道:“来了,任你奸猾似鬼,还是喝了老子的洗脚水,不要慌,忍耐一下,马上就钓出来了。”

  说着话,手中红绳忽然一紧,似有东西在下面咬住了鸡心,正在奋力往喉咙里面拖。

  疯老头手一带劲,向上一提,大笑道:“你给老子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