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六章:人俑

第四十六章:人俑

  蓝小姐一听就笑了一下,说道:“树大哥好密的心思,本来想等树大哥答应了再说出来的,没想到还是被树大看出来了。”

  疯老头也苦笑道:“蓝家妹子,要是别的事,我说不定真能答应,可这事实在没办法,还希望蓝家妹子看在你我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的份上,能别生老哥哥的气才好。”

  蓝小姐刚才被疯老头点破的一瞬间,确实有点失落,眨眼间又恢复了过来,娇笑道:“瞧树大哥说的,我哪是那么小气的人,不过,树大哥,你就不再考虑考虑,妹妹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说着话,伸出了二根白嫩的手指晃了晃。

  疯老头一看,“嘿嘿”笑道:“蓝家妹子,这真不是钱的事,这事关系到原则,我不管你和柳异轩什么关系,这事绝对不行。”

  蓝小姐的笑容有点僵了,慢慢收回手指,把身体坐正,又抽出一支烟来,点上抽了一口,苦笑道:“树大哥,你别嫌妹妹烦,人命关天的事,我也只好把脸皮丢地上了,要不,我请李书记和你说说?”

  疯老头面色一板,干笑两声道:“怎么的?蓝家妹子这是要赶鸭子上架?拿市委书记来压老哥哥?我树海峰活了八十八岁,还真没见过市委书记这么大的官,不过我在北京倒也还认识几个闲人。”说到后面一句的时候,语气已经很不友善了。

  我心里也十分恼火,这女人看上去挺漂亮,做起事来却这么无赖,先是套交情,交情套不成就利诱,利诱不成就威逼,手段都耍尽了。

  同时我也十分佩服疯老头,到现在还能沉着应付,一一都能挡回去,说实话,这要给我,我早下逐客令了。

  蓝小姐一听疯老头的话,就知道疯老头的背后也不是没人撑腰的,略一思索,苦笑道:“树大哥,不好意思了,妹妹刚才情急失言,你别见怪。”

  “自必树大哥不肯帮我对付柳异轩,其中肯定有为难之处。强人所难,确实是妹妹不对,我另寻他人就是了,只希望树大哥能替妹妹保守这个秘密,就当今天妹妹没来过。”说罢起身就要告辞。

  我听的一愣,什么?这个蓝小姐不是要替柳异轩求情?而是要对付他?这都怎么回事啊!

  疯老头也是一愣,脱口而出道:“慢着,蓝家妹子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找我帮的忙,是要我对付柳异轩?”

  蓝小姐一听,点头道:“是啊!你不是猜到了吗?”

  疯老头一听就乐了,立刻招手道:“来来来,蓝家妹子,坐坐坐,要是这事,那咱们就有得聊了,你先给老哥哥说说,你想怎么对付他?”

  我算是彻底明白了,敢情两个人绕了半天弯子,都不直说,结果导致都没搞清楚状况,疯老头和我们以为蓝小姐是来替柳异轩求情的,蓝小姐却以为我们不答应是不肯出手对付柳异轩,裤裆放屁-跑两岔去了。

  蓝小姐一听疯老头的话,顿时知道有戏,面色一喜,随即又沉了下来,恨声道:“我想要他死!”

  我猛的一惊,这蓝小姐看上娇滴滴的,心肠却狠的很,一开口就要置人于死地,虽然我们和柳异轩之间必定会有一场生死较量,可这话从这么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我有点震骇。

  疯老头却拍掌笑道:“好说,好说,妹子,你先说说,你怎么和柳异轩结的仇?”

  蓝小姐道:“树大哥,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打开门做生意,我和谁都不想结仇,只是这人太不拿我们这些姐妹当人看了,自从他来了之后,前前后后有十来个姐妹都被他整死了。要不是我觉得这人太阴森,一直防着他,说不定我也遭了毒手。”

  “事情到了这份上,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柳异轩一年前才开始在我们店里出没,起初还算规矩,给钱也满大方,逐渐的,大家也就熟悉了起来。他开始带一个小妹出去,我也没在意,做我们这行的,只要给钱,你情我愿就行。”

  “第二天那小妹回来,抱怨柳异轩将她带到一个满是孔洞的房子里,连张床都没有,就在地上折腾了她一夜。开始我还笑骂她,赚了钱就行,地上床上有啥两样。”

  “结果过了几天,那小妹忽然得了一种怪病,肚子一天比一天鼓,而且下体经常会掉出白色颗粒状物体。”

  “我还以为她不小心怀孕了,赶紧带她去医院检查,却发现她的肚子里全是虫卵,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有足球那么大一团,我当时一看到,就吓昏过去了。”

  “虽然使尽了办法抢救,那小妹还是没撑过去,在医院第二天就死了。奇怪的是,人一死,那些虫子就全部孵化了,生生咬破了那小妹的肚皮,纷纷爬了出来,眨眼就不见了,医院为此还特地全面的消了一次毒。”

  “当时我也没往他身上想,只当是那小妹感染了寄生虫,加上夜总会的老板们不愿意声张,花了点钱,就把这事盖了过去。”

  听到这里,我心头怒火压不住的往上蹿,这柳异轩太歹毒了,分明是把那个小姐当成了养虫的人蛹啊!这人要是不死,天理难容!

  蓝小姐说到这里,眼圈红了起来,又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道:“从那之后,他就像完全消失了一般,有半年左右,从来不去我们那里。”

  “半年之前,他又出现了,丢下点钱,又带了个小妹出去,几天之后,那个小妹出现了同样的状况。第二天,那个小妹同样死在了医院里,同样人一死虫子就咬破肚皮钻出爬走,而且,老板们为了生意考虑,同样让我们封了口。”

  “我开始怀疑起柳异轩来,这次他没有玩消失,每隔半个月左右,就来找小妹出去。我虽然怀疑他,可也没有真凭实据,只好尽量劝那些小妹不要跟他出去,可他给的钱多,还是有些小妹贪钱的,跟他出去了。”

  “这期间,他竟然打起我的主意来,我虽然喜欢钱,可在这风月场所混久了,阅人无数,也算有点见识,看出他这人绝对不是善类,所以都被我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就这样,每过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小妹死于非命,都是得了那种怪病,肚子里全是虫卵,人一死虫子就全部消失不见。前前后后,有十来个小妹死在了医院里,每一个都是跟他出去之后,回来几天就得病,一发现病情,就没有一个救得活的,有一个肚子都剖开了,也没救活。”

  “我虽然明知道一定和他脱不了关系,却苦于没有证据,我和一些有权势的朋友婉转的提过,想让他们帮我将他赶出这个城市。”

  “可他又是和林老板一起的,林老板是最近新崛起的企业家,市里领导也很重视,根本就不会因为我们这些风尘女子得罪林老板那样的人物。我只有忍着,尽量保护着小妹们不跟他接触。”

  “直到今天,我听说树大哥在刘老板家中,帮林老板从肚子中取出了一只虫子,我就意识到,只有树大哥你们才能帮我这个忙。所以,虽然我和树大哥从来没有交情,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虽然做我们这行的名声不好,可我们也是人,我们也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那些小姐妹平时都把我当亲姐姐一样看,我们互相依偎,互相温暖,在我看来,她们都是我的亲妹妹,我不能让她们就这样白死了。”

  听到这里,“啪”的一声响起,疯老头击桌而起,怒声道:“这个柳异轩,真是该死,竟然拿人当蛹养虫,本来还念他身世可怜,修习虫术不易,想留他一条命,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人憎鬼厌之事,非杀不可!非杀不可!”

  此话一出,蓝小姐就是一愣,随即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树先生就磕头,边磕头边哭道:“树先生,我替那些冤死的小姐妹们谢谢你了,只要你能替她们报仇,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这蓝小姐一听疯老头答应了,顿时对他尊敬了起来,称呼也从树大哥变成树先生了。

  疯老头从来就没个靠谱的时候,一听蓝小姐这么说,顿时脸一转道:“真的?那你刚才说的两百万,还算不算数?”

  蓝小姐一张俏脸上梨花带雨,连连点头道:“算数算数,要是树大哥觉得不够,我还可以再凑一点。”

  我和马平川对视一眼,两人一齐起身,上前一左一右将树先生夹在中间,一人架住他一条胳膊,将他抬了起来,也不管他挣扎,直接向门外抬去,免得他在继续丢人。

  马平川边走边说道:“表妹,你留下。”

  薛冰冰雪聪明,自然知道我们让她留下是照顾蓝小姐,随口应了一声。那蓝小姐却不知道我们是何用意,急忙追上来两步,抓着我的手问道:“你们要将树先生抬去哪?”

  我看了她一眼,故意装出一个自己觉得很酷的样子道:“去杀了柳异轩。”