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四章:感觉上了贼船

第四十四章:感觉上了贼船

  疯老头这一提,就将鸡心提了出来,上面还叮了个黄豆般大小的黑色虫子。虫子不大,牙倒不小,几乎有身体的一半大小,背脊有硬壳,六只爪子死死抱住鸡心,螯齿正在噬咬鸡心。

  疯老头随手连绳子带鸡心抛到圆圈之内,那虫子一进圆圈,似是慌了,松开鸡心,迅速的向边缘爬去。到了圆圈边缘,也像遇到了什么无形的阻力一般,只能顺着圆圈猛跑,却不得出来。

  圆圈内那只公鸡“咯咯”两声,冲上去对着那虫子猛啄,几下就将那虫子脊背上的硬壳啄了开来,流出白色的汁液,那公鸡才一口将那虫子吞了。

  我十分敬佩的看着疯老头,这老家伙教了我七八个月,我一直以为他肚子里的东西被我掏空了,看样子还有不少存货,得想个办法继续掏才行。

  疯老头对我挤眉弄眼道:“怎么样?老子厉害不?你小子不要以为跟了老子混了七八个月,就能把老子掏空了,当年你父亲可是哄了老子三年多才学了老子一半的手段。”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疯老头的话只能听一半,吹起牛来没个把门的,我清楚的记得,在杀大黑蛇的时候,他告诉过我,父亲的实力已经远在他之上,估计在那三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把他掏空了。

  疯老头见我不搭理他,又转头对刘老板等五家老板炫耀了起来,神情得意的像个孩子,五家老板自然随口奉承,他却似乎很是受用。

  倒是林猴子,“扑通”一声跪在了疯老头面前,“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疯老头笑着扶起他,一指地上之前被马平川劈的傀儡留下来的两个密码箱,贼眉鼠目的笑道:“我救了你的命,这两个箱子是不是该归我了?”

  我啼笑皆非,马平川和薛冰也是一脑壳黑线,这老家伙,好不容易建立点高大上的形象,就这么被他自己一句话给毁了。

  林猴子哪会说个不字,连连点头,疯老头笑眯眯的提起两个箱子,和五家老板凑的十二口箱子放在一起,笑道:“我救了你的命,你给了我钱,我们两不相欠,无因无果,从此就没有渊源了,你要想活命,赶紧回家收拾一下,带着老婆孩子离开那房子,不然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说完对我笑道:“小花,打个商量,这五百万是五家老板凑来保命的,加上刘老板的两百万就是七百万,老子来了肯定要分一份,小马驹和雪饼也不能白来,我这刚才赚了林猴子一百万,正好八百万,一人两百万,没问题吧?”

  疯老头就喜欢乱给人起外号,小马驹自然是马平川,雪饼是随我叫的。

  我也懒得理他,马平川和薛冰却一点头道:“没问题!”

  我差点喷血,原先七百万都我的,疯老头一来我就剩两百万了。当然,现在我还不知道,就连这两百万,我也没能留住,不但没留住,还欠了好大一笔债。

  疯老头一见我不说话,顿时就乐了,笑道:“刘大傻、鼓眼泡、你们两个把钱给我送回家去,没问题吧?”

  刘老板和那个踢过林猴子一脚的老板马上点头答应,脸上都乐开花了,好像疯老头给他们取的外号很好听似的。

  两人屁颠屁颠的上前,一人提了六七口箱子往外走,疯老头看了我们三个一眼道:“怎么的?还不走等吃晚饭啊?小花,记得把那只公鸡提着。”说着话一指那只被他掏了心的大公鸡。

  其他三位老板一听就急了,其中一个急忙上前拉住疯老头道:“树先生,你老人家可不能走啊!你这一走,那人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

  疯老头笑道:“找你们麻烦?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现在他要找麻烦也是来找我,只要我还活着,他肯定不会找你们麻烦的,你们要闲的慌,就回去烧香祈祷老天爷保佑我多活几年吧!”

  说完话推开那老板,昂头走了出去,我们三个一看,也没必要留下来了,纷纷跟了出去。三个老板互相看了一眼,也一齐跑了出来,每人抢下刘老板和那鼓眼泡手中两口箱子,跟着他们俩上了车。

  不一会回到疯老头家中,五个老板将箱子送到书房,兀自赖着不走,最后还是根叔出面,将五人赶了回去。

  五人一走,疯老头就兴奋的直搓手道:“来来来,分赃分赃!”说着话,将十五口箱子和那张支票分成四份,每人四份。

  我刚想去拿,却发现马平川和薛冰都一脸悲哀的看着箱子不动,顿时觉得不大对劲,也停住不动了。

  果然,疯老头开始说话了:“小马驹,你还欠我多少来着?”

  马平川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有气无力的说道:“五千六百万。”

  疯老头笑眯眯的将马平川的四口箱子拢到自己面前,故意瓣着手指头数了一下,说道:“扣除这两百万,还欠我五千四百万。”

  马平川点了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了。

  疯老头将脸转向了薛冰,又露出那种老狐狸般的笑容,说道:“小雪饼,你呢?”

  薛冰没好气的说道:“总数三千一百万,已经还了两千一百万,还欠一千万整。”

  我顿时呆了,没想到马平川和薛冰竟然欠了疯老头这么多钱,看他们那副痛苦的模样,也不像是合伙来忽悠我的,真想不通,这么多钱是怎么欠下的?

  疯老头则笑眯眯的将薛冰的两百万也拢了过去,贼笑着看向我,而马平川和薛冰也一脸同情的看着我,好像我欠的更多似的。

  我急忙说道:“我可没借过你钱,这两百万你想都别想。”

  谁知道疯老头一听就跳了起来,胖乎乎的手指一指我道:“你不欠我的谁欠?我就指望你发财呢!小马驹学了老子七十七道绝技,所以就欠了七千七百万,还到现在还剩五千四百万。小雪饼聪明点,只学了三十一道,欠了老子三千一百万,现在只剩八百万了,你想想自己学了我多少本事吧?”

  我顿时呆住了,随即反应了过来,骂道:“你个死疯老头,一门算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疯老头不怒反笑道:“这是猎杀的规矩,明码标价的,你没问我当然不说,不信你问问小马驹和小雪饼,看看他们认账不?”

  我转头看向马平川和薛冰,两人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瞬间感觉到自己好像上了贼船。

  这七八个月来,我前前后后总共差不多学了一百多种,虽然大部分都是从五式一术中分解出来的,可我知道疯老头绝对会算成一种,这么算下来,我欠的已经上亿了。而且其中有四五十种只是好玩的,实际上没多大用处,这下真成了冤大头。

  疯老头见我不说话了,一边将我的两百万拢了过去,一边笑道:“你一共学了我一百一十三种手段,就是一亿一千三百万,扣了这两百万,还有一亿一千一百万。”

  说到这里,语气一顿道:“不过,王越山那小子到死还欠我七千多万没还上,父债子还,你没意见吧!我是个很大方的人,零头我就不要了,你只要再还我一亿八千万就行了。”

  我愣愣的盯着桌子上的密码箱看,刚到手的钱,数都没来及数一下,就这么没了,我终于知道疯老头为什么这么有钱了。

  疯老头说完话也不等我反驳,一按桌上的按钮,房门推开,根叔走了进来,疯老头一指那些箱子道:“大根,这里八百万,够用多长时间?”

  根叔想都不想,张口就说道:“现在一共暗中资助三千一百七十一名学生,每人每月按一百元计算,够用两年多。”

  疯老头点了点头道:“恩,拿去吧!”

  根叔进出几趟,才将十五个箱子提完,也没招呼其他人帮忙,好像这个书房,除了疯老头容许进入的,其他人都不能进来。

  门一关,疯老头就开始诉起苦来:“你们都看见了,这么多钱啊!我一分都没用着,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吃顿鸡就算好的了,我容易嘛!对了,小花,那只鸡你提回来了吧?”

  我们都没说话,马平川和薛冰一脸的幸灾乐祸,看样子已经习惯了。

  我却忽然心生尊敬,我自己就是山里的孩子,知道山村里有多穷,很多孩子根本就上不起学,像我们山村那样的地方,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钱虽然只是杯水车薪,却无疑点燃了那些孩子的一丝希望。

  疯老头正在絮絮叨叨的诉苦,房门忽然又被推开了,根叔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对疯老头一点头道:“老爷子,有人要见你。”

  我看了一眼根叔,又看了一眼疯老头,心中暗想,这老家伙现在正在心疼他的八百万呢!能见客人才怪。

  果然,疯老头手一挥道:“滚滚滚,让他们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老子现在谁也不想见。”

  不料根叔不但没有走,反而上前一步道:“老爷子,别人可以不见,这个人非见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