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五章:神通广大蓝小姐

第四十五章:神通广大蓝小姐

  我听的一愣,印象中根叔始终阴沉着一张脸,除了疯老头,谁也没放在眼里过,今天这谁这么牛逼?竟然能让根叔这么替他说话,当真罕见。

  疯老头也是一愣,抬头看了一眼根叔道:“谁啊?”

  根叔依旧那副阴气森森的模样,说道:“蓝小姐。”

  我脑袋一蒙,蓝小姐不就是我在路上救的那个女人嘛!没看出来,一个老鸨有这么大能耐?

  谁知道疯老头却猛的跳了起来,一张脸上都笑开了花,连声道:“快快快,有请有请,这确实是贵客,平时想请都请不来。”

  我更有点不可思议,干脆坐到沙发上,看看疯老头究竟搞什么鬼。

  马平川和薛冰也都走过来,分别在我左右坐下,三个人咋一看倒像中规中矩的好学生。

  根叔转身出去,我看着根叔的背影,心里又犯起了嘀咕,不知道怎么的,我老觉得根叔身上有股子说不出的邪气,而且还很明显,按理说,疯老头早该察觉才对,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竟然会留这种人在身边。

  马平川就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见我看又在看根叔的背影,马上冷冷的来了一句:“再怀疑根叔我弄死你。”

  右边的薛冰也说道:“根叔是除了树先生之外,我们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我本来不想提的,他们这一说我更是好奇心大起,忍不住问薛冰道:“小雪饼,你给我说说呗!这个根叔究竟什么来头?怎么身上的邪气那么重?”

  马平川话少,问了也白问,倒是薛冰和我逐渐熟悉了起来后,就没有原先那么冷了,一般问题都愿意给我讲解。

  疯老头在书桌边一边胡乱抹着自己杂乱的头发,一边笑道:“邪气能不重嘛!你要是知道大根之前是干什么的,就明白了。对了!只有我能叫他大根,你们得叫根叔,不然他发起来火来,揍死你老子都不管。”

  这回还没等我问,薛冰就主动接过话题道:“根叔之前是个独行地鼠,在南北道上都非常的有名,打交道的都是尸体,时间久了,身上难免会有邪气。一年在江西进了一个提督的墓,碰到了僵尸,凑巧被树先生救了,从此就跟了树先生,洗手不干了。”

  “这些年,我们北派猎杀的杂务,都是根叔在打理,要不树先生也不能这么自在。”

  说到这里,薛冰像忽然想起来一样,看了一眼马平川道:“对了,表哥的刀法,就是根叔教的,树先生只会玩奇门术,武器和体术他不行。”

  我心头一愣,地鼠我知道,就是盗墓的,没想到根叔以前是干这个行当的,怪不得一身的邪气。又看了看马平川,明白了这家伙这么维护根叔的原因,敢情根叔相当与他的师傅,奇怪的是,我们回来两天了,也没看见根叔和马平川说过一句话。

  不过他们两个还真有点像,都阴冷阴冷的。

  刚想到这里,外面已经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树大哥,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这么远的路,我差点把腿都跑断了,刚才在客厅,还一直担心你不肯见我呢!”

  话音未落,一个妖娆艳丽的少妇已经走了进来,正是昨晚差点被鬼蒙眼的那女人,只是已经换了身衣服,紧身的白T恤,胸前鼓起老高,领口一直开到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下身穿了条宽松的牛字裤,腰间束了条巴掌宽的黑色皮带,看上去悠闲之中透着性感,十分的撩火。

  我转头看向旁边的薛冰,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她的胸脯,还没来及看第二眼,已经被薛冰一巴掌打在脑门上,赶紧转过头来不敢再看,不过眼角的余光却仍旧发现薛冰努力的坐直了身子,还挺了挺胸。

  这时疯老头已经站了起来,“哈哈”笑道:“蓝家妹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哥哥这里别人确实不那么好进,对你却永远是敞开大门的,你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哥哥还怕你不来呢!”

  我身上顿时起了一阵鸡皮,从来没想到,疯老头都八十多快九十了还这么肉麻,肉麻对象还是个非常出名的老鸨。

  蓝小姐一阵娇笑,两人又互相肉麻了两句,一眼看见了我,笑道:“树大哥,原来这小子是你的徒弟啊!怪不得有胆子对我大呼小叫的。”

  我还没说话,疯老头抢先说道:“你说小花啊!他是王越山的儿子,怎么?这小子对你不恭敬了?等会我收拾他。”

  蓝小姐明显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马上又恢复了原样,娇笑道:“王越山的儿子吗?那我就懂了,看样子姐姐欠你一个人情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忘了跟姐姐打个招呼。”说着话,还扭着腰走到我面前,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把。

  我将头一扭,脸刷的就红了,刚想发火,疯老头急忙过来一把拉住我,笑道:“小子好福气,还不赶紧谢谢你蓝姐,有你蓝姐罩着你,你小子可以在这个城市里横行无阻了。”

  我听的又是一愣,心中暗想,这个蓝小姐真有这么大本事?别的不说,刘老板那五大家就不一定会买她的帐吧?刘老板就说过给过她难堪。但随即腰上又被疯老头捏了一下,马上明白其中恐怕不那么简单,连忙说道:“谢谢蓝姐。”

  蓝小姐一见我的窘状,顿时娇笑道:“小兄弟你怎么叫了个女孩子的名字?看你羞成这样,该不会还是个处吧?要不要姐姐给你找个妞,保证包一个大红包给你。”她不笑还好,一笑胸前波涛汹涌,上下抖动,看的我更是面红耳赤。

  我哪见过这阵仗,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疯老头赶紧圆场道:“小花还是个孩子,蓝家妹子你就别戏弄他了。”

  接着话锋一转道:“蓝家妹子号称有八百个女儿,想来平时忙的数钱都数不过来吧!今天怎么有时间到老哥哥这里来了?”

  我一听谈到正事了,顺势坐了下来,心中不停告诫自己,一定要离这个女人远一点,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一不小心准栽在她手里。

  蓝小姐是老江湖,哪会不知道疯老头这是在给我圆场,却仍旧娇笑道:“怎么?树大哥这是不欢迎我?”

  疯老头陪笑道:“怎么会,蓝家妹子是什么人?从市委书记到普通市民,哪个不给面子?只是老哥哥人老精,马老滑,没搞清楚蓝家妹子的意思之前,不敢乱夸海口,这一肚子牛皮不敢乱吹,憋的慌啊!”

  我一听暗暗点头,疯老头这话说的,真够圆滑,又问了对方来意,又不得罪对方,当真是老油条。不过,心里更诧异的却是疯老头刚才的话,连市委书记都得卖这个蓝小姐的面子,看来这女人真不简单。

  蓝小姐也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不然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撒娇要撒的恰到好处的道理,她清楚的很,当下马上顺杆往上爬道:“树大哥,看你这话说的,妹妹来找你,肯定是你一句话的事。”

  疯老头转身“哈哈”笑着走道书桌后面,坐定说道:“蓝家妹子,你就直说吧!到底要我树海峰做什么?”

  蓝小姐笑着走到书桌对面坐下,一条腿一翘,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连串的烟圈,却没有说话。

  我一见这分明是谈判的架势,疯老头先发了难,直问来意,等蓝小姐接招,蓝小姐却不理这一套,等着疯老头再问一次,两人在气场上,还真不相上下。

  疯老头小眼一眯,笑道:“蓝家妹子,老哥哥知道你神通广大,你都摆不平的事,老哥哥实在没把握啊!你要不说出来,老哥哥还真不敢接这个活。”

  蓝小姐这才笑道:“树大哥客气了,小妹这点人缘,都靠朋友们捧场,哪像树大哥你可是真才实学,树大哥只要点个头,哪有办不成的事。”

  我听的一个头三个大,这两人一个是老狐狸,一个是狐狸精,肠子估计都能绕九九八十一个弯,你来我往的就没一个说正事的。

  疯老头眼睛挤的更小了,一脸假笑道:“这一顶高帽子戴的,老哥哥都快飘起来了,可你不放筹码,老哥哥还是不敢翻底牌啊!只要不违反原则,老哥哥又能办到的,我树海峰一定照办,这样说行不行?”

  蓝小姐一听,顿时笑容满面,娇声道:“那我先谢过树大哥了,这事儿,在别人眼里确实不大好办,但在树大哥这里,简直就不是事儿。”

  疯老头一双小眼睛陡然一亮,脸上的笑容却更欢,问道:“蓝家妹子,你以前可从来没来过老哥哥这儿,正巧中午老哥哥发生了点事儿,刚回到家你就来了,这消息够灵通的啊!我只是有点想不通,你是怎么和柳异轩认识的?”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敢情这个蓝小姐是来替柳异轩说情的,顿时心头一阵好笑,这个柳异轩枉为虫师,事儿到了面前,却要找一个老鸨来说情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